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最近,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被大陆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的罪名行政拘留;继之,又以“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被刑事拘留。
   吴淦因邓玉娇案”一举成名。2009年5月,邓玉娇事件发生;吴淦以网民身份前往湖北巴东,最早在病房见到邓玉娇,拍照上网,还发动网民关注邓玉娇案,并为其募捐;当年6月16日,“邓玉娇刺死官员案”一审宣判,邓玉娇被免于起诉,恢复自由身(笔者认为,该判决畸轻;邓玉娇明明是防卫过当,至少应当处以缓刑,却免于起诉;很明显就是法律屈从民意)。
   后来,吴淦又参与多起舆论热点事件,如“夏俊峰杀人案”、“云南小学女生卖淫案”、浙江乐清“钱云会死亡案”等;吴淦将他的做法称之为“杀猪行动”。吴淦在网上发表《杀猪宝典》、《喝茶宝典》、《拆迁宝典》等文章,传授他参与社会热点事件的做法。

   
   
   屠夫吴淦参与热点事件的独特方式被称为“吴淦现象”;吴淦成为许多人敬重的草根英雄,吴淦凭良知、常识行事,是非分明,嫉恶如仇,他显然比不少读书人更具有社会责任感。
   屠夫吴淦独出心裁地关注官员的父母、子女、二奶等三亲六故,收集其贪腐证据;他说:“你没事可以天天去领导家、他二奶家、他子女的学校和单位等,去逛逛,问候他们, 关心他们。”
   屠夫吴淦将贪腐官员从官僚体系挑出来,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打击,其手段包括互联网的人肉、媒体曝光、私底下搜集所有相关个人信息,包括贪腐证据和家庭信息,公开与秘密相结合;创造了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的模式;超出当局熟悉的套路,是时下最有中国特色的激进主义。
   屠夫吴淦失去人身自由之后,北京最高喉舌央视、新华社(然新华社通稿上却不见记者名字)、人民日报全面出动,对屠夫吴淦进行大批判,杀鸡动用牛刀!
   
   5月25日,北京发表“记者调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5月27日,新华网发表屠夫吴淦被刑拘的报道;同日,人民日报发表“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想当年,大名鼎鼎的刘晓波也未享受这种万箭齐发的待遇;屠夫吴淦算是维权人士中前所未有之异数。
   按照中国法律,刑事拘留与行政拘留的区别是:(1)适用的对象不同;刑事拘留是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遇有紧急情况时,对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所采取的临时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方法,而行政拘留则适用于一般违法的人;(2)法律性质不同;刑事拘留不具有惩罚性,只是一种临时的保障性措施,而行政拘留是一种处罚;(3)目的不同;刑事拘留的目的是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而行政拘留是处罚和教育一般违法的人;行政处罚是特定的行政主体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但尚未构成犯罪的公民予以制裁的行政行为。(4)羁押期限不同;普通刑事拘留不得超过14日,对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的拘留期限不得超过37日;而行政拘留的期限最长为15日。
   
   进入6月,屠夫吴淦事件继续发酵;维权女律师王宇因代理吴淦案,遭官媒新华网的抨击;其后,人民网、环球网及数十家各地媒体及多地公安的官方微博均进行转载。
   
   现在看来,当局通过官媒大举抹黑,是为重判吴淦做舆论准备;更重要的是,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以期收杀一儆百之效。
   
   屠夫吴淦事件如果发生在美国又如何?
   
   首先,吴淦先生确有对他人肆行侮辱、诽谤的嫌疑;据各国刑法、刑事诉讼法,比较轻微的侵犯公民个人权益的犯罪,包括轻伤害罪、侮辱罪、诽谤罪、妨害秘密罪等,属于告诉乃论的罪行。这类罪行对社会和个人的危害不大,所以把是否追究罪行的主动权交被害人行使;被害人必须证明自己确实受到被告言行的伤害,使自己在社区或职业的声望受损,一般会要求经济赔偿。
   
   中国刑法亦规定,某些犯罪行为须由被害人提出告诉,法院才追究被告的刑事责任,称为告诉才处理;侮辱罪、诽谤罪(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属于告诉才处理的罪行;然何谓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解释权在官不在民。
   
   虽然遭到屠夫吴淦侮辱、诽谤的那些人没有提出告诉,大陆警方却以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为由主动提告。
   
   在美国,公众人物没有隐私权;1974 年,美国的隐私法特别强调:民众的知情权,优先于公众人物的隐私。
   
   因此,任何公众人物都得夹着尾巴做人,谨言慎行,生怕被媒体修理;一旦被抓住不当言行,只能低头、认错、道歉;越是有名的人物,民众就越以高标准匡正;因为“著名”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权力。公众人物需要自律,他们是民众的榜样,也是社会的尺度。
   
   话说回来,屠夫吴淦也是公众人物,也应当戒除低俗做法,注意言行举止的社会影响。
   
   美国社会结构之所以稳定,法律至上功不可没;美国的五十个州都是独立的主权实体,拥有自己的州宪法和州政府。它们保留制定除联邦宪法、联邦法律和联邦参议院批准的国际条约之外的任何法律的全权。在刑法方面,所有的州都有重罪、轻罪之别。
   美国的司法独立,就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影响司法;所谓司法公正,就是法官在审判案件时不能怀有任何偏见。
   
   在美国,任何司法活动,都是法官及诉讼参与者(包括原告、被告、被害人、检察官、辩方律师、证人、鉴定人等等)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协同进行的集体活动。
   吴淦曾经在河南濮阳将当地3名官员的头像PS到猪身上,声称全球通缉“三头肥猪”,谓之杀猪;2014年9月,北京昌平区司法局就一名律师的律师资格听证时,吴淦赶到现场;,利用一位民警的名字谐音为“戏犬”,并将戴有警察帽子的狗拍成照片。
   
   屠夫吴淦的上述言行如果发生在美国,他并非公职人员,无所谓行政处罚;如果他因为侮辱罪、诽谤罪等轻罪被捕,只消缴付500美元至1000美元即可庭外候审。
   
   而屠夫吴淦如果是公职人员,则将受到所在部门的行政处罚。
   
   举例: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肯塔基州国民警卫队的女兵曾以美国国旗、M-16步枪为道具,拍摄了大量裸照;美国军方没有对这些女兵提出司法诉讼,但是对她们进行了行政处罚,包括扣发军人津贴、限制进出兵营等等。
   
   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中指出,美国政府、整个社会应平等对待所有人;美国的基本原则是个人主义。
   
   美国是建立在“人人拥有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一原则之上的;
   ——这些权利属于每个作为个体的人,而不属于作为群体或集体的众人;
   ——这些权利是无条件的,是每个人私有的,属于个人,而不具有公众性和社会性,不属于团体;
   ——这些权利是与生俱来的,而不是社会赋予的。
   
   屠夫吴淦事件如果发生在美国,他可以向全社会充分发表意见(哪怕是身在狱中!);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声明:吴淦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专职行政工作人员,该人长期以揭露贪腐势力而享誉网络内外;某些资深律师甚至称其为“网络领袖”、“连接网络和现实的纽带”;这些支持吴淦的意见将与官媒反对吴淦的意见同时展现在公众面前;而非只有官媒的一面之辞。
   
   1974年,美国最高法院就“格兹诉罗伯特‧韦尔奇”案指出:“无论一个观点多么有害,我们对其的纠正不是仰赖法官和陪审团的良心,而是其他观点与之竞争。”
   
   当今的中国,既沒有公正的法律制度,又沒有优良的精神支柱,更缺少健康的道德力量。朝野信息严重不对称、不透明、不通畅;于是乎谣言满天飞,戾气遍地传,网络盛行言论暴力;民情汹涌,非同儿戏!
   
   因2003年孙志刚事件兴起的维权运动,虽然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办法,却是近年来中国反对运动的主要形式;民间的正当维权行为,是推动现阶段社会进步的有生力量;屠夫吴淦被视为维权人士的死磕派,枪打出头鸟,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是以官场迅速腐败、农村日渐贫穷、失业工人剧增和社会严重不公为其代价的。更何況,中国社会內在的有机联系,早已于历次政治运动破坏殆尽;冤民层层上告到北京,一方面是被逼无奈,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中南海的盲目信任,演出中国古代拦轿喊冤的现代版;中国古代“民告官”就是一级一级往上告,一直告到天子脚下。时至今日,虽然地方官员不再像封建王朝的刺史、县令那样集行政、司法大权于一身,但是“民告官”的道路依然艰难,不仅立案率、胜诉率低得可怜,好不容易胜诉了,到手的往往也是一纸难以生效的空文;其结果是,大量无法告赢政府的冤民被迫走上艰辛的上访之路,与古代告御状并无二致。
   上届中央领导的思路与本届中央领导不同;2008年,为了确保北京奥运会顺利举行, 北京明令各地县委书记用一个月时间突击大接访;这种"平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的机会主义做法,尽管无法解决积重难返的冤假错案及侵权案件,却收到一时安定的良好效果。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某些地方、某些领域已出现大面积、塌方式腐败;腐败官员太多,腐败行为太多,查不胜查,既有历史沿袭,也有制度因素。
   如果当地官员一手遮天,秋菊打官司打不赢,冤民投诉无门,那么,见京官、告御状就是他们最后的渠道。
   
   几千年来,中国老百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央集权模式的政治结构不变,寻求"青天大老爷"的冤民就会络绎于途;于是,北京出现了上访村,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经常被访民们拥堵,屡见不鲜。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很多访民宁愿露宿桥洞也要坚持上访,因为他们残存着最后一线讨回公平的希望,;尽管这一线希望是那么渺茫,他们就是靠这一线希望活着!上访民众的社会地位最低,甚至比在北京的外地农民工还低;访民在北京被打死,北京警察根本就不予立案。
   
   周永康主持政法期间,中央政法委通知各地,有到北京集体上访的,该地区的政法委书记就要免职;如果发生恶性案件,直接追究该省的政法委书記。
   
   中央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地方政府只得採取暴力和收买手段拦截訪民,形成了恶性循环。访民、冤民从家乡一路告到中南海、天安门、玉泉山、使馆区;他们之中最不幸者已沦为乞丐了!与普通乞丐不同的,就是他们手里大包小包的上访资料——那是人生最后的盼头!
   
   也有某些访民直截了当地表示:我知道上访解決不了问题,但我就是要上访,让他们(指地方官员)难受;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
   
   上访数字关乎地方官员的政绩,而某些访民正是通过上訪,给那些对他们不公不义的地方官员添麻烦;这与其说是无理上访,莫如说是弱者可怜兮兮的报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