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胡志伟文集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官商勾結掠奪台資企業的十二招式
   美國堪薩斯大學化學博士高為邦先生十五年前投資中國大陸,在京郊廊坊設立為邦複合材料有限公司,聘請國務院國土資源部礦產開發管理司司長曾紹金之子曾念慶打理。不料對方偽造簽字、勾結銀行職員非法貸款,又以貸款私下設立工廠,製造同樣產品,更伙同壞人在春節年假期間將為邦公司洗劫一空。案發後,地方政府非但不立案追查劫案,反而運用公權力協助罪犯,迫使公司停工歇業。這個高幹子弟曾念慶用不法手段撈獲第一桶金以後,竟去當地法院控告高為邦欠他一百十幾萬人民幣,法院判決苦主高為邦賠償罪犯一百二十萬。高為邦找曾紹金討公道,對方扮矇,其妻則公然執掌兒子以犯罪手法攫取的企業,最後由政府縱放他移民加拿大,在多倫多開設公司,營銷同類產品。
   
   十五年來,高為邦先生先後由友人引見了中共中央台辦主任楊斯德、海協會副秘書長劉剛奇、國台辦主任陳雲林,還由美國勞工部部長趙小蘭之父、交通大學全球校友會會長趙錫成引見「國師」顧毓琇,親筆致函其高足江澤民。然而,這一切努力都毫無反應。在萬般無奈之下,高博士組織了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以古稀高齡僕僕風塵奔走於海峽兩岸,屢敗屢戰,誓為受害台商討回公道。高博士說,據國台辦公佈的統計數字,自2000年至2010年,台灣在大陸投資被劫奪者有兩萬八千二百一十五宗,實際上更多的受害者敢怒而不敢言,光是破產後流落在大陸的「台流」就多達數萬人,所以實際受害的台商不少於八萬人,這還不包括黑白勾結(如千島湖事件)戕害台商以及滅門血案在內。
   

   高博士指出,台商在大陸所遇到的欺詐、掠奪,大致可分為十二種陷阱:
   
   一、不履行承諾,洗錢入袋。一九九一年台商蔡高德赴美考察航空工業,鄧小平的牌友楊小燕遊說他去中國投資。楊陪蔡去北京,會見了中共政治局委員丁關根和經貿部副部長李嵐清。丁建議蔡設廠生產動力自行車,電子機械工業部部長何光遠證實該項目是「八五」計劃中的項目,要蔡把工廠設在北京。翌年北京外經委正式批准蔡在北京開設詮通機械有限公司,獨資生產助力自行車,江澤民親口允諾解決困難。1995年蔡投資一千萬美元,蓋了七千平方米廠房,安裝近五百套設備,又重金禮聘十幾位高級工程師。想不到,助力自行車出廠後拿不到牌照。蔡先後三次致函江總書記,都石沉大海。市長賈慶林讓國台辦告訴蔡:北京市禁止電動助力車行駛。原來,北京市府與中央朝令夕改,卻不肯賠償台商損失。蔡高德為了養活員工,就按李嵐清的建議進口一批廢鋼鐵,詎料當局衹准在北京賣,不准推銷到外地,而北京根本沒有市場;後來他又投資遊樂場,也賠了二百萬美元。最後痛定思痛退出大陸市場,辭退員工,將廠房交給司機看管,沒想到司機高慶華從香港人經理手中騙取印鑑 ,霸佔了蔡在北京的全部產業。香港經理愧疚不已自殺了。
   
   二、不履行合約,侵佔台商財產。1996年,台灣的經營之神王永慶與福建省電力部門簽約,在漳州投資興建六十萬千瓦的火力發電廠,合約規定發電量由共方包乾,每度電五角。三年後,第一台機組開始發電,共方卻以福建省經濟未如預期為由,拒絕履行合約,衹肯按六折購電,即只付三角,導致漳州電廠嚴重虧損。為了救亡,王永慶將台塑集團的員工獎金降低兩成,挪出七十億元去支援漳州電廠。不久,北京市政府撥地150畝邀請王永慶開辦北京長庚醫院。中共奧委會憑藉王永慶的計劃書向國際奧委會保證2008年北京將有最先進的醫療設施與醫護人才為選手服務,這才拿到了奧運主辦權。北京各大醫院恐怕長庚開辦後無法競爭,乃向市府施壓,市府要求王永慶與共方合資,王不同意,計劃就胎死腹中。北京市府空手套白狼,憑藉王永慶的建築圖紙與計劃書,蓋起了新醫院,王永慶又吃了一次虧。
   
   三、踐踏法律 故弄玄虛。1994年台商孫立中姐弟在上海松江縣九亭鎮買了兩千七百畝地,法定擁有五十年的土地使用權,設廠生產台灣肉粽。由於價廉物美,上海有六個專賣店,生意越來越好。八年後,突然收到鎮政府的拆房公告,要徵收土地,事因某公司欲興建奧林匹克花園住宅區,不願以市價購買他的土地,就想以政府徵收為手段,低價攫取土地。按照1999年頒布的〈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實施細則〉:「國家對台胞的投資,不實行國有化或徵收;在特殊情況下,根據社會公共利益的需要,對台灣同胞投資者可依法律程序實行徵收,並給予相應的補償。補償相當於徵收決定前的價值,包括從徵收之日至支付之日的利息,並可依法兌換外匯匯往境外」,孫立中拒絕微薄的徵收補償,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行政復議,對方蠻橫地答覆道:蓋住宅是國家規劃,因此徵地符合公眾利益。明明是地產商為賺錢興建住宅,硬說成是國家規劃、公共利益。孫立中不服,向中院提出行政訴訟,控告市府違反〈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中院駁回,稱行政復議是最終判決;他上訴高院,照樣碰壁。那個所謂〈台胞投資保護法〉純粹是一張廢紙!
   
   四、假合資,真詐財。台商蔡啟祥到大連旅游,經金石灘國家旅遊渡假區經濟發展局介紹,結識了誠信實業公司,對方出示了「國有土地使用許可證」,載明可建高級別墅、五星級酒店等項目,可憑此證進行招商合作開發。1994年蔡先生與誠信公司合作成立大連邦杰物業發展公司,台商出資一百萬美元,中方出一百十萬美元。簽完約,蔡先生回台先後匯了九十萬美金到合資公司。半年後,蔡先生發現他匯入的款項已被陸續領出,而中方未匯入分文卻擁有新公司的經營權,此時才警覺有人蓄意詐騙台資。他要求中方召開董事會,但對方置之不理。他向官方陳情,對方說這是經濟糾紛管不著。他想打官司,有人告訴他:對手是地方權貴,他絕對贏不了。在這種以司法為手段的搶劫中,法院理所當然會參與分贓。
   
   五、假借據真搶劫。高雄醫學院畢業的林志升,開了兩家補習班,門下的學生能考上理想的大學。日進斗金使他很有成就感。1991年他與上海交通大學合辦了一所上海太平洋職業技術學校,耗去三千萬人民幣才知道畢業生不准投考大學,更糟糕的是他沒有人事主導權,於是他決定停辦。他興學的故事在人民日報與解放日報以大篇幅報導,因此收到各省市許多邀請函,其中有一封來自成都,八頁紙非常誠懇。他決定去成都看一看,沒想到受到令人感動的歡迎:市長王榮軒親自登機迎接,十二名局長在機場出口列隊鼓掌歡迎,小朋友獻花獻吻;出了機場有十輛警車開道,林與王市長坐在後邊的黑頭車,王市長表示:「我們會盡一切努力來完成你的興學夢,你可以依你的方法辦學,我們決不干預,上海的事不會在這裡發生,請你放心!」於是,他買下了長滿雜草已經停辦的匯德中學,改名為成都太平洋學校1998年又買下經營不下去的嘉好實驗學校,1999年創辦恩立德學院,這是所大學。千禧年成立星星外語學校——貴族化幼稚園。他精心培養若干尖子學生考上北大、清華等名校,帶動了整個學校的升學率,即使學費每年兩萬元,學生還是搶著來報名,到頂峰時期幾家學校有學生兩千多人,年入四五千萬。接著,麻煩就來了。嘉好實驗學校花了三千二百萬人民幣,其中八百萬是給創辦人鄒嘉的,其馀兩千四百萬是鄒嘉積欠的債務。到2000年債已還清,此時忽然又出現一些小額借據,而鄒嘉卻避而不見,持據人大吵大鬧,學生無法上課,官方要林志升息事寧人,先付款再向鄒嘉要錢。就這樣又多付了一千五百萬元。一天,有個姓楊的拿來一張三百八十萬元的借條索償,他講不出這筆巨款從哪一家銀行提款之記錄,還說:「我從床鋪底下拿來的現金,你管得著嗎?」林依法不理,對方告到法院,法院判決林必須還錢。開學註冊時,來了七、八個法官與法警,強行取走了三百多萬元的學費,學生與法警還打成一團。這時,有人煽動部份家長,稱學校要垮了,要求退還學費。一群來歷不明者夥同部份家長衝進辦公室撕名畫、砸古董、摔電腦。為了維持學校運轉,他再從台北籌募資金,因而有人認為林志升尚未被 榨乾。兩名歹徒綁架了林,痛毆一頓逼他還錢,他說:「錢被法院拿走了,你如能說動法官,也許能拿到錢!」歹徒押他去法院見書記官,他趁歹徒不注意塞了一張紙條給書記官,上寫「我被綁架了,趕快報警!」書記官向兩個綁匪搖晃紙條說:「他要我報警呀!行嗎?」綁匪說:「行!那就報吧!」。馬上來了幾個公安,反而把林志升打入大牢,台胞證、護照及身份證全被扣留。林在獄中絕食,此時王榮軒市長假惺惺來探監,他聲稱是為了保護林才請他入獄,林問王為何扣留證件,王市長說:「證件放在我們這裡比較安全!」當局怕事情鬧大,關了兩週轉為軟禁,四名便衣公安監視。半年後,他乘隙逃出住所,一路坐出租車、輪船、火車、巴士,拼命地逃,因為台胞證被扣,衹好坐舢板偷渡金門,這才結束了他投資大陸興辦學校的夢想。他半生辛苦積聚的錢都被假借據吃光,這才知道大陸乃是官匪一家、黑白同道。折騰十年,竟是與狼共舞。
   
   六、勒索錢財 非法囚禁。1997年,蔣經國座機機師張仲新到北京開辦獨資的奇為公司,生產人工草皮,供學校鋪設運動場跑道。由於品質優異,生意十分興隆。這時山東省泰山體育器材集團董事長卞克良熱情遊說他合資興辦樂陵泰山場地材料工程有限公司,言明張以設備、技術與手上訂單為投資,佔三成股權,任總經理,負責生產與業務;卞克良提供廠房、辦公室與現金,任董事長,負責財會。張仲新原有辦公室之設備、電腦、車輛等折價一百多萬元日後以現金支付。張以為卞擁有體育器材集團的固定客戶,不知卞非但未依約出資也未依約支付欠款,卻以公司名義向銀行借款八千萬挪作他用。有一天張仲新回公司發現公司與工廠大門深鎖,這才知道公司已於2003年10月10日 結束營業。他找卞董理論,卞說:「公司欠銀行許多錢,垮了,你趕快回台灣去吧!」張去北京找律師向山東德州市中院起訴。主審此案的法官赴北京找張,規勸他撤訴,明說此案是打不贏的。律師告訴他,對手是地頭蛇,宜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案件移轉。德州中院給卞董通風報信,卞先下手為強,由德州、樂利兩市的公安局聯手到江蘇泰州市把張仲新抓到德州囚禁。抓人的理由是「挪用公款」,張仲新表示這是用來沖抵公司積欠的一百多萬元設備、電腦、車輛欠款。對方告訴律師,放人條件是「撤訴並立即回臺灣」,張不同意,從此律師與家屬都被禁止探監。張仲新的老母親找了前立委、奧運鐵人紀政女士去見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博士求救,那時張已被關四十多天,超過了法定扣留期限。高博士致電大陸海協會副秘書長王小兵,又將八位國民黨、八位親民黨、兩位民進黨、一位新黨立委的連署函件寄給山東省政法部門。高告訴王:如果十九位立委召集記者會,由張仲新母親哭訴她兒子被官方綁架的經過,一定會影響連戰的選(總統)情。王小兵立即聯絡國台辦,派國台辦經濟糾紛處處長劉建中飛山東,交涉一週後才以「取保候審」放人。後來才知道,卞克良堅持要張仲新回臺灣,是欲以「台商畏罪潛逃」為由,讓法院結案,法院與銀行主管都有份分贓。此案正好遇上連戰與陳水扁競選總統,中共國台辦被迫插手督促山東公安放人,但故意留下一條「候審」的尾巴,台商張仲新的投資永遠拿不回來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