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臺律師人權界聲援為法輪功辯護六律師]
滕彪文集
·再审甘锦华 生死仍成谜
·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星星——为六四而作
·I Cannot Give Up: Record of a "Kidnapping"
·Political Legitimacy and Charter 08
·六四短信
·倡议“5•10”作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谁是敌人——回"新浪网友"
·为逯军喝彩
·赠晓波
·正义的运动场——邓玉娇案二人谈
·这六年,公盟做了什么?
·公盟不死
·我们不怕/Elena Milashina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AB的故事
·陈克贵家属关于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的声明
·这个时代最优异的死刑辩词/茉莉
·自救的力量
·不只是问问而已
·The use of Citizens Documentary in Chines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行政强制法起草至今23年未通过
·Rights Defence Movement Online and Offline
·遭遇中国司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臺律師人權界聲援為法輪功辯護六律師

   臺律師人權界聲援為法輪功辯護六律師
   
   【人民報消息】臺灣著名人權律師、臺北市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與人權組織等六個團體代表,首度為聲援中國北京六名律師的律師權利聯合召開記者會。記者會中五名律師及教授代表譴責中共政權違反國際人權公約,非法迫害在中國首度替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滕彪、李和平等六位北京律師。
   
   大紀元記者楊加5月5日臺北報導,蔡彪們並於會中簽署一公開信,致函給包括“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人權觀察”、“國際特赦”在內的九個國際知名的人權組織,促請這些組織譴責中共政權對律師的暴行,並請他們要求將在2008年舉辦北京奧運的中共立即改善人權狀況,監督中共政權是否能夠履行人權承諾。該公開信副本將同時寄送胡錦濤和國際奧委會。出席的代表們並一致認為,臺灣處於法治領先的地位,應協助中國大陸走向法治民主的社會。


   
   2007年4月27日上午,北京六位代理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於在河北省石家莊中級法院法庭,為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三人做無罪辯護。這是外界第一次聽到中國能夠有多名律師,集體的衝破中共高壓,在法庭公開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當時參加旁聽的滕彪想與其他律師一起退場時,遭到法警當眾圍毆。
   
   中國律師是“玩命”的工作
   
   在聲援會的現場,人權法律協會律師朱婉琪首先表示,中國在中共統治下一直把律師當作“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南方某個公安機構的“敵情通報”竟然寫著“北京的律師來了”,由此可見,中共對律師的社會功能是相當具有敵意的,換句話說律師如果要秉持良心在中國執業,那他從事的是良心事業,也是危險行業。
   
   朱婉琪進一步指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八年中,法輪功被當作嚴打整治、鬥爭的對象,並且在一開始就下令各級法院要嚴苛處理法輪功問題、不准替法輪功辯護,也沒有人要替法輪功辯護,經過法輪功學員長期的奔走努力,中共受到龐大的壓力,在2001-200 3年之間法輪功得到所謂“有罪辯護”,只能從“有罪辯護”開始爭取刑責的遞減。
   
   某個中國律師透過電話跟朱婉琪說,“這已經不錯了,沒有人要替法輪功辯護,因為是‘玩命’的工作”。
   
   還有中國民運人士對她說,大陸現在“不是法治”也“不是人治”,是“鬼治”。朱婉琪說,鬼也有人的外型,做的卻不是人做的事情,中共在二十一世紀還在中國各地搞人間煉獄,在中國的律師要想盡辦法做到兩件事情,保護當事人權益與保護自己的小命,其痛苦的程度和付出的心血是外界的律師想像不到的。
   
   朱婉琪特別提到,法輪功團體在全球三十多個國家,五十多個控告江澤民及廿多個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因為被視為“高度敏感”,有“政治壓力”的案子,也就考驗了國際社會對法治的尊重及,各國是不是“依法而治”的現實。她說,包括她本人在內,至少有50個以上在海外從事法輪功人權律師,在中共使領館的海外陰謀操作下,遭到不同程度的干擾或騷擾。
   
   
   
   臺灣律師界與人權界等多個團體代表五日聯合召開記者會,聲援在中國替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六位北京律師。(唐賓攝影/大紀元)
   
   
   
   給國際人權團體的公開信內容。(唐賓攝影/大紀元)
   六律師率先給中共上人權與法治課
   
   “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代表黃默教授說,律師是為了爭取人權,為了法治,應負有正義感的,有膽識的,而且是為弱勢族群爭取權利的,多少年來,也有中國的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但這次北京的六位律師聯合起來爭取公開審判這樣的權利,看來是一個新的變化,他們在法庭上義正辭言的無罪辨護,展現律師專業的風範。他認為,這一定可以成為先例,尤其是給中共政權上了人權與法治的一課。
   
   黃默指出,這次臺灣的聲援活動是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因為同時有這麼多的律師與團體、個人公開的支持,光明正大的支持。在臺灣有很多專業團體因為政治理想,不願公開支持中國大陸民眾抵制中共的不人權活動,基於基本人權是普世價值來看,是不能有這樣的心態。
   
   他認為,臺灣受中共的威脅,聲援中國大陸的人權活動,應該義不容辭,這也能幫助臺灣的國際生存的發展。他希望媒體能做比較深入報導,不管報紙、刊物或電視的報導,應該要深入的探討一些比較基礎性的問題。
   
   
   
   “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代表黃默教授。(唐賓攝影/大紀元)
   臺灣法治進步願協助中國法治民主的建立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簡稱AI)臺灣總會理事長李勝雄律師表示,已經報告在倫敦的總部,發動各國的AI聲援這次的活動。李勝雄說,中共政權對臺灣是有敵意的,但是中國十三億人民是我們要關心的,臺灣自己的人權進步了,也要關心鄰近國家的人權。
   
   他說,中共是殘暴的政權。他對六名律師致以高度敬意,律師如果不是保障人權、追求正義,那做律師就沒有意義了。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簡稱AI)臺灣總會理事長李勝雄律師(唐賓攝影/大紀元)
   
   
   
   臺北市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高湧誠。(唐賓攝影/大紀元)
   社團法人司法改革會林峰正律師說,律師替被告做無罪辯護是原則,在中國可以認為幫被告作“無罪辯護”是很大的進步,這很令他詫異。他認為中國的狀況,比他想的最壞的狀況,還要更壞。
   
   他說,很慶幸臺灣經過解嚴之後的努力,才走到今天的境界,近日自由之家評比臺灣是亞洲言論自由第一的國家。臺灣過去受過很多幫忙,願意開始幫助別人,尤其是從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幫起,這也是臺灣人權界、律師界與全體國民要共同努力的方向。
   
   臺北市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高湧誠指出,在中國律師連自己的基本人權都無法保護,可以看出中國大陸的憲法與律師法不是規範的問題,而是整個文化執行面的問題。
   
   高湧誠說,臺灣的法治思想深受歐美影響,臺灣法治的進步至少領先中國大陸二、三十年,臺灣會持續進步也應該要領導中國大陸的律師與民眾的法治概念。他強調,如果現在中國的十二萬名律師與以後更多的律師也願意站出來,就會知道什麼叫做“國家的法治文化”,而當法治文化成熟時,像今天這樣的執政權迫害基本人權就不會發生。
   
   
   
   鄭楠榕基金會董事長邱晃泉律師。(唐賓攝影/大紀元)
   鄭楠榕基金會董事長邱晃泉律師說中共在法庭上的表現很令他驚訝,他批評,中共這樣的政權沒有資格辦奧運,一個赤裸裸的、完全違反正當程序原則的法庭,這樣的政權要辦奧運,文明國家應該要深思去參加奧運對中共在人權方面有什麼改善?對中國人有什麼幫助?如果沒有幫助,反而讓中共趁機粉飾醜陋,事實上還助長中共這個不正義的政權。
   
   他認為,去參加奧運重視人權的文明國家也該出來聲援這些律師,為被告講幾句公道話。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5/5/44219b.html
(2019/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