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二十国峰会针尖对麦芒 暴风骤雨的掌声、欢呼声为谁响起?]
张杰博闻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十国峰会针尖对麦芒 暴风骤雨的掌声、欢呼声为谁响起?

   二十国峰会针尖对麦芒 暴风骤雨的掌声、欢呼声为谁响起?

   
   6月20日-21日,习近平出访朝鲜,见小弟金正恩。毕竟金正恩来拜码头四次,不回访,不合江湖道义。加之,习近平近来是百事不顺,中美贸易战谈掰,找知心大哥普京撑腰,狡诈的北极熊只愿坐山观虎斗。眼看大阪二十国峰会在即,习近平又要面对难缠的川普老头,需要一次出访为自己疗伤、壮胆。
   
   习近平在朝鲜很享受,感受到了帝王之尊,25万市民在道路两旁欢迎,掌声、欢呼声响彻云霄。习近平和彭丽媛在金正恩和李雪主陪同下,在平壤“五一”体育场观看了10万名学生和文艺工作者联袂献艺大型团体操和新版《阿里郎》“辉煌的祖国”。有人说,朝鲜的《阿里郎》不能看,中共很多领导人都是在看了《阿里郎》,回国后仕途就郎里个郎,郎里个郎了,如华国锋回国不久就被邓小平逼宫退位。据说周永康在秦城监狱最后悔的事就是到朝鲜看了《阿里郎》,否则不会这么惨。


   
   极权主义国家盛产掌声、欢呼声,独裁者对掌声、欢呼声也情有独钟。苏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罗马利亚、以及伊拉克和利比亚。只要领导人出现在公共场合,民众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那家伙,掌声如潮,无休无止,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为什么极权国家离不开掌声、欢呼声呢?我的看法是,一是愚昧,民众对领袖盲目崇拜。这掌声、欢呼声虽然荒唐,但民众还是真诚的。如文革期间,民众对毛泽东疯狂崇拜。毛主席的话儿句句听”,“毛主席指示我照办”,“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海市市长柯庆施说:“对主席就是要迷信”,“我们相信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二是恐惧。苏联作家爱伦堡在回忆录《人•岁月•生活》中记载,1935年在克里姆林宫召开“开展斯达汉诺夫运动”大会,会议结束时,人们对斯大林一再鼓掌,“当掌声逐渐平息下去的时候,有人高喊了一声:‘伟大的斯大林,乌拉!’于是一切又从头开始。最后大家落座,这时又响起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光荣属于斯大林!’大家又跳起来鼓掌”。在这样的会场上,没有人敢于先停止鼓掌和欢呼,人们是靠着一种动物一样的感觉本能逐渐地停止鼓掌的,这种本能往往还会被打断。不是因为人们单纯地崇拜斯大林,而是此时处在大清洗前夜,会场上的人活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强烈的恐惧中。三是独裁者需要掌声、欢呼声来证明自己掌握着权力。独立学者荣剑先生认为,正因为人民的掌声、欢呼声代表着对权力统治的认可,所以,独裁者们都认为人民的掌声、欢呼声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所以,他们愿意长时间地迷醉于人民的掌声中,在人民的掌声中日益具有无比的自信。掌声成了最大的政治,掌声有了非凡的意义。
   
   作家袁凌先生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工作,他对地摊上买到的《齐奥塞斯库选集1974-1980》一书,进行分析统计,认为根据每次鼓掌的热烈程度、时间长度,是否伴随欢呼、起立,欢呼的内容,肢体动作,以致会场气氛、鼓掌者的情绪活跃度等,由低到高,掌声、欢呼声分为十七个等级,如鼓掌;热烈鼓掌;长时间鼓掌;长时间热烈鼓掌;鼓掌,欢呼;热烈鼓掌,欢呼;热烈鼓掌,全场起立,欢呼;长时间热烈鼓掌;热烈鼓掌,欢呼;全场起立,高呼等。《炎黄春秋》载文披露,齐奥塞斯库在位时期每次举行大会,罗马尼亚官方都组织一批保安部队成员坐在会场的头七、八排。齐奥塞斯库讲话时,隔两三分钟这些“政治拉拉队”就站起来鼓掌、叫好。出席大会的其他人也不得不站起来鼓掌。齐奥塞斯库每讲一次话,大家不得不站起几十次。谁又敢于坐着不追随这些保安部队人员呢?正是这种精心安排,每到齐奥塞斯库讲话结束,会场总是淹没在掌声和欢呼的狂风骤雨之中,会议也就此胜利落幕,对外宣布为一次团结的、圆满的、成功的大会。没有了群众的掌声和欢呼,会议就好像缺乏一个完美的结尾。
   
   但有时掌声、欢呼声也让人民领袖们很尴尬、很难堪。此话从何说起?1973年8月24日晚,中共十大在北京开幕。当周恩来、王洪文讲完话,毛泽东宣布:散会。那时,毛已进入生命尾声,步履艰难,气喘吁吁。毛宣布散会后,代表们鼓掌、欢呼。毛想站起来离开,但两腿抖得厉害,站不起来。台下代表不知道啊,见毛主席不走,哎呀,妈呀,这主席太爱人民了,俺们更不能走啊,于是更加疯狂地鼓掌、欢呼。但毛已经不可能再站起来了,但又不能让代表们知道神一样的领袖已经病入膏肓。这不尴尬了,毛想走走不了,代表们见毛不走,当然更不会走。掌声、欢呼声像潮水一浪高过一浪。毛只好向代表们说:“你们不走,我也不好走。”此时,周恩来急中生智对代表们说:“毛主席要目送大家退场。”这算才解了围。
   
   罗马利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同样痴迷着掌声、欢呼声,在他眼中,整个罗马尼亚沐浴在他的光辉之下,他就是罗马利亚的救世主。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罗马尼亚早已经经济凋敝,民怨沸腾了。对现实的漠视和在掌声、欢呼声中培养出来的自信心,使齐奥塞斯库要求全民勒紧裤带过苦日子。但谁能想到,1989年12月21日上午,齐奥塞斯库总统和夫人伊丽娜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阳台上,10万人的掌声、欢呼声像潮水一般向他们涌来,齐奥塞斯库感到很满足。他站在阳台往远处望 那无边无际人海茫茫 他站在阳台上向下望 万众在对他声声唱。他情绪激动地说:“要坚决打退外国敌对势力的干涉和梯米苏拉流氓集团的动乱。”他不时提高声调,挥舞手臂,将演讲带入高潮。突然,广场某个角落喊出了一声:“打倒齐奥塞斯库!”,口号声像一道闪电划过寂静的夜空,人们惊呆了。齐奥塞斯库刚举起的右手,在空中停住了。沸腾的广场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了。已经响彻了二十多年的掌声、欢呼声戛然而止。人民领袖瞬间变成了人民公敌,伟大的救世主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在庆祝齐奥塞斯库六十寿辰的大会上,他曾经自信满满地说,如果让他回到五十年前的状态,一切从头开始,他会毫不犹豫地走同一条道路。他的话赢得长时间地鼓掌、热烈鼓掌、欢呼和高呼。但一语成谶,他不仅没有“上山打游击”的可能,而且潮水一样的掌声和欢呼声变成了冰冷的子弹。齐奥塞斯库很难理解,同样在台下的一群人,怎么变化这样大呢?
   刚刚过完六十六岁生日的习近平,十九大时也曾雄心勃勃,也曾想让掌声、欢呼声响彻二十年,甚至直到他生命的终结。但事与愿违,中美贸易战爆发和经济一蹶不振,党内非议不断。面对内忧外患的困境,他也像齐奥塞斯库一样呼吁老百姓与他共克时艰和新长征,但他形单影只。习近平不愿将自己与齐奥塞斯库的结局进行比较。他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的小弟金正恩,如此年轻就嗜杀成性,就敢挑战川普大爷,就敢明文规定“白头山血统”——金家王朝的世袭制。没有任何掩饰,一切都赤裸裸,人民要么服从,要么死亡,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后生可畏啊,不像他在中国还得把想法遮着,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掩盖他的真实想法。小弟金正恩就直截了当在《十大原则》中用“主体革命伟业”替代了“共产主义伟业”等,将统治理念从“金日成主义”变更为“金日成和金正日主义”,并将自己与他们列为同级,重点强调金家王朝世袭的正当性。看来自己还不够狠,他的恩师毛泽东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就批示“南京杀人太少,应在南京多杀”。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在极权主义国家,人民通过掌声、欢呼声向独裁者表达忠诚,以免于无妄之灾;独裁者通过掌声、欢呼声感受自己的存在和权力的快感。掌声、欢呼声是一条绳索将独裁者和人民捆绑在一起,独裁者奴役着人民,人民承受着奴役。独裁者和人民都在虐待和受虐中一起走向自我毁灭。但诡异的是,在暴风骤雨般掌声、欢呼声中,无数的独裁者的结局都郎里个郎,郎里个郎,无论是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齐奥塞斯库、毛泽东。二战结束后,丘吉尔就被人民赶下了台。在一次会见中,斯大林嘲笑丘吉尔说:“你为你的人民打赢了战争,但你的人民却罢免了你。”丘吉尔很平静地说:“我之所以打仗,保护的就是人民罢免我的权利。”在掌声、欢呼声的海洋中的习近平感到了一丝寒意,最终没敢签《中朝联合公报》,莫非他也怕郎里个郎,郎里个郎?
(2019/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