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春申建康:由澳大利亚反歧视法 S18 c 条款修改争议引发的思考]
观察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申建康:由澳大利亚反歧视法 S18 c 条款修改争议引发的思考

   春申建康:由澳大利亚反歧视法 S18 c 条款修改争议引发的思考

   作者:春申建康

   S18 c条款必须废除或是彻底修改!

   理由只有一条:它严重抵触和扭曲了民主社会最基本的权力一一人权里所包含的言论自由权。

   今天华人团体在少数别有用心者为捞取政治稻草,向其背后的主子卖乖,在利用此事自炒其"侨领"知名度并刻意向社团挑唆之下,掀起了一片鼓噪之声。荒唐的是,绝大多数在澳华人根本不知道S18 c 条款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更别说读过这一条款。甚至那些争先恐后的"侨领"或后补"侨领",相信认真看过的也找不出几位。但有一点他们有共识,即这是又一次送上门来的让他们争夺侨团影响力,并借机向主子邀功领赏的好机会。

   在澳华人社团的一个可悲之处就是在这个自由国家他们活得心里没底,之前从未体验过公民社会带给自己的尊严。从一个专制奴化了的社会来到一个公民社会,无法适应有尊严的生活,失去了以前掌控自己整个一生的组织。看不见皮鞭,心里反而不踏实。

   由于对西方历史文化严重的认识缺失加之长期的语言障碍,导致融入主流社会,尊重主流文化根本无从谈起。更有众多长期浸淫在党文化酱缸里的人,来到西方自由世界后发现自己一文不值,为粘补身心严重失衡产生的心理裂口,唯有借助党文化里的斗争哲学及官本位模式,其出路就是搞社团。

   由此,我们看见西方国家凡有华人之处,必有数不胜数的社团。而他们共同之处是一定要挂靠组织,即所在国的中国使领馆,向使领馆报备,听从使领馆的绶意,执行使领馆的统一部署。

   这就产生了一个移民群体对所在国的忠诚度问题。主流社会首先会问你选择移民澳大利亚的动机是什么?你是认同澳大利亚民主社会的普世价值观,为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和你自己创造更好的未来?还是不带丝毫感恩之心来诈取这个国家优厚的社会福利资源,利用这个国家宽容的社会文化为所欲为?

   过去十八年来( 早年整体居留基本落实以来),这个答案在澳洲华人社会已经完全浮出了水面,即几乎所有争先恐后冒出的以标榜代表华人利益的五百个以上( 绝大部分所谓社团仅三五至十来个人组成)的华人社团几乎清一色地被祖籍国使领馆操控,接受指示和任务安排。重要社团的"侨领"甫一上任,务必应召主动去使领馆躬身汇报,获得大使或总领事的合影加持,方能获得"合法性"。这已形成了澳大利亚移民社会的空前奇观,对澳大利亚民主政治制度所体现的自由价值理念构成了严重挑战。对澳大利亚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和谐与长远发展正在形成潜在的、甚至是不可逆的威胁!

   不可否认,在当今世界文化和价值观冲突日益严峻并且全方位反映在澳大利亚社会的当下,上述华人社团现状的出现也无疑成为这次澳大利亚政府修改反歧视法S18 c条款的初衷之一!

   看似不相干,实则密切相关。此次修法应被视作是澳洲自由党政府结合全球政经形势重新审视已遭整个西方世界广泛质疑的"多元文化政策"的前奏。对外来移民"到了罗马,不做罗马人的事",整个西方主流社会已经受夠了!"政治正确"的口号在当今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佈威胁及专制极权意识形态的广泛渗透侵蚀下,已被无情地撕碎了!

   文化上的绥靖主义必将会给整个西方文明带来严重危害,甚至是灭顶之灾。这绝非危言耸听!

   反歧视法源自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重新审定的澳大利亚公民法( 白澳政策也在这里被废止),这是战后西方世界重新界定人类文明发展方向,顺应历史潮流的举措。1975年澳大利亚《反歧视法》获联邦议会通过,这也为日后宣布的"多元文化政策"埋下了伏笔。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反战声中左翼思潮泛滥,伴随这一思潮的是西方人文主义的大步前行,在揉合了左翼思潮并对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不同文化价值取向作了折衷后,催生出了"多元文化主义"。加拿大是始作俑者,随后英语世界主要五国及欧洲多国先后宣布采行多元文化主义,并将之定为国策。

   理论上"多元文化"能促进社会和谐与繁荣,但实际操作的历史却使所有西方发达国家苦不堪言,今天先后进入了深刻检讨和反思的行列。

   以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崩溃为标志,世界结束了两大阵营对垒的历史,共产主义在全球兴风作浪的灾难岁月划上了句号。文明的冲突随即浮上台面,印证了美国历史学家享廷顿的预言。"911"告诉了世界,愚昧正在疯狂地挑战文明秩序。与此同时,东方专制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也正籍着经济崛起的机会,大肆对西方及全球渗透。在凡有华人之处,竭力输出和培育皇民文化,进行全方位的政治植民渗透。尤其通过已超出五百家的孔子学院向全球输出掩盖在孔子名义下的党文化意识形态。澳大利亚是有目共睹的重灾区。

   正是在宗教极端意识和专制极权文化渗透的双重危害下,澳大利亚主流社会已到了忍无可忍地步,反歧视法S18c 已明显成为外来移民不尊重主流价值和文化,甚至为自己反社会行为寻找籍口的挡箭牌。也甚至是为了形成变相的国中之国去寻找的理论依据。这已彻底违背主流民意对这个国家所抱期待,是对澳大利亚民主政治制度的严重误读,也是对自由表达权力的侮辱!

   去年一名媒体专栏作家正是因为观点的表达被告上了法庭,被依据S18 c 条款裁定有罪,在主流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

   有鉴于此,S18 c的修改或废除已到了刻不容缓之境,这对建立国家发展共识和弥合社会裂痕有益无害。

   对于多元文化政策,欧洲多国早已宣告了此一政策的失败。德国总理默克尔早在四年前已公开宣布多元文化政策在德国已经死亡。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公开宣布多元文化政策为害深远,到了必须深刻检讨并加以终止的时候了。美国和加拿大正在逐步减少实施力度直至最终废止。这是西方国家痛定思痛后的反应,也是自由主义理论重新夺回话语权,对西方左翼社会主义迷思者对文明社会造成巨大损害的清算。

   西方已经普遍认识到多元文化主义助长了极端主义和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对所在国为害长久而深远。它破坏了外来移民对所在国的国家认同,在移民社区形成变相国中之国,让宗教极端势力及专制极权主义政权有机可乘!

   澳大利亚和西方所有国家都务必清醒地认识到,国家必须奉行强有力的自由主义政策,把平等、法制和言论自由的价值观推广到社会的每个角落。拆除被多元文化政策筑起的社区之间的篱笆,在各民族平等的前提下为外来移民建立起一个更强大的国民定位。唯有如此,澳大利亚才会朝着更加健康繁荣的方向发展,才能继续走在自由世界领路人的行列中,去共同对抗邪恶,去共同引领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

   而这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恰是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理念,即民主、自由和人权。它也是我们外来移民在西方社会安居乐业的制度保障!

   三天前,卡梅伦在英国议会宣布将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和扩大资金对教育的投入,加强英国外来移民的价值观认同及对英国的国民定位认同。

   防止吃里扒外和身在曹营心在汉,以及在自由民主社会享尽了制度福利的优越,却得了便宜还卖乖,争当白眼狼和斗鸡眼。而在极权政府的使领馆"父母官"前,又仿若集体罹患了斯德歌尔摩综合症一般。这种行为令主流社会侧目和蔑视,也会最终引发"麦卡锡主义"回潮。因为西方国家绝不会容忍在其本土上对其主流价值观的公然否定和对其社会制度形态的旁若无人式的挑衅。更不会容忍在这个秉持着四大政治原则立国的国家里,被极权势力刻意培植的变相第五纵队给这个国家带来潜在的巨大威胁!西方世界对此予以反击将会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规律!

   来自极权社会的移民若还要对这个国家横挑鼻子竖挑眼,在蓝天白云底下对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狂吠,甚至带着一边入庙烧香一边教训和尚的反客为主的肮脏心态,那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 :

   一. 你可以继续诅咒晴朗通透的澳大利亚蓝天 ; 若还是条汉子,你当义无反顾地奔回你喋喋不休热爱的党母亲的怀抱,继续吮吸你不吸便会呈现出甲基苯丙胺临床症状的狼奶 ; 继续在中国当你的粪青粪老,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继续作出你原本已逃避了的贡献 ; 继续如痴如醉地在雾霾里向党妈妈撒娇 ; 继续扎根在你原来的出生地并跳进那个"梦"里敞游意淫。

   若如此,你尚能被看作是个还残留有自尊心者。否则你无疑是个人格分裂者,抑或明明是个太监却说自己正在自由恋爱,并不惜在这个自由民主国度裸奔,去丢人现眼地"弘扬"太监文化。或如同鸭子,嘴虽硬,走起路来却没有一步是平稳的,最终都是一路嘟嚷着冲着挂炉摇摇晃晃而去、、、、、、

   二. 老老实实地在澳洲遵纪守法,补上你明显空白的西方历史文化常识课和弄明白儒家文化强调的礼义廉耻的道德训戒,懂得羞耻二字的真正含义。尊重主流社会的文化和澳洲的社会政治制度,入乡随俗地去促进民族融合和社会和谐。不要人云亦云地盲从别有用心者的鼓动而去帮他们达致一己之私的政治目的,更不可在这片民主法制的国土上做那种令人厌恶的刁民而招致全社会的反感。

   试问 : 在这片自由民主的土地上你若连自己都不懂得如何尊重,你还有什么资格去反对修改反歧视法中的S18 c 条款 ?

   

   作者惠寄2014.6.15

(2016/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