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徐永海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大脑前额叶研究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就脑科学研究致信给各大学师生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我们访民学圣经是美好事都应来支持
·望肢体们为北京的一个访民团契祈祷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为正坐牢的维权人李焕君姊妹祈祷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2013-10-22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为在葛志慧姊妹家的访民团契祈祷——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2013-10-29访民团契受洗圣礼
2013年11月
·********2013年11月
·为维权人美女囚徒李焕君姊妹祈祷——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一个良心犯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望关注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2013-1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2013-11-19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2013-11-19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2013-1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教会的访民被抓后警察再闯此教会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2013-11-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在一个六四人士参加的家庭教会中的讲道
·北京增爱宗教对话
·增爱宗教对话与纪念西单民主墙35周年
·增爱宗教对话与纪念西单民主墙35周年
·增爱宗教对话与纪念西单民主墙35周年
2013年12月写的文章
·********2014年12月写的文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旧稿: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三第4至6节
   (前言三题目为《耶稣才能彻底拿走我们心中的病痛——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徐永海
   
   
   在本论文中,我提出了,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抑郁症、疑病症、神经衰弱、癔症等神经症应当是一种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状态。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当我们真的具有了基督信仰,真的“蒙召”了,这些神经症就会得到好转、治愈。
   
   
   1、(省略)
   2、(省略)
   3、(省略)
   4、
     
   (1)、(省略)
     
   (2)、我们人类具有强迫心理的天性,我们必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
     
     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具有了强迫心理的天性。如,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就会强迫自己必须去穿戴、去佩带某些吉祥物,必须去进行某些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例如一些中国人到了本命年时,为了避免厄运,必须穿红色的内衣、袜子,系红色的腰带。否则,就会感到紧张、不安、闹心等,就会具有这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
     
     强迫心理是一种内在动力(尤其是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人们必须去满足它,必须去进行一些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否则,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
     
     在原始时代,在宗教活动中,人们所礼拜、膜拜、跪拜的“神灵”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战斗英雄),被人们说成了神灵。借着礼拜、膜拜、跪拜神灵等宗教活动,人们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灵),来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的恨那些敌对的民族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只有——每个个体都具有这“强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来、延续下来。那些——每个个体不具有这“强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种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这“强迫心理”的天性。借着进化,我们当今的每一个人也都具有这“强迫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尤其是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而使得人们必须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
     
     “该隐、亚伯献祭”这个故事,应当预表着,在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逐渐具有了“强迫心理”的天性,使得人们必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如在旧约时代,以色列人将献祭活动分为:燔祭、素祭和奠祭、平安祭、赎罪祭、赎愆祭等等。
     
   (3)、强迫症等神经症应当是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耶稣可以拿走我们心中的病痛
     
     在我们人类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人类具有强迫心理的天性。人们会“莫名其妙”地具有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尤其是当人们处于无助、困难的处境时)。如果不去进行礼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动(即在宗教信仰上处于营养不良状态!!!),不安、闹心等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就会有可能持续存在,就会有可能患上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
     
     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应当是一种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神经症的病因应当是这“神因性”的,或者一部分病因是这“神因性”的。
     
     (在《宇宙与精神终极》写作过程中,我删去了关于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的临床表现,而在这个“另文”中论述。在本文写作过程中,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复习了《精神病学》第二版、第四版。第一版、第三版被人借走未还,不少精神病学书籍在我因基督信仰坐牢期间已丢落在我原来工作的精神病医院)
     
     强迫症(强迫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强迫怀疑:例如,出门后总是怀疑门窗是否关好了;必须回去再检查一遍,甚至二遍、三遍……。
     
     强迫性穷思竭虑:例如,总是反复思索,树叶为什么是绿色的,而不是其他颜色?有时达到欲罢不能,以至食不甘味,卧不能眠,无法解脱。
     
     强迫联想:例如,当想起“和平”,立即联想起“战争”;当看到“拥护……”,立即联想到“打倒……”等。
     
     强迫意向:例如,走到高处,有一种想往下跳的内心冲动;抱着自己心爱的小孩走到河边,有一种想把小孩往河里扔的意向。
     
     强迫清洗:过分担心脏物、毒物或细菌的污染,总是反复洗手、洗澡或洗衣服;不仅自己反复清洗,而且要求与他一道生活的人也要反复清洗。
     
     强迫性仪式动作:例如,患者出门时,必须先左腿跨出门,否则患者便感到强烈的紧张不安。
     
     强迫性计数:也属强迫性仪式动作,例如,强迫自己计数台阶,计数路边电线杆,计数窗格……等等。
     
     焦虑症(焦虑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惊恐发作:患者正在进行日常生活,如看书、进食、散步、开会或操持家务时,突然感到心悸,好像心脏要从口腔里跳出来;胸闷、胸痛、胸前区压迫感;或呼吸困难、喉头堵塞,好像透不过气来,即将窒息。同时出现强烈的恐怖感,好像即将死亡,或即将失去理智。这种紧张心情使患者难以忍受,因而惊叫、呼救。有的出现过度换气、头晕、非真实感、多汗、面部潮红或苍白,步态不稳、震颤、手脚麻木、胃肠道不适等植物神经过度兴奋状态,以及运动性不安。此种发作,历时很短,一般5-20分钟,很少超过一小时,即可自行缓解;或以哈欠、排尿、入睡而结束发作。发作之后,患者自觉一切如常;但不久又可突然再发。
     
     预期焦虑:大多数患者在反复出现惊恐发作之后的间歇期,常担心再次发病,因而惴惴不安,也可出现一些植物神经活动亢进的症状。
     
     求助和回避行为:惊恐发作时,由于强烈的恐惧感,患者难以忍受,常立即要求给予紧急帮助。在发作的间隙期,一些患者由于担心发病时得不到帮助,因而主动回避一些活动,如不愿单独出门,不愿到人多的热闹场所,不愿乘车旅行等,或出门时要他人陪伴;即继发广场恐怖症。
     
     广泛性焦虑:主要表现为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或固定内容的紧张不安,或对现实生活的某些问题过分担心或烦恼。这种紧张不安、担心或烦恼与现实很不相称,使患者感到难以忍受,但又无法摆脱;常伴有植物神经功能亢进,运动性紧张和过度警惕。
     
     焦虑和烦恼,表现为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难以预料的某种危险或不幸事件的担心。如果患者不能明确意识到他担心的对象或内容,而只是一种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的强烈内心体验者,称为自由浮动性焦虑。但经常担心的也可能是某一、两件非现实的威胁,或生活中可能发生于他自身或亲友的不幸事件。例如,担心子女出门发生车祸等。这类焦虑和烦恼其程度与现实很不相称者,称为担心的等待,是广泛焦虑的核心症状。这类患者常有恐慌的预感,终日心烦意乱,坐卧不宁,忧心忡忡,好像不幸即将降临在自己或亲人的头上。注意力难以集中,对其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失去兴趣,以致学习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运动性不安,表现为搓手顿足,来回走动,紧张不安,不能静坐,可见眼睑、面肌或手指震颤,或患者双眉紧锁,面肌和肢体肌肉紧张、疼痛、或感到肌肉抽动,经常感到疲乏。
     
     植物神经功能兴奋,常见的有心悸、心跳加快、气促和窒息感,头昏,头晕,多汗,面部发红或苍白,口干,吞咽梗塞感,胃部不适,恶心,腹疼,腹泻,尿频等症状。有的患者可出现阳痿、早泄、月经紊乱和性欲缺乏等性功能障碍。
     
     过分警觉,表现为惶恐,易惊吓,对外界刺激易出现惊跳反应;注意力难于集中;有时感到脑子一片空白;难以入睡和易惊醒;以及易激惹等。
     
     恐怖症(恐怖性神经症)可表现为:
     
     广场恐怖症:害怕到人多拥挤的场所,如会场、剧场、餐馆、菜市场、百货公司等,或排队等候。害怕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如乘坐汽车、火车、地铁、飞机等。害怕单独离家外出,或单独留在家里。害怕到空旷的场所,如狂野、空旷的公园。当患者进入这类场所或处于这种状态便感到紧张、不安、出现明显的头昏、心悸、胸闷、出汗等植物神经反应;严重时可出现人格解体体验或晕厥。由于患者有强烈的害怕,不安全感或痛苦体验,常随之而出现回避行为。在有一次或多次类似经历后,常产生预期焦虑;每当患者遇到上述情况,便会感到焦虑紧张,极力回避或拒绝进入这类场所。在有人陪伴时,患者的恐惧可以减轻或消失。
     
     社交恐怖症:害怕处于众目睽睽的场合,大家注视自己;或害怕自己当众出丑,使自己处于难堪或窘困的地步,因而害怕当众说话或表演,害怕当众进食,害怕去公共厕所解便,当众写字时控制不住手发抖,或在社交场合结结巴巴不能作答。害怕见人脸红,被别人看到,因而惴惴不安者,称赤面恐怖症。害怕与别人对视,或自认为眼睛的余光在窥视别人,因而惶恐不安者,称对视恐怖症。害怕在公共场所遇到陌生人或熟悉的人者,称对人恐怖症。害怕与异性相遇者,称异性恐怖症。
     
     单纯恐怖症:这类患者害怕的往往不是与这些物体接触,而是担心接触之后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例如,患者不敢接触尖锐物品,害怕会用这些物品伤害别人;不敢过桥,害怕桥会塌,掉到水里去;害怕各种小动物会咬自己等。患者认识到这些害怕是过分的,不合理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怕,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即使向患者保证,扔不能减轻他们的害怕情绪。按照患者恐惧的对象的特点,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动物恐怖,害怕蜘蛛、昆虫、老鼠等。
     自然环境恐怖,害怕雷电、登高、临水等。
     场所恐怖,害怕进入汽车、电梯、飞机等封闭空间。
     血-伤害-注射恐怖,害怕看见流血、暴露的伤口和接受注射。
     其他特殊恐怖,如害怕引起窒息、呕吐或疾病的场所;害怕在公共厕所排尿;害怕出门找不到厕所,会把粪便排在身上等。
     
     这些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应当是一种在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饮食上的营养不良,药物治疗不是主要的,饮食中增加营养才是主要的。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强迫症、焦虑症、恐怖症等神经症,药物治疗也不是主要的,具有宗教信仰、参加宗教活动才是主要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