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林鄭記者招待會]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林鄭記者招待會

   

   昨天(8月5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記者招待會,可稱令人大失所望。該天早上當政府公佈林鄭於上午十時見傳媒的時候,筆者曾有以下的假設:(一)林鄭宣佈辭職;(二)林鄭以委婉語氣講述當前局勢;或(三)林鄭以強硬語氣講述當前局勢。這其中第一點,可能性是不高的,因為若辭職,不需要透過一個記者招待會宣佈。不過,一個人懷著良好願望,總是值得原諒吧。

   記招會如時召開,林鄭偕同二司長和六個局長出席,三司中唯律政司不與焉。這也不太令人感到意外,因為律政司鄭若驊一向的表現是‘縮骨’,其意是凡有困難、給人詰問的場合她都避免出席,非常缺乏團隊精神。

   記招會分為兩部份,首先是林鄭講話,然後是接受記者提問。在她的講話中,提到兩點,一是詬責前一天有人在尖沙咀把旗杆上的中共國旗拉下拋到海裡,她說這是侮辱國家,觸動‘一國兩制’底線。二是對當前示威人士在全港各區的衝擊警署和堵塞道路的行為作出譴責,說這嚴重影響香港的社會和經濟。

   林鄭的講話,雖然不是殺氣騰騰,卻接近於筆者上文假設的第三項。若再深入細看一下,則這個記招會的主要目的是林鄭要向中央表忠心,因為有人把五星旗拋下海去。她雖然總是龜縮,行動秘而不宣,不見人,但‘侮辱’國旗一事她不能不出來說話,因為她現在非常需要中共,特別是習總的支持。

   記者會後的問題,例如問她為什麼不辭職、不徇眾要求採用‘撤回’一詞,她都避重就輕帶過了。她還回敬了一招,說現在的問題已不是或已經超過了反修例的訴求了,意味有人要搗亂香港,要‘光復’,要‘革命’,這都與她無關。同時這時她面上露出悻悻然的神色,大有要把問問題的記者撕碎的味道。

   記招會便這樣結束。完了之後,我的一個朋友向我大罵林鄭,說她沒有急人所急。我這朋友屬建制派,平常都為林鄭和政府講好話,現在他都覺得林鄭是在講廢話。香港已經接近陸沉,比日本佔領香港時期為差。日佔時期,還有安定的日子。今天的香港,示威者佔領街道無日無之,人們不堪其擾,可是林鄭煞有介事的召開一個記者會,只是空談一番。同時因為她的說話又再惹起民憤,使警民衝突更加激烈,真是弄巧反拙。

   林鄭在記者會的開場白,有許多其實可以應用到她身上。她說暴力示威者“押上700多萬人的穩定生活,及香港的未來作賭注。”又說:“現時經濟及民生已出現問題,市民生計及飯碗都會受影響,社會變得不安全不穩定,都並非在短時間可重新建立。、、、、.「玉石俱焚」的做法,會將香港推上不歸路。”這些說話也可以是香港人說給她聽的。現在香港只有一條路,輕而易舉,便是她下台,否則香港真是「玉石俱焚」,走上「不歸路」。

(2019/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