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杨恒均之[百日谈]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2014年6月24日
   伊拉克又出问题了,但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可当一些人把伊拉克出的问题归咎到民主制度身上,并且拿如今的民主伊拉克同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相比,暗示混乱的今天不如稳定的当初时,就让我吃惊了。
   
   第一,民主伊拉克之后,民众经济生活水平大幅提升,民生基础建设大为改善,对外交往渐趋成熟,吸引了包括中国石油在内外资前往投资,这些都是有数据可查的,怎么会不比萨达姆时期强?伊拉克人没有几个怀念萨达姆的,我们这边一些人倒死死恋上了那个独裁者。至于一些官方媒体借此来攻击美国“搞乱了伊拉克、中东”,他们要就是太年轻、太简单,要就是太无耻。你难道把美国入侵前的萨达姆时代称为“稳定”?
   


   第二,萨达姆后的伊拉克宗教派别与族群冲突又起,常常有爆炸与袭击,造成不少平民伤亡,大多是恐怖份子捣乱,这是事实。尤其与萨达姆时期相比,数量大幅增加。但萨达姆时期之所以没有这些恐怖份子破坏,是因为最大的恐怖分子就萨达姆他自己,他用高压手段对各族群的严厉管制与残酷镇压,破坏程度远远超过现在零星的恐怖份子。萨达姆使用高压维稳,表面上看平息了宗派纠纷,实际却让所有宗派屈服于他绝对权力的淫威之下。
   
   萨达姆时期,侵犯人权的事比比皆是不说,他活埋、枪毙少数族群、异议分子与反对他的人,数量在少数吗?没有最好的制度,但比较起来,一定有更好的制度。如果让伊拉克人选择是生活在萨达姆时代,还是现在,相信在美军已经撤出伊拉克的今天,他们拥有了选择的自由吧?更何况,那些制造恐怖活动与屠杀平民的,其中不乏萨达姆时代作威作福的爪牙。
   
   第三,伊拉克叛乱分子被伊拉克、美国、中国,甚至包括伊朗在内的多国认定为恐怖组织,他们杀害俘虏的手段残忍之极,对占领地区实行极端宗教法律,引起公愤与恐慌。民主国家有恐怖分子,非民主国家也有恐怖分子,相比而言,恐怖份子在民主国家的活动空间反而要大得多,但能以此来证明民主制度比不民主的制度低劣,民主制度制造“混乱”吗?南韩曾出现了世界上最大的邪教,北韩就从来没有听说出现过一个邪教分子。你说,南韩与北韩政府,谁才更似邪教?
   
   伊拉克又出问题了,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而且部分问题就出在民主制度身上!但不要误会,当我说问题出在民主身上时,不是同萨达姆的专制相比,而是认为伊拉克的民主还不成熟。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不是退回到专制,走老路和邪路,而是更进深化的民主,包括对民主制度的完善,提高民众的民主素质等等。
   
   这次叛军并不是太多,可是伊拉克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民主之后的军事“效率”明显降低了。毋庸讳言,不少新兴的民主制度在面对极端情况,例如暴动、战争与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时,确实存在三权不是制衡而是互相扯皮,决策者受制较多而犹豫不决,造成效率不高。当年,希特勒就看到了这个问题。
   
   二战解密的资料显示,希特勒一直以来都认为他最大的敌人是苏联和英国,因为两个国家都不是民主国家,都有高效率,很可怕。他认为英国有国王,不属于真正的民主国家,而最民主的国家是美国,却绝不足挂虑。所以,在最不应该对美国宣战的时候,他贸然挑战美国。结果,这个被他认为太民主而效率低下的美国成为二战中效率最高的国家,带领世界各国一举击败德国与日本。
   
   美国确实是民主国家中效率最高的,尤其在面临挑战时,但为什么按照美国模式成立起来的民主国家,在效率上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呢?其中重要一个原因就同民主的程度,或者说民众对民主制度的认同与民主文化(契约意识、法律精神等等)、民主素质分不开。
   
   美国用战争与征服的方式在亚洲扶持了两个民主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伊拉克。纵观历史,美国用武力输出民主的情况并不多,严格意义上讲,只有日本和伊拉克。连它的后院中南美洲,例如古巴,美国都懒得动用武力去“输出民主”,可见美国对亚洲东西两端都非常重视。
   
   伊拉克同日本这个国家最大的相同之处在于被突然占领后,一夜之间从极权(专制)国家过度到民主制度的国家。听上去很美,美国的枪炮让伊拉克、日本少走了一些国家用一百年还没有走完的民主之路。然而,专制几乎都是突然垮台的,民主制度真的可以一夜之间建起来吗?尤其是民主的价值理念,连西方国家都经过了上百年的启蒙,别说伊拉克,就拿日本来说,我都有些怀疑。
   
   我一直觉得日本不肯对二战屠杀做深刻反省与道歉,就和他们在骨子里没有真正接受自由、人权、民主的价值理念有关,要知道,美国、澳洲几乎都对百年前屠杀土著与欺负华人多次道歉了。
   
   没有经过本国民众艰苦奋战,“有幸”省略了在极权制度下启蒙与抗争的艰难岁月而得到民主制度,被证明在后来的日子里几乎都会遇到较大的波折,民众都要付出这样或者那样的代价。亚洲的韩国与中国的台湾就不同了,在长期的白色恐怖,或者说开明专制时代,争取民主的民众与掌权者经过了拉锯战,实际上使得一些理念深入人心,最终来之不易的民主,往往比这种枪炮下一夜之间被“赠予”的更加成熟与稳定。民众对民主的感情也更加深,更愿意维护它,捍卫它、珍惜它。
   
   民主得来太容易的伊拉克人愿意付出吗?如今的伊拉克,那些试图走老路与邪路的反人类的恐怖分子利用没有残忍的萨达姆监控而聚集起来了,要推翻民主制度,伊拉克该怎么办?你们可以扯皮,可以投降回到过去,甚至可以找回萨达姆(反正有那么多人想当萨达姆),他的残忍绝对超过那些恐怖份子,足足可以恐吓恐怖份子不敢造次。当然,你也可以认真思考一下手中的选票与民主制度,衡量一下是否值得为它流血,为它战斗。
   
   如果曾经同伊朗打仗,在狂人萨达姆挥舞的冲锋前叫嚣愿意灭掉美国的伊拉克人,面对一小撮恐怖份子就拖拖拉拉而放弃让他们不用生活在极权恐惧之中的民主政体,那伊拉克人根本不配享有这个民主制度。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免费的民主制度,是伊拉克人为自己的民主制度站出来,流血牺牲捍卫它的时候了!
   
   
   杨恒均 2014.6.23
(2018/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