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胡志伟文集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張發奎夫人怒道:「程思遠佢個女都有咁大啦,重咁荒唐,真係下流夾折墮(譯
·程思遠五次秘密北上,與中共策劃遊說李宗仁回歸大陸
·同盟每月支出要8萬港元
·伍憲子說反共不一定要在香港
·同盟成員有大約二、三百人
·陳濟棠妻莫秀英一人的鑽石逾兩千粒
·港英政治部與張發奎聯絡的警官竟是張昔日的下屬
·年輕人被派遣到大陸從事情報工作
·張發奎感覺百份之九十的情報是假的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八十名青年被送去沖繩島受訓準備反攻大陸
·劉震寰入袋六萬美金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善於刻劃貞婦心理
   曹去晶不但善於刻劃淫婦,還熟諳刻劃貞婦的心理素質。例如第三回寫富豪公子祈辛初見錢貴就送銀卅兩,次日就替錢貴做衣服、製頭面,成大塊的銀子付與錢母,時興各種的珠翠綢緞無不買來相贈,還一心要給錢貴贖身,發誓另購外宅安置,以正室待之。然而錢貴執意堅辭,她對丫環代目說:
   「知人不易,難為妳言。祈公子人固可嘉,但心性非能常久者。且髮妻猶可棄,況於他乎?我一會面,即知其為人虛花輕佻,決不能保其始終。因他情意殷殷,較那肉食之輩差強,故不得不為之周旋,豈終身之偶耶?我既欲從良,必得兩意真篤,方能保得能夫妻白頭相守。若只圖目前恩情富貴,將來不能善後,不但自悔無及,且恐笑破多人口嘴也。且他之愛我者非情也,乃愛我之色耳。古云:色衰而愛弛。異日將奈之何?我今日試說在這裡,妳但記著。此人將來決不能有成,更不得有壽耳。我既識之,復以身歸之,愚者猶不為,而況於我乎?」
   代目當時深不以為然,但祈辛的悲慘結果證明錢貴目雖瞽卻有先見之明。後來祈辛因姦佔同庠書生何幸之美婢葵花,街坊上惡棍暴利上門捉姦,葵花呼叫,與祈辛一起被砍死。錢貴以輕佻薄倖郎「決不能有成、更不得有壽」,竟一語成讖!
   曹去晶寫完《姑妄言》在雍正八年,距離明末流冠作亂僅九十年,他對李自成張獻忠殘民以逞的行逕,敘述得窮形盡相,如見如聞。譬如第21回寫李闖王:

   「他破了鳳陽,殺戮之慘,天地皆黑。或縛人的父親丈夫看著,叫人淫他的妻女,淫過了才殺。或拿著人父,使淫其女,以為戲笑,然後殺之。或把懷孕的婦人脫光了,大家賭猜他腹中是男是女,以為輸贏。拿出紂王的陳樣來,割腹驗看,一試不中,又剖一個。一日之內,這些孕婦死得不計其數。又將火鍋煮油,把小孩子撂在內中,看他跳躍啼號,頃刻化為枯骨,以為笑樂。又將人縛在地上,生刳其腹,裝上米豆,喂他的戰馬。又取了人血和米麥煮粥,以飼馬騾,使他腹壯而能衝敵。擄來的子女千百,臨行不能帶去,盡皆殺了才去。或攻城之時,把殺了的人間著蘆葦薪木,堆在城下,縱火焚燒。那穢氣煙焰薰逼城上守禦的兵卒,無不撲倒。他陷鳳陽之日,留守朱國相同兩個姓陳的千戶奮戰而死。別的文武官員死的死了,走的走了,逃個乾淨。他把皇陵樓殿燒個灰燼,燔松三十餘萬株,殺守陵太監六十餘人,縱放高牆內有罪的宗人九十一名,焚留守公署司府廳五百九十四間,焚鼓樓、龍興寺六十七間,毀兵民廬舍二萬二千六百五十二間。知府顏容暄囚服避在獄中,被賊搜出,先杖而後殺。並殺同官六員、武官十一人。殺生員六十六員,殺陵牆班軍二千二百八十四名,殺高牆禁軍一百九十六名,殺精兵七百五十五名,殺操軍八百名。圍六合縣時,把小孩子聚上數百,四周圍堆上柴木,放起火來,聽其哀號,觀其奔逃。少焉俱死,臭不可聞,以為暢快。攻城之時,將婦女們千百成群,脫得精光,向城大罵。婦女稍有羞愧,即亂刀剁在城下。攻破六合之日,聚城中兵民將要屠殺。忽有令免死,每人剁一手,眾人大喜得饒命,爭先伸臂,沒一個叫痛苦者,故六合的沒手者甚多。他剁手則不殺,剁的時候,伸右手與他剁了便罷。若先伸左手,剁去了,仍要剁去右手,你道他慘毒不慘毒?他攻破江浦,一日早間,他把一個婦人在東門外寸磔。原來這婦人被擄,李自成要淫汙,被她把臉打破。李賊恨她不過,不令她速死,故碎磔於城外,當眾以辱之。
   「福王見了自成,詞色悚怖,泥首乞命。李自成縱橫肆惡,數責其罪。傍有一賊將,撫王肌,垂涎叫道:『這樣一塊好肉,大王何不殺而食之?」自成點首,那賊將遂將福王殺了,秤重三百六十斤。臠分肢割,與囿中之鹿同烹,列賊臚食,謂之福祿酒飯」。
   「他攻破洛陽,殺了福王,將王肉同鹿肉煮熟,又將王血同鹿血和酒,宴飲眾將,名為福祿宴。闖賊巡營嚴密,部下再不能逃,有逃走者謂之落草,拿回寸磔。他連營百里,竟日不能過,所以再逃不脫。禁眾賊不許藏金銀,私帶者斬……一名賊兵用好馬三四匹,冬天用綿褥墊著馬蹄,恐其怕冷。剖人腹用為槽,故此他的馬鋸牙如虎豹一般。臨上陣時,列馬兵三萬名成三堵牆,前面者但回頭返顧,後面者即殺之。他攻城的號令一到即降,不焚不殺;守一日殺三份之三;守兩日殺十份之七;三日全屠,雞犬不留。殺了的人束其屍點灼,叫做打亮。攻城將陷,著步兵萬人周圍城下,馬兵巡哨於外,有縋城者一個也跑不出去。」
   圍攻汴梁時,決堤淹城,百萬生靈塗炭:
   「闖曹二賊合圍汴梁,步賊十萬,馬賊三萬,脅從之眾近百萬。瞎賊素知汴城富足,意欲困破,以圖擒掠,今久圍不開,心中忿恨之甚。恰值連連陰雨,河水大漲。十四日夜間,令眾賊將黃河上流挖開數處,那溜水一瀉而下。城中遠遠聞得水聲,正在驚慌。十五日黎明,水至城下西南,賊俱遠遁,東北賊溺死無算。十六日,水大至。黃推官坐城下,李光壁與張爾猷抱土率兩營兵塞門。水從隙入,勢不可遏。水聲如雷,曹門水高丈餘。進門輒南下,是時南門先壞,北門衝開。至夜,曹門、東門相繼淪沒,一夜水聲如數萬鐘齊鳴。十七日,開黎明,滿城俱成河,止存鐘、鼓兩樓,及各王府屋脊,相國寺寺頂。周府紫禁城惟夷山頂皆乾地,逃水者滿集。十八日,黃推官遣善泅家丁李用、柳體直二人過河請救。泛一木水上。三晝夜始達土堤,監軍道:『王燮得推官手書,連夜督二十餘船,自乘小舟,從北門揚帆直入。』高巡撫、黃推官各乘船到紫禁城上,見周王,抱頭痛哭道:『請王北渡。』宮眷五六百人同行。百姓有在城頭屋角樹杪者,俱漸次渡河北。到了柳園,煮粥食難民。真古今來未有之苦,亦古今未有之厄也。這惡賊因城高固,池寬深,急不得下。屢次進攻,城中守禦甚嚴,倒反傷了許多賊兵。心中恨毒,決開黃河放水一淹,百萬生靈盡為魚鱉之食。先是城中聽得賊營傳言,城破之日,不但雞犬不留,掃帚也剁三刀,因此兵民困守,寧死心猶不變。被這惡賊放水一沖,幾無孑遺。瞎賊雖出了他的惡氣,但耽誤了許多日子,又一無所獲。他自己的人馬也被淹死了無數,一片汪洋,無處存紮,遂統大隊乘勝破了亳州。那知州金蘇也不知是死了,也不知是逃了,竟無蹤影。【驚酥了的人,自然是嚇死了,還逃往何處去呢?】被這些惡賊將一座城池並周圍數百里之內殺搶一空。」。
   圍城半年之後,城中糧盡,婦女數十萬,晝坐衢路,夜即臥地,死者不可勝數。黃推官見之惻然,于東嶽廟施粥三日。城中人相食,有誘而殺之者,有群捉一人殺而分食之者。每擒獲一輩,輒折脛擲城下,兵民競取食之。至八月中九月初,父食子,夫食妻,兄食弟,姻親相食,不可問矣。有老夫婦二人商議,欲食兒婦。此婦聞知,跑回父母家中去,云公婆欲食,故逃回。其父母私議道:『我家骨血,為何饗以人家?』遂將女殺而食之。命民間報牛馬驢騾充餉,送到城上給價。每兵分肉一斤,抵糧一升,五日俱盡。開五門放婦女出城。先聞闖賊有令,窩鋪中藏匿婦女者斬,故放出三萬餘口,任其所之,有持數升糧復進城者。人無可食,吃牛皮以及皮襖。又取藥肆中山藥、茯苓、蓮肉為上,次則何首烏、川芎、當歸、廣桂、芍藥、白木、地黃、黃精、門冬、蓯蓉、兔絲子、車前子,又其次榛子皮、杜仲、川烏、柴胡、白芷、桔梗、蒺藜,無不食之。【諺云:有福之人無病也服藥。此時城中諸人無病服藥,不知有何病何福?】
   城四隅有鹽坡,水深三四尺,忽生纓絡草,鮮嫩可食。男婦入水,雙手隨採隨食。水綿本不堪食,亦強吞之。水中小紅蟲他時取以飼魚者,皆縫紗布為囊取之。名曰金魚子,入蔥油炒食,味似魚子,每斤賣八百文,後至三千錢絕無矣。屋上瓦松每斤賣二百錢,後至一千二百亦無矣。糞堆中有蛆,肥白寸長,積一二年者愈多,悉掘食之。食盡食膠泥。有騎馬過者,人群食之。拾其糞,炒淡黃色,用水吞之。人食藥材,面目浮腫。有婦女在街頭賣藥酒,用甘草廣桂煮湯,如黃酒色,一錢一杯,飲之立癒。一車報理刑張客藏茶甚多,往視之,獲八百包。每將弁給十斤,兵一斤。以滾水漬去汁,曝幹為末,入麵少許,作餅食之。城中白骨山積,斷髪滿地。路絕行人,神號鬼哭,天日為昏。間有一二人枯形垢面,如同鬼魅,棲牆下,敲人骨吸髓。自曹門至北門,兵餓死者,日三四百人。夜則城頭寥寥,處處鬼叫。官府與諸郡王將校,旦夕北面而哭。
   儼然一派人間地獄的慘景。
   虛構人名顯露人性品格
   《姑妄言》全書出場人物三百餘,其中魏忠賢、馬士英、阮大鋮、李自成、史可法、程國祥係真人真事,與正史敘述吻合。但是書中大多數人物是虛構的,雖然裁撤驛站、汴梁攻防、烈女投江、民團禦賊等盡皆歷史事實。作者倣效明朝話本小說《拍案驚奇》用諧音來表露書中各該人物的品性與人格,諸如:
   到聽圖說:道聼塗説的閑漢。
   鄔合:天閹的貧民。
   易于人:異於人
   昌家女兒:娼家
   牧福:沒福(消受)
   竹思寬:篾片
   錢為命:一錢如命
   卜通:不通的塾師
   巨金:懼荊,即懼內
   暴利:暴戾的街坊無賴。
   祁辛之妻妾姓莫、須、有:喻其可有可無,不受丈夫重視。
   何幸:何等幸運——失一婢女而倖獲友人祈辛之妻妾財富。
   咸氏:賢慧的婦人。
   廣德厚:盛德名僧。
   褚氏:鼠輩,可憎。
   裘氏:繡球,眾花之首。
   遊系:昏庸塾師,把教書當成兒戲。
   贏氏:淫,烏合妻,性淫。
   吳實:有名無實,婢女素馨丈夫,戴綠帽。
   碧梧(必我):姚府丫頭,頭個被姚澤民姦淫。
   萬緣和尚:萬份緣法偷上主母的床笫。
   聶變豹:作孽便報。
   金礦:家中有萬金之富。
   計德:計得,聰敏老捕快。
   滑遊:足智多謀的捕快。
   色癆:貪淫的禁子。
   錢癖:貪財的獄卒。
   龍颺:即龍陽小子,俗稱屁精者。
   楊為英:陽為陰,賣腚者。
   白舍:白送家中戲班女旦給阮大鋮。
   賈閽:賈家的門子。
   馬士英妻蹇氏:騫者,驢也。馬與驢交便生騾,生兒子駘是個癡呆。
   馬台:馬台合成駘字,駘與呆通,馬士英子馬台是個呆子。
   吳義:無義,馬士英大管家,以權偷竊主家銀子。
   吳知:無知,剛拗逞能無知之家丁。
   吳友:天下無有此等窩囊男子。
   崔命兒:催命的尼姑。
   蒙德:蒙童自大救濟活命的災民,後向官府舉報逆賊潛伏城內。
   富新:負心的書生。
   尋姐:婢女,吳翁要在她身上尋出兒子來。
   做姐:婢女,吳翁要向她腹中做出兒子來。
   本陽:喬裝道姑的雙性人。
   藺通:頭腦靈通的衙吏。
   司進朝:色精騷的官宦子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