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某日,我与友人闲聊;我说:安徒生的童话“豌豆上的公主”家喻户晓;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我像她一样敏感。
   
   
   
   
   友人笑道:拿证据出来!
   
   
   
   
   我道:1966年7月,毛泽东畅游长江;各种溢美之词铺天盖地;有一个细节被全中国七亿人忽略了,独独被毕汝谐捕捉到了:毛泽东跟王任重开了一句玩笑:你是这里的第一书记,我听你的。
   
   
   
   
   友人道:这是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呀。
   
   
   
   
   
   我却不寒而栗;毛泽东的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包含丰富的潜台词: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党裂土而治,各地的第一书记就是南霸天、北
   
   霸天;即便是我这个中央主席强龙,也要听地头蛇第一书记的话,何论黎民百姓?
   
   
   
   
   我幼时读过当局编印的“右派文选”,熟悉储安平的党天下言论;然而,当毛泽东轻松地以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印证党天下的时候,我仍然感到悲观、绝望!我觉得自己
   
   
   
   
   仿佛置身于密闭的黑暗隧道,永远不见天日!当时,我还不满16岁。
   
   
   
   
   
   
   
   友人道:这是孤例;请再举个例子。
   
   
   
   
   
   
   
   我道:1964年,毛泽东与侄儿毛远新的谈话风靡一时;有一个细节被全中国七亿人忽略了,独独被毕汝谐捕捉到了:毛泽东和毛远新在中南海游泳池谈话,毛远新从水里出来,说:
   
   
   
   
   还是水里舒服;毛泽东瞪了他一眼,道:你就是喜欢舒服。
   
   
   
   
   
   
   
   我心里一沉:老天爷,喜欢舒服是人之常情、人之本能,何罪之有?喜欢舒服成了罪过,这辈子怎么过?当时,我还不满14岁。
   
   
   
   
   果不其然,几年后文革爆发,常年呆在中南海纳福的毛主席教导我们: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老天爷!
   
   
   
   
   文革高潮中,我的老哥们薛蛮子对我说:毕汝谐,你不是敏感,你是过敏,而且是极度过敏!
   
   
   友人笑道::毕汝谐,你确实是极度过敏!你这辈子要么当豌豆上的公主,要么当作家;二者必居其一。
   
   
   
   
   我笑道:然也。
   
   
   
   
   
   
   
   
   
   
   
   
   豌豆上的公主
   
   
   
   发布:2015年12月3日 | 安徒生童话故事全集 | 2121 人浏览
   
   
   
     从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但是她必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所以他就走遍了全世界,要想寻到这样的一位公主。可是无论他到什么地方,他总是碰到一些障碍。公主倒有的是,不过他没有办法断定她们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公主。她们总是有些地方不大对头。结果,他只好回家来,心中很不快活,因为他是那么渴望着得到一位真正的公主。
   
     有一天晚上,忽然起了一阵可怕的暴风雨。天空在掣电,在打雷,在下着大雨。这真有点使人害怕!这时,有人在敲门,老国王就走过去开门。
   
     站在城门外的是一位美丽的公主。可是,天哪!经过了风吹雨打之后,她的样子是多么难看啊!水沿着她的头发和衣服向下面流,流进鞋尖,又从脚跟流出来。她说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是的,这点我们马上就可以考查出来。”老皇后心里想,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走进卧房,把所有的被褥都搬开,在床榻上放了一粒豌豆。于是她取出二十床垫子,把它们压在豌豆上。随后,她又在这些垫子上放了二十床鸭绒被。
   
     这位公主夜里就睡在这些东西上面。
   
     早晨大家问她昨晚睡得怎样。
   
     “啊,不舒服极了!”公主说,“我差不多整夜没有合上眼!天晓得我床上有件什么东西?有一粒很硬的东西硌着我,弄得我全身发青发紫,这真怕人!”
   
     现在大家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因为压在这二十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一粒豌豆,她居然还能感觉得出来。除了真正的公主以外,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嫩的皮肤的。
   
   
   
   
   
   
   
     因此那位王子就选她为妻子了,因为现在他知道他得到了一位真正的公主。这粒豌豆因此也就送进了博物馆。如果没有人把它拿走的话,人们现在还可以在那儿看到它呢。
(2018/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