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杨非羊

   以下的话题,有些杜撰,如果和现实有雷同,纯属巧合。

   今天,朋友的侄女来美国,朋友的朋友接风。因另一桌上是一群聚集在纽约的反对派,于是话题谈到了他们,在我们的桌上也就自然发生一场有关政治的争论。参与讨论的话题人有几分酒落肚,又因为餐馆的吵杂,使得参与争论的人提高了嗓门,当然也就更提高了争论兴趣。下面是笔者和刚刚落地美国一位八零后的对话。

   一位留美中国多年的企业家是这样引起话题的:我觉得中国的问题很复杂。当你坐进高铁或新建的地铁的时候,你会感觉中国伟大和骄傲,可是,那里还有很多问题。。。

   八零后:是啊,大家都应当回去看看,看看感觉就不一样了。喜莱利在一本书中说,中国这个民族很特别,五十年后会灭亡。这个说法真可笑。

   杨非羊:我不知道喜莱利是否如此说了。但是中国历史上有过灭亡的时候,看你如何定义灭亡,比如蒙古的统治和清朝的统治,还有日本人的八年占领,是否可以看成是灭亡?

   八零后:这我就说不清楚了,我不是搞历史的。我知道,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几位评论员长期评论美国,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并不怎么样。我们中国今后五十后,一定会继续发展,中国人一定会骑在美国人的脖子上撒尿。

   杨非羊:你说中国人将在五十年后骑在美国人头上撒尿,这个说法是否是表明,中国的发展就是为了欺负别国?

   八零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夸张地说,中国一定会超过美国,不让美国当世界警察。

   杨非羊:难道中国的发展就是要当世界的老大吗?

   八零后:那么美国凭什么当世界的老大?

   杨非羊:美国当世界的老大好不好?

   八零后:当然不好。

   杨非羊:如果不好,中国为什么要学?我们为什么要学习不好的东西,甚至要骑在美国脖子上撒尿?

   八零后:我这是夸张的说法。

   杨非羊:中国那个电视上的评论员,或者别的电视台的节目,有没有那么公开地如同评论美国总统一样评论包括批评中国的领导人和中国的政策?如果我们不能公平的评论两国的政策和制度,那么我们如何对两国的未来进行比较?

   八零后:我们也听到些关于中国历史上的一些错误的评论。

   杨非羊:可是,他们公开地在电视上评论中国当今有可能的错误吗?如果没有今天的错误,哪有历史上的错误?具体说吧,今天的雾霾和腐败,是过去十年产生的,习近平是当初的副主席和政治局常委,他有什么责任?他今天的政策是不是以后的历史上的错误?习近平今天的政策有没有错误?中国的评论员有没有对他提出批评?

   第三者:他(习近平)当时没有权力,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是为了等待时机。今天他得到了权力,所以就向腐败开刀。

   杨非羊:那么他那样做是否是在搞阴谋?

   第三者:如果他不搞阴谋,那么我们今天就没有习近平。

   杨非羊:如果中国没有习近平,我们中国就会灭亡吗?我们或者我们的孩子们难道不能有一个比习近平更能胜任中国国家主席的?

   第三者:反正,他要是当时站出来,他就牺牲了,中国就没有希望了。

   杨非羊:如果他当初他在政治上牺牲了自己,同时大多数共产党员都站出来反对腐败和雾霾,中国今天的腐败和雾霾是不是会好些,希望更大些?

   第三者:没有回答

   杨非羊:你(指八零后)今天晚上一直在说“中国”和“美国”。那么什么是中国,或者说什么是国家?

   八零后:中国?。。。,中国就是我们这个民族。

   杨非羊:你说的“这个民族”,是大多数,一小部分,还是全体?比方说吧,中国很伟大,有世界上最好的高速火车和现代化的地铁,当你坐在车上的时候,很是自豪。可是,那些在监狱的人,那些被冤狱的人,比如被冤枉枪毙的聂树斌的母亲,她会欣赏这些宏伟的成就吗?

   八零后:哈哈,你太好笑了,那才多少人啊。

   杨非羊:可是,如果假定,今天我们饭桌上这七个人当中必须要有一个人被冤枉,如果是你,或是你妈妈,那么你同意被冤枉吗?

   八零后:这不可能发生吧?

   杨非羊:我们的理论是否允许一部人被冤枉?

   八零后:哎呀,你这个话题太好玩了,如同演戏中东宫被西宫欺负了一样,那太自然了。

   八零后:另外,我不太理解,一些人为什么跑到天安门去闹事,比如,你对你妈妈有意见了,你会那样做吗?

   杨非羊:谁是你妈妈?

   八零后:我这里指生我养我的祖国?难道你在美国奋斗不是依赖美国这个妈妈吗?

   杨非羊: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就是靠自我奋斗,靠和政府斗争而得来自己的权利,比如前几天巴尔的摩市的市民上街闹事,都是为了更好的生存权利而斗争。没有哪个政府是好的,我们都fxck the government.

   八零后:不管怎么说祖国也是妈妈啊?

   杨非羊:哪有那样的妈妈,可以一次镇压几百万人,整死上千万人,可以将几十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然后在文革中抄家斗人。自然灾害的时候,死了那么多人,领导人有特供,有这样的妈妈吗?

   八零后:当然有,在现实中有些妈妈就是那样残忍啊?

   杨非羊:可是,你喜欢这样残忍的妈妈吗?你喜欢你的祖国这样残忍吗?

   第三者:喝酒,不谈政治。干杯,有幸相会。

(2015/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