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按:
   谢谢网友俞先生好心劝和。


   
   
   吾已拟定赋诗六百首(6x100),虽近平川普共颁禁诗令,不顾也。
   
   遭遇嘎某之前,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够成为诗人。
   
   我的两位发小是当代著名诗人:食指(郭路生)、江河(于友泽)。
   
   年轻时,他们动员我写诗,我总是说:不行不行,诗无达诂,诗有别才,我不是这块料!
   
   遭遇嘎某 ,愤怒出诗人!我就是这块料!
   
   假如有幸遭遇喜嘎、怒嘎、哀嘎、乐嘎,我能够成为华国锋、钱学森、袁隆平、屠呦呦(我不喜欢当女人)!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N嘎诸嘎何处寻?
   
   也许将来有一天,夜空布满嘎星嘎月,而我已然成为小匣里的一撮寒灰,再也不可能发出哪怕是至微至弱的呻吟!
   
   呜呼,N嘎诸嘎来了,我却已经走了!
   
   因此,抓紧时间!
   
   我不是徒手跳高运动员,而是撑杆跳高运动员,没有嘎某怎么行?
   
   该嘎之于我,犹如苹果之于牛顿,只不过是激发灵感的一个偶然的外因而已。
   
   今生今世,谁敢保证还有下一个该嘎、下一个苹果呢?
   
   我的外祖父黄右昌老先生(曾任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兼教授,系三岁能识千字的神童)能诗,其代表作“梅花十首”,震惊朝野,得和诗达224首之多;国民政府因而将
   梅花定为国花。
   
   此后,吾家两代迭出诸专业权威学者,却始终无一人能诗;没成想,外祖父之诗才将由外孙隔代继承(尽管大打折扣!)于今日!
   
   哦,活着多么美好!
   
   兹提前发表业已完成的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三百三十五以示庆祝: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三百三十五
   
   生子当如孙仲谋,
   嘎贼未灭我何愁?
   家族代有奇人出,
   基因密码优优优!
   
   注:生子当如孙仲谋引自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兹提前发表业已完成的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六百(终)以明志: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六百(终)
   
   更换新名嘎拉杆,
   太岁赖尔入云端,
   撑杆跳高破记录,
   他日请君享羹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
   
   四顾山光接水光,
   战和未定两傍徨,
   或许嘎贼命不绝,
   为非作歹更猖狂。
   
   注:四顾山光接水光引自黄庭坚院楼闲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四
   
   梅子黄时日日晴,
   赋诗骂贼不能停,
   骑虎难下颇吃力,
   犹如习某扛国鼎。
   
   注:梅子黄时日日晴 引自曾几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五
   
   子规声里雨如烟,
   嘎贼今夜何处眠?
   旷日持久军心老,
   放弃鸡肋又不甘。
   
   注:子规声里雨如烟引自翁卷乡村四月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六
   
   睡起秋声无觅处,
   嘎贼奔逃天涯路,
   繁华城镇不能留,
   乡村野老共为伍。
   
   注:睡起秋声无觅处引自刘翰立秋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七
   
   山外青山楼外楼,
   网内口角网内仇,
   太岁嘎贼一对一,
   天涯海角不罢休。
   
   
   注:山外青山楼外楼引自林升西湖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八
   
   白云红叶两悠悠,
   天子下诏征嘎酋,
   君王一言三军动,
   将士争功拔头筹。
   
   注:白云红叶两悠悠 引自程颢秋月
   
   2019年4月25日
(2019/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