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城市游擊戰]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城市游擊戰

   

   看情況,城市戰爭的一個特殊形式 -- 城市游擊戰,會隨特首林鄭月娥的存在而不會終結。有她在位的一天,每週末的城市游擊戰便會存在一天。

   香港事態變化很快,城市游擊戰也只是這一兩個星期才孵化出來而已,而我相信,它會是此後勇武抗爭的常態。

   這個抗爭方式源自此前的大規模包圍警署和堵路。後者方式往往涉及起碼幾百人以上,而且因為和警察正面衝突,導致多人受傷和被捕。城市游擊戰的好處是容易籌劃,只要在網上聯繫到幾十人便可進行。這個方式很靈活,在堵路阻塞交通引來了警察驅散之後,抗爭者又可立即轉移到另一區作出同樣滋擾行動。到警察來,又可散到別處攛擾。只要有三四隊這樣的人,便可弄得警方非常被動和疲於奔命。

   筆者還留意到,這城市游擊戰並非純然烏合之眾的行動,而是有一定的組織性和協調性的。游擊戰怎樣游走,從哪區到哪區,是有人先行探路和指揮的。各隊之間有協調,有呼應,有支援。如果他們任何一小隊受到襲擊,一個電話或網上通信,其他小隊,甚而包括住在近鄰的網友,便可趕到支援。(聽說北角的福建幫從家鄉招來五十人,準備襲擊抗爭者。我勸他們還是忍住為好,因為你們五十人無論怎樣打得,也應付不了五千個市民。)

   城市游擊雖然導致交通阻塞,影響市民,但奇怪的是,有些直接受到影響的市民,仍然表示理解和諒解。這便是它的生命力所在,原因是林鄭政府和警方表現得太差了,差得讓人們覺得不可原諒,要原諒的反而是他們的對手。

   為了控制局勢,警方擴大了組織架構,召回一個退休的副處長,成為第三個副處長,處理特別職務。這任命於星期五匆匆宣佈,被任命者便立即投入工作,處理近期每週末都出現的群眾運動了。昨天星期六,便是這位副處長第一次顯露功夫的時機。就筆者所見,他的策略有新有舊。就舊的來說,依然是大量的施放催淚彈,這個我認為並不有效的驅散人群的工具。而且警察還變本加厲,在兩個地鐵站內放彈。地鐵站是密閉空間,據警方指引,是不准施放煙霧彈的,因為會產生‘煤氣室’的效果,但他們也不理照做了。經過一夜,受影響的地鐵站仍然散發刺鼻的氣味。此舉招來了居民的嚴厲批評。

   另一個副處長的新猷,是分配一些幹練警察,穿上黑衣混入示威人群中,伺機拉人。這一著其實不是什麼新的東西,我以前在其他場合便親眼見過,只不過在反送中示威中第一次登場而已。對於這點,筆者認為無可厚非,因為要擒獲暴亂的領頭人,是需要冒這個險。

   昨天(8月11日)的群眾亂事,其慘烈程度又是比以前升了級,而警察的粗暴性又比前者有過之而無不及。新人事,新作風,新策略,是否能阻遏城市游擊戰,仍待後觀,但筆者是持懷疑態度的,原因是反林鄭已經是全民運動的主體了,其範圍已超出修例事件。最容易、成本最低的解決這場風波、恢復香港秩序的方法,現在仍然是林鄭下台,否則香港仍會虛耗下去,不知到什麼地步。

(2019/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