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
点滴人生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這次如果我能再續約的話,對我意義十分重大,因為新的教育導師職位,雖然仍是死約性質,但年期卻改為三年。這樣我便會讀一個博士學位,完了後我多數會在港大耽下去,而且會獲聘為講師,不少後來的教學導師便是這樣升上去的。此外,即使港大不聘我,中大或其他專上學院的教育系亦有機會。這樣我會走上學術的道路,而我相信我會發揮得很好。

   而不幸,這次出現了一個‘適合’的人物。說起來,這人我認識,而且是一位好朋友。他對教育十分熱心,原先是在一所中學教書,後來辭職舉家去美國在加州一個大學讀教育學博士。他去了兩年,已經讀完所有博士課程,現在只差寫論文,完成並通過後便可畢業。他沒有工作兩年,我覺得他經濟上是有所需要的。他資格比我強,(雖然教學導師不需要博士學位) 如果他要來做,在公在私,我應該退讓。

   我的講師非常願望我留下,因為他已對我百分之一百信任,並且覺得和我合作愉快。他在教育學院內人緣欠佳,不大有信心會和一個新人合作得好。當我問他申請者的資歷時,他說沒有一個合資格。他說他會向系主任再推薦我。不過,事實上,對職位的最後人選他沒有決定權力。

   我的朋友亦頗關心我的去向,曾託友好多次詢問我的職業前路,最後甚而自美國親自打電話來問。那時,我職業去向未明,不過我著他不要擔心,回來可也。當時我亦正在申請一份工,其薪酬條件和我港大的差不多。我私下希望的是,我拿下這份工,朋友則獲港大錄取,這樣我生計有保證,而他也來得安心。後來果然如此。

   但是,我聽說我朋友一上工,便和講師的關係鬧得不好,導火線是工作分配問題。很明顯這講師把他的工作一部分轉給我朋友,而我朋友認為不合。吊詭的是,半年後他過檔到中大做助理講師了。這下可奇怪﹖很明顯我朋友同一時間申請港大和中大,而憑他的條件和背景,他進中大是有把握的。可惜我當時不知道,否則若我告訴他這工對我是如何意義重大,他是會讓給我的。但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我當然不可能著他不要回來。

   另外,透過這事我也知道教育學院內有人不想我留下,而想方設法要我走。這人有鮮紅的背景,我在港大做教學導師第一個合約時,他開始在港大出現,而此後他便和港大結下不解緣。只見他從高級教育文憑開始讀起,而教育學碩士,而在英國修博士學位,而港大教育學院講師、而高級講師,而教育學院院長,而教授,而港大副校長,而資深副校長,這一切都是以最快的速度,一氣呵成。

   自然,他老兄學途順利,突飛猛進,與我無關。但這反映他後台過硬,在港大站穩腳跟之後,自己也成為一個握有權力的學霸,先是影響教育學院,然後是整個大學的用人。

   他和我表面是君子之交,但我知他是不喜歡我和顧忌我的,因為我知道他的底子,而我又不是他的人。我在大學特立獨行,不搞關係,努力工作,也努力進修。我認為大學是追求知識、發掘知識的地方,講事實,講真理,我不諂媚、巴結任何人。這樣的人,他自然想除之而後快。

   我怎知他對我的續約插上一手呢﹖很簡單。就是當我謀求第二次續約的時候,我曾找當時的教育學院院長,一位西人講師,告之此事,希望他支持。誰想他對我說﹕“你和K君談談吧。”K君即某君,當時是講師,對聘用教學人員表面是沒有權力的,名不正則言不順,我當然不會找他談。但院長這句說話,讓我知悉此君在學院內勢力龐大。

   我正站在學院的門檻上,只須輕輕一推,便可以長驅直入。我已經有四年的表現,對學院貢獻良多,從用人唯才的觀點看,如果沒有適當人選,再聘用我是理所當然的。可是這位人兄,為了移除眼中釘,找一個並不急需這份工的人擋著我,不久之後,這個人也另有高就離開了。

   以上所說的,只是後來分析事態之後的結論。就當時來說,我沒有什麼埋怨,反而相當開心而輕鬆,因為約滿要走,理所當然,而其結果也是我所期望的﹕我得到一份待遇相當的工作,而我的朋友則來接我這份工。

   現在我知道,不要看香港大學表面風平浪靜,原來共產黨在它裡頭有一條線,深入而默默地有效運作著。這點,非親身經驗者未必知道。

(2018/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