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二)]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港事隨筆:悲情城市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良好願望
·港事隨筆:習近平為什麼死撐林鄭
·港事隨筆:打架了!
·港事隨筆:林鄭從未辭職
·舊文一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隨筆:林鄭的轉機
·港事隨筆: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如何控制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夠了!
·港事隨筆:割席!
·港事隨筆:中共對港策略
·港事隨筆:基本立場
·舊文一篇:港獨欲罷不能
·港事隨筆:港獨與城市暴動
·港事隨筆:林鄭記者招待會
·港事隨筆:論「暴」
·港事隨筆:城市游擊戰
·港事隨筆:梁振英與林鄭月娥
·港事隨筆:黑警
·港事隨筆:抗爭轉向
·港事隨筆:民陣818集會
·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港事隨筆:林鄭能平息風波嗎?
·港事隨筆:中共意欲何為?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一)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二)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二)

   

   我們或會問,既然中國一方面不承認條約,二方面也沒有說收回,那麼英國為什麼不可以繼續下去?答案是:這有原則問題,也有實際問題。

   原則方面,英國要尊重和遵守與別國簽訂的合約,這是它管理香港的法理基礎,這在上面說過了。實際方面,則涉及土地及土地上的建築物。理論上,因為租借條約的存在,所有香港政府批出的在新界的土地,在1997年6月30日便到期了,如無賡續安排,到時理論上便沒有政府管理了。那麼,舉個極端的例子說,若發生殺人罪案,香港政府也無權去執法了。

   更重要的一點是,新界有許多新開闢的土地,等待政府批出供建屋或其他用途。如果政府無權批出,或只能批出一二十年的短期,那麼便沒有發展商有興趣。即使現樓要轉賣,雖有人承接,也很難問到銀行借款,因為年期太短了。據銀行界表示,少過十五年年期的樓宇,一般是不會借錢的。舉一反三,十五年是一個重要參考指數,如果九七之前的十五年香港前景沒有一個清楚的表示的話,那麼一切遠期的經濟活動都要停頓了。

   英國對新界約滿的急切性當然十分清楚,對年份死線也了然於胸,於是在七十年代後半期,亦恰好是毛澤東死去、四人幫被拘、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之時,多方設法和中國接觸以商談這事。那時,香港問題是敏感問題,沒有人公開談論香港租約問題,而中港兩地也非常隔膜,來往的人不多。香港人返大陸叫“回鄉”,要有“回鄉介紹書”才能入境,而回鄉的主要目的是探親,絕少有其他,例如經商,活動。

   這可以以筆者的經驗去說明。筆者在大陸1978年開放改革之前,有過兩次探訪大陸的經驗,但都與探親無關。第一次是1971年暑假,筆者與三個朋友回大陸觀光。我們那時自覺是中國人,卻從未踏足國境,看一看國家,好像是莫大的遺憾。但我們沒有特別安排,貿貿然前往,是否能進入中國,實在沒有把握。但年輕人沒有什麼顧忌,說做就去做。那時像我們這些“知識青年”走入大陸探訪,是非常罕有。我們是抱著試試的心情,可以入便入,否則便回頭。可是盲打盲撞,大陸邊防竟然准我們入境,我們於是一站一站地推進,從廣州而杭州,從杭州而上海,從上海而北京,最終親臨一下天安門廣場才返回香港。這成為友儕之間廣傳的一件大事。

   第二次進入大陸是一年之後,也是暑假。這次也是四人,但關係不同了。上年的全是朋友關係,但這次是我和女朋友和另外兩個“知識青年”。但這次遭遇也不同。我們的目的地是上海,因為女朋友有一個哥哥在上海,我們去探他,我們並帶有她哥哥的信為證。過關時,公安問我們回國的理由,我據實以告,我和“愛人”(有點作大了,因為不知道大陸邊警知不知道女朋友的意義)去上海探她的哥哥,另外兩位是我們的朋友,陪我們去。邊防關員去請示上級,回來的答覆令我們奇怪:我和愛人可以入境,兩個朋友則不獲准。我們申訴、懇求,說我們的朋友愛中國,希望回來看看。萬般請求之下,那位關員 -- 他是一個說話斯文有禮的小伙子 -- 對我們說,你們也是讀書人,請你們了解國家政策。在這情況下,我們唯有在羅湖邊境與朋友悵然分手,幾乎淚灑關防。這兩位朋友,後來一位成為名作家,另一位則是一個出名的影視人。

   說回九七問題。由於時間的迫切性,英國在大概新界租約滿之前的二十年便設法接觸中國,以求對話。當時中英雖有接觸,但一般不涉及香港問題,所以開展的方式不能透過外交照會。好在香港民間的商人有線路直達中共上層,於是成功安排港督麥理浩以促進經濟關係的理由造訪中國。1979年3月,麥理浩一行人乘船到廣州,再轉飛北京。在北京期間,他們會見當時擔任副總理,實際上是中國最高決策人的鄧小平。這次訪問,拉開了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商討和談判的序幕。(二)

(2019/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