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胡志伟文集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黑道人士接管書店
·姑爺仔偷走金瓶梅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李波早就說阿海十年內出不來
·害人精黃康顯死前面無二兩肉形同骷髏
·李波関押在宁波
·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李波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姑爺仔銷毀毛著
·姑爺仔銷毀毛著
·巨流電腦早已上繳
·《中央軍委大洗牌》洩露軍事秘密惹的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香港筆薈的美術總監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之三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4
·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6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9
·拒絕亂命 不賺髒錢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1
·航母之父一出手買五十本禁書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4
·桂民海有害人案底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7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8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19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0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1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2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3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5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7
·孔捷生稱阿海"樣衰加口臭"
·阿海竊密 惹出大禍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29
·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
·軍方人士出手闊綽
·禁書作者多數在大陸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大陸土豪說:這年頭還有誰再五講四美
·共幹買書托運 害得店員坐牢
·「可惜這些書都帶不過海關,我就坐在這兒看個飽吧!」
·銅鑼灣書店顧客眾生相之九
·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人間有情 迴肠荡氣
·禁書是封建社會的產品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
·平息伊寧叛亂陣亡十員將官
·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
·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
·孤軍力戰六小時,擊破孫傳芳主力,攻克杭州
·率三萬官兵苦戰松潘八個月
·松潘成為十萬共軍埋骨之所
·張戎為什麼仇恨胡宗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紀念胡宗南將軍逝世四十四週年兼斥張戎之謬論——
    【按:今年是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五十七週年、徐枕逝世二週年,作者從篋中尋出2006年撰寫之兩萬言長文重刊,藉以寄託無限的追思與懷念。】
    饒舌的烏鴉無損於胡將軍的一世英名
    有一個旅英的中共高幹子女張戎,十三年前訪問台灣,為她計劃撰寫的《毛澤東傳》造勢,她對新聞界人士聲稱,此書「將包容各種說法後為毛下定論」。十三年過去了,英語世界的讀者見到一本數黑論黃、目食耳視的《毛——不為人知的故事》,通覽全書,人們只見到一連串東拉西扯、雜亂無章的不經之談,難怪西方著名的漢學家、史學家黎安友、林培樂、紀思道、史景遷、伯恩斯坦等紛紛撰文嗤之以鼻,前者稱哈列迪、張戎夫婦為「一對饒舌的烏鴉」,後者直指此書「對當代中國研究是一大禍害」。
    必須承認,張戎將傳記作品寫成傳奇故事,確實滿足了西方國家讀者的獵奇、窺秘心理,她使用史料極不誠實反而使銷量驚人,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她把抗日英雄胡宗南寫成「黃埔出身的紅色代理人」「中共潛伏在國民政府中的間諜」。

   
   
    人們不能要求一個流行小說作者昇華為一名嚴謹的歷史學家,但當她撰寫真名實姓的傳記作品時,是容不得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張戎使用史料《民國胡上將宗南年譜》時,斷章取義,將「有人疑公與軍校衛兵司令胡公冕過從頗密,疑其加入共黨」一句改為「大家都認為他是共產黨」,而不將上下文交代清楚:「當公(胡)簽名發起(組織孫文主義學會)時,到政治部公告處簽名者,皆為共產黨通告(詆毀國父)之列名份子」;年譜上「賀衷寒辭而闢之」,則塗改為「這時賀衷寒等有影響力的人物為胡宗南說話,加上胡又發起組織了反共的孫文主義學會,他就沒有被當作共產黨人對待」,也絕口不提共產黨員名單上根本沒有胡宗南,而當時共產黨是公開活動的,並無秘密黨員之設。
    周恩來在武漢、重慶經常向民眾演說,指責胡宗南擁重兵不抗日,毛澤東一九四三年七月十二日撰文〈質問國民黨〉,稱胡宗南丟棄河防不抗日專事反共。此後六十多年,汗牛充棟的中共黨史、大中學校教科書、史論都喋喋不休喧染胡宗南擁一百萬重兵不打日寇。本文首先要澄清胡宗南投身國民革命卅九年中,究竟何時在何地擁有過一百萬重兵:
    一九三四年胡宗南率第一師駐甘肅,麾下轄四個旅,計十二個團。
    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漢撤守,率十七軍團回駐關中時,僅剩第一、第七十八師的殘兵七八千人。經淞滬、武漢會戰失利,凡殘破軍旅多被遣赴關中整編訓練,然後撥赴其他戰區,亦即俗諺所曰:「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如果將前後十一年在陝南整訓的壯丁、游勇全部加起來,或許還不止一百萬,他們在全國十二個戰區殺敵報國,構成了抗戰八年傷亡將士三百廿一萬人的核心,那又怎能說胡將軍不抗日?何況,一面整軍,一面作戰,非常人所能負擔。
    一九三九年為增加兵力拱衛陪都,奉軍委會准在豫皖蘇北招募壯丁成立四個師。
    一九四一年,從東戰場調陝整補督訓之部隊加上原有四個軍,共達十二個軍。
    一九四五年一月出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共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計四十二個師五個特種兵團,合共四十五萬官兵,已達頂峰。然而這些部隊並非全部駐守黃河防線。例如:
    一九四四年九月,日寇十五萬人分三路進犯柳州、桂林,胡將軍奉軍委會電令,調遣卅六軍軍長鍾松率部赴渝,旋又派劉安祺率五十七軍空運桂林。
    同年春,謝義鋒之新二軍、徐汝誠之新四十六師、葉成之暫編五十八師及李禹祥之預七師隨朱紹良入新疆。十一月俄帝勾結哈薩克族發動伊寧叛亂,預七師與新二軍在冰雪中與俄帝裝甲部隊苦戰十一個月,軍民傷亡三萬多,包括高級將領陣亡十員。
    一九四五年春,奉命挑選精銳支援西南,分三期空運官兵五萬五千八百四十人,時由美軍醫官逐名體檢,極為嚴格,故胡部精兵已去其大半。而遣出之部隊再也不會歸建,如: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三日日本宣布投降前,命令陳綏民等指揮傘兵部隊空降北平佈告安民,使中共搶先進入古都之陰謀難以得逞;日本投降後,奉中央命令派李文率十六軍兩個師赴天津歸十一戰區孫連仲指揮,其後十六軍轉戰張家口懷來等地,成了華北主力部隊,一九四八年春劃歸傅作義的華北剿匪總部。
    一九四五年十月,奉令調三個軍增援豫西剿匪,收復登封後十五軍劃入劉峙的第五戰區序列。
    一九四六年四月,因馬歇爾調停,國軍單方面縮編,第一戰區裁撤廿六個步兵團,資遣回籍官兵計兩萬七千五百餘人,剩下十個整編師,總兵力為廿五萬六千人,十月初又將三個師和八個旅撥歸鄭州綏靖公署直接指揮。故一戰區兵力減少了百份之四十,不足十六萬人矣。
    所以,張戎說「毛澤東在陝北只留下兩萬來部隊,不到胡宗南廿五萬大軍的十份之一」這是彌天大謊。事實是:國軍攻擊延安的部隊僅十二個旅共計八萬四千人;然而共軍在陝北的正規部隊卻有十六個旅和一個騎兵師共六萬人,共方從晉西調回王震部兩個旅、陳賡部四個旅、賀龍部三個旅與訓練成熟的民兵後,合計十六萬人。
    一九四七年七月奉蔣公電令,抽調十個團增援徐州。
    一九四八年一月底奉國防部令,派第五兵團司令官裴昌會率四個旅增援許昌前線。
    二月初,又奉國防部命令,派董釗率三支最精銳部隊——第一、第卅六、第七十六整編師兼程南下豫東圍剿陳毅部共軍。
    同年九月,共軍猛攻太原,又奉令抽調整編第十師之八十三旅分由西安、榆林空運太原;十月又抽整卅師之四個團由西安空運太原。翌年四月太原淪陷,這兩支勁旅全部犧牲在太原城下,未聞有生還者。
    綜合上述,抗戰八年陝西已成支援華北、西北各戰場的基地與幹部培訓所,然胡宗南始終指揮兩個軍在敵後的中條山與晉東南作戰;抗戰勝利後,胡宗南麾下部隊,范漢傑兵團到東北,李文兵團在華北,胡長青軍在東南,陳金城軍在山東,鍾松的卅六軍在晉東南,李鐵軍楊德亮兵團在甘肅,陶峙岳兵團在新疆。當時雖號稱百萬之眾,實質留守關中者,不過第一軍與第廿九軍而已;在山西危急時,有一個整編旅與四個團赴援犧牲殆盡。到一九四九年戰局急轉直下,他奉命拱衛中樞,由秦嶺日行百里馳援重慶成都,沿途遭四川叛軍鄧錫侯、劉文輝部伏擊,羅廣文、郭汝瑰也倒戈,在腹背受敵逆境下,從陝南出發的十萬大軍(當時部隊番號雖多,但兵額甚缺,若干個軍僅有軍部番號)趕到成都僅剩六萬人。他率部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近郊,爭奪新津機場三進三出,到保護蔣公安全登機時,僅餘五百官兵向西昌轉進。所以,張戎所述「胡宗南毀掉了陝北的軍隊,蔣介石居然允許他把別處的部隊也調去陝北,讓毛澤東吃掉」「華東一些重大損失就是兵力西移的直接後果」「胡宗南說服蔣介石不斷向他的戰場增兵」純係捏造。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請看以下事實:
    一九三七年八月卅日奉蔣公命令率第一軍由徐州出發投入淞滬抗戰,在毫無工事掩蔽之下,遭日寇炮兵與空軍濫炸,寸土必爭,血戰寶山、羅店、劉行、大場,胡將軍日夜在戰場指揮撫巡,十六個團苦戰三月餘,官兵以血肉之軀與敵搏擊,團營長以上傷亡百餘人,連排長幾無倖存者。事後前敵總指揮白崇禧向第三戰區司令長官何應欽報告有云:「桂軍十個師只打了一天,只有第一軍能打,該軍兩個師陣地始終屹立不動」。
    一九三八年奉蔣公電令率第一軍增援豫東蘭封戰場,擊潰日寇第十四師團,敵酋土肥原賢二這個九.一八事變的禍首遂被解除軍職。是役胡將軍與六十一師師長鍾松榮獲干城甲種獎章。
    同年八月下旬日寇華中派遣軍進犯臨時首都武漢,胡將軍奉命增援信陽,在羅山城下殲敵五千餘,挫敵兇燄。
    抗戰八年,他率部鎮守關中,確保潼關,使日寇不敢以一兵一卒渡過黃河,關中盆地乃安然無恙。保衛陝西才能拱衛四川,故其功績之偉,昭昭在人耳目。一九四四年冬,日軍主力進襲貴州,陪都重慶震動,日方透過外交途徑以優厚條件誘國府議和,當時戰局危殆,高層軍政人員多數動搖,唯蔣公力排眾議,堅主抗戰到底,對眾高官云:「你們若要與敵人談和,我一人單獨到西北去與我的學生胡宗南繼續抗戰到底」,由此可見蔣公的不屈人格以及胡將軍的抗日意志。即使從熊向暉回憶錄中一九四三年熊在西安七賢莊八路軍辦事處同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周恩來的一席密談內容,也可看出胡將軍的抗日決心:
    周問:胡宗南反共堅決不堅決?
    熊答:他反對降日,痛恨汪精衛之流,仍常函候(軟禁中的)張學良……他要我起草精神講話,著重要求做革命軍人,鼓舞抗日鬥志,強調民族氣節,反對貪汙腐化,反共調子不突出……他在軍事上仍把「東禦日寇」放在第一位,「北制共匪」放在第二位。
    一九四四年春,日軍為迅速解決中國戰場,在河南集結重兵發起中原會戰,以數百輛裝甲車攻陷洛陽,再出動兩個山地師團進逼潼關、窺視漢中。胡將軍奉令出動三個軍在潼關以東靈寶地區與日寇激戰十餘日,他親至潼關華陰指揮,收復靈寶、虢鎮兩地,確保潼關,穩定關中,粉碎了日寇日軍進佔大西北之迷夢。靈寶之戰關係中國後期抗戰局勢,並影響整個太平洋戰爭。當時美軍在太平洋逐島攻擊,正陷於苦戰,日寇若進佔關中,則國軍可能全線瓦解,日方可在中國戰場抽調大批部隊(在華日軍有一百萬人)增援太平洋戰場,如是則整個太平洋戰局將為之改觀,日本投降將遙遙無期。為此,胡宗南部付出了慘重代價,上校副師長王劍岳陣亡,連負屍後撤的勤務兵都被擊斃。由於日軍進犯河洛多次均不得逞,當時日本報紙稱胡宗南部是「皇軍最難纏的敵人」。
    日軍敗於靈寶後,同年冬在西南集結重兵進犯貴州,西南各戰區因連年苦戰,精疲力竭,預備部隊消耗殆盡。獨山失守後,日軍進逼貴陽,陪都震動。中央乃調胡部劉安麒胡長青兩個精銳軍增援雲貴,由中美兩國運輸機兩百餘架晝夜不停搶運,成為中國抗戰史上最大規模之空運。這兩個軍力戰奪回獨山,扭轉戰局,確保貴陽,穩定了大西南局勢。這一戰是日寇在中國戰區的最後一次大規模攻擊,也是國軍扭轉乾坤的一戰,半年後日本終於投降。
    一九四五年四月,日寇垂死掙扎,出五個師團七萬餘人分別向南陽、老河口、襄樊、西峽口進犯。胡將軍奉命出動五個師增援五戰區,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等十餘城鎮。其後鏖戰至八月八日,距日本無條件投降僅三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