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生能有几回搏]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能有几回搏

2019-08-11

   

   对于辛勤工作付出的人们来说,每年能有几天的假期,放松调剂一下自己的身心,确实是有必要的,何况还能增加人们的生活的情趣。

   对于共匪这个常年祸国殃民,贪污腐败的团伙来讲,整天干着下三滥的事情也很累,也需要休假,于是北戴河就成为了它们常年的休假地。共匪喜欢标榜自己是日理万机,喊出的口号又是“为人民服务”,于是把秋天的北戴河休假叫做北戴河会议,好像它们在休假中都在考虑国计民生的大事。其实只要有头脑和常识的人都知道,所谓的北戴河会议不过是共匪团伙关上门,给诸多的帮派和团伙们一个争权夺利、权利再平衡的自相火拼的机会。

   尤其是今年,共匪政权的崩溃已成了必然的趋势。为了抢夺这最后一桶金,势必火拼得狗血喷头,血肉横流。孤家寡人的习蠢货是否还能定于一尊是个问题。究竟是称尊重要?还是卷款外逃,躲避被清算的下场重要?这应该是它们权衡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尽管恶行累累,终于也到了一个总爆发的时间点上了。

   美国财政部在8月5日宣布,将中国大陆列为货币操纵国。早在1992年到1994年,中国大陆被美国五次指控为货币操纵国。1994年以后,美国就没有再把任何国家列为货币操纵国。现在这顶帽子终于被正式扣在了共匪政权的头上。

   戴上了这顶帽子的后果是:如果在一年之内仍然操纵汇率,首先禁止操纵国的任何项目获得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的融资;接下来,就会被美国排除在美国政府采购供应地之外,同时呼吁国际货币资金组织加强对该国的监督;美国的贸易代表们也会接到指示是否与该国签订贸易协议。如此严重的后果,是否反应出川普政府正在打算彻底断绝与共匪政权的一切往来关系?可是共匪政权的存在和苟延残喘是离不开美元的。

   两天后的8月7日下午,美国政府发布了一项过渡禁令,禁止联邦政府机构直接购买来自包括华为在内的五家中国企业的通讯、视频监控设备和服务。科技情报的窃贼们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从而更是加大了中国大陆与国际社会的科技距离,中国大陆仍然是个二、三流技术的国家。

   又是两天后的8月9日,川普总统在白宫说:“我们不打算与华为做生意。我真的做出了决定,与华为没有任何业务会更简单明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我们达成贸易协议,我们也不会同意一些事情。”

   他又说,“美国还没有准备好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他甚至还表示,不确定还要不要在9月份和中国谈贸易时说:“美国还没有准备好和中国做一个协议出来。美国已经谴责国中国操控汇率。在如果达成协议,那挺好;如果达不成协议,那也很好。美国在这场贸易谈判中,拥有所有的牌。”

   在5月8日中美谈判破裂后,我就在评论中说,这就等于是美中和西方世界对中国大陆的冷战开始了。习蠢货未必知道什么是冷战,更不懂冷战的严重性。它是受到它的那个团伙的压力,不得不祈求川普恢复谈判。为了使川普同意恢复谈判,估计一定没少对川普许愿。

   但是,第十二轮谈判连四个小时都不到,美国代表就离开了会场回国了。共匪继续使用的伎俩还是老旧的那一套。从来许愿不还愿、一直没有诚信的共匪,又再次暴露出无诚信的下流嘴脸,应该是第十二轮谈判无法进行的原因。

   共匪把贸易谈判说成是打贸易战,甚至要中国人吃草也要打赢贸易战。幸亏中国人还没有吃草,贸易战就打败了。接着就引来了美国和发达国家对共匪的科技战、金融战,难道这不正是全面的冷战开始了吗?!美国政府里的鹰派还想和共匪打热战。现代战争打的是高科技,一个二、三流技术国家的军队,又如何打得赢呢?!

   再者,高科技是很昂贵的,打高科技是要花大钱的。现时的共匪政权除了两三百万亿人民币的巨大债务之外,国库既无储备,财政也无结余,又拿什么去应战呢?共匪喊叫有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是没有人知道这笔钱在哪?更不知道这三万亿是否是真有。

   近日才从网上看到,原来共匪欠下的不仅仅都是内债,还欠下了三万五千亿美元的外债。那么这三万亿美元的所谓外汇储备,是连还债都不够的。有外国媒体报导,中国大陆的债务增长速度是世界第一。这样看来,热战是打不起的了。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要与外敌打仗,就要首先安抚民心。且不提民意是否支持去打仗,但民心的安定就可以一心对外,无须担心后院起火。

   香港的时代革命运动如火如荼,不仅得到了世界的关注,更是得到了世界的支持。再看看大陆,中国人和世界也都关注到了,从去年到现在的北方大旱和南方的大洪水。有学者做实地调查后指出,北方大旱造成大片的农田干枯、颗粒无收。以山东和河南两省为例,农民种一百亩玉米平均要投入4万块钱,打一口井要花10万块钱。农民没有钱去打井,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投入的钱损失,而政府却毫不作为。整个山东省6月份没下一场雨。进入7月,河南的37个县市连续二十多天的高温和无雨,全省66%的县市严重干旱,30%的县市是特大干旱。这两个省都是中国大陆上不多的几个产粮区之一。不难想象,今年的夏收和秋收的情况会是怎样了。

   而大陆的南方暴雨连绵,洪水成灾。九万多座水库不但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成为了造成洪水灾害的原因之一。据报70%的水库因年久失修,成为了危险水库。

   有报道说,洪水灾区人民所得到的政府救济是人均两到三毛钱。近日又有报道说,共匪政权刚刚给了柬埔寨1亿6千6百万人民币,用于维修该国的总理府。截止到这笔钱为止,共匪总共给了柬埔寨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20亿元。以柬埔寨700万人口计算,人均得到共匪6万元人民币。中国人怎么能忍的下这口气?

   古人说:“人主出奴。”当民主变成了人主,国民就从人变成了奴隶。古来如此,至今更是如此。8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的一位原研究所的所长贾康教授转发了一条消息,瑞士银行公布说,100位中国人在瑞士银行的存款总额是7.8万亿。虽然没有明确证明这7.8万亿是不是美元,但人民币是存不进瑞士银行的。这7.8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6万亿,以中国大陆实际人口18亿计算,每个中国人被这100个人贪污榨取了3万亿人民币。

   比较一下受水灾的灾民所得到的政府救济只得2-3毛钱,或者是仅仅一包方便面,不难想象中国人在共匪的眼里下贱到了什么地位上。阿里巴巴的马云因为身家达到了2,387亿元人民币,似乎成为了明星风云人物。可是它的身家又是从哪里得到的呢?想必见不得人的成分居多。有人分析过它的财产的状况说,它的财产的80%都是股票和估值,似乎是在为马云的财产在做辩护。

   中国银行发布数据说,2018年全部金融机构的住户存款为72.44万亿人民币。让我们用全国人民的储蓄总额72.44万亿,去比较一下在瑞士银行存钱的那100个中国人的56万亿,之间相差仅仅16.44万亿。这真是贫富之差,有如天地。中国人贫穷也就罢了,但是当人们知道贫穷的原因后,恐怕这口气就实在难以下咽了。

   8月9日共匪喉舌报道,中央第七巡视组在8月3日巡视了三峡集团,点名该集团防化风险、化解风险责任落实不够到位等情况。如果不是三峡大坝被暴露出移位41米的消息公诸于世的话,这个巡视组也不会去三峡集团。巡视组的人说,早在2013年巡视组就指出,三峡集团办公用房面积过大,超额购买公务车,浪费公币。

   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说,1992年三峡工程的预算总造价是571亿元。到了2008年底,总造价超过了两千亿元。2013年审计署公布大坝工程被查出76起违法和经济罪案,涉案人数113人,违规金额34.45亿元。从2008年9月到2012年8月31日,三峡大坝工程库区共发生新生地质灾害险情401起。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李鹏在2013年出版的《三峡日记》中说,1989年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2009年三峡工程完工的庆典上,没有一个政治局委员到场祝贺。

   王维洛说,从2003年到现在的十六年中,三峡工程从试行到运作,从未验收过。一项耗费两千多亿的工程,十六年没被验收过,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是共匪这个政权不负责任?还是这个工程的质量太差,无法验收?一个没有人敢去验收的劣质工程,却让它运行了十年之久,中下游的四亿多中国人的身家性命处于随时溃坝的危险之中。共匪政权考虑到这些没有?又为此危险做过些什么没有?显然是全没有。

   那么上台已经七年,又把自己定于一尊的习蠢货和它的政权,如果不是在全心全意地祸国殃民的话,又是什么呢?如此看来,香港人民的抗争和时代革命实在是太必要了。他们不想像大陆人民一样被共匪坑害。

   近日,一个署名“微不足道的香港抗争者”写了一篇《致内地同胞书》的文章。文章说道:

   “这场风波,再也不是一场只关于香港本地人未来命运的抗争,这也是与全中国十四亿同胞的自由与未来密不可分的抗争。这不是一场关于港独、关于香港要与内地割离的抗争。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香港沉默的多数,有良知的善良的一群,也渐渐清楚在极权政府下的一切。我们攻击的从来不是中国,不是内地同胞,而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以极权统治人民的政府。可能的是,这会是一场失败的抗争,就如同三十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那一夜一样。在抗争者中,我们很多人都清楚地知道,这是一场强弱悬殊之极的抗争,比三十年前的那一场风暴更令人感到心寒绝望。可是为什么我们依然要站出来,无他,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

   这份宿命并不是一个诅咒,而这份薪火也必然会继续流传。这一个夏天,香港人会为历史留下一个印记。如果这个印记同时能够为七百万香港人,以及十四亿中国人民的自由带来一点点正面的影响,这样,对我们这群身在香港的抗争者来说,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虽然我们不知道写这篇《致内地同胞书》的人是谁,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篇义正辞严的讨共檄文,可与骆宾王讨伐武则天的檄文相比。其共同之处,都是为天下黎民着想,从而去为天下百姓的自由权力而战的气吞山河的气概。

   所谓“人生能有几回搏”。为名为利去搏是一回事。生活在共匪政权下,我们的搏是为了自己的生命不被共匪无缘无故地断送掉,我们的私人财产不被共匪抢劫去,我们生而为人的自由和权力不被其钳制和虐待,我们做人的尊严不被共匪妖魔化和愚化。我们的要求高吗?我们只是想和文明国家的人民一样,生活在一个宪政民主的自由环境里。这样去搏一搏,不仅是为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的后代儿孙。共匪的大限已经来到,该是中国人翻身当家做主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