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东海一枭(余樟法)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割毛】江湖上有句名言:“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很多人诧异于这一现象,其实说破了毫不稀奇:这些人都是经过毛思洗脑和文革洗礼的。别小看毛泽东思想,一旦中毒,往往终身难解,活到老坏到老蠢到老也苦到老。此辈最容易陷入越坏越穷、越穷越坏这一恶性循环,呜呼!

   【割毛】毛氏的成功之路,不可无一,因为倒孔反儒的中国必须经此一劫;不可有二,因为中国人已经为之付出空前惨重的代价。高举毛旗就等于政治自杀,即使毛氏重来也不例外。这是良知的警告,历史的铁判。任何政治人物胆敢再崇毛唱红,除了步薄氏后尘,别无选择。

   【割毛】一些国内自由派和海外民运派不愿辟毛,甚至有所赞可,或是认为毛派有“革命精神”,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这是一厢情愿的误判。毛派德智双缺,形象恶劣。谁与它们为伍,无异自我抹黑和丑化,难免为正派人所不屑。王安石《读孟尝君传》值得三复:“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割毛】毛氏把几乎所有国民变成了弱势兼弱智,其愚民、弱民工作的成效史无前例。黄宗羲批判君主大恶之一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其实这是古来任何暴君都难以做到的,但毛氏真正做到了,甚至将“越穷越光荣”和“自私自利可耻”的错误理念广泛植入国民头脑。2015-8-7

   【割毛】有一个普遍的误会,认为毛时代社会风气好,国民道德高。其实恰恰相反,那时官民非人化、邪恶化程度创历史新高,欺师灭祖、卖友灭亲、挖坟掘墓、率兽食人、政不厌诈、按比例杀人等等恶行习以为常。如果说后三十年人如禽兽,前三十年则是禽兽不如!

   【割毛】或问,你这样猖狂反毛,代表谁的立场和利益?答曰,我代表中华立场和人民利益,代表天理良知和亿万冤魂!清理毛思,声讨毛罪,是弘儒卫道、重建中华的必须,也多少为惨死于毛政的无数冤魂出一口气!我的猖狂是真理正义的猖狂,春秋精神的猖狂。

   【割毛】辟毛是儒家份所当为,但如何反毛没必要强求一律。方式上或激进或缓和,或一步到位或分步进行;态度上或激烈或温和,或完全否定或略有肯定;方法上或批其思想之邪或揭其行为之恶,或快马长枪公开声讨或运筹帷幄暗中进行,完全可以因人而异,各显神通。

   【割毛】毛氏的成功导致了普遍的诈力崇拜,包括权力崇拜和暴力崇拜,同时宣示了一个“真理”:对中国人必须狠,欺诈暴力双管齐下,两手都硬。谁对它们越狠,越能够获得它们的拥护歌颂崇拜。蒋介石心慈手软,所以难逃失败的命运。注意,这里的中国人必须打上引号。

   【割毛】大多数官员都明白这个“真理”,于是纷纷向毛主席学习,口头上把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人民万岁之类口号叫得震天响,把最美好伟大的词语往人民群众头上戴;行为上诈力并用,压迫、奴役乃至屠杀起来毫不留情。用某老人的话说,口头要狠狠地赞美,脚下要狠狠地践踏。2015-8-7

   【重评】五四开始乾坤颠倒,起初是思想文化、继而是社会政治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反常、反动的恶变,许多东西有待重新评价。坚持仁本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重评毛氏,重评鲁迅,重评五四,重评“革命”,重评清朝和改良派,把一切被颠倒的重新颠倒过来,是中华文化人的责任。

   【重评】许多历史人物和事件,都需要重新评价和定论,还其本来面目。例如很多所谓的农民起义,其实是盗贼或邪教造反作乱,不具有任何正义性先进性。这方面台湾教科书比较正常,称李自成张献忠们为流寇,称太平天国“愚妄残暴,措施荒谬,违背历史文化与人性情理”云。

   【还原】新华网“历史上的今天”说:“1864年8月7日,中国近代太平天国革命后期杰出将领李秀成被曾国藩杀害,终年41岁。”此言立场完全错误,是站在邪教和贼寇的立场上讲话。太平天国不是革命是造反作乱,曾文正公奋起剿匪杀贼,功在儒家,功在中华。

   【儒门】叔孙通和鲁二生各有不足,叔孙通达权而不能守经,鲁二生守经而不能达权。叔孙通只知“制君臣之仪”,不知礼乐之大;鲁二生只知制礼作乐之不易,不知人能弘道,事在人为,不知叔孙通自有可取。苏东坡说:“轼以谓叔孙通制礼,虽不能如三代,然亦因时施宜,有补于世者。”

   【儒门】正义事业的同仁,基本立场相同既可,表现和角色可因人而异。每个人力所能及地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苛责别人,不要苛求别人与自己完全一致。例如,某些人能公开讲点真话真理而持久不落法网,应是有人暗中提供支持,充当护法。只有愚蠢刻薄的人,才会要护法者站出来说法。

   【儒门】随着儒家逐步复兴,儒门中思想争鸣会越来越多,对同一事物都会产生各种不同看法。例如,如何看待西方文明,如何对待日本、美国和外来宗教等等,必然人言人殊。如果动辄污言秽语人身攻击,动辄将观点争论上升为道德批判甚至敌我矛盾,那么,儒门将不成其为儒门,与诗林武林自由门就没啥两样。

   【圈子】各种圈子包括诗圈武圈自由圈,往往充斥着大量鸡毛蒜皮而又你死我活的矛盾争斗,将观点争鸣上升为道德批判是常态。如诗圈中有人将平水韵和新韵之争升为正邪之争,有人认为“凡是不讲诗词的国学都是偏邪的伪国学,凡是不讲诗词的国学大师专家都是伪大师伪专家。”云,皆可发一噱。

   【看历史】李世民兄弟之间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为自保为皇位,李世民都不得不杀建成元吉,骑虎难下,情有可原。但是,以谋反罪将建成、元吉的孩子们全部处死,就过于冷酷毒辣了。当时李世民已掌控大局,将诸侄监禁起来既可,没必要如此斩草除根。

   【看历史】政治斗争残酷,是因为人心残酷导致政治缺德。李家酿成兄弟相残的悲剧,是因为李渊缺乏德教不能齐家。周家就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古公亶父有三子:太伯、虞仲和季历。太伯虞仲为了让位给季历,出游荆楚,季历死后也不回来,以便让季历之子姬昌顺利继位。泰伯虞仲后来成为吴国第一二任君主。

   【击蒙】或以为,如果美国及早加大支持中国的力度,多给一些军援和技术援助,外交上坚定支持,中国就有望打赢戡乱战争。这是军事主义物质主义的观点,肤浅僵化停滞。经过持之以恒的反儒运动和马列主义平等主义洗礼,民德民智已很低下,社会逆淘、政治反动之大势已定,仅靠军援技援,远不足以回天。

   【开蒙】或以为“即便唯物主义是真实的,也不应该告诉百姓”云,大谬。真善美,真是第一位的。真的东西未必善美,善美的东西必须真,真理的第一要素是真。唯物主义不宜信奉宣传,就是因为它是谬论伪理,错认现象为本质了。物质第一性的世界观,必然流为肉体第一性的生命观和物质第一位的价值观。

   【开蒙】或指责东海“把外力强加的历次曲折归咎于中国下层”云,误责了,那是启蒙派和鲁迅辈的观点。外力强加的历次曲折,首先当然归罪于外力,其次归罪于内因,盖外力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内因取决于三大群体:文化群体、政治群体和人民群众,其中文化政治两大群体要承担主要责任。2015-8-8

(2015/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