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儒家政治敬天保民,马家相反,上欺天,下欺民。而马家之民也擅于想领导之所想,急政府之所急。如这个宜春市民,居然提议“鼓励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孟子说:“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这个市民就是在以冠冕堂皇的名义,逢领导和政府之恶。这是典型的贱民、恶民。

   陆贾说:“尧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者,教化使然也。”(《新语•无为》)政治和教化不同,导致尧舜之民和桀纣之民优劣大异。至于马列之民,比起桀纣之民,更是恶上加恶。桀纣之民没人教化而已,马列之民则是被往坏里教,向恶而化,特别丧心病狂!

   但比起知识分子之恶来,一般民众又小巫见大巫了。论逢迎起政府和领导人,马家知识分子(简称马知、马贼)更是奇招妙术,层出不穷,其罪更大!反孔反儒之恶潮泛滥,有赖于知识群体的发动和推助;马学毛思等邪说盛行,离不开知识群体的迎合和帮忙。从毛时代至今,马知群体逢迎招数之巧妙、姿态之丰富,史无前例。

   反孔尊马是逢君之恶两种重要方式,也是百年来最大的文化、政治双重罪恶,制造了百年来无数人道主义灾难。而今拜习先生所赐,反孔恶潮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尊马恶习依然颇为深重,为马列主义鼓与呼、为社会主义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的知识分子依然多如过江之鲫。

   社会主义是一种集体主义。无论怎么改良挣扎,都无法摆脱土地、经济公有制和政治上的极权主义。与唯物信仰、党主极权、共产理想结合在一起的马家的社会主义,尤为邪恶,最难改良。现中国种种问题,包括道德、制度、法律、教育、经济、生态、人口、民族、宗教等等问题,无不根源于此。追根究底,窃据宪位的马学堪称万恶之源。

   二十四字的核心价值观大都不错,但被“社会主义”镇压住了,所以有名无实,无法落实,不起作用。在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下,诚信公正文明和谐不可能,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也不可能。在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下,纵然富强也有限,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爱国敬业皆虚假。科学社会主义不行,特色社会主义也不行,都是邪路。

   逢君之恶其罪大,反过来,辟君之恶其功大。批判政府的罪恶和领导人的过错,批判马列的反常反动,是文化人的责任,也是文化人立德立功立言的重要乃至主要方式。

   同时,逢君之善其功大。目前习先生最大的善就是对孔子和儒学有所肯定,故宣传、弘扬儒学就是最大的逢君之善,也是罪孽深重的马知群体赎罪自新的最好最有效的方式。2018-6-27余东海

(2018/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