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論「暴」]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論「暴」

   

   近一兩星期香港的暴力事件,從參與人數之多、涉及地區之廣泛、破壞程度之猛烈,都不能不說是亂。就這點來說,我們無論持什麼立場,都應予以承認。對於親港共的人來說,他們固然譴責之為亂,有些更把這升級為動亂。而對於反修例的人來說,筆者也認為毋須忌諱稱之為亂,因為每次都包圍警署、堵塞道路,達數小時之久,不是亂,甚而是暴亂,是什麼?

   筆者作為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同情者,當然是不同意這些亂事的。小規模、小地區的勇武行動,筆者可以接受,但是「遍地開花」的廣泛的暴亂事件,筆者卻認為不可取,因為被影響的都是一般的市民大眾。而且暴亂者提出的理由相當荒謬和不切實際。他們最常說的理由是,如果不把事情搞大,人們不關心。又說我們連性命也不要,你們作些微的犧牲算什麼。這是歪理。你們可以自己有理由選擇犧牲,但他人未必願意透過搗亂社會作意見表達。和理非的抗爭者,都是屬於後者。

   就那所謂「不合作運動」來說,其目的是阻礙地鐵開出,讓許多人不能上班或準時上班,變相罷工。它的邏輯也是,我們犧牲這樣大,你們遲一點上班,或一天半天不上班,就是有損失,也不大,就當八號風球交通停頓好了。這又是十分離地的思想。首先,現在在香港,地鐵是人們,特別是普羅大眾的主要交通工具,即使是上班時間坐車的,也不全是去工作的。他們有些可能約了醫生,有些可能去機場,有些可能探人,總之林林總總,不一而足。因此,搗亂者目的是阻人返工,可是不返工的也受到影響了。此外,香港許多人是自僱人士,例如裝修工人、清潔工人等,不開工便沒有收入。而且有些工作是一早,例如一個月前已經安排好的,一有阻滯便要重新安排。在地鐵內進行「不合作運動」的人顯然沒有理會這點,因此在事件中往往與趕車者發生衝突,失了民心。

   雖然筆者反對這些滋擾社會、暴力程度不同的行動,但卻不擬作太深入的追究,因為從因果的角度看,這些都是果,不是因。由於林鄭政府不理民眾的和平訴求,人們迫得用勇武的方式,而且力度愈來愈大,這不是很自然的嗎?值得指出的是,勇武份子雖然包圍警署、阻塞道路,但迄今為止,沒有主動打人,一些毆鬥場面都是出於自衛。他們也沒有搶掠商店。這是有人仍然不罵他們為暴徒的理由。

   筆者認為,我們分析香港現時的事態,不應只著眼於前線警民衝突中雙方的行為,事實上雙方都有過火的地方,要譴責的話,雙方都要受到譴責。我們也不應單方面指責抗爭人士對社會作出的滋擾。這不是關鍵所在,關鍵是:什麼引致所有這些社會損耗?這是因為林鄭政府錯判民意,而民意蜂起後,又不正面予以回應,致有今天的煩亂。說起來,現在在街頭對峙著的和受了傷的,都是無辜的受害人。

   前天(8月7日)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召開了一個「座談會」,出席者有香港的人代和政協,即中共的自己人,說要“打開天窗說亮話”。這個會透露出兩個信息,一是仍然要支持林鄭月娥,二是並非絕對不派出解放軍。這兩點,關於前一點,真是令人對「中國模式」的管治摸不著頭腦,林鄭管治的錯誤和能力的低下已暴露無遺,現今每天造成經濟損失有多大已經難以估計,而中共現在仍然堅持她主持大局,確不可思議。至於第二點,已經是沒有人信的破產說話,原因是大陸中高層官員在香港的資產多得很,一出解放軍,不說其他,光是樓價,起碼跌三成。他們會這樣做嗎?更不要提還有其他說不清的後果。

   筆者不懷疑中共「平暴止亂」的能力,即使不出軍隊,中共還有其他點子。不過,筆者也不懷疑的是,中共要粗暴地「平暴止亂」,它付出的代價將會是很大很大的。

(2019/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