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权力来自于人民]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评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
·再谈民主与宪政
·关于平等的对话
·评“谈谈我对民主制的理解”一文
·关于“暴民”的对话
·y与刘军宁先生商榷(一)
·与刘军宁先生商榷(二)
·与刘军宁先生商榷(三)
·评析熊彼德的民主理论
·评析萨托利关于“人民”的论述
·关于苏格拉底之死
·权力来自于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来自于人民


   继英国哲学家洛克在其发表的《政府论》中提出“权力来自于人民”之后,1776年,由“大陆会议”通过的美国《独立宣言》,在其“前言”中写道:“政府之正当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1778年,美国建国初期,麦迪逊、汉密尔顿、杰伊三人撰写的《联邦党人文集》第49篇写道:“由于人民是权力的唯一合法来源,政府各部门据以掌权的宪法来自于人民。”
   
   可见,在二、三百年以前,“权利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曾经成为政治精英们的斗争武器,那个年代的政治竞争,开启了人类社会走向民主化的时代。但在民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的二十世纪,某些政治精英却对这一理念有意采取回避、搅浑或者歪曲的态度,其代表人物如哈耶克,他在其著作《自由秩序原理》中写道:“一般而言,民主之所以为正当,其赖以为据的乃是下述三种主要论点”,其一,“民主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变革的方法”,其二,“民主是个人自由的重要保障”。不过,哈耶克马上又写道:“如果我们仅仅依赖于民主政制的存在来维续自由,那么自由的存续便无甚机会了”。其三,“民主制度的存在,对于人们普遍了解公共事务具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可见,在哈耶克心目中,“权力来自于人民”,不是“民主正当性”的依据。他在谈到美国宪法和洛克学说之时,把“权力的渊源”一笔带过,引导读者的注意力集中在“限制民主权力”。萨托利提出民主的要素在于“有限制的多数统治”,于是,讨论民主的问题就变成“如何限制民主的权力”,他还写道:“真实的情况是,仅仅包含着人民权力观念的民主理论只够用来同独裁权力作斗争,一旦打败了敌人,自然而然移交给人民的不过是名义上的权力”。似乎,在他们这些自由主义者看来,“权力的渊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不必多加纠缠,现代民主所要关切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对“民主这种多数统治”予以有效的限制。而他们的依据,在于“多数统治”导致“多数暴政”,并导致自由的衰微和丧失。
   

   这是一个关系到现代民主能否继续维持和发展的根本问题,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回顾苏联、东欧共产主义政权倒台以来,“人民”这个词语变成矮化的对象,共产主义者把“人民”当作符号或标签到处张扬,却因其专制腐朽的统治致使很多人厌恶“人民”这个词;自由主义右翼又把“人民”说成是“含混不清的概念”而失去了它的意义;于是,“民主”的那个“民”,被推倒了、被消隐了,“民主”还能站得住吗?无数学者的文章不厌其烦地咕叨:“自由高于民主”,“宪政高于民主”,“共和高于民主”,“法治高于民主”,“民主会导致多数暴政”,“民主会导致大乱”,于是,“民主”不但被弃置一旁,更是令人惧怕。“民主”有那么坏吗?
   
   在那些还没有走向民主化的国家,有很多人向往民主并努力争取民主,对于他们来说,学者们嚷嚷“民主站不住”、“民主那么坏”的论调,只能是一种打击,使之气馁、失望、丧失斗志。在专制统治的国度里,谈论民主几乎成了一种禁忌,争取民主的行为被看作制造混乱的罪行。在刚刚走向民主化道路的国家,政治精英们打着民主的旗号,干着图谋专断权力的勾当,使民主化进程举步难继。在民主化程度已经比较成熟的国家,精英阶层中总有一些人出于其贪婪的本性,不断攫取财富而持续拉大贫富差距;或者出于私利而不顾良性竞争的原则,激化社会分裂的趋势;如果对此视而不见,不加防止,民主政治恐怕难以为继;民主政治的本质,在于由“人民的权力”裁决的、自由的、平等的良性竞争,贫富之间差距的悬殊化以及党派集团之间对立冲突的尖锐化,将侵蚀民主。
   
   我们看到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潮流,但还应该看到这潮流正遭遇艰难险阻。阻碍来自于反民主的意识形态,来自于专制政权的扩张,来自于民主阵营内部的失察。要克服障碍主要依仗民主阵营的巩固和强大,坚守民主政治的根基就显得十分重要,坚守根基就必须坚守这一理念——“权力来自于人民”。
   
   “权力来自于人民”这一理念有着丰富的、深刻的涵义。
   
   其一,确认社会是由平等、自由、独立的个人组成的,对于“权力来自于人民”而言,这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前提。独立,意味着每个人拥有与他人不同的独特的身体、心理和思想,有着独立人格的尊严以及捍卫这种尊严的意志,对于来自外界的粗暴干涉或强制,抱有天然的抗拒心理,被迫听从他人意志被视作莫大的耻辱,任何人丧失独立人格之时也就变成一个符号或他人的工具、奴隶。平等,意味着每个人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法定的自由权利,并承担平等的义务,每个人都应受到法律同等的保护,任何人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之时,将在内心集聚愤恨且难以消除。自由,意味着每个人在遵守法律规定之外能够任己之愿而行事,享有法律规定的各种自由权利,法律必须平等地保护每个人的自由。显而易见,确认独立平等自由这一观念,即意味着不能歧视他人,不得用暴力或谎言侵害他人;否认这一观念,即意味着允许歧视他人,允许使用暴力或谎言侵害他人。遗憾的是,在无法避免竞争的社会环境里,总有少数人偏好于歧视、暴力和谎言,由此滋生出一切罪恶。如何防止、制止这种种侵害现象,成为人类社会全部历史自始至终贯穿着的一条主线,可是何其难啊!这恐怕是人类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在二、三百年以前,人类社会里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思想观念,其一个方面是,确认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不自由的,注定是权利不平等的,人们看到的听到的经历的社会现实,似乎都在证实这种观念;其另一方面,确认在人类社会里强权即真理,弱肉强食是常规,生活中无法摆脱的一切苦难皆有来由,除非“认了”,别无他法。欧洲文艺复兴时代后,一批受其精神洗礼的哲学家如英国的洛克,开始向人们呼喊:每个人应该是独立的、平等的、自由的!这些观念,激发了新兴阶级向贵族、领主、君王争夺权力的斗志,从此以后,独立平等自由的观念开始在人类社会里有了立足之地。再经过一、二百年,在一次又一次工业革命的推动下,西方强国的民主化进程高歌猛进,独立平等自由的理念终于暂时站稳了脚跟。全世界的民众都纷纷向往并奔赴西方的民主自由的国家,因为生活在那样的国度里,他们才可能成为独立、平等、自由的个体。可是,歧视、暴力和谎言不可能在人的世界里消失,一旦人们放弃对独立平等自由观念的坚守,黑暗将再次笼罩人间。
   
   其二,权力是集体的力量,这一论点揭示了权力的本质所在。为了保护独立平等自由的权利,为了防止、制止侵害行为(特别是来自外部的侵犯),各自为营生而奔忙的个体或家庭,能依靠什么力量呢?不可能只靠自身单独的力量,必须依靠集体的力量,哪怕智力不高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集体的力量远远大于个体的力量。那么分散的个体力量如何凝聚成集体力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树立权威,即制定共同遵循的规则,规定何种行为必须受到惩罚,何种行为得到允许,使每个人的行为都趋向同一个方向,从而形成集体的力量。税赋以财富聚成集体的力量,服役以身体聚成集体力量,忠于规则从精神上聚成集体力量,依靠这种集体力量,捍卫共同的规则,维护安定有序的集体生活,抵御各种侵犯。但是,不可能让大家都来掌管和使用集体力量,只能推举可信任的某个人(或几个人)来掌管和行使集体力量,于是又树立一个权威——掌权者,掌权者掌管、行使的权力也就是集体的力量,亦即“公权力”。树立权威,包括共同规则和掌权者,其目的都是为了聚成并使用集体力量以保护每个人独立、平等、自由的权利。权力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是由集体的所有成员所贡献的力量汇聚而成的。
   
   其三,权力由个人行使但不属于个人所有。权力的属性就是使人服从,一般而言,人们之所以服从权威,是因为怀有一种共同的观念,即如果没有权威,将导致恶性竞争和混乱,就不可能维持安全有序的社会生活,而树立权威就必须倚仗众人的服从,主要是依仗观念上、精神上的服从。使人服从还必须具有强制的能力,对不服从者施加强制力使之服从,这种强制力是物理性的力量(规则不具有物理性力量),是由具体的人所施加的力量。权力必须由具体的人掌管和行使,显然,同样的职务、同样的权力不可能有若干人一起掌管和行使,因为,这可能会产生不同的指令,也无法落实责任的追究,所以权力的掌管、行使和责任必须落实到个人。在一个人口众多、幅员广阔的社会里,需要数量较多的掌权的个人,而且他们以一层一层互相从属的关系组成庞大的权力体系。这个体系的始终如一的职责就是维护共同遵循的规则,维护社会成员的权利和社会秩序。这个体系中的每个人理应牢记,他们的权力不属于他个人,是完全可以转移给其他人的,只有当他被赋予职责和权力时,他才允许对违反公共规则者施加强制力,一旦离开或被剥夺职务,他就失去了这种强制力。但是,“权力必须由个人行使”的事实,很自然会导致权力本身发生异化,出于人类的本性,人们很容易倾向于把权力看作属于个人所有,不但属于他个人,甚至还属于他的家庭所有。这恐怕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事情,因为任何人都处在竞争的环境中,而权力具有强制力的性质,于是很容易被个人利用作为参与竞争的工具。所以可以理解的是,权力一旦被树立起来,就出现了一种危险,即被个人利用成为争夺个人利益的强大工具,反而助长了由歧视、暴力和谎言所导致的种种罪恶,有文字记载的人类社会历史,证实了这一点。必须防止权力为个人所有、为家庭所有、为少数人所有,否则,权力就成为他们在竞争中取胜的最有力的工具。所以,如何解决“权力不是个人所有”但却“必须由个人行使”所引发的种种弊端,使权力忠于原本被赋予的重任,成为人类政治智慧面临的老大难问题。这也就是历代政治精英所关注的问题——如何限制权力?
   
   其四,从“权力的渊源”来限制权力。洛克认为,在掌权者或政府的权力之上,还有更高的权力,那就是人民的权力;掌权者(政府)的权力,是被赋予的、短暂的、须移交的权力,人民的权力则永远保留着;掌权者(政府)的权力只能是个人行使的权力,而人民的权力却是全体公民共同行使的权力;掌权者(政府)的权力由人民行使权力而赋予,被赋予者滥用权力罔顾法律侵犯人权之时,或任职期限已满之时,人民将收回赋予的权力,推选新人再赋予权力。这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制止了“权力为个人所有”的可能性,也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制止了“权力必须由个人行使”所引来的种种弊端。这就是洛克为“如何限制权力”提出的政治理论,洛克的论证基于一个重要的论点——权力来自于人民,同时基于如下逻辑——人民为了保护自己独立、平等、自由的权利,通过树立权威(规则和权力)的办法聚集成集体力量以对付侵犯行为,行使权力就是行使集体力量,所以,所有成员维护权利的共同“需要”是权力产生的唯一渊源,集体力量是权力的力量之本,这二者决定了“权力来自于人民”,也决定了任何个人的权力必须服从人民的权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