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蔡楚作品选编
·十八大前泸州万人抗暴 中国转型时刻即将到来
·尊者达赖喇嘛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与中国学生对话(多图)
·夏业良:走向政治文明 迎接历史性变革
·北京朱福祥因写字被劳教(多图)
·一周新闻聚焦:权斗激烈,传闻十八大中央常委争夺
·军方拥毛泽东侄子向十八大施压(图)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9/2015
   
   
   
   作者: 施英

   
   让中共当局恼羞成怒的并不是政改方案被否决,而是表决竟然仅有8票赞同,与28票反对形成太大的反差。香港多家传媒引述消息人士称,北京对这个极为难看的结果大表震怒,传有人需要为此而负责,而涉及个中原委的阴谋论,更是传闻四起。这场闹剧也可以说,大多数建制派议员不想做香港历史的罪人,故意摆乌龙,让中共当局和梁振英难堪。
   中共当局的“8.31决定”一出笼就引起香港民主派的强烈不满,引发大批示威者上街抗议,香港警方曾发射催泪弹镇压示威,更触发了长达79天的“占中”行动。
   
   
   
   6月18日,香港立法会就政改方案进行表决,8票对28票,方案被否决。其实方案被否决并不出乎意外,只要27名泛民议员投反对票,政改方案必定被否决,因为方案的通过需要三分之二的支持票数。梁振英和中共当局开始还抱有“策反”泛民议员的幻想,但看来不仅不成功,甚至建制派还有一名议员“反水”,所以才有28票反对。
   
   
   
   让中共当局恼羞成怒的并不是政改方案被否决,而是表决竟然仅有8票赞同,与28票反对形成太大的反差。香港多家传媒引述消息人士称,北京对这个极为难看的结果大表震怒,传有人需要为此而负责,而涉及个中原委的阴谋论,更是传闻四起。
   
   
   
   苹果日报和其他多家媒体则认为“8票撑政改”的闹剧,归咎于多个阴谋论,当中包括习、江之斗,习将凭此而清除港澳系统的江派人马,甚至还可能波及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此外,焦点亦放在建制派内工商界的面和心不和,特别是林健锋与田北俊之间的芥蒂,造成了林健锋发号施令集体离场,但田北俊及他的自由党党员纹风不动继续投票的怪现象。
   
   
   
   也有人从另一个角度看,认为建制派当时的退场“杯葛”行动理由说不过去。建制派议员林健锋曾提出休会15分钟,但没有被接受。于是采取集体退场,却又留下了8名建制派议员。另一个荒唐的理由是在会场外等候身体不适的行政会议成员刘皇发到场,集体投票,但看来刘皇发未及时到场,场外等候的议员也错过了投票的机会。
   
   
   
   这场闹剧也可以说,大多数建制派议员不想做香港历史的罪人,故意摆乌龙,让中共当局和梁振英难堪。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8日报道:香港立法会投票否决政改议案
   
   
   
   香港立法会周四(6月18日)就特区政府提出的政改议案进行表决。在场的37名议员中,8票支持,28票反对。由于议案未能获得三分之二议员支持,因此遭到否决。
   
   
   
   此前,香港立法会自周三(17日)下午一点开始就有关议案进行了长达9个多小时的审议,并且先后已有41名议员发言。由于发言人数众多,立法会未能在周三完成审议程序,结果在周四上午9时继续审议。
   
   
   
   到了周四中午12时过后,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宣布就政改方案进行表决。
   
   
   
   政改被否决
   
   
   
   令人奇怪的是,在表决钟声响起期间,包括亲政府议员在内的部分立法会议员走出立法会会议厅,不参加投票。
   
   
   
   结果在表决时,只有37名立法会议员在场,其中8人投支持票,28人投反对票,香港政府提出的2017年普选政改方案被否决。
   
   
   
   BBC中文网记者蔡晓颖从香港立法会外示威区报道说,结果一公布,反对政改一方的示威者立即欢呼鼓掌,支持政改一方的反应有些呆滞。
   
   
   
   与此同时,支持政改一方的示威者在台上表示,要让泛民一方“票债票偿”。不过,政改议案被否决后,在示威区的不少政改方案支持者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据悉,反对政改一方稍后将举行集会。
   
   
   
   一年半政改
   
   
   
   这一结果也标志着历时一年半的新一轮香港政改历程告一段落。
   
   
   
   香港特区政府是在2013年12月4日启动香港政改的。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当时宣布就2016年立法会选举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展开政改方案前为期五个月的公众咨询,她还与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及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成组“政改三人组”处理政改事宜。
   
   
   
   2014年8月3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北京举行会议,明确表示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将可以采取“一人一票”的普选方式产生,但特首候选人数目限制在二至三人,而且需有由1200人组成的提委会“过半数”支持。而这一决定又被称为“831决定”。
   
   
   
   这一决定也引起香港民主派的强烈不满,引发大批示威者上街抗议,香港警方曾发射催泪弹镇压示威,更触发了长达79天的“占领”行动。不过,最终,“占领”行动和平结束。
   
   
   
   2015年4月22日,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香港立法会公布了香港普选政改方案,有关内容基本上按照“831决定”制定。而有关方案在6月17日提交香港立法会审议,并在6月18日遭到否决。
   
   
   
   周四上午,来自建制派和泛民的立法会议员继续发言,就香港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阐述自己的意见。周三已有25名议员发言表态,其中9人发言支持通过方案,16人反对。
   
   
   
   议员继续发言
   
   
   
   截至周四中午12时许,有41名议员发言,其中泛民议员人数较多,发言大多是重申立场。
   
   
   
   新民主同盟议员范国威表示,中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框架重重落闸,不断收窄普选空间,实质上是要收紧香港治权,如果妥协对不起下一代。
   
   
   
   信息科技界议员莫乃光称将会反对政改方案,他批评政府在政改咨询期间没有正视扩大提名委员会民主成份的方案,并将责任推给泛民。
   
   
   
   民建联议员葛佩帆表示,香港政改关系到国家安全和主权,泛民要求完全没有限制的普选方案,如果不是真无知,便是装成不知。
   
   
   
   独立议员黄毓民表示会反对政改方案。他批评方案混淆是非,误导市民。
   
   
   
   经民联议员梁美芬则表示,会毫无悬念全力支持政改。她表示,投赞成票需要道德勇气,希望泛民不要一错再错。
   
   
   
   包括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内的“政改三人”组成员周四上午9时前在安检后进入立法会大楼。林郑月娥在回应媒体追问有没有信心通过政改方案的问题时,只简单回应持“平常心”。
   
   
   
   周四上午立法会大楼外继续有支持和反对政改方案的团体集会。与昨日一样,警方用铁马将两批团体分隔开来。香港政府总部和添美道一带的警力明显加强。
   
   
   
   BBC中文网记者蔡晓颖从香港立法会大楼外的示威区报道说,现场气氛并不紧张,但从示威者的人数来看,仍然是以支持政改的占多数,他们有些人穿着组织的T恤衫和帽子。
   
   
   
   反对政改方案的“全民拒绝假普选运动”在立法会外示威区地上用宣传张贴,摆出“否决”的字样,呼吁立法会议员否决方案。
   
   
   
   反对政改方案通过的示威者叶锦龙稍早对BBC中文网表示,他认为这个方案是荒谬的,“袋住先”的方案,是假民主方案,非常不合理,因此不会接受。
   
   
   
   香港立法会从周三开始对政改方案进行审议。在立法会示威区,昨日整天都有支持和反对政改方案的示威者聚集,两批人士从下午开始出现指骂和挑衅的场面。
   
   
   
   “全民拒绝假普选运动”发言人陈倩莹表示,周三集会情况混乱,担心越近表决,情况会更加混乱,她呼吁出席集会人士克制,并要求立法会保安加派人手维持秩序。
   
   
   
   香港警方周三在靠近立法会大楼的在添美道行人天桥上拘捕一名17岁青年。该青年周四已获保释候查,下月中向警署报到。
   
   
   
   警方昨日在截查这名青年时,在他身上检获两把折刀、地图、对讲机和望远镜,该青年因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被捕。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8日报道:香港政改遭否决:多名议员“错过”投票
   
   
   
   
   
   
   立法会主席曾珏成宣布表决开始时,有多名议员不在会场内
   
   
   
   6月18日,2017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政改方案在香港立法会被否决,支持和反对方即时作出了回应。
   
   
   
   政改方案进行表决的时间比多数人预期更早,而参与人数则比预期少,结果在表决时只有36人参与的投票以8票赞成,28票反对,0票弃权否决了方案,香港特区未能实现历史上第一次全民普选。立法会主席曾珏成不参与投票。
   
   
   
   立法会主席曾珏成宣布表决开始时,有多名议员不在会场内。
   
   
   
   当立法会准备表决政改方案时,建制派议员、全国政协委员林健锋在投票前一度要求休会,其后联同一批建制派议员离开会议厅,最后并无投票。
   
   
   
   表决结果揭晓后,林健锋在立法会表决会场外遣责泛民派议员“捆绑式”投反对票,令香港人“一人一票”选特首的梦想落空。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则说:“我们不是不想投票,我们是想齐齐整整一齐投票,可惜中间出现了一些甩漏(粤语,即‘纰漏’),我们都是支持政改的。”
   
   
   
   不过,林健锋、叶刘淑仪以及此前一直声称支持通过政改方案的多名建制派议员并没有投票。
   
   
   
   林健锋在表决后表示,建制派议员本来试图在会场外等候身体不适的行政会议成员刘皇发到场,集体投票,但看来刘皇发未及时到场,场外等候的议员也错过了投票的机会。
   
   
   
   他表示曾在会议中要求休会,但被立法会主席拒绝。
   
   
   
   
   
   
   反对政改方案的议员在表决后留在立法会现场高喊口号
   
   
   
   中国官方新华社在其报道中则说,“70名立法会议员中,大部分建制派议员在投票前离场。”
   
   
   
   “历史是充满意外的”
   
   
   
   “我们拒绝了假普选,”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在会后向现场媒体说。
   
   
   
   他强调,此次否决政改方案是向北京中央政府传达了明确信息:“香港人是未忘初衷的——我们要真选择,真普选。”
   
   
   
   他表示,否决政改之日是香港民主运动“新一波开展的日子”。
   
   
   
   “历史是充满意外的,”工党主席李卓人说,并且指历史只会记住今天的投票结果显示,只有8票支持“假普选”方案。
   
   
   
   民主党主席刘慧卿指,最后的投票结果说明建制派议员“口不对心”。
   
   
   
   反对方案的民间组织之一法政汇思在表决后也立即发表声明,指方案被否决的原因是因为方案不是真正的普选。
   
   
   
   “今次方案被否决而造成的政治灾难,特区政府难辞其咎,”声明说。
   
   
   
   立法会忽然在中午进入表决程序令很多媒体和公众感到始料不及,但政府官员似乎在事前已经预见到表决结果。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立法会表决前的总结发言中说,对于政改方案“即将被否决感到痛心、失望”,但对过去20个月的推动政改工作“问心无愧”。
   
   
   
   “我无法预知香港的民主发展什么时候才可重新上路,”她说。
   
   
   
   按程序,政改方案被否决,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将按现行方式进行,即由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出特区行政长官。
   
   
   
   ▲德国之声(DW)6月18日报道:建制派抵制未果,政改议案遭否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