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胡志伟文集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 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一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曹錕當388天總統敛財6000萬大洋
·毛澤
·血戰陽夏
·「我是張宗昌,不是張邦昌」
·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兼述救總今昔---
   張震遠是鄧蓮如赴美徴才聘回來的
   梁振英的肱股張震遠出任行政會議成員才十個月就下台,2015年4月15日因欠債1.2億港元,被高等法院颁令破産,2018年4月25日被高院颁令禁止擔任公司董事六年,另有其它刑事案件排期待審。
   張震遠是美國哈佛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曾任美國麥卡锡顧問公司之美國及亞洲區顧問,1989年在一個亞太研討會上邂逅了赴美求才的行政會議首席議員鄧蓮如爵土,她表示香港正處危急存亡之秋,人才需求孔殷,動員他返港効力。1991年他回港出任彭定康的中央政策组(港英情報科)全職顧問,颇得首席顧闭、“魔僧” 顧汝德赏識。此後。歷任土地發展公司董事、廉署防止貪污諮詢委員會主席、市區重建局董事會主席、公務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委員。他還擔任過中資泰山石化的副主席和俄羅斯鋁業聯合公司非執行董事。2012年出任梁振英競選辦公室主席,梁當選特首後,張出任行政會議成員、策略委員會副主席以及山東省政協委員,差一點當上行政會議召集人。據全國人大常委吴康民回憶錄透露,在回歸前,曾蔭權任財政司時,曾透過張震遠邀請吴康民到官邸吃飯。據劉夢熊爆料,梁振英競選特首時,張全力協助聯繫傳媒,還在应付僭建醜聞時出谋劃策為梁解套。到商交所垂危時,張大舉向大陸官商借債,金额每人多達數千萬元,最大官職有副國級者。

   2010年,由張震遠向梁振英推蔫出任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接受傳媒訪問時,聲稱自己做了三十年公務員,張是她見過的最佳公職人员。2012年張震遠事業達到巔峰時,曾與深圳福田區政府簽訂協議投資興建商交所總部大廈,稱建成後每年將帶來幾百億國際交易额。詎料张的商品交易所成立不到两個月,中證監勒令禁止境外的期貨交易所在大陸設立商品期貨交割倉,此舉给予張致命打擊。商交所山窮水盡時,張以行政會議成員身份向江湖人物“上海仔” 借錢,消息傳到北京,中央震怒,上頭認為梁振英連自己的頭馬也管不好,實難管治香港,更難面對政改、佔中、廾三條立法等政治難题,遂决定斬頭馬、换特首,這才發生證监會與商業罪案调查科聯手调查商交所這宗“串謀欺詐證交所” 大案。於是乎,這個居住淺水湾月租十八萬元的三千五百呎豪宅、駕駛三百萬元红色法拉利敞篷跑車的政商名人,頓時被打回原形。
   從報刊跟蹤這宗驚天大案六年,我查閱了三十年前的日記,蓋因我同張震遠的父親張寒松共事過十七個月
   曾恩波邵玉銘的關愛
   我初到貴境時,看到明報中國版刊出一篇有關梁興初近况的報導,發覺完全不符合事實。林彪折戟沉沙後,由於搜出的“五七一工程紀要” 载有政變成功後任命梁興初為國防部長,於是這位一身集四川省委第一書記、省革委主任、省軍區政委兼司令員四大要職的封疆大吏,被廢為庶民,由中央交付山西省革委會监管,省裡把梁交給太原市最大的國營企業---蘇聯援建的太原化工廠“勞動锻鍊” 。化工廠高層深知此馬來頭大,没有安排梁與初下廠劳動,却特地為他全家蓋了一間”休息所”。梁大將軍閑來無事,到處遊逛找人聊天,偏愛找上海人北京人,也無话不談,负责监視他的两名警衛員就尾随着他跑東跑西。那間休息所離我住處不遠,他很快同我交上了朋友。他好客,健談,逢人就發牢騷喊冤枉,說林彪同他只是上下級關係,他對五七一工程一無所知。我回上海探親给他捎過大城市的新産品。1979年10月,我從山西省公安廳外事處領取了往來港澳通行證,離太原前,10月8日梁興初在義井鎮一家上海飯店設宴為我餞行,鄰近的上海同鄉都來了。想起往事,我貿貿然向明報投書,把梁與初有两個兒子,都早已安插到部隊,他夫妻俩月薪仍保留六百多元等统通寫了出來。短文在“讀者報導” 欄刊出後,副總编輯丁望邀我晚餐。他说,大陸新移民所投稿件之文風以我為最佳,全無八股味道。他要我多多為明報寫稿,我陸續寫了難友葛佩琦平反寃獄的坎坷過程、獄友王金魁前妻宋立英下嫁陳永貴後洗脱姦淫幼女罪名、毛選在上海書店以三折賤售、馬思聰赴台覲見 蒋公要求立即反攻大陸等文。丁望说,我的文章讀者反应熱烈,老闆金庸極為重視,名作家董千里(項莊)都引用拙文。他回憶了十二年前商台播音員林彬被左派暴徒活活燒死之慘事,教我多用些筆名,以防不测,所以我陸續用過一百多個筆名。此後我在中報、快報、香港時報發表了大量文章。由時報總编許承宗引薦,我结識了國民党港澳總支部宣傅處處長俞剑飛,他是我上海同鄉,抗戰時参加三青團地下抗日活動,被日偽抓到極士菲爾路76號特工總部打成殘廢。俞剑飛多次設宴款待我,陪席的有中華航空公司總經理鍾贊榮(1986年王錫爵刦持波音貨機叛逃大陸後,代表台湾與大陸談判的首席代表)、副理陳勛偉(退休後加入長榮集團到上海任碼頭主任)、僑委會駐港代表、華僑旅運社總經理馮漢樹(謝稚柳秘書)、副理李振揚、教育部駐港代表張翰書、僑選立委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國民黨港澳總支部主任委員陳志輝、救委會主任秘書張寒松等等。俞剑飛、陳勛偉说,我在快報發表的“從郵票看两岸政情” 一文,對比三十六年來大陸發行的2156種郵票與台湾發行的1523種郵票,從政治人物、古代聖賢、抗日名將、民俗禮儀、古物古畫等十個方面,足證中華民國才是中華文化的忠實繼承者,寫這樣的文章要耗费大量時間,並非一般作者能做到;我為快赧中國版撰寫的中共十二大新领導人趙紫陽,胡耀邦,胡啓立傳記被抽到頭版,還被台湾中國時報、日本讀賣新聞轉載,後者駐港特派員户張東夫和台湾文壇祭酒陳紀瀅都想約見我。時報董事長曾恩波说,凡我在各報發表的文章,他天天都剪存,謝中侯説:新聞局長邵玉銘要他幫助我將長短文章分類結集出書。許承宗告訴我,時報收到多封來自四川、雲南等地的讀者來信,要求“岳天祥”救他們於水火,我估計在大陸能到参考閲览室看到香港時報者,至少是處長級幹部。陳志輝、梁永燊輪流在飛龍酒楼宴請我,陳叫我填寫“華僑日報讀者聯誼會”(國民党的匿稱)的入會表格,希望我進入台湾駐港機構任職。我心想,剛離狼窝不久,喘息未定,寫稿已豐衣足食,不必再捲入旋渦了,就一再婉言謝絕。
   嚴家淦遊说家父讓我入彀
   八五年五月十六日,救總的鄒镇岳科長約我飲茶,他説救總成立三十五年來,以台湾影、劇院每張入場券抽一元的方法,救濟大陸逃出來的難民,现在党外有人懷疑這筆鉅款下落不明,救總理事長谷正綱承受壓力很大,他三令五申要在救總開銷最大的香港,找人编一本“救總三十五年工作實錄” 。 主秘張寒松邀請徐東濱、董千里等著名作家執筆,前者寫過電影劇本“成吉思汗” ,後者是美新處“今日世界” 的主編,盛名之下,要價太高,救總經费支絀,請我屈尊接下這份牛工,救總的同事都是歷年從大陸逃出來的難民,相信大家都會合作愉快云云。
   八月八日,陳志輝帶了一個上海人陳冠華醫生茶叙,後者聲稱三十多年前就認識家父胡賡佩,他還知道戰前父親同嚴家淦合資在上海二馬路開過—家金陵西餐馆。
   十一月十九日,父親電召我去他辦公室,說嚴前總统從台北打來長途電话,稱救總駐港機構欲聘請我去编一部工作實錄,希望他以父子之情規勸我,切勿辜负這一番盛情。我說,我在大陸當過現行反革命,雖已平反,但畢竟留下檔案記錄。去年剛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一九九七香港铁定回歸中共统治,若去救總做事,豈不是现行反革命变成了歷史反革命?十二年後再度被清算鬥争?父親說:你不要再做無業游民了!當下有政府機關聘你做一份体面的職位,却之不恭。得罪共産党固然不智,得罪國民党恐怕也不值得。你可以同對方簽一年死约一年生约,訂明祗管编書。其他什麽政治、情報工作都不涉及,一年寫不完,第二年寫完就走人。你母親和姐姐都在大陸,小心謹慎是對的。像你這樣的人,九七後最好去台湾,到救總服務两年,將來申請定居台湾也可以加分嘛。
   十一月廾二日,張寒松電召我去九龍自由道二號,他説,英文秘書劉小姐因臨産而辭職了,要我接替她的職位。他說,這是列入正式编制的公職,方丹想做都批不准,在這裡上班,你可以抽空繼續寫你的報刊專欄。廾八日,我向張寒松交了一份履歷,鄒科長叫我填了一式四份表格,其中介绍人必须填寫珠海校長梁永燊。
   十二月二日是星期一,我到自由道二號同台大英文系畢業的劉小姐辦了卷宗檔案交接手續。
   救總全名為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成立於1950年4月4日,係總统 蔣公以反共復國為理念,以救濟團結反共力量為宗旨而設立的一個半官方機構,其業務受中華民國内政部监督指導,以人道主義為出發點,專鬥辦理救濟中國大隓流亡境外、海外難民之活動,包括募款、空飄、海漂、接運與安置因共産暴政而流落海外的大陸同胞。其經費來源有三:一是工商界與外海外僑胞的捐款,二是接受國際援助(如美援、西方國家教會),三是政府補助。自1950年五月起,救總試用空投、空飘、海漂形式,把大米、手錶、文具、藥品、收音機等加上告大陸同胞書等傳單,投放到華中、華南各省,並在香港、泰國、緬甸等地設立分支機構,其中香港用款最多。1949年冬,廣東失守後,國軍有數萬溃兵撤往九龍,他們被港英軍警繳械後分散進入市區自謀生路,同時大陸各省天災人禍難民蜂湧抵港,慈善機構東華醫院特地騰出一幢四層大樓收容流落街頭之大陸難民。不料中共派遣歹徒混入醫院製造纷擾,打鬥不歇。該院乃將收容於上環之難民一律遷往西環郊外之摩星嶺續施膳食。1950年6月初,登記领有钣票者近七千人。6月18日,左派“政軍醫職工旅行團” 二百六十餘人组成秧歌隊與腰鼓隊,手持五星红旗浩浩蕩蕩開到摩星嶺尋釁,並向正在领取早餐的難民們呼喝:“回鄉去為人民服務” 。當日係端午節,難民們不堪受辱,遂出拳相向,撕毁五星旗,毆傷二十餘人。衝突發生時,摩星嶺海面突然出現两艘掛有红旗之神秘船隻,港府深恐從此多事,乃决心關閉摩星嶺收容所,遂於6月25、26两天租用三艘油麻地小輪將難民强迫遷徙到九龍半岛東北角的吊頸嶺下,設立香港政府社會局調景嶺營辦公處,继續供應膳食。
   從摩星嶺到調景嶺的流徙
   港府社會局在调景嶺搭建了三百座帳篷安置難民,此後,在台湾的國府陸續派輪船將營内三千名傷(兵)殘難胞接運赴台。1953年2月,港府宣布停止派飯,於是救濟工作便由台北救總委派的“港九各界救濟調景嶺難民委員會” 承擔。該會在调景嶺营區設立服務處,每年经费五百多萬港元均由台北救總提供。服務處按月向老弱贫困殘疾難胞颁發一百八十元(八十年代加至二百二十)救濟金,向考取台湾各大專院校的難民子女提供免費船票和七百元一學期的中山助學金。美國世界日報採訪主任李勇就是五十年代中山助學金的受惠者,他至今對 蒋公此一德政感恩不盡。到八十年代,營區居民的大陸親友憑雙程證來港探親時,救委金會一律赠以現金、衣服、小型電器等,並代繳大陸入境之關税。每年接受此類救濟的大陸雙程客有千餘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