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杨恒均之[百日谈]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2018年7月26日5点3分,沙叶新老师与世长辞。沙老是我敬重的作家,是我的好友,也是我永远的师长……
   
    十一年前的2007年某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问是谁,那边传过来的是那个极有特色的声音,他问,是杨恒均吗?我说是,那边说,我是沙叶新……沙老打电话来,我有些诧异,因为我们上次只是在一个笔会聚会上见过一面。我问沙老有什么吩咐,他说,我要去广州,坐火车去,听说广州火车站很乱,我有点担心,他们告诉我杨恒均在广州,有他在你不用害怕。是这样,你可以接我吗?
   


    我有点受宠若惊,像沙老这样的人想找个广州接车的,应该不难吧。那是我和沙老师私人友谊的开始,我不但接他,那几天还开车带他去讲座去会朋友,一路上我们不停地聊,我知道了沙老好多事儿,也知道了沙老怎么找到我的。笔会在广州当然不止我一人,但有车有时间可以到处走的只有我一个,而且,沙老听说广州火车站乱的重要来源竟然是我以广州火车站为背景的《致命系列三部曲》,上次聚会我送了他一套,沙老说,小说写得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搬上剧院……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后来在各种场合我和沙老师相见多达十几次,有意思的是,沙老会因为看到我的某篇文章,或者某个报道我的新闻而突然打电话给我,当然,大多是安慰我。无论是面对面聊天,还是在电话里,我都喜欢听沙老用他那特别的嗓音侃侃而谈。而这一点这些年几乎只发生在他的身上,因为我后来越来越没有耐心和人聊天,更不喜欢见了我就滔滔不绝的人,而沙叶新老师恐怕是极少数的例外。他中气十足,幽默风趣,看人看社会总是往好的地方看。可能是因为他的体制背景,让我对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有理解。
   
    沙老很早就从体制退下来,开始了“不为权力”的写作,他倡导“讲真话”,笔耕不止。他是真正做到了我手写我心的著作家——国内不让上演他的戏,他就去台湾、香港写,去那里排演。他的作品和演讲确实做到了他倡导的“讲真话”,但大概是讲真话太多太猛,据说他得罪了海里的人,后来的日子很艰难。但这些你是不会从他口中听到,从他脸上感觉到的,他永远是乐呵呵、精力充沛……
   
    两年前我准备在上海搞一次羊群年会,我给在上海的沙老师打电话,问他身体是否允许他和羊友们见见面讲两句。沙老说,可以吗?如果你允许我去,我带病也要去,不过,你知道,我很敏感啊。我说,您老都不写时评了,安心剧本创作,没事的,再说我们不公开,你来给青年讲两句,大家都很期待。电话那头的沙老爽快地答应了,他说:那也好,我会尽量不讲敏感话题,不会影响你们,这样吧,我讲一下我正在创作的戏剧……
   
   沙老短短几句话,恐怕只有我能够深深理解,理解后心中一阵难过。一个倡导并认真践行“讲真话”的老人,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我们。他担心影响我们,而主动回避一些他深有体会的话题,这对他难道不是一种折磨?……这样的心情,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就这一点,就足足够我喜欢、追随沙老师了。
   
    但那次聚会并没有举行,被强迫取消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发现沙老师也参加,结果如临大敌,后来甚至波及到对某个地区羊群的全面调查。
   
   但我并没有把这事告诉沙老师,当时他癌症手术后的身体一度反复,我真地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他老人家:他一辈子都关心的国家竟然认为他很敏感。我给他打电话,我说,沙老,活动取消了。沙老说,好,我理解。你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可以住我家……
   
   我没有去上海,也没有去看望沙老,而且,我担心这件事反过来影响他的创作。所以,在接下来我路过他的门口,都没有去打搅他。偶尔从他亲戚朋友那里听到他的病情,我也担心,但我总暗自庆幸,我们一定还有时间见面的,记得沙老十几年前告诉我,他一直洗冷水澡,他的身体可以让他战胜癌症,挺过最艰难的岁月……
   
   沙老是最我敬重的艺术家,他不为权力写作,他来自于体制却坚忍不拔地追求真话真理,他乐观积极,幽默风趣,虽然我们不常在一起,但每一次见面,都足足够我回忆多年,足足鼓励我踏着他们这些前辈开创的道路走下去……
   
   沙叶新老师,一路走好!我想念您!
   
   杨恒均 2018/7/27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