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胡志伟文集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武昌起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如無吴兆麟,武昌起義不可能成功
   一九五七年,我十五歲時,上海著名畫家、金石家朱其石(1906—1965)送我一批清末民初珍貴火柴盒貼,其中” 興漢偉人”係一九一二年木版套印彩色商標(今日香港郵商開價兩萬元) 。畫面中,中間是國父孫中山先生,他在國外籌款、策劃反滿革命,當為肇建民國之 國父。左邊黃興指揮了萍瀏醴、欽州、鎮南關、雲南河口、廣州新軍、黃花崗諸役,從未打過勝仗。他喜歡在邊境起事,美其名曰:「邊境地區容易接受國外援助」,其實是考慮方便失敗時跑路,因缺乏恒心與犧牲精神,故被後世稱為常敗將軍、逃跑將軍。武昌起義前,共進會和文學社的革命志士邀請黃去武昌,黃不僅不願去,反而譏諷對方不可能成事。武昌起義成功後,他卻跑去搶功。當漢陽危急時,他不肯堅守漢陽,居然下令反攻漢口,導致大敗。漢陽失守後,黃興主張放棄武昌,差點被民軍領袖張振武拔槍殺了。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至十一月廿七日,堅守漢陽的鄂、湘民軍戰死萬餘人。漢陽失守後,黃興乘日本軍艦逃往上海,黎元洪攜六十萬兩現銀與印信逃到江邊小鎮葛店,湖南都督府參謀長楊開甲辭職,武昌形勢危如累卵,清軍大炮從龜山向城內猛轟,居民紛紛逃避。身為參謀部部長的吴兆麟再度臨危受命,出任民軍總司令,建立聯防,巡視陣地,穩定軍心,浴血奮戰,最終守住武昌,為堅守辛亥革命策源地立下了不朽的功勛。正由於武昌孤城未被清軍攻克,全國民心大振,各省紛紛獨立,遂迫使清帝退位,結束了兩千年封建帝制,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吳兆麟,字畏三,湖北鄂城縣人,一八八二年二月廿八日(清光緒八年正月十一日)生。他的父親是個菜農,為供給他上學,耕耘紡織,勉備束脩。一八九九年吳兆麟考入湖北陸軍第八鎮工程營隨營學堂,在將校講習所肄業。次年考入工程專門學校,一九零六年畢業。旋考入參謀學堂,以名列前茅,提充領班。吳在提高軍事技能的同時,又逐漸吸收了西方的科學知識。一九○六和一九○八年河南彰德、安徽太湖兩次秋操後,吳編寫了《彰德、太湖秋操紀實》及《戰術實施》《參謀旅行兵術》等書,曾被印發各軍參閱。

   一九○四年,呂大森、張難先、劉靜庵等在武昌建立革命團體「科學補習所」。他們確認「革命非運動軍隊不可,運動軍隊非親身加入行伍不可」,乃分別投入工程營和馬隊,在新軍中進行革命活動。一九○五年春,劉靜庵等又組織起革命團體「日知會」,吳兆麟積極參與。他後來記敘日知會成立的經過說:「陳天華所著《警世鐘》、《猛回頭》等書秘運到鄂,梁啟超之飲冰室及《新民叢報》,孫文、章太炎、汪精衛等之《民報》漸次輸入國內,軍學界同人閱之極為心服。民智大開,僉謂中國之所以不能圖強,實由於滿漢界限所致,……於是軍學界同人秘謀組合,利用武昌高家寺公會設立『日知會』。」
   日知會一成立,吳兆麟即以工程營代表和日知會幹事身份參加工作。他收會費、募捐款,印刷《猛回頭》、《警世鐘》等宣傳品,在各營目兵及青年學生中秘密散發。同盟會曾與日知會有所聯繫,並將革命戰略問題寄交日知會討論。在湖北軍界同志討論會上,吳兆麟說,漢陽有兵工廠,漢口是大商埠,武昌擁有大工廠,軍隊最要緊的彈藥、糧秣、被服均不成問題,而且湖北居揚子江中心,因此,「革命戰略要以湖北為根據地,竭力聯絡揚子江上下遊各省同志,待時機一至,則由湖北首義,然後向北發展,以北京為作戰目標」。
   任革命軍總指揮攻佔督署光復武昌
   一九○六年「萍、瀏、醴起義」失敗後,日知會組織因受牽連,也遭到嚴重破壞,劉靜庵、殷子衡、張難先等人被捕入獄。湖廣總督張之洞怕激起事變,不欲多事株連,因此軍學界的同志得以潛伏下來。日知會被破壞後,吳兆麟一度表現消沉。但他的軍事知識豐富,在士兵中很有威信。
   一九一一年九月,湖北革命黨人準備發動起義。十月九日,孫武等在漢口製造炸彈,不慎失事,起義計劃暴露,領導人大批被捕或避走。十日,總督瑞澂殺害彭楚藩、劉復基、楊宏勝三位黨人,並欲按名冊大肆搜捕革命者。新軍中的革命份子決心反抗。當晚七時左右,城外第二十一營輜重隊、工程隊和炮隊起義,向城內進發。城內工程第八營響起了第一槍。「共進會」工程營代表熊秉坤很快聚集士兵撲向楚望台軍械庫。這時人數約四百人。吳兆麟時任工程營左隊隊官(連長),當晚正好在楚望台值班。由於他在士兵中頗有威信,起義士兵遂公推他為革命軍臨時總指揮。
   武昌首義之夜斷了電,全城一片漆黑,伸手難辨五指,炮向何方發?兵向何處攻?在那緊急而又茫無頭緒的情況下,吳兆麟分析當時的形勢,作了進攻督署的部署,要求起義群眾:「嚴守紀律,服從命令,違者必繩以軍法。」。
   當晚十一時左右,起義隊伍已匯集三千多人,吳兆麟下令由鄺傑、馬榮、熊秉坤各率一隊分三路進攻督署,惜未得手。十二時後發動第二次進攻。炮隊在蛇山佔領了陣地,但夜間目標不清。第三次進攻時,吳派人於督署後側縱火,為炮兵指示方位,炮隊遂集中火力轟擊,督署火起,就這樣振奮了義軍的軍心,瓦解了敵人的士氣,總督瑞澂倉皇逃到楚豫兵艦躲藏,統制張彪亦逃至漢口劉家廟車站。清軍第二十一混成協協统(旅長)黎元洪等又皆已潛匿,而未響應之各營,又因電話不通,內外隔絕,均按兵不動。由於起義士兵的勇敢作戰,加上吳兆麟指揮得當,到十一日上午,武昌完全為起義軍佔領。
   武昌首義成功後,因「文學社」、「共進會」的領導人蔣翊武、劉公、孫武等均不在武昌,同盟會首腦人物又遠在外地,一時陷於無人領導的局面。十一日上午,革命黨人聚集在諮議局開會,商議建立軍政機構。會上討論都督人選時,各軍領袖僉以資望淺,謙讓未遑.,結果就推了黎元洪。黎元洪被推任都督後,不肯負責,革命黨人不能不繼續領導革命。他們先組織謀略處,作為籌劃和決定軍政大事的機關。吳兆麟被推任謀略之一。後謀略處改為參謀、軍務等部,吳兆麟任參謀部副部長,旋改任部長。軍政府擴充軍隊,編步兵為八協(旅),吳兆麟兼任第一協統領。軍政府還將武漢劃為四個防守區域,吳兆麟負責第一區,防守漢陽。十三日吳派炮兵—營、步兵一隊到武勝門外佔領陣地,向停泊長江的楚豫、楚材、江清各艦炮擊,雙方炮戰二小時,民軍大炮將楚豫、江清擊傷,二艦敗走,當時長江兩岸中外觀者如堵,見革命軍炮戰奏捷,皆為鼓掌稱讚。黎元洪向來迷信满清海軍實力,两天前還向革命黨人吹噓若满清海軍打來「不需十彈,此城將粉碎」,沒想到,海軍也敗於民軍之手,可知清朝前途不妙,於是他的態度開始有了變化,才同意剪辮附從革命。
   當時湖北軍政府能掌握的士兵僅三千多人,臨時招募了二萬人。
   十月十三日清廷陸軍大臣蔭昌率清軍三萬大軍南下,配備日製炮彈三十萬發,槍彈6400萬粒,步槍1.6萬支,又令海軍提督薩鎮冰率艦隊駛向武漢,两艘巡洋艦和六艘炮艦随行。廿七日,清廷把袁世凱從湖廣總督擢陞為欽差大臣、節制調遣湖北前線海陸軍,袁以親信馮國璋取代消極怯戰的满人蔭昌,隆裕太后撥內帑銀一百萬两專作軍餉。廿七日清軍在軍艦大炮掩護下,分三路進攻漢口。民軍漢口前線司令官、前清軍標統張景良,陣前叛變,燒毀劉家廟彈藥庫,又扣發子彈,致使連續二日戰鬥民軍傷亡兩千多官兵。
   十月廿八日,黃興偕宋教仁等來鄂,黎元洪築台拜將,封黃興為戰時總司令,所有湖北軍隊及各省援軍,均歸黃節制調遣。黃即偕吳兆麟、蔡濟民等往漢口前線督戰。黃興抵武昌督師時,漢口民軍僅剩六、七千人,而馮國璋南下精兵進入漢口市區已達一萬餘人,配備機槍大炮與艦隊,兵力、武器、指揮均超民軍
   以寡敵眾與清兵勁旅對峙三月迫使清帝退位
   卅日,清軍兩萬多人進逼漢口市中心區,民軍拼死抵抗,巷戰劇烈,馮下令縱兵放火焚燒民房,燒一段前進一段以擴大陣地,又不准民眾救火,燒毀了半個漢口,熊熊大火燒了三晝夜,十餘里繁華街市成為一片瓦爍,十萬戶遭難,死傷不計其數。漢口保衛戰從十月十六日至十一月二日,民軍傷亡六七千人,大炮多落敵手。十一月一日黄興渡江退武昌,民軍撤至漢陽。
   十一月一日袁世凱由欽差大臣陞内閣總理大臣,令悍將段祺瑞率萬餘官兵携精良武器南下增援。吴兆麟是湖北新軍的小諸葛,時任戰時總司令部参谋長,考慮到新兵多,缺大炮,主張等待各省援軍齊集再徐圖反攻。可是剛愎自用的黃興於十一月十五日下令疲兵敗卒反攻漢口,以疲憊之師禦新覊之馬,犧牲軍官五十七,士兵七九二人,損失山炮十八門、步槍六百多支。
   漢口失守後,吳兆麟及參謀部全體人員主張全力固守漢陽待援。在漢陽防禦戰中,參謀長李書城因不熟悉鄂軍情況,又不明武漢地形,欲借用吳兆麟,幾經磋商,都督府派吳率參謀數人到漢陽佈置防務。吳即派參謀姚金鏞、賓士禮、蔡濟民、徐達明、吳醒漢、夏維善等,同往漢陽總司令部幫同辦理軍中一切事務。廿七日漢陽失守,黃興乘輪東赴上海。經吳兆麟建議,黎元洪委蔣翊武為護理戰時總司令。
   十一月十九日,袁軍大舉攻襲漢陽,自十月十六日至二十七日,民軍陣亡軍官一三七人,傷八十五人;士兵陣亡二六九三人,傷四百餘人,共計傷亡三千三百餘人。自雙十首義至十一月二十七日漢陽陷落,民軍付出巨大犠牲,戰死萬餘人。二十七日漢陽失守,黄興乘輪船赴上海,黎元洪携帶印信與六十萬两现銀遠走江邊小鎮葛店候船東撤,蒋翊武也離職。
   正當前方打得不可開交時,都督府顧問孫發緒帶著英國使節盤恩來到洪山司令部見吳兆麟。盤恩告許吳兆麟,英國領事聯合各國領事想在民軍和清軍雙方之間調解停戰。經英領事館的調解,清軍方面已表示同意停戰三天,他來到這裡是希望民軍也能同意停戰。吳兆麟掩飾著內心的喜悅,表示同意停戰。但盤恩說:“停戰協定必須蓋有都督印才有效。”並表示要見黎元洪。吳兆麟說:“因城內都督府起火,黎都督已遷至離此二十里外的劉家祠辦公,現在天黑,路不好走,就請你在本司令部用飯,我即派人去取都督印。”吳兆麟走出司令部想:都督印已被黎元洪帶走,葛店距洪山九十里,派人去取已經來不及了,不如到武昌城找刻字工人立即照樣刻一個都督印。一小時後,都督印刻好了,吳兆麟對盤恩說:“我們的都督印現在城內軍務部,我陪你去蓋章吧。”就這樣,吳兆麟將軍以不卑不亢的態度,很策略地辦成這件外交,表現出膽識過人,有勇有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