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金光鸿文集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消费者永远是正确的!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人权至上,疑罪从无
·马英九被判4个月徒刑…
·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金光鸿律师
   
   困境


   
   困境我就不说了,大家都能看到!
   
   出路
   
   这是我还在厦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的一个比较平稳的宪政转型方案,算起来至少也有十多年了吧,现在整理出来与关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国际上的朋友们也好,中国大陆的朋友们也好,与你们分享,希望得到你们的回应。
   
   第一步,司法与政治和军事独立。
   
   方案:将所有的军事法院、铁路法院、专门法院收归国有,改组重建。
   
   一、法官中立。
   
   法院中不得有任何政党组织,法官不得加入任何政治和政治团体,不得介入党争和政治斗争,现有的法院中的所有政党和政治组织全部解散,法官除了加入学术组织和法官协会外,不得成为任何政治社团的成员,现有法官中有政治社团成员身份的或参加政治活动的必须自动退出,否则,剥夺其法官资格。
   
   二、设立中央级别的三级法院
   
   在全国各省区市设立中央级别的地方法院、巡回上诉法院,加上最高法院,共三级,最高法院法官可设九到十五名大法官。
   
   (一)以下案件由中央法院专属管辖:
   
    1、双方当事人不在同一个省的诉讼案件
   
    2、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为省级议会、行政部门、省级公司法人和其它组织的案件
   
    3、以中央政府或中央级公司、法人或组织为一方或双方当事人的案件
   
    4、海事案件、专利案件、军事案件等由隶属于中央专门法庭审理的案件
   
    5、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为外国人的案件
   
    (二)下列案件由中央法院行使终审权:
   
    涉及到中央级法律的适用和解释的案件
   
   三、收回终审权。
   
   将现有司法体制的二审终审制撤销,收回最高法院的终审权
   
   四、保留地方法院体系
   
   理由:主权在民,人民有权利设立自己的审判机构,人民有权利任命自己的法官来裁决他们的争议,与中央法律的适用和解释的案件由地方最高法院行使终审权,地方法院的级别由各省自行拟定,但不得与中央宪法相抵触。
   
   五、建法官官邸,提供给在职的居任法官
   
   在全国各地中心城市建法官官邸,中央地方法院可建专用法庭,巡回上诉法院在各地巡回审理案件,可临时租用法庭,也可在中心城市建少量专用法庭,以方便当事人为原则。
   
   六、法院去行政化。
   
   法警、文书由政府专门部门管理,属公务员待遇,法院首席大法官不再管理任何行政事务,其参与审理的案件也只有一票权,法官的遴选、委任和晋级由隶属国会的专门委员会来进行,法官一旦任命即为终身,非依弹劾或自己申请离职或退休不得免职,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免由法律另行规定。
   
   七、军队国家化,军人不得干预司法
   
   如果军队隶属于某个党派或政治团体,一旦他们的党魁或首脑人物面临司法,那法官就会受到来自军方的威胁和干预,则再也没有公正的司法可言了。
   
   好处:
   
   1、最大的好处是避免政治斗争的残酷性。
   
   司法独立后,法官没有上司,只服从法律,任何政治势力不再有控制法官的权力,则各政治势力和政治团体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公正角逐国家公职或依法任免公务员,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避免专制政体下你死我活的政治清洗。比如在民主国家,就没有政变罪这一说,也没有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一说。
   
   2、法官不附属于任何政治团体,法官中立,则民众对法官的信赖度增加,民众对法官的信赖度增加,则他们会更多地选择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他们的纠纷或冤屈,也就不需要政府大量依靠军警、武警来维稳了。
   
   第二步 组建国会
   
   司法独立后首先带来的一个问题是,法官断案是需要法律的,如何能保证立法机构能制订出符合公意的法律来,因为没有符合公意的法律,法官再好也是没有用的,民众照样不服。
   
   那如何才能知道民意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全国划分选区,让老百姓把他们自己信得过的人选作代表成为国会议员,在国会维护他们的利益,老百姓有了冤屈他们就不会再到中央上访,再去抗议政府了,他们只需找他的选区的国会议员反映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行了。
   
   另外,为了防止某个政治团体控制立法机构,国际上公认的做法一般是国会设两院。希特勒之所以能行专制,就是他的纳粹党控制了国会。所以个人认为内阁制专制复辟的可能性比较大,还是美国式的总统共和制最好。
   
   如何设国会、选国会,大家可以讨论!
   
   人民选出代表后,剩下的事怎么做,就是民选代表们的事了,就不用我金光鸿律师说了,说了也没用!
   
   本律师认为,习近平政权如果有心深化改革的话,在民选代表到位之前,他们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将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和其他政治派别的组织从法院中撤除,从军队中撤除,将司法先独立出来,这样,任何人都可以在公正的司法面前公正角逐国家权力,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任何人有超越于法律之外或之上的特权,则每个人都不会因为政治斗争失败面临清洗,政治斗争的胜利者也不会有法律之外的压力。
   
   说白了吧,就是你没有超越法律之上或之外的特权,你也就不会法律之外的压力,比如现在政变失败被抓的薄熙来、周永康之流,还有大大小小的贪官,还有一般有冤情的老百姓,他们都会认为是当政者的责任,他们可不认为是自己触犯了法律,他们会把全部的冤气发到当政者身上,现在当然是习近平和大大小小的当政者了,按我金光鸿律师的说法,你这又是何苦呢? 人要得轻松不得轻松,要得超脱不得超脱,何苦给自己整这些麻烦事上身呢?把麻烦交给法官,谁也不会是你习近平在整人!谁也不会把冤气撒到你身上,谁也不会想着我得势我非整死你不可,那你不就安全了吗?其他当政者都可依此类推!
   
   有事找法官,有理找法官说,这多好!在美国,警察只管执行法律,民众抗议警察,警察通常会说,有事你跟法官去说!中国呢?我们不知道有事该跟谁说,好像跟谁说都没用,所以人人活得都累!
   
   所以,公正的司法无论对政治斗争的胜者、败者和普通民众,都是乐见的,相反,套用一句时下的“计划生育它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我可以说,政治力量控制司法它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或者说,司法独立它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15:22
   
(2015/1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