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孙宝强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九月六日到九月九号,在悉尼和慕尔本,将举行二场纪念毛泽东的音乐会。惊悉此事,所有正常的地球人都被惊的瞠目结舌。毛泽东居世界三大杀人犯之首。他杀的人,比二次世界大战中伤亡的人数还要多;他杀的人,比希特勒斯大林的总和还要多。希特勒和斯大林这二个屠夫,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可毛泽东这个最大最大的杀人犯,竟然要在澳洲纪念他。澳洲,是不是疯了?就是在坦克统治下的中国,纪念毛泽东的行为都是“破帽遮颜过闹市”的丑事。可是在澳洲,却要在悉尼和慕尔本神圣而庄严的市政厅歌颂毛泽东。澳洲,是不是疯了?
   
    正常的人行动起来。短短几天,仅悉尼网上征集签名的人数已接近3000。愤怒者谴责者纷纷站出来,抗议声讨伐声不绝于耳--不能让悉尼和慕尔本成为中国的二个城市;不能在澳洲的土地上播撒罂粟的种子;不能让澳洲的江河受到核辐射的污染;不能让澳洲的蓝天受到红色雾霾的侵蚀;不能让澳洲的人民受到赤潮的浸淫;不能让澳洲的普世价值受到玷污;不能让自由的澳洲受到蹂躏!
   
    中共早就垂涎澳洲的山山水水,中共早就觊觎澳洲的矿山富脉,中共的政治大炮早就瞄准了这块伊甸园。有计划的投资移民;有目的技术移民;有勾兑意图的留学生;线人的密如蛛网;微信微博的控制;同乡会的拉帮结伙;舞蹈队的装神弄鬼;合唱团的毛毒传播;知青团的法西斯宣传;华人媒体的斗争理论;华人电视台的仇恨输出;旅游团摄影组读书会的纳粹色彩;移民代理的红色代理;房产中介的赤匪中介;黑客的一波波攻克;红色议员的一次次游说、、、、、、确切地说,160个华人协会,就是澳洲的160个定时炸弹;160个侨领,就是160个澳洲的红卫兵--中共在澳洲的第五纵队,隆重登场。


   
    举办音乐会的始作俑者是lb集团。lb集团的老板朱陶,是个骗款潜逃欠债不还的主。2006年3月2号,纽省法院判决,被告朱陶应赔偿王亚法澳币351477.86元。但朱陶一直抗拒不还,直到2006年7月7日,才归还12万澳币。嗣后他四处躲避,频繁变换电话号码。另外,朱陶还欠林治明的一笔巨款。lb 集团的追随者,有的是六四血卡的拥有者,有的是中领馆的马仔,有的是和中共做生意的商人,有的是拿着澳洲救济金的人。在8月25号的音乐会新闻发布会上的主席台上,就坐着拿救济金的侨领。他就是典型的“吃澳洲的饭,砸澳洲的锅”的货。一个老华侨泣不成声地说:“为了逃出中共的魔爪,我六次偷渡五次遣返,第六次终于成功。想不到现在中共又把魔爪伸到澳洲。难道我们真是一群孙猴子,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
   
    华人兄弟姐妹,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扬起你们的嗓子,呐喊吧!举起你们的手臂,抗议吧!澳洲告急,就是普世价值的告急;澳洲沦陷,就是民主社会的沦陷。这不是一场简简单单的音乐会,这是中共吹响‘对文明围剿,对人类征服’的冲锋号!
   
   

此文于2016年08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