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曾铮文集
·與美國人做「生意」 Doing "Business" with Americans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5) 曾錚的圖片故事(25)
·愚蠢的我 令人神經錯亂的科技 Stupid Me & Terrifying Technology
·全球訴江(1) 「畢業旅行」陡吃官司
·「別跟特朗普總統打交道」?我焉能枉擔此虛名!
·神韻音樂: 聽過才有的膚淺認識
·My Humble Understanding of Shen Yun Music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regarding His Visit to China
·人消費
·鄉愁 Homesickness
·難民申請艱辛路 The Harsh Road of Asylum Seeking
·A Mature Person 內心成熟之人
·《靜水流深》中文版再版 亞馬遜網站全球發售
·《靜水流深》再版序:靜水流深 穿破暗夜
·世界是精神的物化
·《靜水流深》再版自序
·中共國取消主席任期限制 有啥好驚慌的?My Quick Thoughts on China's Prop
·「適者生存」在美國 One of the Reasons Why I Should Live in America
·Seeking the Way 步虛歌
·Troubles 麻煩
·Why Do I Write This Book?
·The Soul of My Poetry 文心
·The Mystical Udumbara 優曇婆羅花
·「情人眼裏出西施」曾(錚)解 A Beauty is Created by a Lover's Eyes
·以對——和元曦《無言》
·「俠女」隨想 The Spirit of a Female Knight
·「俠女」隨想 The Spirit of a Female Knight
·A Song from Tibet 藏歌
·Elegy 大提琴之《殤》
·A Snowy Day in Spring 春雪有懷
·An Example of How the Chinese Consulates Are Spreading Lies
·Pear Flower 梨花詩
·題白雲詩社 In Appreciation of The White Cloud Poetry Society
·「急思廣溢」新解 What is Cang Tou Shi?
·白蓮歌 Song to the White Lotus
·陌上(調寄天淨沙)On The Way
·鴻蒙前的歌唱 The Song Before the World Begun
·定中 In Tranquility
·詩語的飛翔 Upon Word and Wing
·Catching the Moment—Appreciating and Analyzing "On the Way"
·「遍插茱萸少一人」-寫在北大建校百廿年
· 西江月·初冬有懷 My Thoughts in Early Winter
·Holding Hands
·冬日隨筆(一)A Winter’s Poem (1)
· 再詠黃山雪霽 Huangshan (1) after Snow/Ode to Huangshan(1)
·賦得春江花月夜 A Moonlit Night on the Spring River
·Will They Gain Freedom?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6)-The Question I Ask & The Question I Fai
·歸真 Returning to Zhen*
·假新聞可不僅僅是假新聞那麼簡單 Fake News Is More Sophisticated Than Ju
·追夢人 For The Dream Seeker (Lyrics)
·人心在變 People Are Awakening
·追夢人ForTheDreamSeeker(Lyrics)
·《我不是藥神》:一個相關的小故事 ''Dying to Survive'': A Related Story
·一句話評劉霞獲釋 On Liu Xia's Release
·贈曾錚
·美國國會議員跟我學「退黨」
· 贈鴻玉 For Hongyu*
·兩份神韻捐款背後的故事 Stories Behind Two Donations to Shen Yun
·中共在貿易戰中進退失據:誤判還是本性使然?
·緊握神賜的權杖 Holding Firmly On To the God Bestowed Staff
·为你而来 Coming for You
·曾錚的圖片故事(27)Jennifer’s Photo Stories (27)
·搬家心得 On Moving
·夜來偶題 A Casual Poem in the Night
·秋夜 An Autumn Night
·My Second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Please Protect Journalists’
·Open Letter to Vice President Pence: Please Protect a Journalist’s Fa
·致川普总统的第二封公开信
·致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公開信
·The Story of the $20 Donation “Relay” 二十美元的「接力捐款」
·我母親護照被毀一事最新進展
·川普新聞發布會——一場近身肉搏戰
·楊潔篪魏鳳和與黨媒在美國演的雙簧戲
· 不動聲色 Stay Unmoved
·“A Rightist Who Does Not Talk”
·難民申請面試時的兩個小故事
·A Short Joke: The Heir of Communism! 小笑話:共產主義接班人!
·簽證的故事:「個中曲直說不盡」The Story of My Visas
·无题 Untitled
·不對等的「貿易戰」及世界應感激他們的另一原因
·An Unfair Trade War and Why Should the World Be Grateful to Them
·出塵 Transcending
·親歷獨立法庭判中共反人類罪終審判決 媒體反響空前熱烈
·My Comments on BBC's "Inside China’s 'thought transformation' camps"
·破天荒!BBC被允許進新疆再教育營拍攝!他們能看到啥?我來告訴你!
·China's Voluntary Donation System IS A "Crime Laundry" Fabrication
·四年級小學生就能發現的數學漏洞 爲何會「騙倒」專家?
·從華盛頓一線報導經歷 談貿易戰及美中關係未來走向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Help Chinese People to Break Away from the CC
·「中國不是敵人」?美國親共勢力反撲 我給川普的七點建議
·美國應該幫助中國人擺脫中共
·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 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The Story of my Father- OFFICIAL TRAILER
·川普連發推特談香港 潛臺詞是什麼?香港會被軍管嗎? 兼談五毛和愛黨者的四
·香港青年的演講與大陸留學生的國罵 兩種體制天壤之別 香港已成全球自由燈
·I Escaped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 Don’t Want to
·觀《歸途》:文藝和人性的迴歸
·彭斯演講之「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
·美國的偉大 Why Does an Ordinary Chinese Woman Think America Is Great?
·自古英雄出少年 ——謹獻給香港大學生及所有反抗中共暴政的香港學子、仁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那天在臉書上看到一個朋友分享馬雲學英文的心得,大約三十多條吧,看了幾條後,覺得有點頭暈,就沒看完。因爲太多了,看過的幾條也沒記住。
   後來就想了想自己學英文的過程,覺得其實只要記住並實踐一條就行了,頂多延展成兩條,不用那麼多招。
   那麼是哪兩招呢?
   在說出這兩招前,容我先賣個關子,講講自己學英文的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不知恥時期。


   這個階段應該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到入大學爲止。
   我們那時候小學裏還沒有英文課,要上初中開始才有。但我作教師的母親有個學生家長會英文,要給自己的孩子提前開「小灶」,母親就央他把我也「捎帶」上。於是我就晚上去他家跟他兒子和他鄰居的女兒三人一起學英文。
   學了大約一年吧,有一次初中生們全縣英文統考,母親爲了測驗我們學得怎樣了,就讓我們三個小學生去參加初中生的考試。在同一個考試時間裏,我完成了初一和初二兩份試卷。後來分數下來了,初一的題我得了108分(滿分是100分,外加20分附加分),初二的題我得了79分(沒得到的分是還沒學過的、不會做的)。
   這個成績應該是比那些初中生都好,當時曾經很轟動。
   剛上高中時,還有一件讓我很得意的事,就是英文老師在講臺上念些中文句子,讓我們聽寫下來,然後翻譯成英文。他念完後,大家都埋頭翻譯,他走下講臺在教室裏巡視,發現我坐在那裏玩,就問我爲什麼不做題。我說做完了啊,他不相信,我就拿給他看。因爲他念中文時,我直接就用英文聽寫下來了,所以他念完,我也就做完了。這讓他很震驚,因爲他以前沒見過我這樣的。
   高考的時候,考試時間是兩個小時,我只用28分鐘就答完了,後來成績是95分(滿分100),比很多報考英文專業的同學都高,應該是全校最高分吧。
   所以直到那時,我一直認爲自己英文挺好的,這就是「不知恥」階段。
   第二階段:知恥時期。
   我進大學那年,北大開始在英文教學上搞改革,搞試點,讓所有高考英文成績在95分以上的學生再參加一次篩選考試,被選中的學生(全北大兩千多名新生中,大約共三十來名吧)組成一個「尖子班」,免修大學一年級課程,直接從二年級教材開始學。所以一般學生學兩年後是英文四級,且「尖子班」的學生兩年以後直接就是英文六級,因爲一級、二級都免修了。
   我有幸也是這三十多名「尖子生」之一,學校給我們開設了「聽」、「說」、「讀」、「寫」共四門英文課,分別由四個老師教,其中兩個是外教。
   不過,不管是不是外教,這四個老師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上課時一句中國話都不講,全部講英文。
   我立刻就傻眼掉了。因爲在此之前我所有的英文老師都是講中文的,雖然我們會用英文讀課文,但說話、解釋教材內容等等,都是講中文的。考試的範圍,也全部在學過的部分,那部分沒多少,很容易就掌握了,所以我總能拿高分。
   大學老師一講英文,我才發現我一句都聽不懂。因爲免修一年課程,直接從二年級課本開始學,生詞也多得不得了,每次上課都似懂非懂,狼狽不堪,再也「瀟灑」不起來了。
   第一次期中英文考試,我只得了70多分。這對於連高考都拿了95分的我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到那時爲止,我生平就從沒見過70多分長什麼樣。
   我於是去揪著英文老師問:「我上課聽不懂怎麼辦?」
   她說:「聽不懂就多聽。」
   我心想:你這人簡直不可理喻。我聽不懂你叫我怎麼聽?
   但不管我怎麼問,她都是那句話:「聽不懂就多聽。」
   於是我一咬牙買了部小收音機裝衣服兜裏,走到哪兒聽到哪兒。走路、騎自行車、在食堂排隊買飯、吃飯、洗碗……等等這些時候,都在「見縫插針」地聽。那時候中波收音機只能收到「Radio Beijing」,是個中國人講英文的新聞爲主的臺,應該是政府辦給在北京的老外聽的,宣傳爲主。
   剛開始聽時,覺得嘀裏嘟嚕嘀裏嘟嚕的,完全真就是外國話啊,一句、一個詞都聽不懂,好像這外語是個嚴密包紮的包裹,水潑不進,針扎不透的,完全就是將我排斥在外嘛!
   於是我又反覆去問英文老師,我聽了,但還是完全聽不懂,怎麼辦?每次問,她都是同一句話:「聽不懂就多聽。」
   有70多分的奇恥大辱在前面擺著,我也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聽。
   好像過了一段時間,突然覺得那包裹有個縫了,掉出一兩個我能聽懂的單詞來了。可是正興奮間,人家又嘀裏嘟嚕嘀裏嘟嚕說過去好多了,縫又合上了,我還是一句都不懂。
   就這樣「頑強」地「聽不懂也聽」,大約半年後吧,有一天,突然之間,完全沒有任何過渡階段,我突然發現:我全部聽懂了,句句都懂了!不懂的,只是本來就不知道的單詞。
   至此,我體會到,原來,聽覺系統跟我以前用來理解、「學習」英文的看和寫的系統完全是兩回事。能看、能寫、能理解,和能聽、能說之間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似乎專門有一個聽覺的「通道」必須打通,你所掌握的單詞你才能「聽」懂。不然,你還是會看不會聽,當然就更不會說了。
   應該說,這是當年中國學校實行的「啞巴」英文教學的一個重大缺陷,幾乎所有學生都中招了,聽說能力上都基本是「殘廢」。不知現在有否改進?
   後來慢慢地,我開始自己琢磨:我們生下來時一句話都不會說,怎麼學會中文的?如果真的想讓自己的英文跟中文(母語)一樣好,是不是得採用跟學母語一樣的方法呢?
   我覺得是這樣的。我認爲自己的中文還算好(高考成績98分),主要得益於自己書看得多。我從小就是個「書虫」,除了愛看書外基本沒別的愛好。所以我語文從來不用費一點勁,考試前從來不花時間複習語文,成績就一直很好。
   於是我就開始找英文的文學著作來看。看文學著作比看教科書有意思,因爲有故事情節,比較容易看下去,既欣賞了故事,又學習了英文。
   我個人覺得,到了一定階段,特別是到了「說」和「寫」這兩個階段時,還有一條特別重要,就是要學會忘掉你的母語,直接用英文思維。
   這條開始比較難,但慢慢找找感覺,有一天會突然就能做到了。當然在此之前,必須有足夠的詞彙量的積累。不然你跟人家講話時,先用中文想,再來翻譯成英文,那根本就來不及的。
   一旦能做到這點時,就要堅持住不求助於母語,就用你所掌握的詞彙去思考並表達。
   有一本字典很有意思,《朗文當代高級辭典(Longman Dictionary)》,我上大學時專門研究過。再難的詞,它都可以把它用很簡單的詞就解釋清楚了。也就是說,其實要表達自己,不用那麼難的詞,也可以做到。有人甚至說英國農民一生中所掌握的詞不過數百,一輩子也就夠用了。我不知這話是真是假,但大家去看看朗文辭典,真的是再難的詞,都可以「分解」成簡單的詞彙來表達。
   也就是說,不要管詞彙量,養成用英文思考的習慣,是進階的必需。
   第三階段:繼續知恥 學而不怠
   大量看書、大量聽英文之後,跟能說能寫還是有距離的。
   要想能說,我發現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臉皮厚」,不怕犯錯,只要敢說,多說,慢慢就說好了。實在不行就用更大的聲音說(馬雲似乎也提到大聲說這一點),人家就會覺得你英文很好。這一點,我在一次澳洲的集會上深有體會。
   那天我被抓差給袁紅冰教授當現場發言的翻譯。袁紅冰講話向來沒有稿件,而且一口氣講很長,語言像詩一樣,經常是一大串很有氣勢的排比句,很中文化,很難跟英文接軌,非常難翻的。
   我完全沒有準備,特別心虛,於是翻譯時我就用了特別大的聲音、比平時音量大很多的聲音來翻譯,人家就覺得我敢這麼大聲講,一定是對的,於是就這麼「混」過去了,大家都很滿意。
   寫呢,大約也就是用英文思考,多寫多寫多多地寫,慢慢就會寫了啊。
   當然,多看多聽一直是基礎的基礎。語言是變化的,且是天長日久積累下來的,只有多聽多看,才能找到語感,說出、寫出更地道的英文來。
   從大學時代買第一部學英文用的小收音機以來,到現在已三十多年過去了吧?我現在每天的「日常」照常是,起牀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洗手間裏的收音機(經常是眼睛都還半閉著呢),然後一邊洗漱一邊聽英文新聞。洗漱完畢到廚房準備早餐,又打開廚房裏的另一個收音機,一邊做早飯一邊繼續聽新聞。
   早餐準備好,到飯廳吃早飯時,就打開電視,繼續看電視新聞。
   這樣早餐結束時,基本當天的重要新聞都掌握了,外加又聽了半小時以上的英文,但沒有專門花時間去學、去聽。
   另外就是開車時,一般也會聽英文新聞。
   也就是說,把一些「邊角」時間都利用上,繼續學英文。
   多年前,我爲了驗證自己英文怎樣了,就去參加了澳洲的專業翻譯考試,一舉考過了中翻英和英翻中雙向翻譯執照,有資格做政府文件翻譯,是政府認可的專業翻譯了。在澳洲,考過這種執照算專業人才,可以直接辦技術移民。通過率據說向來很低,很多學翻譯專業的研究生都不一定能考過。
   但是,英文畢竟不是我的母語,我也不是學英文專業的,所以越學越覺得,自己的英文還差得很遠,還要繼續不斷學習才行。
   對不起,說了這麼多,現在來總結我的「必殺技」吧。如果只一招的話,我覺得就是要像學母語那樣來學英文,如果要再加一招,就是要學會忘掉母語,直接用英文思考,這樣速度才跟得上。
   再要來第三招的話,就是不斷的繼續學習羅。
   
(2017/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