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东方之星”遇难者头七祭

杨非羊, 2015年 6月7日

   2015 年6月1日21点30分左右,载有456人的长江游轮“东方之星”于 2015年6月1日21时30分左右在湖北监利县长江大马洲水道倾覆。456人中只有14人生还,442人遇难。在这头七的日子,这篇文章试图告诉那些遇 难者,如果我们的灵魂相通,我们活着的人还在追究事故的原因和救援得失。

一 基本数字

   1. 生还率: 3.07%:“东方之星”游轮载有456名旅客 (最初报道458名),生还14名,生还率只有百分之三点七(3.07%);

   2. 抢救生还率: 0.4%:在生还的14名游客中,7人是自己游上岸报警(其中包括船长和轮机长),5人在漂流在水中或下游的江滩等地获救;只有2名游客在出事地点获 救。抢救生还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四(0.4%, 加上在别的地方救出来的五人,获救的生还率也就1.5%)。

   3. 当局收到灾难时间:3小时后。事故发生的时间约在6月1日21:30,可是只在三个多小时后,即在6月2日1时许,长江干线水上搜救协调中心 才接到“东方之星”轮在翻沉的报案。

   4. 最早在沉船发现生命迹象的时间:6月2日11时

   5. 发现生命迹象人数:三个生命迹象

   6. 从三个生命迹象中救出人数:两个

   7. 最后发现生命迹象时间:20小时后即在6月2日下午6点左右(按照从沉船救出的最后一位生还者陈书涵算)

   8. 船体翻转,船底露出水面约一米左右

   9. 船体离岸边约100-150米

   10. 切割船底的时间:6月3日21时,48小时后,未发现生命迹象

   11. 打捞扶正船体:6月5日早上7时许,82个小时后

   12. 打捞扶正所花时间: 一个半小时, 6月5日8时50分左右,“东方之星”已有三层整体浮出水面,沉船已经完全扶正,但仍然没在水中。

   13. 船体全部提升水面所花时间:三个小时,即在6月5日下午16时许,长江“东方之星”开始整体抬升作业。6月5日19时许,“东方之星”沉船浮出水面。

二 救援的失败

   救 援的成功和失败的标准不是努力的程度而是结果。对此次“东方之星”沉船灾难,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应该说是尽了努力开展救援。但是救援的结果不尽 人意,在沉船出事地点只救出两人,抢救生还率只有约百分之零点零四(0.4%)。我们并不知道应该救出多人,但是,从报道看,当6月2日上 午抢救人员发现有三个生命迹象但结果只救出两人而言,救援是失败的。

三 救援不得力

   第 一,船底切割时间太晚。船底露出水面约有一米左右。当局在48个小时后才将船底切开洞口,探测是否有生命迹象。可是在这48小时之内,已经有 上百次的蛙人潜水到船里,并没有发现生命迹象。那么救援决策者在等待什么样的生命迹象出现?这一点是不清楚的。

   第 二,船底和扶正打捞的时间过晚。从报道来看,扶正和打捞的确有难度,但不是那么大。实际上,救援力量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将船体扶正并将三层船 体拉出水面。当局的说法是,他们等待72个小时的救援时间过后才进行扶正作业。可实际时间操作的时间是在82个小时之后。这里有十个小时的耽 搁,为什么? 当局没有交代。

   第 三,等待72小时的做法不适应东方之星事故。在国际救援中有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一说。这个说法或惯例适应东方之星沉船的情况吗?显然当局的 决定是有问题的。这是因为,即便在72个小时之内在沉船里有生命的可能,但是,他们自己无法获得自救,甚至蛙人也很难救出他们,那是因为门 窗、家具、还有船体机构物等堵塞了他们。在这个情况之下,最好的办法是尽早将船体扶正,打捞出水面。实际打捞的难度不是那么大。即便是提前扶 正打捞有对可能的生命有二次伤害的可能,那么伤害是有限的。实际扶正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在这一个半小时之内,有可能救出有生命的人。当局决 定在72小时之内决定扶正,美其名曰是“尊重生命”,但实际上是让生命等死。

四 对媒体的限制和对舆论的误导

    第 一, 限制媒体和控制遇难者家属

   当局在接到事故报告后,第一时间是限制媒体的自由报道。虽然当局“组织”了外国媒体到实地了解情况,但那是“组织”的,有规定和限制的,外国媒体不 能自由采访。更有甚者,当局实行“内外有别的政策,根本就不允许授权的媒体以外的国内记者采访。有位记者自由记者从岳阳租船到了救援附近,但还是被当局驱赶。为了关于此点,海外媒体已经做了大量报道。

   当局对家属的控制更是违反最基本的人道考虑。他们被人盯人,不准上微信,不准自由接受采访和对外发布任何消息。

   第 二,引导舆论,说这次船难是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当局未经进行充分调查即下结论说东方之星的沉船是在遭遇了“12级以上的龙卷风。“ 根据《湖北日报》的报道,在出事前气象部门只是发出暴雨黄色预警。当时没有任关于有可能有龙卷风的气象警报。而且,在历史上,湖北就没有什么龙卷风的报 道。于是《湖北日报》就做出了关于《因大风大雨造成的沉船事件》的报道。事后,国务院立刻要求更正,湖北日报立刻发表官微致歉:《我们错 了》。同时,有关部门宣布,中央气象台经过调查确定“在事发时段当地出现龙卷风,风力12级以上,龙卷主体位于江面,水平尺度不足1公里,龙 卷持续时间约15-20分钟。”这个报道,离事发时间不超过24小时。

   这个判定是否得当,我们会得到更多的专家分析。但是,如此快的做出判断,我们可以肯定是处于政治的考虑。首先,在当时抢救的黄金时候,事故的原 因不是首先考虑的事情。其次,在事发前,当地气象部门没有发出任何龙卷风的警报。再次,是否在当地发生了12及以上的龙卷风,应当由专家花更 多的时间来考虑。最后,中央气象局的这个判定发出后,所有媒体的说法就是“东方之星”因龙卷风而沉没。这么早给出这个结论的目的就是引导人们 舆论,说这次灾难时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不要人们去追究有可能的事故责任。

   当局的这个判断将给自己再以后的追究有可能的事故责任设下了障碍。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决定“是要严肃认真开展事件原因调查。要组织各方面专家, 深入调查分析,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不放过一丝疑点,彻底查明事件原因。”可是,中央气象局事先已经确定了沉船时,那里发生了12级以上的龙卷 风。有了这个”不可抗力“的存在的判定,任何追查还有什么意义?要查,就的查查中央气象局的判定是否正确,以及为什么那么早做出决定。

   第 四, 在关于救援的统一发稿中,当局故意玩文字游戏。他们将找到的遇难者数字首先放到“搜救到”的”人“数中,然后在减去遇难者人数,得出生还人数。比如,央视 在6月4日报道: “东方之星客轮翻沉已搜救到96人,其中82人遇难,14人获救。” 这句话有着极大的误导。首先,它给人的音印象是救援了96人。其次,读者可能得出,救援的时候还是活人,后来死去。再次,它将自救的人数放到当局的救人的 数字中。

   百度的说法更加荒唐: “截至2015年6月3日13点40分,已搜救出33人,其中14人生还,19人遇难,400多人下落不明。”我们知道,那些救出的“人”,实际是遇难者 的尸体。他们将救援到人的人数夸大,就是为了让人们感到救援到成功。对前面的事实准确的报道应当是:救援队伍发现遇难者遗体33人,在出事的 船体附近救出来两人,有七人自己游上江岸,还有五人在其他地方或救,共有14人生还,四百多人失踪。如果是这样报道,那么全国的老百姓就要李 总理下台了,说他救援不力。

   中国的国家媒体为了政治效应,不惜改变中国文字的基本含义。在这种救援的场合,“救出”或“救援到”的“人”,应当是活人,而不应当将遗体也算 进去。我不知道,新华社的记者们今后如何教自己的孩子写作文。

五 煽情来换得“万岁”

   当局的媒体不停的煽情,说中央总书记怎样关怀,总理如何说“生命大于天”,头版头条报道领导人的讲话和探视,然后在救援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给唯一救出两个人的蛙人记功授奖。煽情的报道更让人皆掩鼻。于是在报道跟贴上,就出现了不少“向解放军致敬”,“好总理”, “好政府”,“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帖子。

   这种煽情,只表明了,他们是表功第一,救援第二。

   够了,他们的行为,让受难者的家属不满,让受难者的灵魂不得安息。还好,但愿小文,使死者能够得到安息。至于活着的人,但愿能认清这个局面, 不至于冤枉的再死去。

   

   杨非羊, 2015年 6月10日修改


此文于2015年06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