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胡志伟文集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今年三月十一日,報載成都雙流老嫗傅素清(1897.7.19-2016.9.3)是世界上最長壽的女性。兩個月後,紐約傳出顧維鈞遺孀嚴幼韻(1905.9.27-2017.5.24)的噩耗,故她堪稱世界長壽女性的亞軍,令人驚異的是,2003年她罹患大腸癌,手術後又神奇地活了十四年。
   享盡了人世間的榮華富貴
   嚴幼韻生育三個女兒,培育出七個外孫與外孫女以及十八個重孫,如果再計顧維鈞前妻所出子孫,另有卅二位。她的長女楊蕾孟曾任哈珀與羅出版公司總編,《基辛格回憶錄》就出自她之手。次女楊雪蘭,歷任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副總裁,領導和參與了該公司在中國投資二十億美元的上海通用汽車公司的別克轎車和瀋陽的金杯雪佛萊卡車項目;她還發起創辦了美籍傑出華人組織「百人會」,任主席兼百人文化協會總裁,協助周小燕歌劇中心舉辦國際歌劇大師班、意大利威爾第歌劇《唐.卡羅斯》在上海演出,又將黃英、郎朗、廖昌永等中國傑出藝術家推向了世界,還出任北京清華、上海同濟、交大、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名譽教授。幼女楊茜恩的丈夫唐騮千之胞兄唐驥千是香港南海紗廠創辦人、港英立法局非官守議員、香港總商會首位華人主席;唐驥千堂弟唐翔千曾任香港工業總會主席;唐翔千兒子唐英年官至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唐騮千之父唐星海是香港理工大學的主要創建者。唐騮千是美國菲利普斯學院校董會主席,紐約著名的金融家、慈善家。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1828-1906)是中國第一家機器軋花廠——通久源機器軋花廠的創辦人,在上海投資興辦過麻袋廠、麵粉廠、榨油廠及內河航運業,還在南京路開設了老九章綢緞莊。1897年任中國通商銀行第一任總經理,參與創辦四明銀行。1902年任上海第一個商業團體——上海商業會議公所首屆總理。1905年創辦中國第一家保險公司——華興保險公司。在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後期,他做過直隸總督李鴻章的幕僚,受清廷郵傳部尚書盛宣懷器重做過海關稅務司。嚴幼韻的父親嚴子均(1872-1931)經營長蘆鹽業,做過輪船招商局、上海自來水公司、上海藥房、源通官銀號和中國通商銀行的董事,還任過滿清政府農工商部的員外郎(司長)。

   嚴幼韻的第一任丈夫楊光泩(1900-1942)是湖州大絲綢商的兒子,普林斯頓大學國際法和政治學博士。歷任中國駐美公使館三等秘書、清華大學政治學和國際法教授、北洋政府外交部顧問、國府外交部情報司副司長兼外交委員會主任委員、駐英倫總領事、駐馬尼拉總領事。嚴幼韻第二任丈夫顧維鈞(1888-1985)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和國際法博士,歷任袁世凱總統英文秘書、北洋政府出席巴黎和會的代表、外交總長、執政內閣總理、國際聯盟主席、國府駐法、英、美國大使、海牙國際法院副院長等。香港著名導演牟敦芾是顧維鈞的孫女婿。
   因此,她的一生,除了日寇佔領馬尼拉的三年零一個月,享盡了人世間的榮華富貴,堪稱福祿壽三全貴婦。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2014年,她一百零九歲時,向長女楊蕾孟口述了一部自傳《一百零九個春天——我的故事》,英文稿由魏平翻譯成中文交付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付梓,全書364頁,插圖288張,足證嚴幼韻的社交圈非富即貴,諸如:國務總理外交部長王正廷、中央銀行總裁貝祖貽、聯合國副秘書長胡世澤、中國銀行總經理席德懋、菲律賓總統奎松夫婦、盟軍太平洋戰區總司令麥克阿瑟夫婦、美國駐菲大使麥克納特、蔣介石的澳籍顧問端納、希臘國王保羅和王后弗雷澤、中華民國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船王董浩雲董建華父子、總統府秘書長張群、荷蘭公主比特利克斯、哥大校長麥吉爾、永安公司老闆郭標後人郭華德、曾任陸海空軍副總司令的張學良、蔣介石總统夫人宋美齡等等。
   嚴幼韻是含著金匙出生的,她是上海復旦大學第一位乘坐私家車上學的女生。一九二九年九月八日,她和青年才俊楊光泩在上海大華飯店舉行盛大婚禮,主婚人是外交部長王正廷。楊光泩做過國府駐英國倫敦總領事以及外交部駐歐特派員,抗戰爆發後,財政部長孔祥熙調他去東南亞小國菲律賓,因該國有大量富裕華僑,希冀他為抗戰募集捐款。
   菲律賓是一個美國管轄下的英聯邦國家,不能設置大使。楊光泩為維護華僑正當權益,足跡遍布這個千島小國,以他的熱忱與魅力贏得了華僑的擁戴與忠誠,僅一九四零至一九四一年就募集六百萬美元匯去陪都重慶,還為前線製作了一百萬個醫療包,另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寇偷襲珍珠港,進而進攻菲律賓。由於美國遠東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判斷錯誤,處置失當,駐菲美軍轟炸機和戰鬥機大部被毀,以致空防喪失殆盡。羅斯福總統為免麥克阿瑟成為俘虜,命令麥攜眷撤往澳洲擔任西南太平洋戰區盟軍司令,把指揮權交給第一軍軍長溫賴特。麥克阿瑟邀請楊光泩和家屬一起撤離,楊婉言謝絕了這一善意邀請,他表示要留下來保護華僑。被圍困的溫賴特率美菲聯軍七萬五千人在巴丹半島投降日軍,日軍闖入不設防的馬尼拉是一九四二年一月二日。
   兩天後,日軍逮捕了楊光泩和七位領事館官員,宣稱中國領事官員無法享有日內瓦公約所規定的外交豁免權,因為日本政府不承認重慶國府,它們已在南京扶植了以汪精衛為首的傀儡政府。三月中旬,日寇憲兵司令太田得知華僑捐款早已匯去重慶,而且整整一船在美國印刷的中國法幣滯留在馬尼拉港口,早已由楊奉重慶命令全部焚毀。太田惱羞成怒,命令楊光泩在三個月內為日軍籌集一千二百萬美元,否則要沒收所有華僑的財產。楊堅貞不屈,拒絕效忠汪偽,日寇施用了種種酷刑後,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七日將楊與七名部屬秘密殺害於馬尼拉郊外的義山,槍響後猶用刺刀向各人身上猛捅數刀。
   嚴幼韻帶領另七位罹難外交官的遺孀、兒女、傭僕共四十多人,在日寇鐵蹄蹂躪下,頑強地生活下去,自己開荒種菜喂豬養雞縫衣做鞋,還自製醬油、肥皂,又靠著愛國華僑的救助以及上海娘家用「飛過海」方式套匯,還幾度搬家躲避日本憲兵騷擾以及盟軍空襲,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一九四五年二月三日,美軍反攻進入馬尼拉,巷戰連續多日,嚴幼韻在槍林彈雨中驚嚇到體重降至九十磅。麥克阿瑟和蔣介石的顧問端納為這四十多位難屬安排了免費船票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嚴幼韻和隨習領事蕭東明、領事館隨員王恭瑋(王正廷之子)的遺孀明鑒萬里,選擇了美國。隨習領事姚竹修的遺屬錯誤選擇了返回中國,此後他們在歷屆政治運動中以「反革命家屬」蒙受了無休無止的殘酷折磨。
   四月十二日,嚴幼韻一行搭乘一艘美國海岸警備隊的運輸船,享用特等艙的特別禮遇,三週後抵達美國加州聖佩德羅,受到國賓式的歡迎。麥克阿瑟知會美國國務院,讓這批抗日烈士遺屬無護照、無簽證順利通過海關與移民局。進住紅十字會安排的旅館後,美國國務院的代表正式告訴她丈夫被残酷殺害的噩耗。美方向中國政府詳細通報了楊光泩殉難經過,外交部匯了一筆欠薪,解決了燃眉之急。
   她忍著悲痛,以烈士遺屬、外交官夫人的身份以及流利的英語,在新成立的聯合國總部找到了一份禮賓官的職務,負責中國、緬甸、泰國、美國、蘇聯等十三個國家的禮儀事宜:安排上述國家駐聯合國大使遞交國書、送往迎來、清關、住宿、車輛、保安以及擬訂慶典宴會的貴賓名單等。她接待的第一位國家元首是杜魯門總統,此後十三年半,幾乎每天要出席午餐會、雞尾酒會和晚宴。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一九五九年九月三日,她和中華民國駐美大使顧維鈞結束了多年的苦戀,終於在墨西哥城修成正果,由拯救過數千名猶太人、號稱「中國的辛德勒」的國府駐墨西哥大使何鳳山主持了婚禮。
   顧維鈞有四段婚姻。第一任妻子張潤娥是上海名醫張聾甏的姪孫女,他十二歲時以父母之命定親,二十歲在形式上完婚,二十三歲協議離婚。第二任妻子唐寶玥是民國首任國務總理唐紹儀的千金,他廿五歲娶唐,三十歲任中國駐美國、古巴公使時,唐寶玥染上時疫撒手人寰,遺下兩歲的顧德昌與襁褓中的顧菊珍。第三任妻子黃蕙蘭是富可敵國的爪哇糖王黃仲涵的女兒,她精通荷蘭語、馬來語、英、法語;音樂、舞蹈、書法面面俱到;騎馬、駕車、交際樣樣出色。婚禮於一九二零年十月廿一日在布魯什爾中國使館舉行。黃蕙蘭一擲二十萬美元買下北京獅子胡同陳圓圓故居做公館,手上戴的是八十克拉的鑽石項鏈。此後她隨顧出使倫敦、巴黎、華盛頓,以娘家的巨資幫助丈夫修葺中國駐巴黎使館、結交外國政要、援助祖國抗戰、提高中國的國際聲望。但顧維鈞終日忙於外交,對妻子缺少溫情關懷,又不時埋怨她出手過於闊綽,生活過於挑剔,交際過於浮濫。到一九四六年顧維鈞再度出任駐美大使時,夫妻感情明顯出現裂痕。據黃惠蘭一九七五年的英文寫成的回憶錄《沒有不散的筵席》所述,她最不能忍受的是丈夫「每個星期要到紐約去度週末,從星期五一直待到下個星期二,與他那位在聯合國工作的女相好相會」,那位女相好就是顧的第四任妻子嚴幼韻。
   黃蕙蘭捨不得大使夫人的榮銜,雖已長期分居,但一直拒絕離婚,直至一九五六年顧維鈞卸任駐美大使一職轉任總統府資政,她才簽署離婚文件。次年四月,顧出任海牙國際法院法官,地位更為崇高,那時黃氏後悔莫及。
   人們從張學良口述自傳中可以窺見顧維鈞與嚴幼韻早在三十年代就相好了:「我們在楊光泩家裡打麻將,顧太太(黃蕙蘭)來了,拽著顧走,顧坐在那兒就不走。這個顧太太指名罵楊光泩的太太,指名罵『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這顧太太拿著茶水,給顧維鈞頭上嘩嘩的澆下去。顧呢,就是不動彈。澆完了,她也沒辦法了,走了。她當面罵楊光泩的太太,罵的那話不好聽得很吶。那楊太太坐那兒動也不動。那時顧維鈞和黃蕙蘭在外面各有情人,而且彼此都知道,卻都裝作不知道。楊光泩三個千金之一是顧維鈞版,長的跟顧維鈞一模一樣。」「我們在楊光泩家裡打麻將,外面有事啦,請客或要出去吃飯什麼的,牌不打了,這就算了吧?走吧?可他們倆(顧、嚴)一定要上樓,要上樓待一會兒再走,幹什麼去了?明明白白的嘛!散席了,他倆也一定要上樓,他們倆一點也不在乎!楊光泩跟我們講過,他說,人家外頭都說我太太跟顧維鈞倆人好,我看不出來!楊光泩另外有個女朋友,是個駕飛機的,叫李霞卿。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她愛老牛吃嫩草,專找年輕男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