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非智专栏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非智
   
   秋天的期待
   


   才进入二月天,就有了秋季的感觉。北半球正是早春二月,南半球的西澳已是凉凉的秋意。气温一下从三十几度,到了夜里,降到十几度,不穿外套,出门还觉得有些冷。
   
   
   干燥的夏天似乎已不情愿地离去,雨水开始多了起来。秋雨夹杂着瑟瑟的凉风,拍打着窗棂,噼里啪啦地响着,庭院里的棕榈树,在风雨中沙沙摇晃,更增添了秋的气息。
   
   
   青不喜欢多雨凉风的天气,这种天气,总令她有着忧郁的情绪,有着幽闷的感觉。从潮湿闷热的中国南方城市,移居到西澳柏斯已有八年,青还是不怎么习惯这里秋天的凉意和多雨。更不习惯的是一人独居,同前夫离婚已快三年,她没有再找男人。一个已成年的儿子,找了女朋友,搬出去一起住,留下她一人在这个宽敞的屋子里。人到中年,有间房子住就行,目前这个有三个房间的屋子,足够她和儿子住,但儿子学着洋人习惯,宁可同女朋友搬出去住,也不愿同老娘扎在一起,儿子一搬出去,她就更孤单寂寞了。
   
   
   青是带着儿子嫁过来的。通过朋友阿琴的介绍,她认识了在矿上工作的汤姆,在见了几次面后,就定下关系。结婚移民过来,也折腾了一阵子。等定居及儿子进入当地中学读书后,她的心才踏实下来。她也清楚,结婚的目的,就是为了儿子能过来,能在这儿读书,能有个美好的将来。儿子就一个,是第一次婚姻的结果,同汤姆,他们没有孩子,也不是她不想要,奇怪的是,就是没有任何怀孕的可能,也许这也是天意。尽管她没有说不要孩子,但心里是有抗拒的。汤姆倒无所谓,他认为青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儿子,所以并不因为同她没有孩子,就有什么介意。倒是青有时会因为没有为他生个孩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老觉得是带着自己儿子来投靠他,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更苦的是她英语不好,同汤姆很难沟通,刚开始相互比着手势交流,有时也用电子字典,慢慢地,也能说几句不连贯的英语,日子过久了,不用语言,两人也都知道各自的需要。生活无非就是吃饭睡觉,汤姆在性方面有强烈欲望,虽然他比青大将近二十岁,但洋人的体质,在性的方面并没有因年岁而消退。她不是不需要,开始还挺在意配合他做爱,但对于汤姆频繁的要求,她慢慢地厌倦,到后来,就有些害怕,最后,就只有应付了事。没有很好配合,汤姆就有点不高兴,汤姆不在乎有没有孩子,但挺在乎有没有愉快的性生活,性生活不和谐,这也是他们离婚的原因之一。
   
   
   真正离婚的原因,是在于青无法忍受这种没有思想和情感的交流,这种没有感情和内心交流的生活,是越过越乏味,越过越没有感情。她知道她同汤姆之间没有爱情,她嫁给汤姆,目的明确,就是要将儿子移民过来。目的达到了,可她却觉得牺牲了自己。这是有些嫁到澳洲的中年女性选择的道路,及做出的牺牲。坎儿和艳芳也是这样,坎儿和艳芳是她在城里英语学校学英语的同班同学,也是中年带着孩子嫁到柏斯来的。一个嫁给澳洲当地人,一个嫁给东欧来的波兰人,日子也是过得有一沓没一沓的,不温不热,没有热情,可以说,是干巴巴的。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她们说她们是不会选择同一个没有感情,更不要说没有爱情,文化传统习惯差异巨大,语言又不通的人生活在柏斯。况且柏斯又是一个孤零零的城市,华人生活除了经常扎堆吃饭喝酒,实在没有什么文化乐趣。柏斯华人的文化生活单调枯燥,用文化沙漠来形容也不为过,在这儿甚至没有一个文学社团,多的活动也就是一些喜欢跳跳唱唱业余的活动,虽然近二年慢慢有些比较专业的文艺人才加入社团活动,但同她原来居住的中国城市相比,那种规模,简直就是中国小县城的水平。她不热衷社团活动,但却喜欢有许多人热热闹闹聚集一起。来往比较多的是阿琴,一个她的老乡,还有就是相互称为同学的坎儿和艳芳。坎儿和艳芳也都离婚,一个比她早,一个最近才分居,离婚的原因或口实基本相同:无法继续这种没有感情交流具有文化差异的生活。
   
   
   当然,人们会认为这些女人是因为目的达到了,就离婚,但青不这样认为,她从心里是真实地想同汤姆过下去,但长期的没有感情交流,使得她渴望被理解的心渐渐地冷却,对这种生活渐渐地麻木,到了儿子已上大学后,就觉得再也无法维系这种婚姻关系。她平静地对汤姆说,她想离开他,想离婚。开始汤姆不能理解,还有点不高兴,甚至怀疑她外面有人。汤姆经常得到矿上工作,二周回来一次,对于妻子有外遇,认为是可能的,但她告诉汤姆,她想同他分开,不是什么外遇不外遇,她说:“我们已结婚快五年了,可我们有多少交流?你懂得我多少,我也一直不了解你。你不吃中餐,我不喜欢西餐。每次都是你煮你的,我做我的。除了做爱,我不知道你对我有多少关怀。” 她用断断续续中国式英语表达她的意见,他是听懂了,也忽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他确实不了解她,而且对于她从国内带来的一些生活习惯,也不认可的多,只是平常大家没有直接说出来,说到底,汤姆也清楚,他找的是个性伙伴。这种性伙伴关系,是不可能长久的,这点,汤姆也明白。最后汤姆同意离婚。
   
   
   他们离婚处理的相当得当,没有为财产的事纠纷,他在矿上工作,工资不错,有两套房子,分手时,一人一套,他们没有孩子,不存在孩子跟谁的问题,她的儿子自然跟她,那一套原来的小一点的出租的房子就归她。在结婚的这5年里,她也做了不少零工,赚了些钱,这套投资房就是她和汤姆共同投资的,现在分手了,投资也做不下去,房子归她,顺理成章。她没有同汤姆争在南柏斯的房子,那是一栋价值上百万的房子,她觉得是自己选择离开,而且那房子在她到柏斯之前汤姆已贷款购买,虽然在法律的概念上,她也有一份,但她认为只要拿一套小的房子,就已足够。汤姆也相当宽容,除了大房子外,该给的,也给了她。
   
   
   离婚后的前几个月,她觉得自由,身心也愉快,除了照看读大学的儿子,她也在中国城的商场工作,一周三天,特别是有着二周或一个月一次同阿琴、坎儿或艳芳及一些老乡华人朋友聚在一起的约会,生活也过得轻轻松松。但当儿子搬出后,她突然间对自己一个人生活感到害怕,她突然间觉得她需要什么,就在这秋天时刻,这郁闷烦愁就更加厉害。
   
   
   青坐在靠窗的茶几边,一手托着下巴,一边看着手机微信,一边心绪不宁,回想最近的经历,她琢磨不定自己到底陷入怎样的状态中,是否又在渴望着爱情?她想,这怎么可能?已年过中年,难道还会有爱情出现?窗外风雨交集,对面的小公园空空荡荡没有人影,几只不惧风雨的小鸟斜飞在树丛中,不断有被风雨横扫的树叶落在地上,有的飘在雨水中,有的在风中打旋,在濛濛的雨雾中,她整个人沉入凝思中,对不断出现的微信信息无动于衷,她盼着的,就只有一个微信,一个灯塔标志图像的微信的出现。
(2019/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