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2014年6月24日
   伊拉克又出问题了,但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可当一些人把伊拉克出的问题归咎到民主制度身上,并且拿如今的民主伊拉克同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相比,暗示混乱的今天不如稳定的当初时,就让我吃惊了。
   
   第一,民主伊拉克之后,民众经济生活水平大幅提升,民生基础建设大为改善,对外交往渐趋成熟,吸引了包括中国石油在内外资前往投资,这些都是有数据可查的,怎么会不比萨达姆时期强?伊拉克人没有几个怀念萨达姆的,我们这边一些人倒死死恋上了那个独裁者。至于一些官方媒体借此来攻击美国“搞乱了伊拉克、中东”,他们要就是太年轻、太简单,要就是太无耻。你难道把美国入侵前的萨达姆时代称为“稳定”?
   


   第二,萨达姆后的伊拉克宗教派别与族群冲突又起,常常有爆炸与袭击,造成不少平民伤亡,大多是恐怖份子捣乱,这是事实。尤其与萨达姆时期相比,数量大幅增加。但萨达姆时期之所以没有这些恐怖份子破坏,是因为最大的恐怖分子就萨达姆他自己,他用高压手段对各族群的严厉管制与残酷镇压,破坏程度远远超过现在零星的恐怖份子。萨达姆使用高压维稳,表面上看平息了宗派纠纷,实际却让所有宗派屈服于他绝对权力的淫威之下。
   
   萨达姆时期,侵犯人权的事比比皆是不说,他活埋、枪毙少数族群、异议分子与反对他的人,数量在少数吗?没有最好的制度,但比较起来,一定有更好的制度。如果让伊拉克人选择是生活在萨达姆时代,还是现在,相信在美军已经撤出伊拉克的今天,他们拥有了选择的自由吧?更何况,那些制造恐怖活动与屠杀平民的,其中不乏萨达姆时代作威作福的爪牙。
   
   第三,伊拉克叛乱分子被伊拉克、美国、中国,甚至包括伊朗在内的多国认定为恐怖组织,他们杀害俘虏的手段残忍之极,对占领地区实行极端宗教法律,引起公愤与恐慌。民主国家有恐怖分子,非民主国家也有恐怖分子,相比而言,恐怖份子在民主国家的活动空间反而要大得多,但能以此来证明民主制度比不民主的制度低劣,民主制度制造“混乱”吗?南韩曾出现了世界上最大的邪教,北韩就从来没有听说出现过一个邪教分子。你说,南韩与北韩政府,谁才更似邪教?
   
   伊拉克又出问题了,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而且部分问题就出在民主制度身上!但不要误会,当我说问题出在民主身上时,不是同萨达姆的专制相比,而是认为伊拉克的民主还不成熟。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不是退回到专制,走老路和邪路,而是更进深化的民主,包括对民主制度的完善,提高民众的民主素质等等。
   
   这次叛军并不是太多,可是伊拉克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民主之后的军事“效率”明显降低了。毋庸讳言,不少新兴的民主制度在面对极端情况,例如暴动、战争与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时,确实存在三权不是制衡而是互相扯皮,决策者受制较多而犹豫不决,造成效率不高。当年,希特勒就看到了这个问题。
   
   二战解密的资料显示,希特勒一直以来都认为他最大的敌人是苏联和英国,因为两个国家都不是民主国家,都有高效率,很可怕。他认为英国有国王,不属于真正的民主国家,而最民主的国家是美国,却绝不足挂虑。所以,在最不应该对美国宣战的时候,他贸然挑战美国。结果,这个被他认为太民主而效率低下的美国成为二战中效率最高的国家,带领世界各国一举击败德国与日本。
   
   美国确实是民主国家中效率最高的,尤其在面临挑战时,但为什么按照美国模式成立起来的民主国家,在效率上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呢?其中重要一个原因就同民主的程度,或者说民众对民主制度的认同与民主文化(契约意识、法律精神等等)、民主素质分不开。
   
   美国用战争与征服的方式在亚洲扶持了两个民主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伊拉克。纵观历史,美国用武力输出民主的情况并不多,严格意义上讲,只有日本和伊拉克。连它的后院中南美洲,例如古巴,美国都懒得动用武力去“输出民主”,可见美国对亚洲东西两端都非常重视。
   
   伊拉克同日本这个国家最大的相同之处在于被突然占领后,一夜之间从极权(专制)国家过度到民主制度的国家。听上去很美,美国的枪炮让伊拉克、日本少走了一些国家用一百年还没有走完的民主之路。然而,专制几乎都是突然垮台的,民主制度真的可以一夜之间建起来吗?尤其是民主的价值理念,连西方国家都经过了上百年的启蒙,别说伊拉克,就拿日本来说,我都有些怀疑。
   
   我一直觉得日本不肯对二战屠杀做深刻反省与道歉,就和他们在骨子里没有真正接受自由、人权、民主的价值理念有关,要知道,美国、澳洲几乎都对百年前屠杀土著与欺负华人多次道歉了。
   
   没有经过本国民众艰苦奋战,“有幸”省略了在极权制度下启蒙与抗争的艰难岁月而得到民主制度,被证明在后来的日子里几乎都会遇到较大的波折,民众都要付出这样或者那样的代价。亚洲的韩国与中国的台湾就不同了,在长期的白色恐怖,或者说开明专制时代,争取民主的民众与掌权者经过了拉锯战,实际上使得一些理念深入人心,最终来之不易的民主,往往比这种枪炮下一夜之间被“赠予”的更加成熟与稳定。民众对民主的感情也更加深,更愿意维护它,捍卫它、珍惜它。
   
   民主得来太容易的伊拉克人愿意付出吗?如今的伊拉克,那些试图走老路与邪路的反人类的恐怖分子利用没有残忍的萨达姆监控而聚集起来了,要推翻民主制度,伊拉克该怎么办?你们可以扯皮,可以投降回到过去,甚至可以找回萨达姆(反正有那么多人想当萨达姆),他的残忍绝对超过那些恐怖份子,足足可以恐吓恐怖份子不敢造次。当然,你也可以认真思考一下手中的选票与民主制度,衡量一下是否值得为它流血,为它战斗。
   
   如果曾经同伊朗打仗,在狂人萨达姆挥舞的冲锋前叫嚣愿意灭掉美国的伊拉克人,面对一小撮恐怖份子就拖拖拉拉而放弃让他们不用生活在极权恐惧之中的民主政体,那伊拉克人根本不配享有这个民主制度。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免费的民主制度,是伊拉克人为自己的民主制度站出来,流血牺牲捍卫它的时候了!
   
   
   杨恒均 2014.6.23
(2018/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