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给血卡拥有者的一封信]
孙宝强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血卡拥有者的一封信

   亲爱的学士,硕士,博士,博士后您们好!
   
   我是‘红楼女囚'的作者孙宝强(在‘看中国网站'‘看社会'的‘冤假错案'栏目里连载)。虽然知道你们学业繁重,生意冲天,我还是请你们读一封13年前的一封信。
   
   "尊敬的中级人民法院齐院长:


   反复阅读了您在法律广场上的文章,心中不由一动:您就是‘众里寻它千百度'的法官。我要把憋在心里,长达255天的痛苦和冤屈向您倾吐。
   
   我是个老三届,幸运的是我没有上山下乡,而是直接分到上海炼油厂。在举世震惊的64中,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三年。
   
   在突如其来的厄运前,我想到了死。以死抗争,以死抗议。但我后来明白了,我的死,无异死一条狗。不!我要活!我要像电影‘芙蓉镇'里秦癫子说的那样:活下去,像牲口一样地活下去。
   
   68年进厂后,我多次被评为各类积极分子,代表单位参加一系列接待活动。我是个正统加传统的女性,虽谈不上有‘先天下忧而忧'的胸怀,但认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格言。在阅读了大量名著后,在目睹了一系列政治浩劫后,我有了自己的是非观,有了自己的思维方式,绝不因媒体的渲染而左右自己。
   政治风波开始后,我明白学运对历史的推动,反腐对国家的重要,于是我演讲,于是我捐款。64后我愤怒了(在经历了苦难后的今天,我依然不改初衷),于是我走上街头大声疾呼,愤怒谴责。这些观点被安全局头目秘密录音,作为我煽动群众,传播谣言的罪证;第二天,我带领群众在天潼路设置路障,以抗议屠杀、、、、、、
   
   法官大人:7年后的今天,不该是中世纪教会禁锢一切,统治一切的年代,也不该是人治大于法制的时代。我希望法院对我能有一个公正的结论。孙宝强于1996年7月23日。"
   
   13年过去了,信纸已经发黄发脆,心已经结上厚厚的痂。但只要轻轻一触,痂就会脱落,重新露出鲜红的伤口。
   
   1998年,我偶然看到一则报道:20年前的64之夜。当年的留学生,紧张地坐在电视机前,翘首等待历史的转折点。当枪口终于发出第一团红光时,当坦克终于碾在活生生的躯体上时,电视机前的你们拥抱,欢呼,开了香槟开怀畅饮-因为你们有了领取绿卡,也就是血卡的资本。
   
   看到这则报导时,我的心碎了。
   
   你们知道嘛?当你们戴着厚重的博士帽时,有一个10岁的男孩,因为母亲的坐牢,因为多动症,因为同学的辱骂而留了级;当你们领取西方大学的奖学金,有一个中年男子,因为妻子坐牢,因为生存,从脚手架上摔下而伤了肾;当你们通过‘黄雀之路'时,是否想到血泊中的同胞?当你们赚取大把银子时,是否想到抗命军人的默默牺牲?你们很忙,忙到参加一年一次烛光晚会的时间都没有。你们游走于利益圈子,用‘厚黑学'做敲门砖,用同胞血祭花翎,你们甚至在同胞的尸体上,召开豪华的PARTY。
   
   我知道,你们活的很滋润。由于有死难者的垫底,你们站的很高很高;由于有民主社会的宪法,你们的光环很亮很亮。你们抛弃了曾经的信仰,亵渎了曾经的追求。或者说,你们原来就没有信仰,也没有追求,那只是戏子的妆容,私欲的道袍。
   
   昨天晚上,从林昭的故居茂名南路159弄11号回来后,我看了武文建的博客,也看了64受难者的后续报道。心被惨痛的事实,锯的破离支碎;灵魂被隐蔽的罪行,震的千疮万孔。深夜二点,我夜不能寐。如果说遗忘,是一种遗憾,那么抛弃,就是无耻的背叛。背叛!背叛盟友,背叛恩情;背叛誓言,背叛山一样重的责任。背叛者轩昂而猥琐,得志而可怜。背叛者高贵而猥琐,背叛者成功而失败。切切地膜拜在金钱的脚下,巴巴地匍匐在极权的足下--除了像苍蝇一样追逐名利,焉有它耶?
   
   现在我最憎恨的一句话就是血浓于水。血并不浓于水,血甚至不如水,这已经从千万个事实中得到佐证。当血不再为民族而流淌;当血不再为信仰而喷发;当血只是苟活的要素,当血只是名利场的润滑剂时,血就是脏的,血就是黑的,血就是臭的,血就是罪恶的。
   
   在此,我感谢那些曾经帮助,现在继续在帮助中国人的外国朋友;在此,我感谢那些真正的民族精英,而不是真正的沽名钓誉者。
   
   注:血卡是特指因89年六四屠杀而获得的保护签证。
   2009/5/16
   

此文于2018年09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