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
孙宝强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谁是真正的黄世仁?
·強烈抗議中共暴行,請求世權組織介入調查處理
·你 來 了!---獻給郭飛雄和所有的政治犯
·一百和一百万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附件:本文作者在尊者祝寿庆典会上
   
   
   


   2018年七月七号上午,有幸接受尊者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驻澳洲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格桑坚参先生的邀请,我参加了悉尼西藏协会举办的“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会场悬挂着尊者达赖喇嘛的照片,悬挂着澳大利亚的国旗,悬挂着西藏的雪山狮子旗。当雄浑的澳大利亚国歌和西藏国歌奏起时,很多藏人眼含热泪引颈高歌。我被这质朴的感情打动了。
   
   庆祝会开始了。特地从印度赶来参加此次活动的西藏流亡政府内阁高官普华才仁、嘎玛仁钦、达赖喇嘛驻澳洲代表措果拉巴、西藏人民议会澳洲籍议员董堆吉宗女士等官员先后致开场白后,悉尼民间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基督教教会牧师,援藏团体、悉尼政府的发言人相继发言。期间有藏孩的载歌载舞,有年轻人的器乐表演,有西藏流亡政府感恩澳洲政府和人民“卓有成效者”的颁奖;整个会场呈现出和谐,平等,互动,喜庆的局面;整个会场沉浸在一种大悲大悯大爱大悦的氛围中。
   
   一个普通的藏人走上台,一个普通的汉人走上台,一个普通的西人走上台,他们虔诚地在尊者达赖喇嘛的照片下,献上一条条洁白的哈达。这时我百感交集:尊者达赖喇嘛已经博得全世界不同人种,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的尊重。
   
   1959年,中共血洗拉萨。藏人流亡印度达兰萨拉后,尊者达赖喇嘛立即宣布要在流亡社会实施民主制度。他说:“中共对西藏人实施强权是不对的。我们反对的是这个。既然我们反对这个,就有表现出自由,民主。我们不能一方面反对,一方面又继续实施官僚主义,言不由衷是很不好的。”由此,一个活生生的,言行一致的尊者横空出世;一个自由民主的体制在达兰萨拉出现。
   中共在没有夺取政权前,曾信誓旦旦地承诺要给人民自由和民主。可江山易手后,立马以杀戮人民为政府的己任。70年过去了,不要说选票,就是人民说一句话,也被扣上“妄议”的罪名送进监狱。比一比看一看,谁“言不由衷”?谁“欺世盗名”?
   
   2013年6月十四日,我参加了在悉尼希尔顿酒店举行的达赖喇嘛演讲会。我向尊者提问:“西藏的政教合一在西藏研究存在了几百年。二年前,您主动放弃了政治领袖的地位,对藏传政教进行改革。请问,您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尊者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觉的西藏的制度有弊端。弊端在于,权力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1951年我担任了政教领袖。第二年,我就想开始实施西藏的政治体制改革,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改良委员会”,想让体制更趋完善,但当时由于中共的势力已经渗透到西藏各地,此一计划无法实施。1959年我流亡到印度,才有机会继续实施我的理念。1960年,流亡的西藏社会实现议会制。2001年,开始直选西藏的领导人,这时我已进入半退休状态。二年前,我完完全全退下来,把政权交给民选的领导人。”当尊者说完这番话时,下面想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当时的我也使劲鼓掌,为尊者的这番话,同时也为挣扎和抗争中的中华民族。100年来,为了实现中国宪政梦,一批批先烈付出自由和生命,可是中国依然没有宪政。可是在尊者的推动下,达兰萨拉的流亡政府,已经完成了宪政梦!
   既然西藏存在了几百年的政教合一都可以打破,都已经打破,那么靠苏共扶植,靠军事政变上台的共产党,有什么理由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既然西藏能够实现议会制,共产党为什么不能搞多党制?既然西藏已经搞直选,共产党为什么还把选票锁进保险箱?既然政教合一的领袖,都能把权力交给民选的领导人,共产党有什么理由,一个甲子地赖在金銮殿上,70年如一日地攥住龙头权仗不放?
   五年后的今天,中共党魁习近平竟然强行推行“修宪”闹剧,企图让自己黄袍加身,死都要死在金銮殿上。在普世价值蒸蒸日上的今天,习近平操纵的丑剧让全世界喷饭。倒行逆施的习近平,不是引领世界的焦点人物,而是愚人节的焦点人物。
   尊者在七十年代就提出了著名的“中间道路”。雖然尊者早已考慮过中間道路的解決途徑,但並未獨斷專行地強加于人。七十年代初期,達賴喇嘛開始逐步地與西藏人民議會的正副議長、政府內閣(噶廈)成員以及其他閱歷豐富的人士一起討論這一問題,並徵求他們的意見。因此,當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于1979年向達賴喇嘛提出『除了獨立以外,其他什麼內容都可以談』的建議之時,达赖喇嘛提出了“中间道路”。可是中共再一次地出尔反尔,再一次地栽赃诬陷。为了把尊者抹黑成“藏独分子”,他们找了悉尼大学中文部主任kerry brown ,让他写一篇抹黑尊者的文章,报酬是3000澳币。kerry brown 说:“网络上有大量攻击尊者的文章,你们何必再浪费钱财?”国保直言不讳地说:“我们需要用你的名字写攻击达赖喇嘛的文章。”中共为了抹黑尊者的“中间道路”,为了制造假想的“藏独分子”,用水军抹黑用重金收买等手段,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会议休息时,800人的用餐开始了。我排在蜿蜒的长龙里,却没有一丝毫的压抑。孩子们在嬉戏打闹,大人们在安静排队。队伍井然有序,没有一个插队者,也没有一条vip通道。队伍里有我认识的流亡政府的官员,也有普普通通的藏族人。每一个排队者,可以在庆典主办方所提供的午餐里,拿到自己所喜欢的食物。在这里,每一个西人,每一个汉人,每一个藏人,都是一个单独的有尊严的主体,每一个人的待遇都一视同仁。哇!这不就是中国人梦幻中的“和谐”社会吗?这不就是中国人启期盼了一个世纪的“人人平等”吗?
   在达兰萨拉,每一个藏孩都能够得到免费教育,不会有失学儿童冻死在垃圾箱的悲剧;在达兰萨拉,每一个病人都能得到基本的治疗,不会发生夫妻俩因患病而捆绑着投江的悲剧。在达兰萨拉的流亡政府,官员都是选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没有一个官员有离岸财产,裸婚,私生子的腐败;流亡政府也没有宣传部,没有“暴力革命”“以言获罪”的市场。
   
   我是一个汉人,但是我被尊者达赖喇嘛的人格魅力,人品魅力而打动。我怀着深深的敬意,和尊者的照片合影留念。
(2018/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