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四十六年前反潮流黄帅复活 毛泽东的魔咒应验了吗?]
张杰博闻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别了,郭文贵先生!
·板门店金正恩握手文在寅 高调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王毅外长为何急于访朝 美朝峰会的地点确定在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十六年前反潮流黄帅复活 毛泽东的魔咒应验了吗?

   
   
   现在是一年中最好季节和月份,春季和人间四月天,但中国知识分子似乎没有欣赏樱花的心情,而是感到寒冷刺骨。
   
   在许章润教授被停止停课后,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写了一首“信天游”来表达他的心情: 三月里刮起数九的风,满树的桃花结成冰。天上的星星数不清,清华园出了个许先生。这么大的锅里放不下几颗米,这么大的校园容不下一个你;这么旺的柴火烧不热一锅水,这么长的绳子拴不住你的嘴!


   
   旅美学者吴祚来先生说,习近平时代“把一流的书生都弄成了民间艺术家”,“张维迎成了信天游歌手,贺卫方在家里写书法,于建嵘带着他的狗儿子流浪去画画,孙立平驱车游天下成了一流的摄影家。许章润不会歌不会画,只能扮演古儒说真话。”
   
   近日,一篇题为《雾霾天气可能缓解》的文章引发了舆论浪潮。文章来自一名清华学生。他在文章披露自己3月25日已向清华大学纪委、监察室举报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吕嘉教授,并公开了他的举报信。该学生认为吕教授课题言论完全背离马列主义,涉嫌“反党违宪”;公开宣扬主观唯心主义和二元论,歪曲辩证唯物主义,鼓吹宗教文化;曲解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并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反对集体主义精神,反对人民当家作主,反对消除私有制,反对公有制;污蔑中华民族的精神状态和文化成果;还“不加甄别地公开引用伪造的证据、数据”。该学生急切希望“学校可以尽快监督检查吕嘉老师的言论”,并进行严肃处理。他说,百花是要齐放的,毒草是要不得的。扫除这样的毒草,社会主义信仰之花才能更为鲜艳繁茂。他盼望上级机关尽快对吕嘉老师进行处理,逐步扫除思政课上的牛鬼蛇神!
   
   吕嘉教授到底在“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程中传播了哪些反对马列主义的、反党违宪的言行呢?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吕教授在课程中讲述了以下观点:
   
   第一,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
   吕教授认为独立精神是思想自由的前提,“我”是精神的本体。
   
   第二,主张文化传承的保守主义
   他认为,“我”都只有在先哲思想引领下才能健康成长。
   
   第三,人生观不是科学世界观
   他说,正确的人生观就是正确的人的观念。如果人的世界观真成了科学世界观,意味着人以失去保持自我的能力,在精神上为更高智能生命所奴役。
   
   第四,西方文明源于基督教文化
   他认为,西方国家最主要的思想教育形式西方文明仍为基督教文明,是世界文明的主流。
   
   第五,质疑集体主义、人民当家作主、消灭私有制观念
   仅就人民当家作主的观点,他认为社会化生产必须有少数人管理,工人参与企业管理并不能改变事情的本质。人民名义上是生产资料和社会的主人,现实中却不是也无法成为生产与生活的主人。
   
   综上可见,吕嘉教授所讲述的道理并不高深,都是一些哲学常识。与中学政治课本的洗脑观点不同,是在说正常的人话。但该学生的观点却让我们惊诧莫名,他认为,“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是马列主义哲学的核心理论基础。一个人若对马列主义有信仰,首先就应该认同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例如,世界统一于物质;精神决定于物质,同时反作用于物质;世界是按照客观规律不断演变着的。但是,在吕嘉老师的课堂从吕嘉的课程内容中,我们却看到了完全相反的世界观。”该学生把中学政治课本的观点当成真理记进了脑子,并且绝不质疑。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只是一种非主流学术观点,人类哲学思想汗牛充栋。作为学生本应该兼收并蓄,如果中学课本的话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并且你已经倒背如流,你就没有必要到大学学习。
   
   这里,我要讲一件往事。1953年12月,北京准备建立的中科院中古研究所,邀请陈寅恪先生出任所长一职。陈寅恪先生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学术研究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他提出二条要求,一是,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信奉马列主义,不参加学习政治。二是请毛泽东和刘少奇给为此写个书面承诺。回顾历史,我们不禁感叹,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清华大学学生的思想认识仍停留在文革时代,到底是学生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中学教育全然失败呢?但问题还不仅限于此,该学生即使不赞成老师的观点,可以与老师讨论,但为什么要将老师污蔑成牛鬼蛇神,置之死地而后快呢?臭名昭著的红卫兵如何又阴魂附体?
   
   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毛泽东发动的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当局鼓动学生斗老师,揪斗所谓的“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最后那些造反斗老师的人大都没有好下场。张先生的话让我把思绪带到了七十年代,想起了反潮流女英雄黄帅。
   
   1973年,正在北京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学习的黄帅与班主任老师发生的争执竟升级成了一个小学生反抗“师道尊严”和“修正主义复辟”的政治风暴。黄帅在日记中表达了对班主任老师批评的不满,在招致老师“报复”后,黄帅投书给《北京日报》。1973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加“编者按”转发了《北京日报》的《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之后,黄帅作为“反潮流革命小闯将”家喻户晓。全国各中小学迅速掀起了“破师道尊严”“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运动。在这股“反潮流”的风暴中,教师对学生的教育管理、严格要求,统统被指为搞“师道尊严”,“复辟”、“回潮”;许多教师被迫作检查、受批判。但是,很快,伴随着文革的结束,黄帅的风光也不再,她的父母也遭受审查,父亲甚至被关进监狱。黄帅此后一直对自己的历史保持沉默。2017年12月10日郁郁寡欢的黄帅去世,享年57岁。
   
   黄帅对老师不满而投书人民日报尽管不太理性,但她毕竟是个小学生。以后以她的名义掀起的政治风暴并不能责怪她,因为她只不过是一个被中共利用的工具。文革结束后,她也就像一把旧夜壶被抛弃。这场运动改变了黄帅的一生,使其心灵备受摧残,郁郁寡欢。但今天告密的清华大学学生却是一个成年人。该事件也发生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他却采取告密构陷老师的下流行径,且毫无羞耻感,公开举报信,邀功请赏,令人扼腕长叹。但我们把责难都加在这个学生身上也不公平,因为真正应该谴责的是推行极权主义的当权者和打击言论自由,实行愚民教育的中共,是他们让我们的民族一次次蒙羞。
   
   在我们结束本次节目时,一个消息又让我们心寒如冰,中宣部正式成立了传媒监管局,英国作家奥威尔的经典小说《一九八四》所描绘的情景、话语浮现在我们眼前。“谁能控制话语,就能控制思想,谁能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一切”。尽管已经是四月天,但中国的春天没有来。独裁者毛泽东死前许下的“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再来一次” 的魔咒是要应验了吗?
(2019/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