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杨恒均之[百日谈]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2018年7月26日5点3分,沙叶新老师与世长辞。沙老是我敬重的作家,是我的好友,也是我永远的师长……
   
    十一年前的2007年某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问是谁,那边传过来的是那个极有特色的声音,他问,是杨恒均吗?我说是,那边说,我是沙叶新……沙老打电话来,我有些诧异,因为我们上次只是在一个笔会聚会上见过一面。我问沙老有什么吩咐,他说,我要去广州,坐火车去,听说广州火车站很乱,我有点担心,他们告诉我杨恒均在广州,有他在你不用害怕。是这样,你可以接我吗?
   


    我有点受宠若惊,像沙老这样的人想找个广州接车的,应该不难吧。那是我和沙老师私人友谊的开始,我不但接他,那几天还开车带他去讲座去会朋友,一路上我们不停地聊,我知道了沙老好多事儿,也知道了沙老怎么找到我的。笔会在广州当然不止我一人,但有车有时间可以到处走的只有我一个,而且,沙老听说广州火车站乱的重要来源竟然是我以广州火车站为背景的《致命系列三部曲》,上次聚会我送了他一套,沙老说,小说写得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搬上剧院……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后来在各种场合我和沙老师相见多达十几次,有意思的是,沙老会因为看到我的某篇文章,或者某个报道我的新闻而突然打电话给我,当然,大多是安慰我。无论是面对面聊天,还是在电话里,我都喜欢听沙老用他那特别的嗓音侃侃而谈。而这一点这些年几乎只发生在他的身上,因为我后来越来越没有耐心和人聊天,更不喜欢见了我就滔滔不绝的人,而沙叶新老师恐怕是极少数的例外。他中气十足,幽默风趣,看人看社会总是往好的地方看。可能是因为他的体制背景,让我对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有理解。
   
    沙老很早就从体制退下来,开始了“不为权力”的写作,他倡导“讲真话”,笔耕不止。他是真正做到了我手写我心的著作家——国内不让上演他的戏,他就去台湾、香港写,去那里排演。他的作品和演讲确实做到了他倡导的“讲真话”,但大概是讲真话太多太猛,据说他得罪了海里的人,后来的日子很艰难。但这些你是不会从他口中听到,从他脸上感觉到的,他永远是乐呵呵、精力充沛……
   
    两年前我准备在上海搞一次羊群年会,我给在上海的沙老师打电话,问他身体是否允许他和羊友们见见面讲两句。沙老说,可以吗?如果你允许我去,我带病也要去,不过,你知道,我很敏感啊。我说,您老都不写时评了,安心剧本创作,没事的,再说我们不公开,你来给青年讲两句,大家都很期待。电话那头的沙老爽快地答应了,他说:那也好,我会尽量不讲敏感话题,不会影响你们,这样吧,我讲一下我正在创作的戏剧……
   
   沙老短短几句话,恐怕只有我能够深深理解,理解后心中一阵难过。一个倡导并认真践行“讲真话”的老人,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我们。他担心影响我们,而主动回避一些他深有体会的话题,这对他难道不是一种折磨?……这样的心情,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就这一点,就足足够我喜欢、追随沙老师了。
   
    但那次聚会并没有举行,被强迫取消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发现沙老师也参加,结果如临大敌,后来甚至波及到对某个地区羊群的全面调查。
   
   但我并没有把这事告诉沙老师,当时他癌症手术后的身体一度反复,我真地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他老人家:他一辈子都关心的国家竟然认为他很敏感。我给他打电话,我说,沙老,活动取消了。沙老说,好,我理解。你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可以住我家……
   
   我没有去上海,也没有去看望沙老,而且,我担心这件事反过来影响他的创作。所以,在接下来我路过他的门口,都没有去打搅他。偶尔从他亲戚朋友那里听到他的病情,我也担心,但我总暗自庆幸,我们一定还有时间见面的,记得沙老十几年前告诉我,他一直洗冷水澡,他的身体可以让他战胜癌症,挺过最艰难的岁月……
   
   沙老是最我敬重的艺术家,他不为权力写作,他来自于体制却坚忍不拔地追求真话真理,他乐观积极,幽默风趣,虽然我们不常在一起,但每一次见面,都足足够我回忆多年,足足鼓励我踏着他们这些前辈开创的道路走下去……
   
   沙叶新老师,一路走好!我想念您!
   
   杨恒均 2018/7/27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