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胡志伟文集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我們民族的真正脊樑——紀念國學大師錢賓四先生逝世十二週年——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胡 志 偉 文 集 (第二輯)目 錄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詆毀與排斥岳飛文天祥是亡國滅種行逕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中共御用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五月廿一日發布微博稱:「有時候我會絕望地想,寫下『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林則徐真是個大傻屄。他不知道國家和政府是兩回事嗎?而且抗什麼英,那是先進文化的傳播者啊。」
   他接著說:「還有那個文天祥,是更大的傻屄,愚忠腐朽沒落的南宋政權,都死到臨頭了,還唱『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高調。如今已經不用扒拉算盤,而是用電腦精確計算對錯得失的小公知們,用大資料方式找來嘲弄愛國主義的多得數不過來的證據,足以讓那些照耀了中華文明的詩句逐一成為槽點。」
   令人驚詫的是,中共頒布的《英雄烈士保護法》於五月一日開始實施,官方宣稱:「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受法律保護,禁止歪曲、醜化、褻凟、否定英雄烈士的事蹟和精神,宣揚文化侵略行為。」胡某似乎逆風而行。

   胡錫進的謬論是為今年二月大陸投入使用的統編初中歷史教材,已將文天祥「民族英雄」的頭銜删除一事解嘲,而且,霍去病、衛青、岳飛、史可法等,近年都相繼從中國大陸的歷史課本中消失。
   在這股歪風下,居然有個自稱「民運人士」的查建國跳出來說,據他居住內蒙二十一年所知「蒙古族對漢族一直都存在一種民族情緒,認為漢族對少數民族的欺壓是一貫的,所以在這一形勢下,漢人為主的政府稍微注意點也是正常的,因為無論蒙古族和漢族,都是中華民族,並不存在民族英雄」。
   御用筆桿與民運敗類都應該牢記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1889-1975)的一句名言:「歷史學家必須提防的事情之一,就是聽任勝利者壟斷對後人敘述故事的權力」。研究歷史,必須用史料說話,中共對鴉片戰爭至辛亥革命歷史的遮蔽與歪曲、對中華民國歷史(現在香港中學歷史科書連中華民國四字都刪掉了)、八年抗戰史的封鎖與歪曲以及對毛澤東禍國殃民罪惡的遮蔽,這才是真正的歷史虚無主義。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歷史上,漢族欺壓少數民族嗎?是大漢族主義激起後者反感嗎?非也!!從史書可知,中國歷史上曾明符其實地亡國三次:北宋、南宋、明朝都亡於少數民族。
   靖康二年(西元1127年)正月,金兵先後把宋徽宗、宋欽宗拘留在金營,二月六日金主下詔廢宋徽宗、宋欽宗為庶人,另立同金朝勾結的原宋朝宰相張邦昌為偽楚皇帝。四月初一日金軍俘虜徽、欽二帝和后妃、皇子、宗室、貴戚等3000多人北撤。宋朝皇室的寶璽、輿服、法物、禮器、渾天儀等也被搜羅一空滿載而歸。北宋從此滅亡,這就是所謂的「靖康之恥」。
   據《靖康稗史箋證》一書記載,徽、欽二帝同時被金人擄去,被封為屈辱的昏德公、昏德侯,宋朝宮中后妃公主則受盡凌辱。
   這本書由宋人確庵、耐庵編纂,內含七種稗史,即:宋人鍾邦直《宣和乙巳奉使金國行程錄》、宋人無名氏《甕中人語》、《開封府狀》、金人李天民《南征錄匯》、金人王成棣《青宮譯語》、宋人無名氏《呻吟語》、金人無名氏《宋俘記》。除第一種之外,其餘六種都是記載汴京淪陷、金兵北歸的過程。尤其難得的是,這些都是作者的親身見聞,記實性特別強。記錄的方式主要採用日記體,而且多為逐日記錄,讓你時刻感到危在旦夕的形勢和氣氛。如《甕中人語》記載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寶寺火。二十五日,虜索國子監書出城。」次年正月:之「二十五日,虜索玉冊、車輅、冠冕一應宮廷儀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樂工數百人。二十七日,虜取內侍五十人,晚間退回三十人。新宋門到曹門火。二十八日,虜索蔡京、王黻、童貫家姬四十七人出城。」就這樣,一場場,一幕幕,連續不斷,扣人心弦。
   在《開封府狀》這本官方文書中,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作者那顫抖的筆觸和慌亂的心神,有的段落甚至有點斷斷續續、語無倫次之感。而最令人震驚的是女性的命運。金兵圍攻陷汴京前後,大肆燒殺擄掠,姦淫婦女,無惡不作。除金銀財寶之外,他們大量俘虜宋朝官員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像上文所引,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卻沒有索要男童,可見女性天生就比男性不幸。
   《甕中人語》載,靖康元年閏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劉皇后家、藍從家、孟家,沿燒數千間。斡離不掠婦女七十餘人出城。」這位斡離不就是金兵統帥完顏宗望,他以婦女為戰利品。金兵大規模索要宋國婦女是在靖康二年正月二十二日。他們利用重兵壓境,先是要求宋朝支付簡直是天文數字的犒軍費,大概他們也清楚,此時的宋王朝已經山窮水盡,根本無力籌措這筆錢財,他們的真正用意或許本來就不在金錢,而在於宋王朝的婦女。
   蒙古铁骑屠殺漢人七千萬
   《南征錄匯》明確記載了他們這一罪惡的欲望:「原定犒軍費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須於十日內輪解無闕。如不敷數,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錠,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錠,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錠,宗婦一人准銀五百錠,族婦一人准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准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很明顯,他們不僅要佔有宋王朝的國土和財物,還要佔有宋王朝的女人,來滿足他們的佔有慾。
   要知道,所謂帝姬就是公主,王妃是皇帝的兒媳,宗姬是諸王子之女(郡主),族姬是皇族女子(縣主)。宋欽宗居然很快在上面畫押同意了,於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開封府不僅照辦,而且《開封府狀》還保存了這恥辱的見證:一份詳細的帳單。帳單上各類婦女的價碼與金人所開列的完全相同,只是將「貴戚女」改成了「良家女」,這表明受害面更廣了。部份女子經「帥府選擇」,被「汰除不入寨」。下面就是開封府官員「用情統計」後的明細帳: 選納妃嬪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錠,得金一十三萬四千錠。
   宋靖康元年、金天會四年(1126)十一月二十五日,北宋都城汴京被金軍攻破,共俘虜后妃3000餘人,男女宗室4000餘人,貴戚5000餘人,各類工匠3000餘人,教坊3000餘人,民間美女3000繇人,以及大臣、宗室家屬數千人。當時,金國左副元帥粘罕住在汴京城西南5里的青城(按:此地即北宋皇帝郊祭之齋宮),右副元帥斡離不住在汴梁城東北5里的劉家寺,女俘大多集中在這兩處。
   金天會五年(1127)二月的《開封府狀》載當時已有女俘一萬一千六百三十五名,「帝姬(宋朝對公主的稱呼)二十一人」。按徽宗共生女兒26人,其中早夭4人,最小的福帝姬(1歲)北行時下落不明,其餘帝姬則一網打盡了。由城破日,到天會五年四月一日徽欽二帝北行,其間女俘死亡很多,如《南征錄匯》載:「(二月)二十日,信王婦自盡於青城寨,各寨婦女死亡相繼。」「 (二月)二十四日,儀福帝姬(按:17歲)病 ,令歸壽聖院。」隨後死亡。「(二月)二十五日,仁福帝姬(按:16歲)薨于劉家寺。」「 (二月)二十八日,賢福帝姬(按:16歲)薨于劉家寺。」 可知她們受到的蹂躪何等慘烈。
   徽欽二帝等共14000餘人分七批押往金國,其中第二批與後來的宋高宗趙構有一定關係,於三月二十八日北遷,比徽宗北行早1日,比欽宗早2日。《青宮譯語》載:「天會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午,國相左副元帥(粘沒罕)、皇子右副元帥(斡離不)命成棣隨珍珠大王、千戶國碌、千戶阿替紀押宋韋妃(趙構之母)、邢妃(趙構之妻)、朱妃(鄆王之妻)、富金、嬛嬛兩帝姬(趙構之妹)、相國王趙梃、建安王趙楧等先至上京。」按領隊的珍珠大王即金軍元帥宗翰的長子。
   第二天,「二十九日邢朱二妃二帝姬以墮馬損胎不能行。」這條記載有點古怪,蓋金軍己於一月十六下令「原有孕者聽醫官下胎」(《南征錄匯》),《宋俘記》則記錄富金嬛嬛兩帝姬均未嫁,似乎這幾位公主妃子在兩個多月內都懷孕了。三月四日,在今延津滑縣間渡過黃河,「萬戶蓋天大王迎侯,見國祿與嬛嬛帝姬同馬,殺國碌,棄屍於河,欲挈嬛嬛去,王以奉詔入京語之,乃隨行。」開始幾天嬛嬛帝姬一直和千戶國祿在一起,蓋天大王橫刀奪愛,後又強暴了趙構之妻邢妃,在途經今河南湯陰縣時邢妃自盡,但沒有死.
   這一路上的慘狀不用細述了,第一批有「婦女三千四百餘人」,三月二十七日「自青城國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婦女一千九百餘人。」(《呻吟語》)一個月內,死了近一半。活下來的人是幸運的,但等待她們的仍是悲慘的命運。五月二十三日,趙構之母韋后、妻妃邢等宋俘終於到達金上京。六月初七,金國皇帝接見韋后等人,隨後賜趙構母韋后、趙構妻子邢秉懿和姜醉媚、帝姬趙嬛嬛等居住浣衣院。
   名「浣衣院」,並不主浣衣之事,實乃軍妓營。韋后等18名貴婦第一批入院,到徽宗抵上京後,這浣衣院熱鬧非凡。《呻吟語》載:「妃嬪王妃帝姬宗室婦女均露上體,披羊裘。」
   被北擄的徽欽二帝死得很慘, 二帝被劫持到北方後,先被關押在五國城,因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一日徽宗將衣服剪成條,結成繩準備懸樑自盡,被欽宗抱下來,父子倆抱頭痛哭。後金人又將二帝移往均州,此時徽宗已病得很厲害,不久就死在土炕上了,欽宗發現時,屍體都僵硬了。
     徽宗的屍體被架到一個石坑上焚燒,燒到半焦爛時,用水澆滅火,將屍體扔到坑中,據說,這樣做可以使坑裡的水做燈油。欽宗悲傷至極,也要跳入坑中,但被人拉住,說活人跳入坑中後坑中的水就不能做燈油用了,所以,不准欽宗跳入坑中。徽宗死時54歲,徽宗死後,欽宗繼續遭受折磨,最後也慘死在北方。
   紹興二十六年(1156)六月,宋欽宗病死,宋欽宗死因另據《大宋宣和遺事》記載,1156年6月,金主完顏亮命欽宗出賽馬球。欽宗皇帝身體孱弱,患有嚴重的風疾,又不善馬術,很快從馬上摔下,被亂馬鐵蹄踐踏死。
   蒙古人攻打南宋,殺了多少人?據史書統計,南宋末( 1122)年全國人口9347萬,到元初(1274年),人口887萬。死亡率高達91%。
   蒙古人滅花剌子模,屠尋思干(撒馬爾罕)城約百萬人口;滅西夏,屠八十餘萬。蒙古人多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數百城,包括屠殺了巴格達的數十萬人口,整個中亞一片廢墟。
   忽必烈屠殺了中國人1800萬人,中國北方90%漢族平民慘遭種族滅絕。四川在蒙古帝國屠殺前,估計有1300-2000多萬人,屠殺後竟然不滿80萬人,幾乎成了無人區。在蒙古人殺戮和統治下,中國喪失了7000多萬人口。蒙古帝國在中國境內的種族滅絕,作為世界記錄放在《堅尼斯世界記錄大全》1985年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