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胡志伟文集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台灣官方出版的政治類書籍,能由大陸官方重印者,為數並不多,其中熱銷的一部是中研院近史所一九九零年印行的《齊世英先生訪問記錄》,二○一一年中國出版集團屬下的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刪去若干敏感詞句,將「總統」「院長」等加上引號,以《齊世英口述自傳》為書名印了簡體字版。中共對齊世英情有獨鍾,是由於齊有過反蔣紀錄,曾被開除國民黨黨籍。到了二○○九年,齊世英長女齊邦媛教授在台灣出版長篇回憶錄《巨流河》(遼河),這兩部巨著對照着讀,使人們對百多年來中國人民的苦難,產生一種「莫使青史盡成灰」的感慨。
   齊世英(1899—1987)是鐵嶺縣腰堡鄉范家屯人,早年學業有成,曾留學日本、德國(張作霖資助)。歸國後,先在瀋陽教育界工作,後在東北軍郭松齡部做文職幕僚。他贊成郭松齡將軍反對內戰、實行民主的主張,支持郭松齡回師奉天。郭松齡開始反奉時的1925年11月20日,曾在河北省灤州車站附近一個停業已久的火柴公司樓上召開軍事會議,凡在灤州的官佐、上校以上均曾參加,約有百人,會議決定添設外交處,派王正廷為處長,王未到任前由殷汝耕、齊世英負責。齊世英在郭軍中實際職務是外交處主任,後因郭松齡兵敗被殺,齊世英不能再回東北,先避難於日本駐新民領事公館(當時的領事吉田茂後來當了日本戰敗後的首相),後經吉田茂的安排經朝鮮、日本到南京,投奔了正在北伐的蔣介石。蔣介石對這位東北精英很器重,安排他到陳果夫、陳立夫主持的黨務情報機構工作(即CC系)。到1929年,張學良東北易幟時,齊世英已出任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特務秘書,並且是國民黨在東北的黨務領導人。
   蔣介石認為齊世英逼反了張學良
   齊世英與張學良積怨很深,在郭松齡起兵之初,張作霖曾派張學良到秦皇島說服郭松齡停止進兵,郭拒不會見。而齊世英當時主張把張學良扣下,郭亦未採納。九•—八事變後,齊世英因發動在東北的國民黨各省黨部和地方黨部,秘密組織抗日義勇軍而名氣更大,在國民黨中地位更高。1936年,國民黨中央政府要舉辦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在關內的東北社會名流閻寶航、高崇民、王卓然等與齊世英較熟悉的人,曾撮合齊世英與張學良合作。王卓然說:「張漢卿的老太爺被日本人給炸死了,九•一八事變起,東北淪陷,家仇國恨,接踵而至;你自郭松齡起事失敗離開東北,雖沒家仇,但也有國恨,張漢卿在東北沒有人才可用,你該回去幫他,你們兩個合作,我們推你坐第二把交椅,一切聽你們二人的。」陳立夫也從中斡旋,終使張學良與齊世英在漢口會面。當時,張學良想加入國民黨,而齊世英是國民黨中央黨務系統東北負責人,在話不投機時,齊世英教訓張學良說:「你到南方來,最重要的是要對三民主義有認識,將來東北的事你還是有力量的人,如果你能瞭解國民黨,照主義來實行的話,將來你對東北的事情還需負很多責任,黨不像軍隊,不講槍、不講兵,而是講道義,也因此講誰對黨忠實,誰對黨不忠實,還盼你努力。」之後,張學良在與別人談到漢口會面一事說:「被齊某人教訓了一頓。」因二人在漢口會面不歡而散,在東北國大代表提名上意見也不大一致,導致這次國民代表大會延期。同年,國民黨召開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在選舉國民黨中央委員前,張學良對蔣介石說:「東北人除了齊世英,其餘誰當中央委員都可。」
   1936年冬,蔣介石對東北軍在陝北剿共不放心,他利用齊世英與張學良的矛盾,令他秘密探察東北軍動態。當時,東北軍第67軍軍長王以哲,一邊秉承張學良指示,與中共和紅軍接觸,一邊為自己留後路,而與CC派齊世英保持聯繫。當齊世英從王以哲部得知張學良的東北軍與紅軍暗中往來,並達成局部停戰的情報後,馬上派專人密報到洛陽的蔣。齊世英的情報畢竟來自于王以哲,也終因王以哲的告密引發了西安事變。

   蔣介石當時正在洛陽過五十大壽,得到齊世英關於「東北軍與紅軍暗中來往,並達成局部停戰」的情報後,便率在洛陽為其祝壽的國民黨大員奔赴西安,親往督促張學良全力圍剿中國工農紅軍。
   對此,齊世英回憶道:「忽然,王以哲軍長派軍法處長崔蘊蘭到南京來見我。因崔與我不熟,找河大教授高享陪他同來,崔蘊蘭告訴我張漢卿至王以哲防地與共黨會面,東北軍兩次剿共失利,損失大,士氣差。我想王以哲一定清楚事態嚴重,所以才派軍法處長秘密來見我,我感覺到這是大事,因此把詳情告訴果夫(立夫出國)和陳布雷,這時蔣先生已到洛陽,我徵求他們的意見,需不需要我到洛陽把這件事告訴蔣先生,果夫說:『洛陽是東北人的天下,你去見蔣先生,他們會特別注意。』陳布雷說:『我就要佔洛陽,我會告訴他。』就這樣,我沒去,而西安事變就發生了。」
   臺灣前行政院長俞國華親歷了西安事變,他回憶道:「其實在洛陽祝壽期間,委員長身邊情報系統已獲得訊息(當指陳布雷的彙報),向委員長報告西安方面情況不穩,建議委員長在洛陽過壽後,不要再次前往臨潼。」「蔣委員長那時候對身邊手下表示,西安有事情等著他去解決,要是他不去西安,事情無法完結。」「蔣委員長過完50大壽之後,再次前往西安督促張學良進行剿共軍事行動,他暫住於西安附近臨潼的華清池。臨潼地方不算大,但當地有火車站,委員長專列可直抵臨潼車站。民國25年12月,委員長一行抵達西安後,委員長與張學良對剿共與抗日之間的歧見無法解決,於是,張學良、楊虎城決定兵變。」張學良在口述回憶說:「他(指蔣)的第一敵人是共產黨,而我的第—敵人是日本。」
   《巨流河》是一部反映中國人民苦難的記憶史
   張學良陪同蔣介石到南京後,在對何應欽等人為西安事變辯解時說:「一則……二則……三則齊某人在南京一件件地搞我,中央從不制止,中央信我不如信他。」因此,何應欽見過張學良後對齊世英說:「你要負起造成西安事變的責任! 」齊世英在臺灣回憶道:「沒幾年以前,蔣先生還提到這件事,說我把張漢卿逼反了,蔣先生居然沒有追究我,很是寬大。」
   齊世英到臺灣後曾任立法院立法委員。1960年,齊世英因反對陳誠內閣提出的電力加價案,被開除出黨。開除齊,其實是蔣徹底整肅CC系的一步。
   據說,齊被開除後,立法院長張道藩去見蔣求情。蔣說:「你們聽齊世英還是聽我的?」道藩說:「當然是聽總裁的。」蔣說:「什麼聽我的,你們不必為他說話。齊世英我認識最早,我待他不薄,我的錢他沒少花。張漢卿事他就沒有給我處理好。」
   被開除黨籍以後,齊世英加入雷震等人的組黨活動,成為新黨內定的5名中央常委之一。
   齊世英的這些舉動,得到一部份CC成員的暗中同情和支持。當時雷震等人計畫由國民黨內的開明派,黨外知識份子,民、青兩黨成員以及臺灣地方勢力的代表人物共同組黨。
   新黨內定的中央秘書長雷震代表黨外知識份子,5名常委中的李萬居、高玉樹代表臺灣地方勢力,楊金虎代表民社黨,楊毓滋代表青年黨,而齊世英其實就是國民黨內開明派的代表。
   齊後來生活很清苦,1987年去世。李敖對齊評價頗高。
   張學良到臺灣後說:「蔣先生太狹隘了,天下就敗在CC與戴笠的手上。總要安排個特務在你身邊。蔣先生就喜歡聽這些人的話。我常說,你怎麼對人,人家就怎麼對你。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蔣先生總是懷疑你。齊世英就是CC的人,CC弄出個『東北協會』與我對抗,齊又為了辦大學與我對抗。齊原是我送出去德國念書的,郭松齡的反奉可說有一大部份是他鼓動的(故張曾說最討厭文人,說他們只會拱,如蛆一樣)。事後他跑到新民的日本領事館中躲了起來,我們派兵圍了半年,當時抓到他恐怕會槍斃他的。」
   齊邦媛乃齊世英先生長女,台灣文學走向世界的有力推手,她在極為艱難的情況下讀書,教書,譯書,編書,培養學生,獎掖後輩,不遺餘力,有「永遠的齊老師」和「台灣文學教母」之譽。齊邦媛生長於山河破碎風飄絮的抗戰歲月,歷經家國離散的奇劫巨變,心靈上刻滿彈痕,又值來日無多的黃昏晚境,故其發言遣論便深蘊歷史厚度與生命張力,職是之故,2009年天下文化出版的齊邦媛著作《巨流河》可謂一部含血帶淚的「孤憤之書」。其贏得讀者的交口稱讚自是理中之事。這部書的確堪稱「一部反映中國近代苦難的家族記憶史,一部過渡新舊時代衝突的女性奮鬥史,一部台灣文學走入西方世界的大事紀,一部用生命書寫壯闊幽微的天籟詩篇。」台灣的媒體還有一句話也很醒目——「讀了這本書,你終於明白我們為什麼需要知識份子」。
   齊世英的父親齊鵬大是張作霖部下旅長。一九二六年齊世英隨郭松齡兵變失敗亡命日本,入步兵學校,認識了炮兵學校的官派生彭孟緝,彭後來官至台灣參謀總長、陸軍一級上將。齊在步校的同學宋希濂官至華中剿匪總部副總司令兼第十四兵團司令官,牟廷芳官至天津警備司令,劉斐官至國防部參謀次長、周天健官至國軍第六十軍副軍長。東北陷日後,齊世央大力興辦力行中學、國立中山中學、東北協會,以救濟、助學推動抗日救國事業,保送數以千計的東北籍有志青年到黃埔軍校、警官學校和中央政大,造就了許多人才。這批學生赴台後有多人做到副總司令、軍團司令等職位,金門防衛部司令官王多年就是齊世英保送到軍校十期的東北流亡學生,當上立法委員的也有多人。中山中學校友出人頭地的還有台北傳記文學社長劉紹唐、中央警察學校教育長李興唐、鳳林榮民醫院院長王錦林、女作家趙淑俠等。一九四六年奉命赴撫順接收敵產而被中共殺害的經濟部東北工礦接收專員張莘夫是齊世英做東北地下抗日工作的親密戰友。
   往來無白丁 桃李滿天下
   齊世英曾出任國民黨中央委員、中央政治會議秘書、抗戰最高統帥部秘書、國民參政會參政員等要職多年,參與中樞決策,故其回憶錄披露了不少政壇秘聞,諸如:
   一、抗戰初期,內政部長黃紹竑到百齡廟視察,蒙古族德王以歡迎欽差的禮儀接待,誰知黃帶著衛兵架機槍到達,還帶著妓女藏於民家,晚上提著燈籠去幽會。德王對此極為反感,這是日後德王叛國投日的原因之一。
   二、一九四五年九月初,張治中在餐席後說:「根據中蘇協定,我們須派軍事和行政兩個代表同蘇軍聯絡,內定熊式輝與我為代表。沒想到日本投降太快,我們的代表還沒有去,蘇軍已進入東北。張群對蔣(介石)說,張治中和熊式輝兩個人去一個就夠了,可他倆都不樂意去,張治中尤其不想去,還是熊式輝去好了,蔣先生因此只讓熊去。我何時說過不樂意去?沒想到張群跟我三十年朋友,竟在這個時候出賣我。我原本準備把軍校八期的東北學生名單找來,拉你(齊)和這些學生回東北去,沒想到被張群給出賣了。、張治中氣憤之餘到了西北,假如當年去了東北,那批東北學生有的已經做到軍、師長,恐他們同地方的深厚關係絕不至於讓幾十萬偽滿軍隊投共助紂為虐!」西安事變使蔣介石對東北人抱有戒心,經張群關說,乃派了其政學系親信、江西人熊式輝擔任東北行營主任兼行營政治委員會主任。熊是個擅於做官的小政客,他運用東北行營的預支經費炒賣金鈔,乘北平與重慶之間黃金美鈔差價頗大,憑免檢特權頻頻使用公家的包機走私金鈔,發了大筆國難財,還操縱立法委員、國大代表、監察委員的選舉。最可惡的是熊向蔣介石進讒言,說:「長春接收之所以不順利,是因為齊世英在長春對黨部同志說日軍、蘇軍、共軍都是我們的敵人,引起蘇軍方面不滿,故意阻撓接收工作」。那時中央調到東北的軍隊,除孫立人部之外,都是驕兵悍將,熊式輝束手無策,且不能與林聿明、孫立人合作。中央派到東北去的文武官員驕奢淫逸,搞得民怨沸騰。一九四七年八月杪,熊終於被免去東北行轅主任職。老蔣調親信近臣陳誠去接棒,當時軍政大員多數不務正業,卻熱衷於經商辦校搞政治活動,陳誠雖盡心竭力,唯因滇軍嘩變在先、衛立煌通共謀逆於後,他在東北五個月內損兵折將,旋以胃疾離任就醫。繼任者衛立煌早在抗戰初期任二戰區副司令長官時就與中共勾勾搭搭,還曾申請加入中共,其妻韓權華的姪女韓德莊係鄧穎超秘書,所以衛立煌一手葬送了東北:他向老蔣伸手要了五個王牌軍,到了瀋陽卻一直按兵不動,共軍林彪部在東北收編土匪、馬賊、偽軍共一百三十萬之眾,連續發動七次猛攻,他卻一直按兵不動,違抗中央命令,拒絕救援四平、錦州、長春,還拒絕將卅萬國軍精銳撤往關內,致使長春餓斃幾十萬人,瀋陽陷落,三十萬精兵被殲。齊世英認為,勝利後,東北父老一致支持中央,也樂意為國効勞,只因中央人謀不臧,給了中共利用東北豐沛人力、物力組建第四野戰軍的機會,長驅直下打到廣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