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杨恒均之[百日谈]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普通的黑人裁缝罗莎·帕克斯是唯一一位雕像在国会上同历届总统站在一起的女性。在她的前半生里,她同无数的黑人妇女一样,忍受着种族隔离政策加在她身上的种种屈辱:上巴士后只能坐在后排的黑人专座上,前面白人的座位空着,也不能坐,而如果白人们没有了座位,司机则可以随意命令这些“黑鬼”站起来让座,稍微不服从,白人司机还会拳脚相向……这是何等的屈辱啊!但这是法律,你必须得遵守!
   
    不过,1955年12月1日,罗莎·帕克斯突然不想再遵守这条“法律”,她决定坐在专为白人设的座位上不再起来,她要争取自己的权利。那一日,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天,“一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罗莎被捕,但她的行为引发了当地5万美国黑人拒乘巴士,此次抵抗运动长达一年多,敲响了种族隔离的丧钟。
   


   罗莎的事迹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有时甚至让我怀疑,一个人怎么能凭“一屁股坐下不再起来”就引发了一个民族甚至全世界受欺负的族群一个一个站起来呢?要知道,在罗莎之前,不说成百上千,但至少有几十起不比她懦弱的公车座位抗争事件。那些抗争的非洲裔美国人不但没有引发大规模的抗争运动,甚至还给他们自己带来了厄运。
   
    罗莎其实早就对种族隔离恨之入骨,她也曾经抗争过几次,但都受到了白人警察与司机的粗暴对待。但最让她感到痛心的是,虽然周围同她一起遭到不公对待的黑人不在少数,可当她试图抗争而受到粗暴对待时,那些同胞不但没有同她一起抗争,反而有一两个人说闲话——怪她不守秩序!这些黑人(非洲裔美国人,下同)同胞都习惯了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习惯了被那些白人欺负吗?罗莎感叹,自己的同胞什么时候觉醒呢?
   
    只到罗莎决定抗争的那一天,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同胞是否“觉醒了”。要知道,发起拒绝乘坐设有种族隔离座位的巴士,对那些根本买不起小汽车、不得不靠巴士上班的黑人来说,艰难困苦要远远大过白人。黑人一开始不得不靠两条腿走路去上班,有些要走一两个小时,而且还会被白人雇主威胁、解雇,经济损失也大。
   
    但当支持罗莎抗争的黑人维权组织发起拒绝乘坐巴士运动后,他们“被自己惊呆了”:几乎所有的黑人都加入到抗争的行列:拒乘巴士。一位在路上行走的黑人老太太被问到走路上班的感觉时,她说:“我的灵魂曾经疲惫万分,可是现在,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持续了整整一年多的抗争一定给当地的经济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但历史根本不会记载这些,历史记下了罗莎·帕克斯的名字。现在我们看到,这位普通的妇女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权运动领袖,与同胞的觉醒,以及黑人同胞对她的支持分不开。假如罗莎·帕克斯生在一个浑浑噩噩的民族,她的抗争很可能让她成为一个寻衅滋事者,被当权者收拾,被自己试图维护的群体抛弃甚至嘲笑……
   
   杨恒均 2014年10月7日
(2018/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