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拙作“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上万维网,出现若干非谩骂的评论,谨此复之。
   
   
   一,
   
   
   方励之的领导------管惟炎教授也是出国后,车祸去世的。世界上难道真的有天意???
   
   
   
   
   答:管惟炎并非方励之的领导,他们是同事。
   
   我曾经认真思考几起著名车祸——
   
   管惟炎在台湾因车祸丧生;
   
   何维凌偕小情人在墨西哥因车祸丧生;
   
    张宏堡偕女信徒在美国因车祸丧生。
   
   我发现这几位死者都是刚愎自用、飞扬跋扈之人;高速公路如虎口,一个大意,即失荆州(生命)!
   
   
   
   
   窃以为系人事而非天意。
   
   
   
   
   二,“将心比心,何必这样苛求人。”
   
   
   
   是呀!只有作者是“最聪明”的人呀,永远地正确,永远地飘飘然。
   
   
   
   
   答:笔者岂止是“最聪明的人呀,永远地正确,永远地飘飘然。”;笔者是天下无双的天才预言家!
   
   毕汝谐曾对文革、六四、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作出三次政治预言,无一
    不中!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请看: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最新一例:川金会举世瞩目;2017/05/17,笔者 发表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实为事前诸葛亮。
   
   
   天才预言家察测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实在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三,
   
   
   毕先生对三位著名的民主斗士冷嘲热讽,只谈其缺点不谈其贡献。所谈的缺点也是吹毛求疵,都是常人都有的。刘宾雁给你写推荐信有溢美之词,也成了你的嘲笑资料,未免有点不厚道了吧。方励之悼念儿子的文章你也拿来说三道四,鸡蛋里挑骨头,也是不厚道的表现。王若望没有识别出X君是中共特务,也被你嘲笑。你既然和X君是好朋友,又知道他是国安特务,担负破坏民运的任务,你为什么不揭露他的真面目,提醒民运人士防备他,你居心何在?
   
   三位民运领袖献身中国的民主事业,被中共迫害,导致晚年流亡他乡,贫病交加,你却认为是自食其果,幸灾乐祸,你是右派还是“左派”?你自称右派,也参加过民运,可是你到底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有什么贡献?你卖力攻击民运领袖,和X君又是好朋友,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答:
   
   2012年初,笔者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老师通越洋电话;她伤感地道:我儿如果还在,也40岁了;我在街上看到40岁的男人,心里很难过;当初,要是有人警告会有大屠杀就好了!
   
   
   
   
   我的眼泪猝然涌出(天可怜见,我自己也有宝贝疙瘩儿子!),道:丁老师,六四前夕,我和
   
   
   裴敏欣预言武力清场,可惜我们人微言轻,播之不远;而有的重量级人士却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胡说八道!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跳将起来,指着刘宾雁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胡说八道!你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依据何在?我预言武力清场,是基于军人政治家邓小平的铁血性格!我们身在美国,站着说话不腰疼;广场民众要流血、要掉脑袋!
   
   人命关天——只要能够挽救一个宝贝疙瘩儿子(或者宝贝疙瘩女儿)的生命,哪怕厚诬刘宾雁又何妨!
   
   刘宾雁有惠于我是小义,为广场民众敲响警钟是大节!毛泽东曰:大道理管着小道理;我们不可因人废言。
   
   
   人有九算,天有一除!奈何历史一笔为定,追悔莫及!
   
   
   又,我和X是好朋友(我喜欢结交有才有貌之人,从不关心其政治面貌),故不会揭露他。
   
   改用孔夫子的话("父为子隐 子为父隐 直在其中矣)":友为友隐,直在其中矣。
   
   借用座山雕的台词:友情为重,友情为重。
   
   
   
   
   
   【如果他们埋头于各自领域,精益求精,当有更大贡献;惜乎他们因时代洪流与内心欲求相互激惹,阴错阳差地成为所谓民运领袖,沉瓜浮李,不敢恭维;其七、八十年的生业,落得悲剧结局。】
   
   -----------------------
   
   毕先生的意思是,如果他们3人不参加中国的民主运动,埋头搞自己的专业,一定会生活得滋润,而因参加民运落得悲惨下场是活该。
   
   
   
   
   答:非也。
   
   笔者的意思是: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根本不堪民运领袖之重任;理应埋头搞自己的专业,在民运圈跑跑龙套罢了。
(2018/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