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百人斩与凌迟刑]
谢选骏文集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人斩与凌迟刑

   谢选骏:百人斩与凌迟刑
   
   百人斩(百人斩り,ひゃくにんぎり)指1937年11月底至12月10日,在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直至南京大屠杀前夕,两名日本军官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以谁先杀满100个中国人为胜的竞赛。最后向井敏明以斩杀106人,胜过斩杀105人的野田毅。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战犯审判的中国代表高文彬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报道,于是立即通知南京,两名军官被引渡回中国。经南京军事法庭查明审判,两人均承认控罪,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另外还有日军第6师团上尉田中军吉的一人砍杀300人事件。


   
   1937年的报道
   
   1937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日军第16师团步兵19旅团第9联队第3大队的两个少尉军官野田毅、向井敏明,在从上海向南京进攻的途中展开了杀人竞赛。《东京日日新闻》(即现在的《每日新闻》),连续刊登该报四名随军记者浅海、光本、安田、铃木分别从中国江苏省常州、丹阳、句容、南京等地发回的现场报道,详细报道了此二人在无锡横林镇、常州车站、丹阳奔牛镇、吕城镇、陵口镇、句容县城、南京紫金山等地刀劈百余人的经过。这些报道不仅仅时间、地点明确,杀人过程及数字清楚,而且同时还配发了照片。
   
   《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年11月30日首次报道了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毅少尉进行百人斩竞赛的消息:
   
   ——‘东京日日新闻’报道记事
   
   1937年11月30日的日报(第1报)
   
   百人斩竞争!两少尉,很快已经达到80人
   
   [廿九日浅海、光本、安田特派员发于常州] 用了六日时间踏破常熟、无锡间四十公里的○○部队在同一距离的无锡、常州之间也只用了三日时间就快速突破了。真正的神速,快攻。在最前线的片桐部队里有两名青年将校发起「百人斩竞争」。在从无锡出发后很快就一人斩了五十六人,另一人斩了二十五人。一人是富山部队向井敏明少尉(二十六岁)山口县玖珂郡神代村籍贯。另一人是同部队的野田毅少尉(二十五岁)鹿儿岛县肝属郡田代村籍贯。在剑道三段向井少尉腰间的是一把名为「関の孙六」的名刀,野田少尉的刀虽无名但却是一把祖上传下的宝刀。
   在向无锡进发后向井少尉随着二十六、七公里的铁道线做大移动,野田少尉沿着铁道线前进。两个人暂时分开,在出发后的第二天早上野田少尉在距无锡八公里的无名村处冲进敌人的碉堡斩了4名敌人先扬威名。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向井少尉奋然而起,在当天晚上冲进横林镇的敌阵和部下一起斩了五十五名。
   在这以后野田少尉在横林镇九名,威关镇六名、廿九日常州车站六名、合计斩了二十五名、向井少尉在这之后常州车站附近斩了四名。记者等在到车站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人在站头会面的光景。
   向井少尉:照这么下去别说去南京了,到丹阳的时候我就可能斩了100名左右了,是野田的失败呀,我的刀砍了五十六人只有一个缺口。
   野田少尉:我们两人都不砍逃跑的人,我又是个副官所以成绩上不去,到丹阳之前一定创下大记录给你看。
   
   《东京日日新闻》于1937年12月13日刊登的消息:
   
   ——‘东京日日新闻’报道记事
   
   1937年12月13日的日报(第4报)
   
   (题目) 百人斩超纪录,向井 106-105 野田/两少尉延长战
   
   (正文) [十二日浅海、铃木两特派员发于紫金山麓]以南京为目标的“百人斩竞赛”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野田巌两少尉,在十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一百零六对一百零五。十日中午,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
   
   野田:“喂,我斩了一百零五了,你呢?”向井:“我一百零六了!”……两少尉:“啊哈哈哈……”结果是谁先砍了一百人都不去问了,“算作平手游戏吧,再重新砍一百五十人怎么样”。两人的意见一致了,十一日起,一百五十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十一日中午在接近中山陵的紫金山追杀残兵败将的向井少尉谈了“百人斩平手游戏”的结局:
   
   不知不觉双方都超过了100人是很愉快的事。我的关孙六刀刀刃的缺口,是因为把一个家伙连钢盔一起劈成两半造成的。等战斗结束后已经说好将这把刀送给你们报社了。十一日凌晨三点友军的奇袭迫出紫金山的残敌时,我也被逼出来直挺挺站在弹雨中扛着刀大叫“阎王哟”,尽管这样还是没有被子弹击中。这也是我这把孙六刀的功劳。
   
   在飞来的敌弹中把吸了一百六个人生血的孙六刀展示给记者看。
   
   
   审判取证
   
   当时国际形势急剧变化,昔日的反法西斯盟友美、苏对峙已渐形成,美国已不打算严惩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尽量缩小惩罚面,因此在运用证据法的时候十分苛刻。国民政府军政部次长秦德纯在证词中说,日军“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斥为空洞无据,泛泛而论,几乎被轰下证人台。当时中国陷于国共内战,作为战胜国的中国竟无暇顾及充分举证,这也为战后日本军国主义支持者在侵华战争中翻案提供了机会。当时在这种情况下,获得日军在中国“杀人放火”的确实证据就变得十分重要。
   
   抗战胜利后,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被引渡到中国受审。对《东京日日新闻》所刊载的「百人斩大接战」等报道,向井敏明为逃避罪责,竟诡称,这是替自己颂扬武功,以期回国后获得佳偶。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自1947年11月6日起,开始对向井敏明、野田毅进行侦讯。侦讯中,两战犯供认曾入侵南京,并认识日军随军记者浅海。
   
   1947年的判决词
   
   1947年12月4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向井、野田两战犯的判决词:
   
   被告向井敏明、野田毅,系南京大屠杀之共犯,按被告等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系违反海牙陆战规则,及战时俘虏待遇公约,应构成战争罪,及违反人道罪。其以屠戮平民,以为武功,并以杀人作竞赛娱乐,可谓穷凶极恶,蛮悍无与伦比,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非予尽法严惩,将何以肃纪纲而维正义。
   
   1971年的报道
   
   《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于1971年多次赴中国实地调查,完成报道《中国之旅》,并于当年8月至12月在《朝日新闻》上连载。这篇报道记录了南京大屠杀及“百人斩”等屠杀事件。
   
   法律诉讼/2003年资料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2003年8月在大阪国立图书馆查阅到,当年《东京日日新闻》《大阪日日新闻》《大阪朝日新闻》等许多报纸都刊发了日军百人斩平民的消息。
   
   日军遗属的起诉
   
   2003年4月战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的遗属向井(田所)千惠子、野田马萨等人上诉日本东京高等法院,控告《朝日新闻》等当年的相关报道是根据战地上“开玩笑”而编撰的,企图翻案,其理由是一把日本军刀砍一个人或几个人就会卷刃,不可能连续砍一百多人。
   
   对此,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的解释是:
   
   “百人斩杀人比赛”的实质,并不在于用一把刀还是几把刀,或是刀枪并用,杀死了100多位中国人,而是在罪恶的侵略战争中,以虐杀俘虏与平民为乐,并惨无人道地进行比赛。这种罪恶行径充分暴露侵略者的本质,理所当然受到正义的谴责。
   
   2005年8月23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宣判不支持原告诉讼,驳回了原告方的赔偿请求。
   
   2006年5月24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驳回向井(田所)千惠子、野田马萨等人的上诉要求。
   
   相关物证
   
   参与此杀人竞赛的日军使用的部分日本军刀有名称:向井(至少杀害106人)使用的军刀是“关荪六”,野田(至少杀害105人)使用的是家传军刀,田中军吉(至少杀害300人)使用的是“助广”。在台北的国军历史文物馆中陈列有刀柄上镶嵌的铜块上面用日文刻写头版“南京之役杀107人”字样的一把军刀被认为是其中之一,也有观点认为这把军刀不是那三把军刀之一,后面隐藏着逃脱法网的另一个凶手。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历史评论学者社群——
   
   古代象征勇武荣誉的“百人斩”,并不是东瀛武士能够媲美的。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的盖世猛将,他们凭其勇武于两军阵前冲杀,最终获得了后世的尊敬。于是,后人把“万人敌”、“千人破”、“百人斩”等象征着勇武的荣誉,送给了他们,他们也的确受的起这份荣誉。然而,倭寇记者竟将在南京大屠杀中的两个日本刽子手也列进了“百人斩”中。
   
   谢选骏指出:处罚“百人斩”这样的凶犯,普通的死刑是无用的。因为许多杀人犯都有“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结果行凶就没有底线了。对付这样的凶犯,古人发明了凌迟刑,根据公平的原则,杀害百人的日本凶犯,应该享受百刀伺候的待遇——让他们一枪毙命,就留给了中国还需遭到九十九次侵犯的后患!果不其然,南京审判之后几年,感谢日本侵略的毛军侵占了中国,其后“历次政治运动”之荼毒中国绝不亚于日军的暴行——这都是由于该死的国民政府纵容日本战犯轻松回国的恶果,引得俄国入侵中国成功!可见——若不能惩前,就无法毖后。呜呼哀哉。
(2018/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