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胡志伟文集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隻身潛入機場一舉爆破七架飛機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台灣總統府兩次褒揚董建華之父董浩雲
·總統一九八○年褒揚患肝病在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之球王李惠堂
·總統頒令褒揚退役陸軍二級上將余柏泉,其七弟余叔韶是香港首位華人檢察官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副理事長董之英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董事長江茂森,稱其「育才有方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殷商何
·中共決策層頒布的諡號,是可以隨著黨內派系的升沉而「加膝墜淵」的
·郝柏村訪問記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二四○巨炮造成共軍損失慘重,這才迫使毛澤
·九月三日一天,金門醫院就遭直接命中五十三次之多,傷患百餘人慘被炸死
·八吋榴的彈頭重二百多磅,二四○炮的彈頭重三百六十多磅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毛澤
·閻海文擊落敵機後不幸被敵彈擊中,他跳傘落地後擊斃多個前去圍捕他的日寇,
·國民黨是以知識份子——記者、教師——為主體的政黨,她在基層工作、組織工
·台灣對大陸擁有的優勢仍在於政制民主化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能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傳播中國文化
·怒斥「毛澤
·怒斥「毛澤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金庸的刻薄寡恩與頌滿貶漢
   胡適說武俠小说最下流
     《史記.遊俠列傳》開首引刊非子語云:「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意謂儒生未必代表真理和正義(按:張春橋姚文元胡錫進何新都是知識份子),俠客也無權以自己手中的刀劍私自處置人命,否則還要法律做什麼?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八日,一代宗師胡適在臺北世界新聞學校演講時說:「武俠小說實在是最下流的」。李敖曾在《 “武俠小說”,着鏢!》和《“三毛式偽善”和“金庸式偽善”》等文章中質疑和批判了武俠小說以及金庸的價值。在前面一文裏,李敖對於武俠小說這個文類抱持着非常負面的態度,他將武俠小說的歷史上溯到晚唐時期,從《紅拂傳》《虬髯客傳》開始講起,一直講到清朝的《兒女英雄傳》《三俠五義》。進入民國以後,李敖說,武俠小說越來越荒謬怪誕,已經完全與時代脫節了,然而它的罪行還不止於此。它的最大問題在於助長了一種“集體的挫敗情緒”,而這種情緒從武俠小說中得到了解脫。此處李敖雖未點名批評,但對於這種類型小說的套路歸納,又確實不禁讓人想起金庸的小說來。“它的格局多是一群婦人、孺子、跛子、瞎子,一些弱者或者有缺陷的人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秘笈或天書一部,然後突然俠身劍骨起來……他的結局多是弱勝強,小勝大,偶然勝長久,變數勝常數的套子,正好適合挫敗者的口味,正好滿足逃避現實者和弱者的自卑心靈。”李敖寫道,“今日的武俠小說,它不但使人沉醉裡面,導致追求真正知識的懶惰;並且還敗壞群眾鬥志,造成意志上面的懶惰。”在上述文章中,李敖先是批評了三毛,接著又說,跟“金庸式偽善”比起來,“三毛式偽善”還算小的。李敖對金庸個人的攻擊,一方面是針對武俠小說這種類型的批判,另一方面針對的則是金庸憑藉武俠小說獲得的巨額財富。李敖說,“胡適之說武俠小說下流,我有同感。我是不看武俠的,以我所說的理智訓練、認知訓練、文學訓練、中學訓練,我是無法接受這種荒謬的內容的,雖然我知道你在這方面有着空前的大成績,並且發了財。”金庸特地上門向李敖解釋,在兒子死後,自己已經是虔誠的佛教徒了。李敖反而逼問道,“你說你是虔誠的佛教徒,你怎麼解釋你的財產呢?”他從對於財富的質疑上升到了對於金庸信仰的質疑,但沒有具體針對其文本或寫作水準提出疑問。 然而,金庸生前摯友、九十八歲的名醫關朝翔認為:武俠小說很多事情不合理。
   現實卻是,武俠小說作家金庸死了,香港報紙有編印四版歌功頌德文章的,明報月刊連出兩期紀念專刊,撰文者有土豪肥貓、蛋頭學者,也有文革餘孽(曾任文革寫作班子” 石一歌”骨幹的余秋雨每拋出一篇大批判文章就會有一批人跳樓自殺)。在那張五星級的六十二人廣告名單中,我見到有個曾對我說過「我從不看金庸小說,那些都是次文化的糟粕」的大儒;另一人說過:” 一見面就開打,動不動就報仇殺人,金庸十五部小說都不脱這類窠臼”” 金庸走的是娱樂明星路線,有人神化,有人炒作,他把中國歷史恣意歪曲,把夷族首领描繪得英明神武,把漢族官民醜化成陰暗猥瑣,把成日無所事事的和尚道士尼姑混混吹捧為國之棟樑砥柱,而這些混混(如鹿鼎記中韋小寶)不但不勞而獲卻能揮金如土兼濟天下,更令人驚訝的是此輩成功在於不斷地通過鑽山洞跌山崖藏水底等等超人絕技贏得豐功偉績,最終達到意淫的最高峰。」
   現在這位十億富豪死了,眾大人物都一百八十度轉變,善頌善禱,忘却了昔日的豪言。按國人的陋俗:死人為大。衹有大文豪倪匡講了句委婉的話:「金庸是第一流的朋友,第九流的老闆」。蓋因明報集團海內外員工近千,然而能榮獲老闆賞賜酒飯者僅二、三十人耳!這也是刦貧濟富的一種模式,所有為富不仁的土豪,都離不開這一怪圈。

   善自為謀 刻薄寡恩
   在文化界,在不依靠明報集團稿酬為生的人群中,金庸留在人間的評語是:善自為謀,刻薄寡恩,舉例如下:
   一、一九八七年六月,明報元老、明報出版部經理哈公(許阈國、字子賓)患肝癌去世。哈公當過明報副總編輯、明河社經理,還長期撰寫「滾鼓堂怪論」,為查老闆攢下萬貫家財。公祭日前夕,治喪委員會負責人、快報老總招鴻俊找金庸,告知哈公英年早逝,長女遠在楓葉國留學,幼女尚在稚龄,因其身後蕭條,冀查翁慷慨解囊,送多點帛金。詎料金庸在電話中答道:「許國離職前我已付給他三十萬元,他現在不是明報員工,恕我愛莫能助」,其絕情與吝嗇,一至於此。
   二、八九.六四後,天安門民運人士紛紛出逃海外,由於人數近千,香港支聯會捉襟見肘,為營救「河觴」作者蘇曉康,船家索要二十萬元,支聯會某執事拜託張翼飛(同丁望一起偷渡來港的客家人)找其下屬董橋,遊說金庸,被金庸一口拒絕,董橋一再訴說蘇曉康危在旦夕,金仍無動於衷。勞工領袖劉千石找金庸的秘書吳藹儀說情,稱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金依舊拒絕。那時在爭鳴當編輯的清寒文人劉達文就慨捐了兩萬元,而貴為億萬富豪的金庸卻一毛不拔,這個號稱佛教徒的報業老闆,既缺乏正義感,又缺乏同情心,是為不仁。
   三、據老報人羅孚(承勛)說,金庸辦報撈得盤滿缽满後,想撈個名譽博士榮銜,便開了一百萬元支票給香港大學。那年頭百萬富豪遍地走,港大校長黃麗松不欲港大博士貶值,乃對金庸說:「你粗心少寫了一個零嗎?」金庸不得不補足一千萬。那時倪匡對金庸直言:「這榮譽博士帶有很大的侮辱性,分明是人家小看你不夠博士的資格」,這句話刺痛了金庸,他賣掉明報後,二000五年遠赴英國劍橋大學,在洋教授「指導」下攫取了中國歷史博士的銜頭,這裡也少不了大破慳囊。
   從劍橋回來,金庸1999年被聘為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然而才五年就被轟下臺了。據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董健教授說,1999年,浙江大學聘請金庸擔任文學院院長,是因為該校的黨委書記張浚生早年在香港任新華社副社長時,和金庸關係非常好,於是就促成了金庸來校任教這回事。
     “當時,浙江大學就金庸擔任院長一事,意見很對立。有些老師認為,可以借用金庸的影響,擴大浙江大學這所以工科傳統出名的學校擴展人文學科的影響。而一些文科老師卻堅決反對,他們認為,金庸的學識無法勝任院長職務!”。董健說,當時他對此事的看法,和那些文科老師是一樣的:“我也很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但他只是一個武俠小說家,他的學問,當院長根本不合適。”
     金庸當上院長後發生的一些事情證實了董健的擔心,2000年,金庸來到南京,到南大作講座,更證明了他這個在浙大教授隋唐史、中西交通史的院長實在名不副實。而且,更要命的是,金庸的心態也隨著院長頭銜的加冕發生了變化。董健說,“那一次,金庸來南京,我作為南大文學院院長,全程參與了接待工作。在和他一起吃飯的時候,他一再強調,他是歷史學家,而非小說家!後來給南大學生作報告的時候,我們本來想請他講講武俠小說,可是他一再堅持要講歷史政治方面的內容,後來,我們作了讓步,他給學生們作了題為《南京的歷史政治》的講演。”
     “那天,金庸的講演讓在場所有人大失所望,可以說是十分失敗。演講中百出的歷史政治方面的錯誤引起了學生們不停哄笑,場面很是尷尬。當時,一位歷史系的教授對我講,以‘歷史學家’金庸先生的水準,別說是院長了,在南大歷史系當個副教授都不夠!”
     有了那次和金庸的接觸後,董健覺得,金庸最終離職實在太自然了!“我聽說,金庸在浙大上課很少,由於學識原因,老師和學生都很有意見,他自己也感到吃力,加之金庸本人年事已高,他辭去院長一職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中國大陸學界,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王彬彬也在《文壇三戶:金庸•王朔•余秋雨》一書中批評了金庸在學界“雅俗共賞”的聲名。他提出,“金庸的稱頌者們非常清楚,僅僅說金庸擁有數以億計的讀者,還不足以證明金庸有非凡的文學價值,還必須同時強調,在金迷中,不僅有俗人,還有很多雅人。”王彬彬話鋒一轉接著寫道,讓金庸在大雅之堂中確立自己位置的,其實是雄厚的經濟實力以及社會政治地位,因此,他將對金庸稱頌不已的學者諷刺為與“傍大腕兒”無異。
   金庸的父親——大地主查樞卿被中共判死刑
   1924年2月,金庸出生在浙江省海寧縣袁花鎮。海寧查家在當地是數一數二的世家望族。在查家祠堂內的幾十個牌匾上,記錄着族中功名人士,其中官至翰林的並不鮮見。
   金庸出生時,查家有3600畝田地,租戶有上百戶,因此按照中共的標準,金庸的父親查樞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地主。他受過西洋教育,屬於那種過渡時代的中西混雜的人物。金庸生母名叫徐祿,19歲與金庸的父親查樞卿結為夫婦。查樞卿與徐祿感情甚篤,先後生下五子和二女,金庸是老二。
   一九六七年港共掀起大暴動時,他工作過的左派報紙新晚報以三行大字標題刊出充滿毒咒的奇文:”《綠村電台》《特種狗經》介紹:最佳漢奸狗膽豺狼鏞係一隻反胃陰濕惡狗」;北角一家國貨公司的櫥窗展出了左派眼中的十大漢奸名單,金庸被列為頭號漢奸,他在寓所門口遭遇了郵包炸彈。為了避免林彬被炸死的同樣噩運,他先後逃亡到新加坡、瑞士,明報業務由胡菊人、丁望、王世瑜等人冒死撐住。暴動平息後,他忘恩負義,胡菊人月薪僅3600元,要求加薪四百,他只加二百,還故意向胡洩露新聘洋博士董橋月薪1.2萬元,以至於將胡菊人活活氣走。所以人們常說,金小說中的大奸大惡者岳不群,乃是金庸本人的寫照。是為不義。
   金庸玩女人的事也一直在明報內部流傳,以明星軼聞為賣點的「明報週刊」總編輯雷瑋坡就是專為金庸挑揀小明星的「皮條客」。
   金庸在自己的十五部小說,以及他那些發表於《明報》的社論、散文、評傳等作品中,大肆歪曲史實,竭力鼓吹滿清入主中原的合理性,為清軍入關拍掌叫好,更在多個地方隱晦地吹捧滿人,貶低漢族,嘲諷反清復明之舉,勸誘漢族百姓甘當順民……
   在《袁崇煥評傳》中,老查的胡言亂語,比在小說《碧血劍》中歪曲真相更甚,例如:
   「整體說來,清朝比明朝好得多。從清初算起的清朝十二個君主,他們的總平均分數和明朝十六個皇帝相比,我以為在數學上簡直不能比,因為前者的是相當高的正數,後者是相當高的負數。對於滿洲人入主中國一事,近代的評價與前人也頗有改變。」
   「我想寫幾篇歷史文章,說少數民族也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北魏、蒙元、滿清只是少數派執政,談不上中華亡於異族,只是『輪流做莊』,滿洲人建立滿清執政,肯定比明朝好得多。這些觀念我在小說中發揮得很多。希望將來寫成學術性文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