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想的源泉
[主页]->[百家争鸣]->[思想的源泉]->[浮生如梦,君又何问]
思想的源泉
·在博讯开博的感言
· 对“贵州习水公职人员性侵幼女案”的思索
·透过窗,世界在微笑
·重温远去的青春
·千帆过尽,任心怀热枕
·日薄西山行渐远
·浮生如梦,君又何问
·麦田的守护神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浮生如梦,君又何问

   浮生如梦,君又何问。
   
   她,一身素白轻纱,螓首蛾眉,似不沾这人间烟火一般。却不知自己身是何人。他,一袭青衣,逍遥恣意,身为捕蛇人却从不捕蛇,偏爱五行八卦,奇门遁甲。
   
   初次相遇是在那个蒲公英漫天飘散的峡谷上,她闭着眼,他睁着眼,看着她。其实,是女子不知何故晕倒在这,然后被他救回村里。


   
   姑娘醒后,对自己来自何方,身是何人没有任何印象,只知道手中的碧玉珠钗是自己的贴身之物,而那个救她的少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许宣。在之后短暂相处的日子里,女子看到了许宣的自由自在和那种至爱少年游的洒脱不羁,也仿佛喜欢上这里的宁静安详。
   
   不过她知道,她需要知晓自己的来历。可一旦回想过往,她便头痛欲裂,黛眉紧蹙。在前往永州的小舟上,许宣告诉她,这个世上春花秋草转瞬即逝,人生无常,苦多乐少,有很多事情记得不如忘了好。其实,就在那天,她便看到了身后的尾巴,但只是一瞬便晕了过去。醒来已是第二天的黄昏,她看着远处的夕阳,似解脱却痛苦地低喃。那条尾巴,我还真是妖怪呢。
   
   许宣却道,世间长着两条腿的恶人多得是,你有一条尾巴又如何。她笑了笑,没有说话,用手轻轻拂起身边人的鬓发,眼里是淡然,更像是哀愁。
   
   果然,她遇见了小青,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小白。她遇见了更多自己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她知道在这个乱世,没有人能随意给出承诺,不是人妖殊途,而是身不由己,最好的结局便是各自安好。
   
   最后,两人还是看到了彼此,可他只剩下一缕魂魄。她,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记忆封存在珠钗中后便功力全失,化为白蛇。从此,时光如水,人间不知过去多少春花秋月,而许宣也不知经过多少转世轮回。
   
   五百年后,她终究是记起了他,那个叫许宣的人,可是小青告诉她,他早不知喝过多少回孟婆汤,就算找到他,只怕也不是记得的那个人了。
   
   她笑了,笑中梨花带雨,星眸璀璨。想起了许宣在那氤氲淼茫中的小渔舟上为她唱的歌。何须问,浮生情,原知浮生是梦中。这浮生如梦,君又何问,哪怕亦幻亦真,我都深深沉浸于此,即便来世也不愿醒来。
   
   她坚定地对小青说,无论他在世间何处,无论他是何模样,无论他还记不记得我,我都要找到他,因为我,记得。
   
   后来,在那个烟雨朦胧的西湖断桥上,两只油纸伞擦肩而过,碧玉的珠钗掉落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好清脆,他听到了,也低头看到了。
   
   他急忙捡起珠钗,抬起头来,对着那个背影。姑娘,你的珠钗掉了。
   
   油纸伞下的她回过眼眸,看着他。美目流情,巧笑倩兮。谢谢官人。
   
   他与她,在这恍如隔世却又真实存在的漫漫红尘里如何前缘再续,我并不知道。唯一我所知的,今世的他,叫许仙,今生的她,还叫小白。
(2019/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