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周舆
[主页]->[新会员区]->[周舆]->[其实我有强迫症]
周舆
·也谈朝鲜战争——请不要胡说八道误导80后
·为何中华两千年民气在南,王气在北?
·谁来解救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为什么专制王朝末期刹不住车?
· 为什么国军可抗住日军,却打不过共军?
·一入宫门深似海 从此魏郎是路人
·一入宫门深似海 从此魏郎是路人
·林彪旧部程子华未评军衔内幕
·肉体出轨是恶行,而精神出轨才是噩梦!
·路人女主是如何塑造出来的
·其实我有强迫症
·精力体力不够时怎么办
·张首晟死因之我见
·我的童年我的太平湖
·男人的尊严和荣誉
·房事真的疲软了
·曼妙的身影 —— 四月天
·我不当表叔,我要当干爹
·“文革”中的逍遥生活(一) “苦”并“乐”着  
·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疫情防控被“妖魔化”,到底是重视人权 还是借机抹黑?
·美国甩锅式抗“疫”遭怒怼,中国担当广受国际社会赞誉
·缅怀抗议英雄 弘扬民族精神
·「攬炒」到如今,自己最悲催! 香港「黃絲」現在非常焦慮
·郭榮鏗三“亂”香港
·污名化 阴谋论 谣言和“甩锅” 它们为什么这么流行
·無恥黃師荼毒學子,教育改革勢在必行
·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 “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有「國安紅線」亦有「彈性空間」, 「入閘」資格標準剛柔並濟
·黔驢技窮嘅「難民牌」只係毫無意義嘅廢紙一張
·公民党窮途末路 選舉制濟世安邦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其实我有强迫症

   今天送孩子去上学,看她乐颠颠地跑进孩子堆里一起玩了,我也就放心了。

   

   前一段我发现她开始不和一起等校车的孩子们玩,到了就自己一个人待着,作为父母的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小孩不合群,总会有所担心。我想了想,有件事情是发生在放春假之前,一次大雪的第二天,我和孩子一起走到等校车的地方,看到几个别的孩子在人家后院玩,因为以前院子的主人出来表明不想小孩们在她家后院乱跑,我就想就我一个成年人在陪孩子们等校车,应该负起责任来,所以我就叫那几个淘气的孩子下来,到路边好好等校车,因为后院的主人不想有人在她家后院乱跑。孩子们倒是过来啦,但是我发现以后,有两个孩子对我们家孩子不太友好。

   

   我最先发现经过那不久后,我家孩子开始最后一个上校车,以前都是跑在前头等校车,或是站在中间,但是经过那件事之后,几乎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上校车。做父母的怎么不担心,前一阵我就问孩子,为什么最近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上校车,她刚开始不说,后来还是说了,她说有一次她站在中间,一个大孩子推了她一下,叫她到后面去。原来如此!我说你管她怎么说,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以后妈妈会陪你在那里等校车,看谁敢推你。孩子说,妈妈,我的事我自己会知道怎么做,我有自己的方法来对待。我当然会答应说让她自己处理。但是我想我会陪着她,也许小孩子们看到有大人陪着,会收殓一些。虽然孩子说不用我管,我还是自那以后每天陪孩子一起等车,但是也是和每个小孩都说说话,当然不是什么横眉冷对的,哈哈。发现这几天好多了,我也鼓励孩子还像从前一样和别的小孩一起玩,做父母的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合群吧!

   

   我也就只能做这些,尽量不去批评别的小孩。大多时候会说大家好好相处,有什么事跟爸妈说或是和老师说,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我始终认为,孩子还是要学会一套自己的面对方式,大人在旁边就是相助和引导一下吧。

   

   不止是小孩子,大人也是这样,很多时候很多人怕不合群,但又有自己的想和别人不一样的这种个人特性,所以我们就有了一种‘强迫症’,很多‘必须表格’都被很多的我们说成是负责,成熟的标志,甚至是成功的人生是这样那样的,是不是就是轻微的强迫症呢?

   

   社会是个大家庭,既然不能避免地活在里面,就要学会妥协,有条件地妥协,有底线的妥协。谁说一些妥协的接受不是一种强迫自己的意愿呢。都说自由很无价,不是有句话说,有钱难买我愿意,哈哈,好像是个错误的例子呀,好像有点任性的意味了呢?任性和自由有时在特定条件下就是一种表现。谁给自由一个固定的定义,如果能细致地说出什么是自由,恐怕自由就失去了自己本身的意义啦?因为自由它不可能固定,如果它的涵义被固定住,那它还算是什么自由?那它还算是什么自由?

   

   我们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强迫症,不明显地成了一种习惯,就像孩童时的学习,就像那些在学校里被固定了的那些学习时间,那像那些应该遵守的条条框框,哪一样不算是强迫呢?这样的固定的强迫又有谁能彻底不理和推翻呢?如果一切都不妥协,那就真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强迫症病人啦吧!哈哈!几人愿意?几人能敢?

   

   所以你说,我有没有强迫症?你又是有没有强迫症?所以我说其实我有强迫症!

(2019/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