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谢选骏文集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谢选骏: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美国版“药神”悲剧:我吃不起保命的药》(2019年3月22日 BBC)报道:
   
   劳拉和她的爱犬尼克:我活着、还是我们一起活着,我选了前者。

   下面这个单子上列出的,是劳拉·马斯顿(Laura Marston)为了活命被迫放弃的东西:
   她的汽车
   她的家具
   她的公寓
   她的退休金
   她的宠物狗
   劳拉36岁,她已经把家产变卖过两次了,换来的钱拿去买胰岛素。
   胰岛素是控制血糖水平的天然荷尔蒙。血糖太高、太低,都有可能夺命。
   大多数人体内自然就会分泌出足够的胰岛素,但是对劳拉这样的1型糖尿病患者来说,胰岛素来自药店柜台后面一个个小小的玻璃瓶,如果他们买得起的话。
   现在劳拉用的胰岛素,没有医保每一小瓶要275美元。
   1923年,发明胰岛素的科学家象征性地收了一美元、售出价值连城的专利。他们希望,低廉的价格可以确保任何需要依赖胰岛素活命的人都可以买得起。
   现在在美国,主宰世界的三大主要品牌的胰岛素零售价都在300美元左右。
   就算把通货膨胀考虑进去,也相当于价格飙升了1000%。
   在美国,已经有患者被迫自行限量使用胰岛素、有患者因为用不起胰岛素而丧命。过去一段时间,这样的故事时常成为焦点新闻。
   最著名的一起案子,可能要数26岁的亚历克·史密斯(Alec Smith)。亚历克2017年病故,此前不到一个月,他才刚刚因为年龄原因退出妈妈的医保。
   即使有份全职工作,仍然买不起新医保;没有医保,买不起每月1000美元的胰岛素。
   抗议胰岛素价格飙升的集会示威。亚历克的妈妈手里拿着的是一小瓶儿子的骨灰。
   这种经历,劳拉也有切身体会。她也曾有过恐怖的无医保期。
   几年前,劳拉就职的小法律公司突然关张,一夜间,她没了收入,没了医保。劳拉说,“我每个月单单为了保命就需要2880美元。我每周工作50个小时,挣的钱都支付不起。”
   劳拉被迫离开老家弗吉尼亚州的里奇满,去华盛顿找收入更高的新工作。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卖了,包括汽车。我只能把狗狗送人,他才八岁,但我只能把他送人。我要搬去华盛顿了。”
   在美国,没有医保可能有多种多样的原因,比如没有资格享受雇主提供的医保、丢了工作、或者买不起。
   劳拉14岁时确诊患有1型糖尿病。回忆起1996年的事,劳拉哭笑不得。当时胰岛素的价格是每瓶25美元说,劳拉说,她一听,大吃一惊!
   20年过去了,劳拉用的还是同一个牌子的胰岛素,礼来公司(Eli Lilly)的Humalog,连包装都没变。
   “什么都没变,就是价钱从21美元涨到了275美元。”
   另外两种主要的胰岛素、赛诺菲(Sanofi)公司 的Apidra和诺和诺德(NovoNordisk)公司 的Novolog也是大同小异。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呢?
   大多数患者都指责制药公司,制药公司则指责政府规章和保险公司。问题的焦点是:在美国,围绕胰岛素的价格,是一个复杂的谜局。
   搞明白这个问题,需要理解以下五个关键词:标价(List price)、净价(Net price)、折扣(rebates)、自付处方费(Co-payments)和免赔额(Deductibles)。粗略解释如下:
   标价:制药公司定的价,也是许多没有医保的糖尿病患者需要支付的价格
   净价:实际上相当于制药公司的利润
   折扣:保险公司的药品折扣
   自付:有医保的人自己需要支付的处方费
   免赔:超过这个上限的部分才由保险公司支付,有时可以高达10000美元
   保险公司使用第三方洽谈人与制药公司协商折扣,降低客户需要支付的处方费。专家指出,问题是缺乏透明度,折扣是如何协商的?患者拿到多少利益?
   这样的体制也意味着,不同的保险公司和不同的制药公司谈定的价格也不同,所以,同样品牌的胰岛素,在一家保险公司可能只需要支付很少的处方费,在另一家保险公司却要支付标价。
   过去许多年,劳拉一直在跟踪胰岛素的价格。根据她的估算,假设她活到70岁,如果她完全自己掏腰包的话,仅仅胰岛素,她就需要将近700万美元。
   “没办法,我决定不要孩子,因为我自己的财政状况不够稳定。”
   劳拉·马斯顿在家里的厨房内,她的胰岛素就放在冰箱内
   但是,制药公司辩解说,需要支付标价的患者非常非常有限。
   礼来公司在发给BBC的声明中说,美国使用Humalog的患者中,95%每月支付不到100美元的处方费;使用Humalog的60万人中,“没有医保的大约1600名患者迄今没有使用我们提供的资助。”
   诺和诺德和赛诺菲在声明中也介绍了他们提供类似的资助。BBC访问的几名糖尿病患者证实,确是从此类资助计划中受益,前提是,必须符合条件。
   但是,另外一名患者克丽斯顿(Kristen Daniels)说,有一个月她的胰岛素价格高达2400美元,因为从技术上讲她有医保,所以她无法申请制药公司的资助。
   她说,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给制药公司打了电话,谁也不能帮助她,因为她的药费还没有达到免赔上限。
   制药公司还强调,标价上升并没有带来相应的利润。礼来公司发言人说,过去五年他们的净价实际上下降了,赛诺菲说,2019年的胰岛素利润比2012年下降了25%。
   根据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和南加州大学健康政策和经济中心的报告,2007年到2016年间,主要品牌的胰岛素标价上升了252%,净价上升了57%。
   部分患者也有其他更加廉价的选择:比如说沃尔玛胰岛素,是诺和诺德配方之一重新包装的版本,在美国大多数州都有,零售价大约每瓶25美元。但是那个配方更加老旧、效果比较差,也有患者过敏,比如劳拉。
   胰岛素价格飙升的辩论中还有另外一个关键问题:每一种胰岛素对每一个患者所起的作用不同。许多1型糖尿病患者要用很多年,才能适用某一种品牌、一定的剂量。
   BBC记者走访的几位糖尿病患者因为医保政策所限被迫改换胰岛素,有人甚至是违背医生的建议。原因是,继续使用他们习惯的品牌需要支付标价。
   ADA说,这样被迫换药不仅仅会给患者带来不便,而且可能很危险,患者要时刻观察反应、还要咨询医生。
   如果糖尿病患者反复出现高糖、低糖,可能引起严重、永久性的并发症,包括失明、肾脏疾病。
   在美国,医保和就业紧密相关,其他选择有限,许多1型糖尿病患者为了用得起胰岛素,会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作出牺牲,比如,工作压力再大也必须坚持下去,比如,在医保公司的要求下改换胰岛素。
   美国1型糖尿病患者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我们是人质。
   英国情况怎么样?
   糖尿病患者每月自己支付的平均价钱(包括胰岛素和其他用品):意大利19美元,英国65美元,日本70美元,印度112美元,美国360美元
   “1型国际”是一家非盈利性组织,致力于推广廉价、方便获取的胰岛素。创始人罗利(Elizabeth Rowley)是美国人,目前住在英国。
   她本人也患有1型糖尿病,对美国和英国的医疗体制有亲身体会。她形容,美国的体制“令人费解”,各个层次都有盈利。
   “患者总在担心丢掉医保,担心用光了胰岛素,担心价格上涨;或者,工作、婚姻再糟糕也不敢离开,以保证自己有医保。”
   她说,那还算是好的呢,“最糟糕的,有患者给自己限量,导致多人死亡、或者严重并发症。有患者在网上从陌生人那里买胰岛素、和陌生人分享胰岛素,有人被迫在吃药和吃饭、交房租之间选择。”
   根据1型国际2016年的调查,美国糖尿病患者每月胰岛素平均开支超过210美元。在印度这一数字还不到50美元,在一些欧洲国家,胰岛素根本就是完全免费的。
   罗利女士说,“在英国,我走进药店,拿出我的医疗免费卡,领取必须的药品。”
   罗利女士承认,其他一些体制并不完美,但是依她所见,对患者来说还是更有利。
   “我不是药神”
   劳伦(Lauren Hyre)今年30岁,住在亚利桑那,是1型国际的成员。她用胰岛素已经20年了。
   9岁时劳伦的父亲去世,公司取消了给他家人的医保。在美国推出所谓的“奥巴马医保”之前,糖尿病患者有可能买不到医保。所以,劳伦好多年没有保险。
   当时她住在印第安纳州,当地的医疗资助项目并不深入、普及,劳伦也不符合领取政府救助的要求。
   好多年来,劳伦一直依赖医生诊所里过期的胰岛素、或者到加拿大去买廉价胰岛素。
   第一次在加拿大药铺买到胰岛素的时候,她的妈妈哭了。
   在美国南部邻近边界的地区,BBC记者也听到许多类似的故事。
   27岁的艾米莉(Emily Mackey)听说,一些患者要组团去墨西哥的蒂华纳(Tijuana)买廉价胰岛素,她立刻上网入了团。
   艾米莉当时在加州工作,搭车从圣地亚哥去蒂华纳往返车票5美元,6个月的胰岛素100美元,远远低于她用医保需要支付的1300美元。
   但是,没多久,她的兴奋就转化成了气愤。就算她从老家费城飞去蒂华纳买药,仍然还能省钱。
   “我真生气,必须要去墨西哥买救命的药。
   家门口就有一家美国药店,我却要费3000英里去另外一个国家买药,就是因为便宜。”
   你要钱还是要命?
   瓶子里装的是过期的胰岛素,劳拉存着,应急用。
   那么,如何解决问题呢?
   美国糖尿病协会统计,美国糖尿病患者总数超过700万,其中27%说,花钱买药影响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协会的首席科研、医疗官克菲鲁(Dr William Cefalu)说,缺乏透明度是问题的根源。“体制不工作了,胰岛素供应链的每个层面、每个利益方都存在问题。不能只把矛头指向某一方。”
   他说,关键在于要解决免赔额过高的问题、保证病人从与保险公司拿到的折扣中受益。
   竞争通常是导致价格降低的最好办法,那么为什么没有竞争呢?
   和可以简单复制的化学药品不同的是,胰岛素是生物材料,每一个配方都是独特的。
   诺和诺德、礼来和塞菲诺的胰岛素都略有差别,没有这些公司的专利材料和工艺流程,无法做出“通用”的或者非名牌的复制品。
   尽管存在本质上的不同,胰岛素一直被归类为化学药物来管理。
   12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宣布,2020年将把胰岛素调整归入“生物产品”类。FDA说,这将成为胰岛素的“分水岭”时刻。
   这些所谓的生物制剂获得批准更加容易,这将推动研发,找到与现有胰岛素相似、或者可互换的产品。
   受调控的药品很多,但是,能决定病人生死的却不多,胰岛素就是其中之一。
   劳拉说,很难理解为什么胰岛素曾经与其他药品同等对待。
   “胰岛素是天然荷尔蒙,每个人的身体都会制造,除了我们这些患者。价格应该有封顶,和其他一些人存活必须要有的东西一样,比如水费,电费。你也可以说,相比那些东西,(患者)可能更加离不开胰岛素。”
   药品价格已经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国会反复听证,制药公司也感受到了压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