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歌猛进!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西谚:一个小丑进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妓女英雄梁红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 毕汝谐(纽约作家)
·六六大顺! 点击量突破六千六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毕汝谐(纽约作家)
·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永别了,我的弟弟 毕汝谐(纽约作家)
·法国哲学家孔德的夫人是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东德纪录片条顿剑在行动 毕汝谐(纽约作家)
·阿城的妓女之子题材小说棋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夏衍的剧本法西斯细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七(齐)天大圣!点击量突破七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萨特的剧本可尊敬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性格形态学的第二性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造反派财贸尖兵司令洪振海(面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苏童的妓女题材小说红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共创奇葩百科全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郑板桥最脍炙人口的匾额吃亏是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短篇小说公墓里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贺为名妓苏小小写的苏小小墓 毕汝谐(纽约 作家)李贺为名妓苏小小
· 谷崎润一郎的恶魔主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齐鲁(七五)雄风!点击量突破七千五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乱伦妓女题材小说隐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克异的变态性心理题材小说手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国荣梅艳芳主演的妓女题材电影胭脂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唐代著名歌伎诗人薛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郁达夫的嫖妓题材小说沉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奈保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感言:感谢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小说衣橱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霸凌(八零)鼠辈!点击量突破八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欧仁苏的妓女题材长篇小说巴黎的秘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电影明星休格兰特嫖妓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惊悚!陕西男子活埋母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旷世巨著尤利西斯的嫖妓情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性格决定打贸易战病毒战N战的套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林彪发表署名文章《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毕汝谐(纽约 作家)
·蓬佩奥以绅士的超然态度傲对下流谩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京剧真假美猴王说到真假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京剧双包案说真假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波列伏依真正的人说真正的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谁是第三者谈谁是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寻找男子汉谈寻找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明星黄海波嫖妓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华人反对邱乱伦党!点击量突破八千五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妓女之子也是一味中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导演王全安嫖妓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按:年纪大了,往事浮想联翩;窃以为,所谓文革,就是史无前例的咄咄怪事的集大成者。
   毕汝谐不忍青史成灰,故秉笔直言:
   一,


   1967年初夏,北京掀起反军高潮;一日,我去景山东街小饭铺买豆浆油条,偶一回头,差点惊叫起来,站在我后面的排队者,乃是中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肖华上将!他只身一人,戎装,眉宇间似有淡淡的忧愁。
   我看肖华,肖华也看我;我们四目相对,脸上毫无表情。
   除了我,无人认出肖华上将在此!
   据我所知,文革前肖华养尊处优,排场很大,所到之处,前呼后拥;肖华贪爱女色,除非与女人幽会,身边总有众多警卫人员。
   近日,毛泽东说:肖华是扶不起来的天子;江青说:肖华是绅士不是战士。
   此时此刻,绅士肖华规规矩矩地排队(苏联电影有句著名台词:让列宁同志先走),规规矩矩地交付钱票粮票(这是随从的分内之事,真难为肖华上将了),完全符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据我所知,文革前肖华以惜命闻名;他从不与人握手,以避病菌;此时此刻,绅士肖华坐在角落里,马马虎虎地吃油条喝豆浆,与寻常百姓无异。
   我暗忖:肖华家住在景山前街,这个小饭铺是离他家最近的小饭铺,他是如何寻来的?难道说,今早上将府不开伙,肖华只能在市井混饱肚子?
   我的脑海浮现一连串问号,先于肖华离开此地。
   二,
   1967年初夏,北京掀起反军高潮;一日,男13中一群四三派学生(出身不好者居多)闯进粟裕大将家里,以揪联动为名,抓住粟裕之次子粟寒生(男13中红卫兵大头目),抡起皮带劈头盖脸地疯狂抽打;粟裕站在一旁,双手搓来搓去,一言不发; 而粟裕家的武装警卫班亦作壁上观,悉如看客。
   粟裕,威名赫赫的大将军也,国共军界皆肃然起敬;此时此刻,粟裕眼见近在咫尺的儿子遭难,搓其手而无法援之以手,爱莫能助也。
   
   三,
   1967年初夏,郭沫若、于立群之四子郭建英是男8中老初三学生;郭公子性喜交际,经常邀约狐朋狗友去郭府玩乐;郭沫若系国家领导人,故狐朋狗友须凭学生证在传达室登记,方能入府。
   人多了,难免良莠不齐;某日,一位泼皮牛二白天混入郭府,仔细勘察地形,窥探细软所在;是夜,牛二携带作案工具,攀大树越高墙进入郭府,甫一落地,即被警卫人员擒获,连夜送往西城公安分局;奈何公检法已被砸烂,只得交男8中保卫组领回,囚入牛棚。
   经此变故,郭府闭门谢客,狐朋狗友不得入也。
   
   四,
   1967年初夏,江青号召彻底砸烂公检法,以致北京市公安局、公安分局、派出所全部瘫痪,唯谢富治为部长的国家公安部还在办公;于是,北京处于亘古未见的司法状态:除了最高警察总监谢富治这个光杆司令,公检法已是洪洞县里无好人。
   于是,群众一旦抓到小偷流氓,只能直接送到位于天安门广场的国家公安部。
   笔者在公安部大门口亲见:一个头破血流的痞汉,被一群愤怒的男男女女扭送到公安部传达室;站岗卫兵问:他犯了啥事?一个中年妇女吼道:他偷了我的钱包!
   
   五,
   1967年初夏,一日,谢富治副总理接见群众;忽然,一群来路不明的所谓革命群众求见谢富治,他们将谢富治团团围住,一名不逞之徒竟然亮出一把水果刀,
   划破谢富治的手指,见血了!而后,这帮人裹着凶手,扬长而去!离奇的是,谢富治的持枪警卫员视若无睹,一动不动。
   次日,北京街头出现大字报,谓刺伤谢富治副总理罪该万死;奇怪的是,谢富治本人对此保持沉默,而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
   无产阶级司令部全体成员亦对此保持沉默,这件奇案便不了了之了。
   几十年过去了,笔者披阅诸多文革史料,发现这件奇案于文革正史、野史均不见记载;这件奇案不知有何玄机。
   笔者谨冒昧给出管见:1967年4月,谢富治兼任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个人权势迅速膨胀;毛林江出此下策,警告谢富治,
   双方心照不宣。
(2019/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