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张杰博闻
·千夫所指的李鹏还未死 中共盖棺定论的真实企图
·反送中战火蔓延澳洲 昆士兰大学大陆与香港留学生打起来了
·孙杨夺冠反被辱 靠兴奋剂强大的中国能走多远?
·共产党垮了,中国会天下大乱、四分五裂和民不聊生吗?
·胡锦涛为何不参加李鹏告别仪式?温家宝与李鹏结下的梁子
·中国战狼群殴香港冰球队员 赴台自由行被叫停中共恐惧什么?
·川普要“税翻中国吗”?中共要军事镇压香港吗?
·为什么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民焦虑时代?唱衰还是唱响中共?
·中美贸易战火燃烧到金融?中国最危险的火药桶被点燃
·港澳办、中联办磨刀霍霍 北戴河波谲云诡 中共决定出兵镇压吗?
·一个微不足道的香港抗争者搅乱了北戴河会议吗?
·为什么贪官要主动招供被自己玩弄的女下属?
·习主席,我们不会为你去打仗:献给香港勇敢示威者
·张杰:生死较量!少女破裂的眼睛 正在杀气腾腾逼近香港的中国军队
·香港抗议示威引发激烈的大陆舆论阻击战 为什么中共会输得很惨?
·大变局到来 谁是海外民运新领袖?
·大陆民众告香港同胞书
·二十万网络水军集体阵亡 香港民众智破中共凶猛组合拳
·否定《中英联合声明》中共满盘皆输 香港民众再赢一局
·香港的人民战争 谁已陷入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
·中共组织部不简单 选贤任能无官不贪
·女和尚
·弹棉花与弹钢琴的悲歌
·揭开“十一”大阅兵神秘面纱 中共红色帝国渴望一场战争
·香港人战胜中共极权的秘密武器:无大台抗争运动
·黑云压城 解放军、抓捕、黑道三管齐下 谁向中南海传递了假消息?
·史桔:中国的外交辞令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林郑月娥又惹祸 中共高层撕裂?见好就收还是乘胜追击?
·林郑录音杀伤力巨大 中共恐慌撤回修例 香港抗争出现转折点
·一本八卦小书和一个小书店何以引发香港巨大政治风暴?
·央视主持人董倩将面临国际制裁 做体制的螺丝钉也是罪恶
·拯救新疆两名大学维吾尔校长 极权国家为何要统一思想?
· 香港首富成了教唆犯 为什么中共要拿李嘉诚开刀?
·邓朴方、刘源独服叶选宁 叶选平去世与叶剑英家族红楼梦
·动手了?政府官员进驻民营企业 第二波民企逃离潮到来
·敏感时刻 中共为何要点燃爱国主义烈火?
·林郑月娥被怒怼 大阅兵的真实目的 川普遭遇“电话门”
·没有共产党中国会四分五裂吗?
·冯崇义:胆颤心惊的阅兵与中共最后一次国庆
·前总理朱镕基为何拒绝出席阅兵式?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吗?
·习近平为什么要表彰张志新?否定文革改弦更张吗?
·面对中国教育的奇耻大辱 赵士林教授怒发冲冠拍案而起
·中国袭击NBA重演“珍珠港”美国加入香港反送中
·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 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中国经济寒冬已至 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为什么中共四中全会像鬼子进村?一场雷雨即将到来!
·共产党续命还能续多久?李伟东先生的政论长文错在哪?
·英国艾塞克斯卡车惨案扯下了盛世中国的底裤
·区块链能够成为中国人财富盛宴吗?狂欢还是灾难?
·四中全会公报透露了中共高层的严重路线分歧
·四中全会刚结束 房地产巨头潘石屹就清仓要跑
·四中全会决定透露出不祥信息 “中国之治”开启血色之旅
·中共与香港人的战争和林郑月娥悲惨的下场
·香港变战场 “中国之治”遭遇重挫 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清流铺:共产党崩溃 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狼?
·将有大事发生 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谁是新疆绝密文件的泄密者?谁是中国当代的辛德勒?
·中共官员造反了 重磅“炸弹”齐轰中南海
·香港“公投”撕裂中南海 谁将成为清洗的替罪羊
·真假两个川普总统和两个王立强间谍
·王岐山制造了中共的乱局吗?
·华为官商勾结构陷员工入狱引发众怒
·华春莹“泼妇骂街”羞辱了谁?中共与恐怖主义蛇鼠一窝
·薄熙来并非败于王立军 谁的结局比他更惨?
·三股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拉开中共大败局的序幕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川普与习近平踢的一场假球
·复旦修改章程太赤裸 中国大学从植物人到脑死亡
·习近平出访澳门的二个目的 澳门香港同在一条船上
·习近平与川普的霸气和胆怯 中南海的厮杀正在临近
·政治局七常委不敢财产公示 北大教授送给中南海一剂断魂散
·快逃!二十八条民企新政是灿烂、可怕的罂粟花
·北京杨文医生遭杀害惹众怒 但凶手并不仅仅是孙文斌
·三大事件都砸在习近平手里 2020年将面临的惊涛骇浪
·2020年习近平面临的八大风险
·2020年中国会出现颜色革命吗?
·习近平要退位?中联办突然换人 中共会有大变局?
·猎杀伊朗苏莱曼尼和引渡孟晚舟 中美贸易战将战火重燃
·武汉肺炎爆发国内国际两重天 公民有传播“谣言”的权利
·孔识仁:如何看待社经所系影响的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
·俄罗斯政府突然集体辞职 习近平的贵族气和吴花燕的远方
·大事要发生 蔡英文、林郑月娥要双剑合璧直捣中共黄龙
·为什么开国元勋后代故宫豪车撒欢引起全民声讨?
·武汉封城 九省市沦陷 为什么政府不敢公布肺炎疫情?
·孔识仁:是自由主义呢?还是改良主义呢?何时正本清源呢?
·野蛮封城 民怨沸腾 武汉肺炎病毒戳破习近平治国谎言
·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习近平不要狂 欺负武汉人后果很严重
·武汉市长豁出去了 一句实话戳破了一个惊天谎言
·武汉归元寺神秘谶语疯传:江城瘟疫起 端午除恶习
·长江侠:奉上帝讨习檄文
·武汉市江岸区一社区负责人的哭泣:造孽啊,人死的太多了!
·肺炎肆虐 民怨滔天 许章润舍命敲响中共丧钟
·谁是杀死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真正凶手?
·为什么习近平不敢让王岐山挂帅防控肺炎?
·北京撤换湖北官员是蠢招 习家军斗不过九头鸟
·为什么肺炎病毒让中国体制丑态百出?
·冯崇义:习近平如有担当就引咎辞职以谢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编者按:前几天,整个朋友圈都在为一篇文章潸然泪下——《卖米》。总以为《多收了三五斗》的故事只存在于那个年代的课本里。却想不到,竟是张培祥——1979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山区农户,自小于贫寒中刻苦学习,199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2001年攻读法学硕士。
   她脚下那段担着大米踉跄走过十几里的赶集路,起先是贫穷通往活着的路,后来是乡间通往城市的路,最后是人间通往天堂的路。她拥有贫困,也拥有非凡的才华。她是北大BBS上著名的“飞花”,著有《大话红楼》及其他翻译作品近百万字,那篇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的《卖米》,只是她书写的诸多文章中的一篇。2003年非典期间,她患白血病,三个月后,年仅24岁的张培祥去世。
   正如网友评价:有的人,活着,就已经筋疲力尽。那么,祈愿她在去的那条路上如轻风飞燕,没有贫苦,没有重担,只有一朵自在飞花永驻芳华!
   张培祥,究竟经历了一个怎样的人生。下面,请分享张培祥的文章《卖米》。

   
    《卖米》
    作者:张培祥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飘过来,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来,穿好衣服,开始铺床。
     “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你买冰棍给我吃!”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
     “毅宝,你不能去,你留在家里放水。”隔壁传来父亲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咳嗽。
     弟弟有些不情愿地冲隔壁说:“爹,天气这么热,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今天又叫我去,就不怕我也中暑!”
     “人怕热,庄稼不怕?都不去放水,地都干了,禾苗都死了,一家人喝西北风去?”父亲一动气,咳嗽得越发厉害了。
     弟弟冲我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到父亲房里去了。
     只听见父亲开始叮嘱他怎么放水,去哪个塘里引水,先放哪丘田,哪几个地方要格外留神别人来截水,等等。
     吃过饭,弟弟就找着父亲常用的那把锄头出去了。我和母亲开始往谷箩里装米,装完后先称了一下,一担八十多斤,一担六十多斤。
     我说:“妈,我挑重的那担吧。”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还是我来。”
     母亲说着,一弯腰,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我挑起那担轻的,跟着母亲出了门。
     “路上小心点!咱们家的米好,别便宜卖了!”父亲披着衣服站在门口嘱咐道。
     “知道了。你快回床上躺着吧。”母亲艰难地把头从扁担旁边扭过来,吩咐道,“饭菜在锅里,中午你叫毅宝热一下吃!”
     赶场的地方离我家大约有四里路,我和母亲挑着米,在窄窄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一个钟头才到。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我们赶紧找了一块空地,把担子放下来,把扁担放在地上,两个人坐在扁担上,拿草帽扇着。
     一大早就这么热,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
     他去放水,是要在外头晒上一整天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场上有许多人卖米,莫非他们都等着用钱?
     场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人家也是种田的,谁会来买米呢?
     我问母亲,母亲说:“有专门的米贩子会来收米的。他们开了车到乡下来赶场,收了米,拉到城里去卖,能挣好些哩。”
     我说:“凭什么都给他们挣?我们也拉到城里去卖好了!”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气话。
     果然,母亲说:“咱们这么一点米,又没车,真弄到城里去卖,挣的钱还不够路费呢!早先你爹身体好的时候,自己挑着一百来斤米进城去卖,隔几天去一趟,倒比较划算一点。”
     我不由心里一紧,心疼起父亲来。
     从家里到城里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他挑着那么重的担子走着去,该多么辛苦!就为了多挣那几个钱,把人累成这样,多不值啊!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除了种地,也没别的收入,不卖米,拿什么钱供我和弟弟上学?
     我想着这些,心里一阵阵难过起来。
     看看旁边的母亲,头发有些斑白了,黑黝黝的脸上爬上了好多皱纹,脑门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眼睛有些红肿。
     “妈,你喝点水。”
     我把水壶递过去,拿草帽替她扇着。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进米里,抓上一把米细看。
     “一块零五。”
     米贩子开价了。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呢。”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把出来,迎着阳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
     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哪个人卖的米都要好。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了看米,犹豫了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
     这里一共150斤米,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一块零八就一块零八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话。
     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
     光说夏天放水,不就把爹累得病倒了?
     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还不得找着锄头去放水!
     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又有几个米贩子过来了,他们也都只出一块零五。有一两个出到一块零八,也不肯再加。
     母亲仍然不肯卖。
     看看人渐渐少了,我有些着急了。
     母亲一定也很心急吧,我想。
     “妈,你去那边树下凉快一下吧!”我说。
     母亲一边擦汗,一边摇头:“不行。我走开了,来人买米怎么办?你又不会还价!”
     我有些惭愧。
     “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在学校里功课好,但这些事情上就比母亲差远了。
     又有好些人来买米,因为我家的米实在是好,大家都过来看,但谁也不肯出到一块一。
     看看日头到头顶上了,我觉得肚子饿了,便拿出带来的饭菜和母亲一起吃起来。
     母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知道她是担心米卖不出去,心里着急。
     母亲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
     我趁机说:“不然就便宜点卖好了。”
     母亲说:“我心里有数。”
     下午人更少了,日头又毒,谁愿意在场上晒着呢。
     看看母亲,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
     “妈,我替你看着,你去溪里泡泡去。”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有风湿,不能在凉水里泡。你怕热,去那边树底下躲躲好了。”
     “不用,我不怕晒。”
     “那你去买根冰棍吃好了。”
     母亲说着,从兜里掏出两毛钱零钱来。
     我最喜欢吃冰棍了,尤其是那种叫“葡萄冰”的最好吃,也不贵,两毛钱一根。
     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妈,我不吃,喝水就行。”
     最热的时候也过去了,转眼快散场了。
     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
     母亲也着急起来,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地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不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
     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还是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粒米也没卖出去。
     “妈,走吧,回去吧,别愣在那儿了。”
     我收拾好毛巾、水壶、饭盒,催促道。
     母亲迟疑着,终于起了身。
     “妈,我来挑重的。”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
     不等母亲说完,我已经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母亲也没有再说什么,挑起那担轻的跟在我后面,踏上了回家的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