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陈年旧事“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承蒙严家祺老师赐函,不胜感谢。
   
   老某这种人在华人圈很常见,他们一辈子受共产党欺负,提起共产党骂骂咧咧;然而,一旦有讨好共产党的机会,他们就像孝敬亲爹亲妈那样孝敬共产党!


   老某实名举报毕汝谐,既不可能入党也无物质奖励,只是满足靠拢强者的一厢情愿的心理需求。
   毕汝谐与老某发生悲剧纠葛,在于毕汝谐本质上还是太善良了——远托异国,大家都不容易;老某老了,能帮他一把就帮他一把吧。
   假如毕汝谐换一种待人处世的做法,则毕汝谐与老某的友谊肯定万古长青——
   毕汝谐一开始就显摆自己在华盛顿大使馆有人,老某必定既羡慕又佩服;当时,我们这些人归休斯顿领事馆教育组管理,与华盛顿大使馆隔着层次。
   毕汝谐一开始就表明自己是睚眦必报的狠角色,不好欺负;
   1982年5月,毕汝谐于北京体育杂志发表短篇小说“拳拳之心”,这是1949年后中国文学第一篇拳击题材的小说。
   
   遥想文革当年,北京体面人家的男孩以拳击为荣为乐为身份象征(须知,市面上根本见不到拳击手套),多次在当局眼皮底下举行小规模的地下拳击比赛。
   
   毕汝谐也曾与情敌格斗,向其头顶砍以菜刀(这一刀在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有记录;因在自家客厅,属正当防卫)。
   
   清末诗僧苏曼殊当过刺客,毕汝谐走的也是能文能武的路子;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
   
   假如毕汝谐严正声明:一旦发生日常纠纷,本人不排除采取非和平手段!
   面对如此强势、咄咄逼人的毕汝谐, 老某还敢打小报告? 姥姥!
   假如毕汝谐充分张扬其恶,就可以有效地制止老某心中之恶;而恰恰是由于毕汝谐刻意隐瞒其恶,反倒使老某心中之恶大为膨胀!
   生活中的善恶辩证法,就是如此。
   
   以小喻大;奥巴马手持大棒受欺负,特朗普手持大棒欺负人;两相对比。还是后者好一些。
   
   文革高潮中,全北京有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薛蛮子是第一个敢于直呼毛泽东其名而不衔的人,而毕汝谐是第一个鼓吹“科学共产主义理论是伪科学”的人。
   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因为不知老虎的厉害;假如共产党把薛蛮子毕汝谐送到夹边沟饿上两年,他们也就老实了。
   人类是动物的后裔,人性包括兽性的烙印。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区别仅在显性隐性之别、或强或弱之差而已。
   
   
   附:
   毕汝谐先生:
   
    读你电邮《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我觉得你对儒家文化和一般的伦理学,没有一个总体上的了解。你了解了,就会以平常心看待身边发生的事。你可以在网上找一些这方面文章读一读。你要想想,贝多芬、海明威、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怎样在困难环境中,依靠灵感,写出自己的作品来的。
   
    我们在纽约送别林希翎的那次聚会上有一面之交,但从你的文学作品中,我发现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而且知道你是当代中国新浪漫主义杰出的代表,由于你是中国的一位持不同政见者,你在文学上的成就,现在中国不承认你,在国外,由于中文世界十分狭小,所以,你的所有作品,现在影响有限。我确信,当你的文学作品能够在中国大陆广泛传播时,中国将认同你是一位可以与英国的拜伦、法国的维克多·雨果和德国的尼采相比的杰出作家。我希望在不远的将来,看到中国和全世界对你的文学创作成就的承认。我无需吹捧你,从电邮中,我感到你的情绪有些低落,你对自己要有这样的信心。
   
    我写这封电邮,望你把你自己的情况和你作品中一些你认为重要的句子(不要文章,太长就看不动了,但请注明出处)发给我,我将在以后我的文章中,谈到你作为当代中国的重要思潮。我多年来总是喜欢把时间化在写书、写文章上。我准备从明天(2019-3-11)开始,全力以赴写一本新书——《第二次新文化运动》,谈理性、感情、意志在改变人类社会中的巨大力量,谈这种力量对儒家文明的影响。去年3月11日後,用了60天,日以继夜,写好了近300页的一本书,7月初已经全部排好版,因一原因,现在看来近期内不会出版。对不出版,我的反应是,从今年3月11日起,再写一本新书。
   
   附上《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祝好! 严家祺 2019-3-10
(2019/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