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胡志伟文集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紀念胡宗南將軍逝世四十四週年兼斥張戎之謬論——
   【按:今年是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五十七週年、徐枕逝世二週年,作者從篋中尋出2006年撰寫之兩萬言長文重刊,藉以寄託無限的追思與懷念。】
   饒舌的烏鴉無損於胡將軍的一世英名
   有一個旅英的中共高幹子女張戎,十三年前訪問台灣,為她計劃撰寫的《毛澤東傳》造勢,她對新聞界人士聲稱,此書「將包容各種說法後為毛下定論」。十三年過去了,英語世界的讀者見到一本數黑論黃、目食耳視的《毛——不為人知的故事》,通覽全書,人們只見到一連串東拉西扯、雜亂無章的不經之談,難怪西方著名的漢學家、史學家黎安友、林培樂、紀思道、史景遷、伯恩斯坦等紛紛撰文嗤之以鼻,前者稱哈列迪、張戎夫婦為「一對饒舌的烏鴉」,後者直指此書「對當代中國研究是一大禍害」。
   必須承認,張戎將傳記作品寫成傳奇故事,確實滿足了西方國家讀者的獵奇、窺秘心理,她使用史料極不誠實反而使銷量驚人,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她把抗日英雄胡宗南寫成「黃埔出身的紅色代理人」「中共潛伏在國民政府中的間諜」。

   人們不能要求一個流行小說作者昇華為一名嚴謹的歷史學家,但當她撰寫真名實姓的傳記作品時,是容不得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張戎使用史料《民國胡上將宗南年譜》時,斷章取義,將「有人疑公與軍校衛兵司令胡公冕過從頗密,疑其加入共黨」一句改為「大家都認為他是共產黨」,而不將上下文交代清楚:「當公(胡)簽名發起(組織孫文主義學會)時,到政治部公告處簽名者,皆為共產黨通告(詆毀國父)之列名份子」;年譜上「賀衷寒辭而闢之」,則塗改為「這時賀衷寒等有影響力的人物為胡宗南說話,加上胡又發起組織了反共的孫文主義學會,他就沒有被當作共產黨人對待」,也絕口不提共產黨員名單上根本沒有胡宗南,而當時共產黨是公開活動的,並無秘密黨員之設。
   周恩來在武漢、重慶經常向民眾演說,指責胡宗南擁重兵不抗日,毛澤東一九四三年七月十二日撰文〈質問國民黨〉,稱胡宗南丟棄河防不抗日專事反共。此後六十多年,汗牛充棟的中共黨史、大中學校教科書、史論都喋喋不休喧染胡宗南擁一百萬重兵不打日寇。本文首先要澄清胡宗南投身國民革命卅九年中,究竟何時在何地擁有過一百萬重兵:
   一九三四年胡宗南率第一師駐甘肅,麾下轄四個旅,計十二個團。
   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漢撤守,率十七軍團回駐關中時,僅剩第一、第七十八師的殘兵七八千人。經淞滬、武漢會戰失利,凡殘破軍旅多被遣赴關中整編訓練,然後撥赴其他戰區,亦即俗諺所曰:「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如果將前後十一年在陝南整訓的壯丁、游勇全部加起來,或許還不止一百萬,他們在全國十二個戰區殺敵報國,構成了抗戰八年傷亡將士三百廿一萬人的核心,那又怎能說胡將軍不抗日?何況,一面整軍,一面作戰,非常人所能負擔。
   一九三九年為增加兵力拱衛陪都,奉軍委會准在豫皖蘇北招募壯丁成立四個師。
   一九四一年,從東戰場調陝整補督訓之部隊加上原有四個軍,共達十二個軍。
   一九四五年一月出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共統率四個集團十六個軍,計四十二個師五個特種兵團,合共四十五萬官兵,已達頂峰。然而這些部隊並非全部駐守黃河防線。例如:
   一九四四年九月,日寇十五萬人分三路進犯柳州、桂林,胡將軍奉軍委會電令,調遣卅六軍軍長鍾松率部赴渝,旋又派劉安祺率五十七軍空運桂林。
   同年春,謝義鋒之新二軍、徐汝誠之新四十六師、葉成之暫編五十八師及李禹祥之預七師隨朱紹良入新疆。十一月俄帝勾結哈薩克族發動伊寧叛亂,預七師與新二軍在冰雪中與俄帝裝甲部隊苦戰十一個月,軍民傷亡三萬多,包括高級將領陣亡十員。
   一九四五年春,奉命挑選精銳支援西南,分三期空運官兵五萬五千八百四十人,時由美軍醫官逐名體檢,極為嚴格,故胡部精兵已去其大半。而遣出之部隊再也不會歸建,如: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三日日本宣布投降前,命令陳綏民等指揮傘兵部隊空降北平佈告安民,使中共搶先進入古都之陰謀難以得逞;日本投降後,奉中央命令派李文率十六軍兩個師赴天津歸十一戰區孫連仲指揮,其後十六軍轉戰張家口懷來等地,成了華北主力部隊,一九四八年春劃歸傅作義的華北剿匪總部。
   一九四五年十月,奉令調三個軍增援豫西剿匪,收復登封後十五軍劃入劉峙的第五戰區序列。
   一九四六年四月,因馬歇爾調停,國軍單方面縮編,第一戰區裁撤廿六個步兵團,資遣回籍官兵計兩萬七千五百餘人,剩下十個整編師,總兵力為廿五萬六千人,十月初又將三個師和八個旅撥歸鄭州綏靖公署直接指揮。故一戰區兵力減少了百份之四十,不足十六萬人矣。
   所以,張戎說「毛澤東在陝北只留下兩萬來部隊,不到胡宗南廿五萬大軍的十份之一」這是彌天大謊。事實是:國軍攻擊延安的部隊僅十二個旅共計八萬四千人;然而共軍在陝北的正規部隊卻有十六個旅和一個騎兵師共六萬人,共方從晉西調回王震部兩個旅、陳賡部四個旅、賀龍部三個旅與訓練成熟的民兵後,合計十六萬人。
   一九四七年七月奉蔣公電令,抽調十個團增援徐州。
   一九四八年一月底奉國防部令,派第五兵團司令官裴昌會率四個旅增援許昌前線。
   二月初,又奉國防部命令,派董釗率三支最精銳部隊——第一、第卅六、第七十六整編師兼程南下豫東圍剿陳毅部共軍。
   同年九月,共軍猛攻太原,又奉令抽調整編第十師之八十三旅分由西安、榆林空運太原;十月又抽整卅師之四個團由西安空運太原。翌年四月太原淪陷,這兩支勁旅全部犧牲在太原城下,未聞有生還者。
   綜合上述,抗戰八年陝西已成支援華北、西北各戰場的基地與幹部培訓所,然胡宗南始終指揮兩個軍在敵後的中條山與晉東南作戰;抗戰勝利後,胡宗南麾下部隊,范漢傑兵團到東北,李文兵團在華北,胡長青軍在東南,陳金城軍在山東,鍾松的卅六軍在晉東南,李鐵軍楊德亮兵團在甘肅,陶峙岳兵團在新疆。當時雖號稱百萬之眾,實質留守關中者,不過第一軍與第廿九軍而已;在山西危急時,有一個整編旅與四個團赴援犧牲殆盡。到一九四九年戰局急轉直下,他奉命拱衛中樞,由秦嶺日行百里馳援重慶成都,沿途遭四川叛軍鄧錫侯、劉文輝部伏擊,羅廣文、郭汝瑰也倒戈,在腹背受敵逆境下,從陝南出發的十萬大軍(當時部隊番號雖多,但兵額甚缺,若干個軍僅有軍部番號)趕到成都僅剩六萬人。他率部與十倍共軍浴血苦戰,死守成都近郊,爭奪新津機場三進三出,到保護蔣公安全登機時,僅餘五百官兵向西昌轉進。所以,張戎所述「胡宗南毀掉了陝北的軍隊,蔣介石居然允許他把別處的部隊也調去陝北,讓毛澤東吃掉」「華東一些重大損失就是兵力西移的直接後果」「胡宗南說服蔣介石不斷向他的戰場增兵」純係捏造。
   胡宗南「擁兵百萬不抗日」嗎?請看以下事實:
   一九三七年八月卅日奉蔣公命令率第一軍由徐州出發投入淞滬抗戰,在毫無工事掩蔽之下,遭日寇炮兵與空軍濫炸,寸土必爭,血戰寶山、羅店、劉行、大場,胡將軍日夜在戰場指揮撫巡,十六個團苦戰三月餘,官兵以血肉之軀與敵搏擊,團營長以上傷亡百餘人,連排長幾無倖存者。事後前敵總指揮白崇禧向第三戰區司令長官何應欽報告有云:「桂軍十個師只打了一天,只有第一軍能打,該軍兩個師陣地始終屹立不動」。
   一九三八年奉蔣公電令率第一軍增援豫東蘭封戰場,擊潰日寇第十四師團,敵酋土肥原賢二這個九.一八事變的禍首遂被解除軍職。是役胡將軍與六十一師師長鍾松榮獲干城甲種獎章。
   同年八月下旬日寇華中派遣軍進犯臨時首都武漢,胡將軍奉命增援信陽,在羅山城下殲敵五千餘,挫敵兇燄。
   抗戰八年,他率部鎮守關中,確保潼關,使日寇不敢以一兵一卒渡過黃河,關中盆地乃安然無恙。保衛陝西才能拱衛四川,故其功績之偉,昭昭在人耳目。一九四四年冬,日軍主力進襲貴州,陪都重慶震動,日方透過外交途徑以優厚條件誘國府議和,當時戰局危殆,高層軍政人員多數動搖,唯蔣公力排眾議,堅主抗戰到底,對眾高官云:「你們若要與敵人談和,我一人單獨到西北去與我的學生胡宗南繼續抗戰到底」,由此可見蔣公的不屈人格以及胡將軍的抗日意志。即使從熊向暉回憶錄中一九四三年熊在西安七賢莊八路軍辦事處同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周恩來的一席密談內容,也可看出胡將軍的抗日決心:
   周問:胡宗南反共堅決不堅決?
   熊答:他反對降日,痛恨汪精衛之流,仍常函候(軟禁中的)張學良……他要我起草精神講話,著重要求做革命軍人,鼓舞抗日鬥志,強調民族氣節,反對貪汙腐化,反共調子不突出……他在軍事上仍把「東禦日寇」放在第一位,「北制共匪」放在第二位。
   一九四四年春,日軍為迅速解決中國戰場,在河南集結重兵發起中原會戰,以數百輛裝甲車攻陷洛陽,再出動兩個山地師團進逼潼關、窺視漢中。胡將軍奉令出動三個軍在潼關以東靈寶地區與日寇激戰十餘日,他親至潼關華陰指揮,收復靈寶、虢鎮兩地,確保潼關,穩定關中,粉碎了日寇日軍進佔大西北之迷夢。靈寶之戰關係中國後期抗戰局勢,並影響整個太平洋戰爭。當時美軍在太平洋逐島攻擊,正陷於苦戰,日寇若進佔關中,則國軍可能全線瓦解,日方可在中國戰場抽調大批部隊(在華日軍有一百萬人)增援太平洋戰場,如是則整個太平洋戰局將為之改觀,日本投降將遙遙無期。為此,胡宗南部付出了慘重代價,上校副師長王劍岳陣亡,連負屍後撤的勤務兵都被擊斃。由於日軍進犯河洛多次均不得逞,當時日本報紙稱胡宗南部是「皇軍最難纏的敵人」。
   日軍敗於靈寶後,同年冬在西南集結重兵進犯貴州,西南各戰區因連年苦戰,精疲力竭,預備部隊消耗殆盡。獨山失守後,日軍進逼貴陽,陪都震動。中央乃調胡部劉安麒胡長青兩個精銳軍增援雲貴,由中美兩國運輸機兩百餘架晝夜不停搶運,成為中國抗戰史上最大規模之空運。這兩個軍力戰奪回獨山,扭轉戰局,確保貴陽,穩定了大西南局勢。這一戰是日寇在中國戰區的最後一次大規模攻擊,也是國軍扭轉乾坤的一戰,半年後日本終於投降。
   一九四五年四月,日寇垂死掙扎,出五個師團七萬餘人分別向南陽、老河口、襄樊、西峽口進犯。胡將軍奉命出動五個師增援五戰區,血戰八晝夜收復官道口、西峽口等十餘城鎮。其後鏖戰至八月八日,距日本無條件投降僅三日。
   胡將軍創建的王曲軍官學校,戰時培養出軍官39193人。這批青年軍官在抗日、戡亂戰事中多數血灑疆場為國捐軀,倖存且隨政府赴台者,仍然健在的大約有千餘人。這個番號第七的中央軍校分校,是我國戰時組織最完善、規模最宏大的軍事學府,還為韓國獨立復國運動栽培了一千多名韓藉軍事幹部,一九三九年日軍上海派遣軍司令官白川義則被炸斃,就是七分校內韓國光復軍的傑作,整個刺殺行動受到胡宗南將軍鼎力支持,所有爆炸器材裝備均由他批准提供。光復軍湧現的人才日後為韓國獨立作出了巨大貢獻,例如韓國前總統朴正熙、國務總理李範奭、韓國臨時政府主席金九以及若干國防部長、情報部長、三軍高級將領盡皆出自七分校的光復軍成員。為了感念胡宗南將軍對韓國獨立建國運動的傑出貢獻,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大韓民國慶祝第五十四屆光復節時,總統金大中特頒該國最高勛章——建國勛章予已故的胡宗南將軍,儀式盛大隆重,由胡將軍哲嗣胡為真博士接受。這一殊榮由廿多名韓國學術地位崇高的教授與學者經長期查證、考核後投票決定,勛章證書有金鍾泌總理與金大中總統的簽字。由此事可見外國人尚且知恩圖報不忘胡宗南將軍對國際反法西斯戰爭的傑出功勛,然而中國人竟有不肖子孫恣意竄改歷史,妄口巴舌誣衊胡將軍,真是令人髮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