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苏联体制大家都不陌生,到了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已接近我说的“七十年大限”:腐化堕落,几乎难以运转,倒台是分分钟的事,戈尔巴乔夫顺应历史潮流,提出了“新思维”,进行改革,试图挽救党和国家。即便那些对戈氏咬牙切齿的人,也没有敢对戈氏改革的内容进行攻击的,原因很简单,难道透明政府、瓦解极权、还权于民、实现民主、给人民更多自由会错吗?没有人会傻到对戈氏的改革内容提出过激的批判,否则他还没有批倒戈氏,自己就先臭了。
   
   很多人说失败的原因是因为苏联得的是绝症,改革改良都挽救不了它,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够好,能够活得比它更长一些。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像苏联这样的体制,确实没有改革成功的先例,几乎都是一头走到黑,不见棺材不掉泪。但这还是不影响我们追寻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的其它一些原因。
   
    回头看看,戈氏的改革如果是只吃肉不啃硬骨头,小打小闹,风声大雨点小,或者在经济领域摸石头过河,逐步放宽僵化计划经济对民众的控制,不阻止民众致富的愿望,他的改革即便不能成功,也不会出多大的问题,就更不会失败了,苏联体制很可能继续延续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戈尔巴乔夫一上来就去啃硬骨头,搞政治体制与社会改革。


   
    这个按说也没错,问题是他以为自己很有权威,对苏联的制度、他的“新思维”理论以及他选定的改革之路都很自信,却忘记了我设定的“七十年大限”正是基于执政权力逐渐学弱这个前提。在没有绝对掌握军、警大权以及改革的领导权之下,就开始了啃硬骨头的改革,结果怎么样呢?
   
    有那么一段时间,戈尔巴乔夫一说民主,叶利钦几乎样样都比他更民主;他一说坚持党的领导,党内保守派几乎都比他更共产党;他率先放开对媒体的控制,媒体却都不愿意放过他。改革一开始,他几乎就失去了对改革的控制,几年不到,他把体制内外和左右两派都得罪了,被极端保守派视为“社会主义的叛徒”,同时又被极端自由主义分子贴上了“民主、自由的叛徒”的标签——戈氏当年的境况,很有点像老杨头当今在网络上的处境:左右不是人啊。
   
    那么,戈氏的改革有可能成功吗?不但戈氏自己,他的后继者也都认为有这个可能。事实上,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无论从方向还是具体的内容上,一开始是确实得到了体制内开明派、广大知识分子以及大部分求变民众的支持的。如果戈尔巴乔夫能有更明确的目标和“顶层设计”,而不是在改革进入深水区后还抱着“摸石头过河”的心态,如果他能把党、政尤其是军、警(克格勃)的大权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被党内的老人指手画脚分掉了权力、损害了权威,如果他始终把“改革置于党的领导之下”(戈氏语)而不是听任体制内保守派以及极端民主派对自己左右夹击,他的改革从战术和技术层面来说,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只不过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按照苏联的体制,如果要做到把改革始终置于戈尔巴乔夫的绝对领导之下,他必须得做的正是他立志要改掉的:对体制内的专权与腐败不通过法律手段进行严厉的打击。可是,所有这些手段和措施却又同他追求的改革目标背道而驰!而当戈氏试图让追求的目标和手段一致时,他很快就被自己发起的改革吃掉了,正如“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儿子”一样。
   
   更有意思的是,被改革吃掉了的戈尔巴乔夫,却以他的失败奠定了自己的历史地位。说白一点就是:戈尔巴乔夫的失败正是他最大的成功。
   
    个人的成功不一定预示民众的成功,个人的失败有时反而是历史的胜利。历史上很少有以失败奠定自己历史地位的“伟人”,戈尔巴乔夫就是其中之一。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戈氏自己并不认同这种“伟大”。下台后的戈氏到西方各地演讲,当人家把他当成推翻苏联的英雄时,他自己却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叨念诸如“如果不是党内保守派和激进的叶利钦等人的破坏,我的改革会成功,苏联也不会倒”。戈氏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他的改革成功了,苏联最终也会走向自由、民主与法治,反而少了叶利钦十年的混乱(包括物资匮乏)和普京十几年利用不成熟的民主体制与选民而搞的“独裁”,苏联也不会解体成十几个国家……
   
   
   
   这些年论述苏联解体和戈尔巴乔夫的书汗牛充栋,可几乎没人有想像力设想这样一种结局:如果戈氏的改革成功了会怎样?一个繁荣、富强、民主、自由的苏联社会主义超级大国?戈尔巴乔夫给我们留下了一本充满经验和教训的教科书:必须改革,这没有疑问;改革的目标和方向也应该是符合历史大趋势,这个也没有多少人敢质疑和挑战,甚至改革的方式方法和步骤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实行改革的领导人是否有权威与权力把改革进行到底。
   
   可惜,历史不能假设,而且历史留下的选择并不多,如何选择戈尔巴乔夫的改革道路,却又不重蹈他的覆辙,如何当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不是那个改革失败的戈尔巴乔夫,也不是那个因改革失败而被认为成功了的戈尔巴乔夫,而是当一名成功改革的戈尔巴乔夫!很显然,这不但需要政治理想,也需要政治权威、政治智慧甚至政治手腕。
   
    最后请允许我开个玩笑,再假设一次历史:假如我是戈尔巴乔夫,我会怎么做呢?我想我别无选择,我会顺应历史潮流,搞一个使苏联走向自由、民主、法治与富强的顶层设计,然后我会紧紧抓住对军警以及国家安全的控制,掌握改革的主动权,把左右等极端派都打下去,然后一步一步去实施自己的改革措施——
   
    可惜我不是戈尔巴乔夫,而且即便我强迫自己对戈尔巴乔夫们抱有幻想,我也对他代表的那个体制实在没有多少信心,所以,我还是倾向认同戈尔巴乔夫的最大成功就在于他的失败。希望未来的戈尔巴乔夫们能够成功,并把他们自己的成功变成人民、国家和民族的成功!
   
    杨恒均 2014.2.21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