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刘晓波: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方励之:中国人的骄傲与悲哀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六十九)/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陈丹青: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六)》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的实质是拒斥人类文明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七)》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中国有句俗话,死要面子活受罪。可以说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然而,人人皆知,不等于人人明白。既使人人明白,也不等于没有误区。恰恰由于人们太熟悉,习惯于人云亦云,对新的探索和挖掘,反倒无人问津,成了冷寞的处女地。

   有鉴于此,我觉得有必要再解释一下,宁愿多,不要少。既然不想随波逐流,不妨试试逆流。哪怕只是一次,反正已准备好了头破血流。不是屡次,也不一定会有第二次。逆流而上又不是逆天而为。

   死要面子活受罪。说的是,中国人很要面子。为了面子,宁愿一生忍受痛苦,代代相传,无怨无悔。

   其实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中国人的面子,并不是死要,常常是“死”还没有进入视野,就已面背过去了。面子也就无从谈起,成了无本之木。

   这样的事例,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当面子与才华两者必居其一的时候,不要说面子,就是里子,均可省去,外加不赘。

   中国文人,有一种思维定势。在描述一个可歌可泣的人物时,总是先把这个人的才华才能,多半为旷世之才,大着笔墨,基本上不留空白。然后,在拥挤处,悲天悯人一小番。实现了人为的春意闹。

   例如,写人生不逢时,命运多舛,多在反右或文革期间,受尽磨难,以及各种各样被迫害,细节惨不忍睹。从肉体到精神,再从精神到肉体。只要稍加回顾,便栩栩如生,历历在目。

   接下来,格式大致雷同,或迫害致死或冒死而逃。结局基本一样,或客死他乡,不能安息故土,终身遗憾。或骨灰运回国安葬,叶落归根,遂了遗愿。

   这些经历或回忆,读来着实让人心痛。绝大多数也的确真实可信,这点我毫无半点怀疑。不消说,这些记述,对于后人认识这段历史,认清中共,认清毛泽东的真面目,十分重要,更十分必要。

   把一个人的才华和才能,与其所遭遇的磨难和迫害形成对比,确有强烈的反差效果。然而,为了凸显才华和才能,淹没或不计一个人本来的,也是最基本的认知和判断的能力,是褒还是贬?是要面子还是不要面子呢?能谈得上死要面子吗?

   另外,谁又在活受罪呢?是笔下的主人公,还是不忍卒读的看客?亦或,只是我一个人想多了,本不该让想象插上翅膀?我怎么竟没有脚离地的感觉呢?

   尤其使我困惑的是,一个人,是才华横溢重要还是判断力重要?如果才华与判断成反比,或差距过大,是否该中和一下,取一下中间值,也许不会如此悲壮?我的选择是,宁可才华横溢少些,也要基本判断多些。

   当然,人不可能十全十美。往往一方面突出,另一方面就相对较弱,这也是客观事实。

   问题在于,判断力到底重不重要?如果回答是Yes,那么,重要的地方反倒不行,是不是有点儿本末倒置?一个真有才的人,是该直立还是更该倒立?如果回答是No,那么,这悲催的结局又该如何解释,又是从何而来呢?

   假若前者的立论成立,那么,在重要的判断问题上,我们又花了多少时间来加强培养和训练呢?如果我们疏忽了,无论是什么原因,那么,可不可以认为是自己的失察或失误?既然是人的误会,那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便是油然而生?

   另外,我以为,一个聪明的人,宁可让人爱或恨,不要被人怜。被人怜,有弱者之嫌。当然,不少人并不介意自己是弱者。或许不少人更期待额外的关注、照顾或䃼贴。人各有志,不能強求一致。

   可我介意。

   诚然,回忆苦难的岁月,让人一掬同情之泪。可同情,是智者强者的生活吗?是一个人终极的目的和终身所求吗?人的一生,是博得同情,还是赢得尊敬?尤其是在认知判断的能力运用上。

   中国人真的就死要面子活受罪吗?是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

(2015/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