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百人斩与凌迟刑]
谢选骏文集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人斩与凌迟刑

   谢选骏:百人斩与凌迟刑
   
   百人斩(百人斩り,ひゃくにんぎり)指1937年11月底至12月10日,在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直至南京大屠杀前夕,两名日本军官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以谁先杀满100个中国人为胜的竞赛。最后向井敏明以斩杀106人,胜过斩杀105人的野田毅。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战犯审判的中国代表高文彬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报道,于是立即通知南京,两名军官被引渡回中国。经南京军事法庭查明审判,两人均承认控罪,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另外还有日军第6师团上尉田中军吉的一人砍杀300人事件。


   
   1937年的报道
   
   1937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日军第16师团步兵19旅团第9联队第3大队的两个少尉军官野田毅、向井敏明,在从上海向南京进攻的途中展开了杀人竞赛。《东京日日新闻》(即现在的《每日新闻》),连续刊登该报四名随军记者浅海、光本、安田、铃木分别从中国江苏省常州、丹阳、句容、南京等地发回的现场报道,详细报道了此二人在无锡横林镇、常州车站、丹阳奔牛镇、吕城镇、陵口镇、句容县城、南京紫金山等地刀劈百余人的经过。这些报道不仅仅时间、地点明确,杀人过程及数字清楚,而且同时还配发了照片。
   
   《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年11月30日首次报道了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进行百人斩竞赛的消息:
   
   ——‘东京日日新闻’报道记事
   
   1937年11月30日的日报(第1报)
   
   百人斩竞争!两少尉,很快已经达到80人
   
   [廿九日浅海、光本、安田特派员发于常州] 用了六日时间踏破常熟、无锡间四十公里的○○部队在同一距离的无锡、常州之间也只用了三日时间就快速突破了。真正的神速,快攻。在最前线的片桐部队里有两名青年将校发起「百人斩竞争」。在从无锡出发后很快就一人斩了五十六人,另一人斩了二十五人。一人是富山部队向井敏明少尉(二十六岁)山口县玖珂郡神代村籍贯。另一人是同部队的野田毅少尉(二十五岁)鹿儿岛县肝属郡田代村籍贯。在剑道三段向井少尉腰间的是一把名为「関の孙六」的名刀,野田少尉的刀虽无名但却是一把祖上传下的宝刀。
   在向无锡进发后向井少尉随着二十六、七公里的铁道线做大移动,野田少尉沿着铁道线前进。两个人暂时分开,在出发后的第二天早上野田少尉在距无锡八公里的无名村处冲进敌人的碉堡斩了4名敌人先扬威名。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向井少尉奋然而起,在当天晚上冲进横林镇的敌阵和部下一起斩了五十五名。
   在这以后野田少尉在横林镇九名,威关镇六名、廿九日常州车站六名、合计斩了二十五名、向井少尉在这之后常州车站附近斩了四名。记者等在到车站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人在站头会面的光景。
   向井少尉:照这么下去别说去南京了,到丹阳的时候我就可能斩了100名左右了,是野田的失败呀,我的刀砍了五十六人只有一个缺口。
   野田少尉:我们两人都不砍逃跑的人,我又是个副官所以成绩上不去,到丹阳之前一定创下大记录给你看。
   
   《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年12月13日刊登的消息:
   
   ——‘东京日日新闻’报道记事
   
   1937年12月13日的日报(第4报)
   
   (题目) 百人斩超纪录,向井 106-105 野田/两少尉延长战
   
   (正文) [十二日浅海、铃木两特派员发于紫金山麓]以南京为目标的“百人斩竞赛”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野田巌两少尉,在十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一百零六对一百零五。十日中午,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
   
   野田:“喂,我斩了一百零五了,你呢?”向井:“我一百零六了!”……两少尉:“啊哈哈哈……”结果是谁先砍了一百人都不去问了,“算作平手游戏吧,再重新砍一百五十人怎么样”。两人的意见一致了,十一日起,一百五十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十一日中午在接近中山陵的紫金山追杀残兵败将的向井少尉谈了“百人斩平手游戏”的结局:
   
   不知不觉双方都超过了100人是很愉快的事。我的关孙六刀刀刃的缺口,是因为把一个家伙连钢盔一起劈成两半造成的。等战斗结束后已经说好将这把刀送给你们报社了。十一日凌晨三点友军的奇袭迫出紫金山的残敌时,我也被逼出来直挺挺站在弹雨中扛着刀大叫“阎王哟”,尽管这样还是没有被子弹击中。这也是我这把孙六刀的功劳。
   
   在飞来的敌弹中把吸了一百六个人生血的孙六刀展示给记者看。
   
   
   审判取证
   
   当时国际形势急剧变化,昔日的反法西斯盟友美、苏对峙已渐形成,美国已不打算严惩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尽量缩小惩罚面,因此在运用证据法的时候十分苛刻。国民政府军政部次长秦德纯在证词中说,日军“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斥为空洞无据,泛泛而论,几乎被轰下证人台。当时中国陷于国共内战,作为战胜国的中国竟无暇顾及充分举证,这也为战后日本军国主义支持者在侵华战争中翻案提供了机会。当时在这种情况下,获得日军在中国“杀人放火”的确实证据就变得十分重要。
   
   抗战胜利后,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被引渡到中国受审。对《东京日日新闻》所刊载的「百人斩大接战」等报道,向井敏明为逃避罪责,竟诡称,这是替自己颂扬武功,以期回国后获得佳偶。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自1947年11月6日起,开始对向井敏明、野田毅进行侦讯。侦讯中,两战犯供认曾入侵南京,并认识日军随军记者浅海。
   
   1947年的判决词
   
   1947年12月4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向井、野田两战犯的判决词:
   
   被告向井敏明、野田毅,系南京大屠杀之共犯,按被告等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系违反海牙陆战规则,及战时俘虏待遇公约,应构成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其以屠戮平民,以为武功,并以杀人作竞赛娱乐,可谓穷凶极恶,蛮悍无与伦比,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非予尽法严惩,将何以肃纪纲而维正义。
   
   1971年的报道
   
   《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于1971年多次赴中国实地调查,完成报道《中国之旅》,并于当年8月至12月在《朝日新闻》上连载。这篇报道记录了南京大屠杀及“百人斩”等屠杀事件。
   
   法律诉讼/2003年资料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2003年8月在大阪国立图书馆查阅到,当年《东京日日新闻》《大阪日日新闻》《大阪朝日新闻》等许多报纸都刊发了日军百人斩平民的消息。
   
   日军遗属的起诉
   
   2003年4月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的遗属向井(田所)千惠子、野田马萨等人上诉日本东京高等法院,控告《朝日新闻》等当年的相关报道是根据战地上“开玩笑”而编撰的,企图翻案,其理由是一把日本军刀砍一个人或几个人就会卷刃,不可能连续砍一百多人。
   
   对此,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的解释是:
   
   “百人斩杀人比赛”的实质,并不在于用一把刀还是几把刀,或是刀枪并用,杀死了100多位中国人,而是在罪恶的侵略战争中,以虐杀俘虏与平民为乐,并惨无人道地进行比赛。这种罪恶行径充分暴露侵略者的本质,理所当然受到正义的谴责。
   
   2005年8月23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宣判不支持原告诉讼,驳回了原告方的赔偿请求。
   
   2006年5月24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驳回向井(田所)千惠子、野田马萨等人的上诉要求。
   
   相关物证
   
   参与此杀人竞赛的日军使用的部分日本军刀有名称:向井(至少杀害106人)使用的军刀是“关荪六”,野田(至少杀害105人)使用的是家传军刀,田中军吉(至少杀害300人)使用的是“助广”。在台北的国军历史文物馆中陈列有刀柄上镶嵌的铜块上面用日文刻写头版“南京之役杀107人”字样的一把军刀被认为是其中之一,也有观点认为这把军刀不是那三把军刀之一,后面隐藏着逃脱法网的另一个凶手。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历史评论学者社群——
   
   古代象征勇武荣誉的“百人斩”,并不是东瀛武士能够媲美的。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的盖世猛将,他们凭其勇武于两军阵前冲杀,最终获得了后世的尊敬。于是,后人把“万人敌”、“千人破”、“百人斩”等象征着勇武的荣誉,送给了他们,他们也的确受的起这份荣誉。然而,倭寇记者竟将在南京大屠杀中的两个日本刽子手也列进了“百人斩”中。
   
   谢选骏指出:处罚“百人斩”这样的凶犯,普通的死刑是无用的。因为许多杀人犯都有“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结果行凶就没有底线了。对付这样的凶犯,古人发明了凌迟刑,根据公平的原则,杀害百人的日本凶犯,应该享受百刀伺候的待遇——让他们一枪毙命,就留给了中国还需遭到九十九次侵犯的后患!果不其然,南京审判之后几年,感谢日本侵略的毛军侵占了中国,其后“历次政治运动”之荼毒中国绝不亚于日军的暴行——这都是由于该死的国民政府纵容日本战犯轻松回国的恶果,引得俄国入侵中国成功!可见——若不能惩前,就无法毖后。呜呼哀哉。
(2018/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