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触目惊心!云南强奸死刑犯逍遥法再当黑老大 无人敢问孙小果的亲爹]
张杰博闻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别了,郭文贵先生!
·板门店金正恩握手文在寅 高调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王毅外长为何急于访朝 美朝峰会的地点确定在中国?
·上万武汉特警保卫习近平竟与一件往事相关
·中共罕见痛批鲁炜 习近平和川普期待同一样东西
·张杰博士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的公开信
·为什么北大校长林建华应该辞职?不是读错词而是有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祭拜马克思迫于无奈 真实的原因难以相信
·习近平、金正恩大连会面的玄机 美朝谈判中朝鲜的谈判底牌
·吴称谋对《张杰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公开信》的修改建议
·习近平身边潜伏的“两面人”军团
·司法腐败根本挡不住 今夜律师无人入睡
·朝鲜变脸不复杂:金正恩大连隔空喊话,川普竟然没听懂
·王沪宁正在为习近平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毛泽东的文革大民主是人民的狂欢还是灾难?
·翟桔红教授反对修宪因言获罪 中共拉开新反右运动序幕
·美朝峰会危机重重 习近平到底向金正恩说了些什么?
·当国家精神分裂病入膏肓时,中国的天就快亮了!
·习近平为何放过“电力一姐”李小琳,而不放过吴晓晖?
·一篇被网信办封杀的短文:中美贸易战,击碎了多少谎言!
·王岐山见普京有重要使命 美朝峰会川普先输金正恩一局
·郎遥远:中国人不敢讲真话 中国梦就是噩梦
·法制晚报40余名记者集体抗议辞职 教育部2018年花33亿买外国留学生
·陶醉于权谋的中国如何与现代文明世界相处
·习近平黑厚兵法诡诈 李源潮差点为修宪祭旗
·从跪地上课到跪地讨薪 中国教师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红拂:一口六安黑锅和一个精神分裂的中国
·为什么安邦集团吴小晖上诉会带来杀身之祸?
·中国腐败已融入血脉,最小的贪官年仅13岁!
·严家祺:悼念“六四”二十九周年,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
·王永敬:税务律师有话要说:崔永元别多话,范冰冰有马甲!
·范冰冰出走 冯小刚躲避 崔永元爆料引发中共高层对文艺界扫黑除恶
·习主席,我们不会为你去打仗
·中国经济冰川正在崩裂 海啸随时会席卷而来
·货车司机雄起 习近平峰会尴尬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
·刘路新:中华民族最需要的是思想解放而不是伟大复兴
·川普与金正恩握手言欢 “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弃核任重道远
·中共走向不归路的三个关键点
·美朝声明与雅尔塔宣言的惨痛教训 川普与金正恩具有的共同性格
·暴风雨Z:一场暴雨 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暴风雨Z /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作者:
·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使中国变得越来越坏
·中国启示录:正在到来的溃败和难以避免的分裂
·易中天:不进行制度变革 中国教育和足球都没有希望
·金正恩访华核心一件事 王岐山魔咒将在朝鲜应验
·孙立平:当前中国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 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
·从银行行长到律师 心灵觉醒的震撼历程: 一篇在网络上流传的博士论文后记
·老兵喋血镇江 习近平船破又遇顶头风
·上海外国语小学惨案 令人悲愤的不仅是幼小生命的凋谢
·暴风雨来临 海航董事长王健为何蹊跷死在法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触目惊心!云南强奸死刑犯逍遥法再当黑老大 无人敢问孙小果的亲爹

   触目惊心!云南强奸死刑犯逍遥法再当黑老大 无人敢问孙小果的亲爹

   
   5月23日,云南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通告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一时间,国内数十家媒体几乎同一时间发送了“孙小果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的消息。昆明相关部门随即回应,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只是同姓而已。虽然闹出乌龙,但奇怪的是舆论偏执地误认为孙某某就是孙小果,只有央视网进行了致歉。为什么舆论要刻意制造一个司法乌龙?事出反常,必有妖孽。因为孙小果案太过于离奇,怵目惊心,超出了中国人的道德和认知极限。
   
   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督导。昆明市随后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大名鼎鼎的恶霸也叫孙小果。1998年2月,此人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按理说,早应该两腿一蹬到那世去了。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上述两个孙小果竟是同一人。云南老百姓有点懵。


   
   一个20多年前已经伏法丧命的孙小果如何能“亡者归来”,还借尸还魂变成了黑老大?随后,云南省司法界出现塌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等21名官员落马。
   
   孙小果何许人也?提起孙小果可非同常人,说他是昆明恶霸都埋没了他,二十年前,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归邓小平管,夜晚归孙小果管。”好家伙,敢与邓小平平起平坐。早在1994年,孙小果就因参与一起轮奸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他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悠哉乐哉;1998年,一天牢没坐过的孙小果,又因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罪等罪名,被当地法院数罪并罚,终审判处死刑。诡异的是,孙小果不仅没有伏法,反而在狱中修炼成了“发明家”,申请国家专利并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至于其何时出狱至今仍是个谜团。
   
   按理说,获得减刑的孙小果最快也要在2012年8月才能出狱,但实际上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并成为昆明夜场上尽人皆知的“大李总”。牛吧?
   
   孙小果,云南昆明人。他先后使用的名字有陈果、孙小果、李林宸,姓氏分别是跟随了他的生父、生母和继父。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看见两位青春美少女,于是强行拉上车轮奸。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1995年6月则被取保候审,后保外就医,一天监狱没呆。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年。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同年6月,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两位女青年强行带至该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强行奸污了一位女青年。短短4天后,孙小果又将两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房间,强行奸污了一名女学生。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强行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同伴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致使张某某牙齿脱落。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孙小果的同伙党俊宏及杨琨鹏还解开裤子,将小便尿在张某某的脸上。”
   
   听到这,您是否难以置信,这还是人吗?简直禽兽不如。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法院以孙小果犯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不服,向云南省高级法院上诉。后被驳回,维持原判。孙小果罪有应得,被他摧残的女孩们得到了一点安慰。
   
   但蹊跷的是,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走出监狱,以“李林宸”的名字在狱外活动了;2011年8月,孙小果开始经营餐饮公司;2013年起,孙小果经营多家夜店,成为震八方的“大李总”。
   
   下面,我们思考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呢?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其母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四处活动,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二是为什么孙小果1998年被判死刑却能逍遥法外20年?因为其母和继父的活动,孙小果案被提起再审改判为死缓。孙小果在服刑期间,他们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减刑的目的。果然,孙小果被减刑至12年。观众朋友要问,为何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有如此大的能量能够玩转公检法?从今年4月底孙小果案发酵以后,网络上关于孙小果家庭情况的猜测和议论就层出不穷。孙小果到底有怎样的家庭背景呢?
   
   5月28日,云南警方就此进行了通报: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目前,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怎么样?够详细吧,不仅说清楚了孙小果的生父连爷爷奶奶也说了,可谓史无前例。
   
   但该调查结论还是难以让人信服,这过于详细的背后似乎另有隐情。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孙小果的家世算不上显赫,后台更不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为何孙小果仍能不断减刑,为何他出狱后仍能成为“昆明一霸”,横行如此之久?2l名官员因为孙司法舞弊落马,这个普通家庭能量有多大!其民警母亲44岁时带儿子改嫁时任公安分局副局长年仅34岁的继父时,此时孙小果已经17岁。为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这么卖命,一而再地知法犯法,难道真是“爱情的力量”?事出反常必有妖孽。有网友演绎:其生父为某高官,后与年轻貌美的女民警孙学梅野合。后孙学梅怀上了孙小果。高管于是让老实巴交的陈某与孙雪梅成婚产子。但婚后陈某与孙雪梅不和,于是高官命李桥忠接手,成为孙小果的继父。孙小果之所以能够神通广大不是有个虎妈和继父,而是该高官一手遮天。精彩吧。但这只是演绎,目前无法证实。到底谁是孙小果的亲爹呢?
   
   20多年来,孙小果的家世背景、尤其是神秘的生父迟迟未浮出水面。21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孙小果在昆明政法界独步天下。
   
   有好事网友匿名在网上公布了孙小果的家庭背景:生父:陈培忠,1942年,历任第13集团军政委,云南省军区政委,云南省纪委书记,中共第十六届中央纪委委员。外公:孙雨亭,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大舅:孙大虹,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禁毒局局长。小舅:孙小虹,昆明市中级法院院长,1999年因走私进口汽车,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2004年任云南省商务厅厅长。母亲: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侦大队民警。二舅姥爷:孙岳,历任周恩来秘书,国务院办公厅纪检组组长。
   
   如果这个爆料属实,孙小果的亲生父母陈培忠和孙红梅就是红二代。讲到这里,我们应该大彻大悟了,原来如此。尽管目前无法核实,但这个逻辑是讲得通的。或许不久,民怨太大,中共干脆将孙小果的头祭奠扫黑除恶的战旗,那时就水落石出了。孙小果案的离奇就是好莱坞大片都不可能与之比肩,孙小果案的荒渺也只有中共这样的党和国才能导演出来。法律只是中共的玩偶和夜壶,人民只是中共可以任意玩弄和强奸的女仆。
(2019/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